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母女平安


  欢迎大家来到-< >-:.

  沈淮他们赶到医院,就由值夜班的医生、护士接手,在急诊室查看过情况,就直接将熊黛妮送jìn妇产科的手术室jìn行剖腹产

  东华医大附院,是东华市最☆好的三甲医院,熊黛妮之前的孕检、产检都在这边jìn行,办了手续,直接推jìn手术室做剖腹产,倒没有什么问题;沈淮跟熊黛玲jìn不了手术室,只能看着医生护士在里面忙碌,yě帮不上什么忙

  熊黛玲■急得团团转,心里没有主意,小脸吓得煞白,没有想到捉个奸,捉得她姐姐早产

  沈淮听急诊室的医生判断说只是羊水破了,心想他们送过来应该还算及时,情况不算特别危急看熊黛玲慌了没有主意,他就走到外面的过道里,直接给熊文斌打电话,通知他夫妇俩赶到医院来

  东华医大附院,跟市政府机关宿舍,就隔两条街熊文斌与白素梅夫妇接到电话,很快就赶了过来

  熊文斌夫妇赶到医院妇产科,就听见有一声脆亮○的婴儿啼哭从手术室里传出来——医生一时没有出来,熊黛玲yě给吓了半傻,沈淮就跟熊文斌夫妇解释状况:“黛妮半路上破了羊水,医生说小孩子已经足月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熊文斌给吓得不轻,听沈◆淮这么说,心思稍定,看到小女儿坐在一旁,忍不住发火教训道:“这么冷的天气,这么晚,你们没事瞎在街上跑什么跑?你们多大人了,怎么就不能叫人省省心”

  熊黛玲yě给吓得够呛,听到手术室里婴儿哭,但神经还绷着不敢缓下来,不知道姐姐有没有事,瘫坐在那里再听到她爸骂她,就哭起来,说道:

  “我yě不想的,下午我到住惠虹村的同学家玩,看到周明跟个女的jìn了对面楼里很久没有出来我开始yě没有多○想什么,后来回家看到姐给周明打电话,周明说他晚上一直在陪富士的谈判代表吃饭,我就忍不住把这事给姐说了姐带我赶过来敲门,就看到周明跟个女的在屋里,身上没有怎么穿衣服……我yě没有想这样,我yě没有想到刺★xiǎngshíme,hòuláihuíjiākàndàojiěgěizhōumíngdǎdiànhuà,zhōumíngshuōtāwǎnshàngyīzhízàipéifùshìdetánpàndàibiǎochīfàn,wǒjiùrěnbúzhùbǎzhèshìgěijiěshuōlejiědàiwǒgǎnguòláiqiāomén,jiùkàndàozhōumínggēngènǚdezàiwūlǐ,shēnshàngméiyǒuzěnmechuānyīfú……wǒyěméiyǒuxiǎngzhèyàng,wǒyěméiyǒuxiǎngdàocì激到姐姐,她走到半路就喊肚子痛要不是半路上遇到沈淮,我都不知道怎么办”

  熊黛玲一骨脑的把所有事情都倒了出来,沈淮心虚得直要擦汗,暗道熊黛玲这时候心神未定,还没有太多的联想,还以为他是半路上撞上这事心想等熊黛玲冷静下来,总归会想到破绽,但yě幸亏周裕的脸没有给她看到,倒不用担心有些事经她的嘴泄露出去

  熊文斌没想到竟然会是这种事情刺激到大女儿早产,脸色瞬时铁青,气得手都直发抖

  白素梅脸色煞白,心痛又恨,不过这时候又逮不到周明的人,只能跺着脚反复骂道:“这不是作孽吗,这不是作孽吗?”

  这时候负责剖腹产手术的医生走出来,她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女,说道:“母女平安,”他见熊文斌他们脸色都很难看,以为他们还是为产妇担心,说道,“你们不用担心什么,突然破羊水的情况很正常,小孩子已经足月,送到医院yě及时,不会有什么问题倒是产妇的情绪有些激动,你们家属注意安慰一下;还有,你们还要去补个住院手续……”

  对医生来说,这种情况稀疏平常得很,还只当产妇及家属是给吓着了,还不忘安慰一声就先离开了,把剩下的事情都交给护士、护工去干

  沈淮刚才把熊黛妮送来是急诊,顺利的jìn行了剖腹产手术,这接下来自然还要办住院手续,住一段时间等伤口养得差不多、产妇及婴儿的情况稳定下来才能出院——

  沈淮见熊文斌他一家人一时间没有反应,就站起来说道:“我去办住院手续”

  熊文斌这才回过神来,嗓子干涩的说道:“我去”

  家里发生这种丑事,熊文斌当然不希望给沈淮遇上,但是又不得不感谢沈淮及时把他大女儿送到医院里来熊文斌心口依旧叫周明的混帐行为气得血气翻涌,又为大女儿在产前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而痛心,他沉默着跑到医院的收费处办理住院手续

  沈淮见留下来陪白素梅、熊黛玲yě不得劲,就陪着熊文斌跑下楼去办手续

  虽然是春节期间,但东华医大妇产科的病房还是人满为患,这时候普通产科病房甚至都没有空床位医院这边按照正常手程,要安排熊黛妮先在过道里过渡一下,等明天有产妇出院再安排住jìn病房

  熊文斌不是一个喜欢利用特权的人,但涉◇及到大女儿,特别又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不希望看到大女儿再发生一点意外,他就直接把他市委的工作证件拿出来

  熊文斌市委副秘书zhǎng的身份自然管用,整个急诊部门“哗”的扰动起来

  值班的★副院zhǎngyě不知道刚才躲在什么地方睡觉,接到通知,边走边穿白大褂,跑过来招呼:“妇产科这边没有病房了,我让人在南楼那边安排一间病房,再安排一名妇产科的主任医生在那里值班——熊秘书zhǎng,你看这么安排怎么样?”

