第三百四十七章 辜负


  沈淮跟陈丹离开后,熊文斌捏了捏坐久就酸痛的脖子,走到卧室来看小孙女,看着婴儿睡得正甜,粉嘟嘟的脸,皱着小眉头,看着就叫人喜爱。

  看着婴儿伸起拳头来,手里握着一块玉质的小观音像,熊文斌把观音像拿过来,在灯光下看着玉质色泽似水,浓郁通透,是玫翡翠,问大女儿黛妮:“怎么有这东西,还给悦tíngdāng玩具玩?”

  “沈淮硬塞过去的,说要认悦tíngdāng干女儿,这个算拜礼。”熊黛妮说道。

  “你先收起来,找个机会还给沈淮。”熊文斌将玉观音递给大女儿,要她仔细收好了。

  “说是翡翠,但黄不黄、黑不黑,跟着水彩画似的,颜色咋看上去这么杂?大概也不是什么稀罕物,小孩子拿着高兴,就给她玩着呢。”白素梅站在旁边收拾床铺,小孩子夜里每隔三四个小时就要喂一次奶,她怕黛妮太辛苦,晚上就陪着睡在这房里照顾,她倒没有以为将沈淮送的这枚只有一寸大小的小翡翠观音dāng成多■稀罕的物什。

  文山商场里也有翡翠卖,九四年,这么大小的上好翡翠挂件,绿得跟冬青叶子似的,也就两三千元左右。

  白素梅也就以为沈淮送到这枚翡翠观音,也就千把块钱左右。

  就算熊◎xīhǎndewùshí。

  wénshānshāngchǎnglǐyěyǒufěicuìmài,jiǔsìnián,zhèmedàxiǎodeshànghǎofěicuìguàjiàn,lǜdégēndōngqīngyèzǐsìde,yějiùliǎngsānqiānyuánzuǒyòu。

  báisùméiyějiùyǐwéishěnhuáisòngdàozhèméifěicuìguānyīn,yějiùqiānbǎkuàiqiánzuǒyòu。

  jiùsuànxióng文斌给踢去坐冷板凳,但正处级的行政级别不会给剥脱掉,他们在东华也算属于高层次阶层,也知道沈淮不可能图他们家什么,作为人情往来,收一件上千元的礼物,找到机会再回礼就是,没有什么好值得大惊小怪的。

  熊文斌怪妻子没见识,说道:“你以为这跟商场里卖的那些挂件一个样?这种四色翡翠,雕工跟玉质dōu极佳,换谁家dōu是传世之物。好几十万的东西,你们就不怕让小孩子砸了?”

  “没那么神奇吧?”熊黛玲她刚才也没有认真看什么,将翡翠观音接过来,凑到灯光下看着,觉得质地是通透,是她以前没见过的稀罕物,但也不觉得会夸张到这地步。

  倒是白素梅小心些,她知道沈淮的shēn世,父亲这边是政治豪☆门,母亲那边是海外富族,shēn上有三五件传世之物,实在正常得很,只是没想到沈淮浑dāng没事的,将这么珍罕的物件拿出来dāng拜礼,想到这里有些发愣。

  白素梅把东西从小女儿手里夺过来,说道◇◎:“你小心点,不要把东西砸了。”

  “wǒ拿着怎么就怕砸了?小悦tíng捏手里半天dōu睡着了,你也没有这么小心,你就是个势利眼。”熊黛玲撒娇的搂着她妈的胳膊摇,娇嗔说道。

  “wǒ势★利眼啊?”白素梅瞪了小女儿一眼,“wǒ要势利,你不要整天往家里跑。wǒ也不给做吃的,买穿的,wǒ在你们姐妹俩shēn上投入这么多,wǒ要是势利眼,wǒ现在就开图回报了,你们姐妹俩以后也不要想白吃wǒ的,白穿wǒ的……”

  “好好,wǒ就随便说说,你就唠叨起没完了,wǒ说错话了还不行?”熊黛玲还是不敢惹她妈,求饶起来,又说道:“沈淮也真是的,这么贵重的东西也不说一声。这东西真要值个几十万、上百万的,砸碎了,把wǒ们一家人卖出去,dōu还不起这个人情……”

  “文斌,你说沈淮送这么贵重的东西过来做什么?”白素梅疑惑的问道,“你跟他在外面鼓捣了那么久,dōu聊些什么东西?”

  也由不得白素梅不困惑,她跟熊文斌几起几落,特别是从女婿周明shēn上,也看透了这个庸俗现实社会的根脚,叫她对人性始终有一种提防,不相信这世间有无缘无故的爱跟恨。

  前年沈淮突如其来的亲近,白素梅就防备着他的心思是落在小女儿shēn上,但这么长时间过去,事实也证明沈淮最初的亲近,一是有利他自己在梅溪镇站稳根脚,叫赵东、杨海鹏等跟熊家亲近的人dōu成了他的嫡系,一是为了帮助谭启平在东华站稳根◇脚。

  接下来发生那么多的事情,沈淮与谭启平一天比一天水火不融,搞得他们夹在dāng中,两头dōu不是人,偏偏周明不甘心雌伏,还一个劲的掀风搅雨,闹得双方的怨恨更深。

  一直到一个月前▲捉奸事件,叫这一年多来的恩怨仿佛一下子有一个了结,周明得到他想要得到的一切,熊文斌再次跌入仕途的谷底,在东华的官场上给边缘化——以往跟熊家亲近的人,好像dōu失了踪似的,不再上门露脸;按说在东华权势、风光皆盛的沈淮,没有对她家踩上两脚、随手打打落水狗,她们已经是很感激了,反而又亲近过来,叫她有着困惑,有些不措,猜不透沈淮的心思,心里总是不踏实。

  熊文斌也是轻轻一叹,就算他自诩洞晓人性,但沈淮依旧有着很多叫他看不透的东西,说道:“这东西你就先收着,以后再找机会还过去就是……”

  “这么贵重的东西,万一砸了或者给人偷了,那可说不清楚。”白素梅疑惑的问道。

  她家也不是截然就不收人家礼,这个社会是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但哪些算人情,哪些逾界了,她替熊文斌操持后院dōu有个分寸。

  这些年来,不管是熊文斌负责市钢厂时,还是给谭启平分管市委办时,也不是没有人提着十万八万跑上门,但只要是现金,哪怕是几千元,白素梅是绝对不收的。

  一些贵重的礼物,四五千元往上,她也会拒之门外。这枚翡翠观音,叫丈夫这么一提醒,她才知道自己看走了眼,不明白丈夫为什么又要叫先暂时留下来。

  “要是刚才wǒ不说,给小孩子打碎了,也就打碎了,总归dōu是shēn外之物,”熊文斌轻叹一口气,说道,“说到底,也就是一个人情。”

  “那海鹏跟赵东送过来的人情,怎么办,也暂时不退?”白素梅问道,“早知道就办酒席,也不用这么头痛……”

  “dōu先收着。”熊文斌不愿意跟妻子多说什么,打了哈欠就回屋睡觉去了。

  熊黛玲还是好奇什么东西有她爸说得那么珍贵,怂恿她妈再拿出来给她长长见识;白素梅给她一个白眼,就将翡翠观音锁箱子角里去。

  “人家送给悦tíngdāng拜礼的,你个dāng奶奶也太不要脸了,好东西就抢过去了,”熊黛玲跟她妈开玩笑道,给砸了一个枕头,她笑着躺她姐shēn边,说道,“姐,wǒ晚上跟你睡。”

  “你要不怕小孩子闹,随便你。”熊黛妮这些天带小孩子辛苦,这时候瞌睡乏上来压不住,就要钻被窝里睡。

  “沈淮这人顶不是东西的,不过对咱们家悦tíng倒也不坏啊,看他死皮赖脸的,就便宜给他捞个干爹dāng了,”熊黛玲跟她姐钻一个被窝里说话,问道,“对了,你说wǒ要不要跟陈丹提个醒,不要以后她给沈淮卖了,还傻乎乎帮着他数钱?”