  “谢谢你,你去忙,不用特别的照顾我们”熊文斌说道,跟副院zhǎng握了握手,又跑回产房跟着医生、护士,将大女儿以及刚刚出生的小孙女转移到南楼的高干住院部去

  沈淮跑前跑后的帮忙;熊黛妮身上麻药虽然没消,但时不时的流出泪来,头侧向一边,半片脸颊都给泪水浸湿

  有个不明就里的护士,把沈淮拉到病床前,带责怪口吻的吩咐道:“你个当丈夫,瞎跑跑什么,你过来抓着她的手就可以麻药打得少,一会儿药劲就会消掉,刀口还会痛……”

  沈淮笑着跟护士说道:“孩子他爸有事过不来,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捞个孩子干爸当当……”

  提到周明,熊文斌一家脸色难看,但又不能叫大女儿竟然在产前对丈夫捉奸在床的丑事闹得沸沸扬扬,只能是加倍的闷不作声

  别人看着熊文斌一家神情严肃得奇怪,但知道熊文斌的身份后,那名护士还怕刚才的无心之语是不是惹得人家不快,心里忐忑不安,★把病房里的事情安排好,他们就小心翼翼的先走出去

  沈淮不好直接走人,但为免尴尬,就小心翼翼的把婴儿抱过来,专心帮他们照顾婴儿

  婴儿倒还好,赶到医院及时,没有什么问题,出生后哭声嘹亮,☆这时候给医院里襁褓裹得严严实实,露出来粉红色的小脸,个头不是很大,像个小老鼠,护士刚刚给婴儿称过重,五斤八两,早产大半个月,不过还算正常

  婴儿刚出生胎发就漆黑绸密,眼瞳子漆黑清澈,倒是完全继●遗了她妈妈的良好基因,沈淮跟熊黛玲笑道:“zhǎng得真漂亮,小姑娘zhǎng大了,准跟她妈、她姨一样,是个大美女啊……”

  熊黛玲看着小侄女挥舞着粉嫩的拳头,心里才稍稍舒心

  熊文斌◆▲一家人,虽然对周明恨到骨子里,但这时候最重要的还是熊黛妮母女平安,看着婴儿啼哭了一阵,这时又睡得甜香,心里yě算有着安慰

  白素梅将婴儿抱过去,走到大女儿黛妮身边,蹲下来,给她看婴儿,安慰她道◇:“伤心事不要多想了,你看小囡囡zhǎng得是漂亮,跟你还有黛玲,刚出生时一模一样……”

  熊黛妮睁开眼睛,泪珠子还在眼眶里打转,麻药劲还没有过去,她努力转过头来看自己的女儿,泪水从脸颊边滑下来

  婴儿突然在路上提前要出生,还是沈淮开车半路送到医院来剖腹产,熊文斌他们先是急冲冲的赶过来,赶过来后听到这丑事yě是气糊涂了——到了病房,白素梅才想起她跟丈夫急着赶过来,什么东西都没有拿过来,拉着小女儿要回去把奶粉、奶壶、婴儿衣服以及大女儿的换洗衣服以及住院要用的洗漱用品都拿过来

  “我开车陪黛玲走一趟”沈淮看熊文斌、白素梅yě是气得不轻,这外面天寒地冰的,要是在半道摔上一跤什么的,那可真是祸不单行,主动提出陪熊黛玲回去拿东西过来

  沈淮开车送熊黛玲回市政府机关宿舍拿婴儿用品,半道上周裕打电话来问熊黛妮情况怎么样,沈淮简短的说道:“母女平安,我正送黛玲回家拿住院用品”

  周裕那边放心的挂了电话——熊黛玲坐在副驾驶位上看了沈淮一眼,问道:“是陈丹姐吗?”

  沈淮吓了一跳,差点把车开到公交站台上去,定了定心神,有些不敢看熊黛玲的眼睛,yě不确定熊黛玲是问他谁打电话,还是说已经知道他今晚藏在惠虹小区的角落里跟某个女人在做那事,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故作糊涂的说道:“不是”

  熊黛玲之后就陷入沉默,没有再跟沈淮说一句话;沈淮心里暗叹,常在河边走,总归要湿鞋,只是不知道她有没有认出周裕来

  拿到东西,沈淮就载着熊黛玲赶回医院,咚咚咚的上了楼,看到苏恺闻站在病房过道里跟熊文斌在说话

  苏恺闻看到沈淮陪熊黛玲走过来,颇为惊讶,问道:“沈淮,你怎么在这里?你今天不是刚从燕京回来?”他还以为沈淮刚从燕京回来,晚上就跟熊文斌在一起

  沈淮看到苏恺闻突然出现,还觉得奇怪呢

  熊文斌不可能将大女婿偷情害得他大女儿早产的事情满大街的嚷嚷,苏恺闻出现在这里,最大的可能就是周明已经知道熊黛妮在医院生产的事情,但又怕事情闹大,或者他已经直接向谭启平主动交待了这件事,或者向苏恺闻救援,让苏恺闻先过来看动静……

  沈淮不动声色的说道:“说来巧得很,我正好开车经过惠虹小区门口,看到黛玲跟她姐姐,就送她们到医院来……”但看苏恺闻狐疑的脸色,沈淮知道他不相信有这样的巧合,yě只能随便他怎么想,反正巧合的真相yě不能跟他说

  官场之风流人生的第三百三十五章 母女平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