  熊黛妮事后推敲dāng天一些细节,也确认她跟熊黛玲坐出租车赶到惠虹小区时,看到那个在车里光着屁股的男人应该就是沈淮,不然也不会那么时机恰巧的出现在小区门口送她去医院。

  沈淮在一辆陌生的车里光着屁股,自然不可能是跟陈丹在一起,再一个她听她爸说沈淮在燕京又有相亲对象,想来以后也不可能跟陈丹结婚。

  在这种事情上,说到底沈淮跟周明没有什么分别,但熊黛妮终究是给周■明辜负了,心里对他怨恨;沈淮跟她又没有什么关系,沈淮在怎么乱搞男女关系,对她来说总是别人shēn上的事情,不会说替别人愤恨不平什么。

  见黛玲要去打抱不平,熊黛妮捏着她的脸蛋,说道:“这是人家☆的事情,你瞎掺合什么啊?再说陈丹跟沈淮和的时候,又不可能不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不过你倒是奇怪了,没事老刺人家做什么?”

  熊黛玲想想也气苦,再愤恨不平也轮不到她头上来,再说她妈、她姐也老早就说了,沈淮这个就是生活作风很成问题,她在惠虹小区看到的一幕,不过是证实了这一点,又没碍着她什么事情……

  不过在她姐面前,熊黛玲倒是嘴硬,说道:“wǒ就是看不惯他们这种男人,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

  “那你以后小心点就是,好男人又不是没有。”熊黛妮笑着说,但想到自己的遭遇,又觉得悲哀。

  白素梅走进来,见姐妹俩已经钻被窝里了,说道:“聊什么呢?”

  “聊沈淮呢,他生活作风也很成问题。”熊黛玲说道,她倒没有把那天晚上看到的事到处嚷嚷去,但沈淮的生活作风,白素梅是知道的。

  白素梅轻叹一口气,说道:“这孩子,其他地方倒是不坏;可能是男人总有些毛病……”

  “那wǒ爸有什么毛病?”熊黛玲听着她妈似乎很有感慨,爬过来问道。

  “去。”白素梅翻了白眼,把小女儿赶回被窝里。

  ***************

  “以前关系不好的时候,黛玲对你倒还是很客气的,现在怎么反而对你冷鼻子冷眼了,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情?”陈丹坐上车,熊黛玲这段时间来对沈淮不断的没刺挑刺,她觉得很奇怪,压不住疑惑的说道。

  “wǒdōu冤死了,你说wǒ能做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沈淮自然不会承认他给熊黛玲捉奸在车的事,直喊冤道,“女孩子使使小性子,那不是很正常吗?过段时间就正常了。”

  陈丹想不明白问题出来那里,听沈淮这么说,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拉起安全带系好,说道:“你送wǒ回镇上吧。”

  “明天下午wǒ要去燕京,然后再去英国,差不多要在外面两周的时间。衣服什么的,dōu没有收拾,你帮wǒ收拾一下吧?”沈淮说道。

  陈丹歪着头盯着沈淮看。

  “真的,你以为wǒ骗你啊?你要不愿意就算了。”沈淮面色不改的说道。

  陈丹猜想沈淮是骗她过去睡觉,但又不忍心拒绝他,只得拿起手机,娇嗔道:“你又害◎wǒ跟wǒ妈说谎了,wǒdōu快成谎话精了。谎话说多了,要给拔舌头的。”

  “没事,要拔、拔wǒ的,”沈淮伸陈丹吐出舌头,说道,“wǒ舌头长,拔掉一截也没有关系……”

  “丑死了。”陈○◎wǒ跟wǒ妈说谎了,wǒdōu快成谎话精了。谎话说多了,要给拔舌头的。”

  “没事,要拔、拔wǒgēnwǒmāshuōhuǎngle,wǒdōukuàichénghuǎnghuàjīngle。huǎnghuàshuōduōle,yàogěibáshétóude。”

  “méishì,yàobá、báwǒde,”shěnhuáishēnchéndāntǔchūshétóu,shuōdào,“wǒshétóuzhǎng,bádiàoyījiéyěméiyǒuguānxì……”

  “chǒusǐle。”chén丹想到沈淮舌头在她胸口舔的情形,笑着伸手过去,将他的嘴捂住,不想沈淮在她手心舔了一下,痒得直笑起来打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