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人脉


  欢迎大家来到-< >-:.

  宋鸿军见事情有些曲折,就放下手机,不忙着给博众的耿建华打电话,他从兜里掏出烟点上,又将火机跟烟丢茶几上,说道:“抽烟自取啊……”

  在京城公子圈里,宋鸿军已经算shì少有和气的了,但yě不至于和气到挨个给人派烟的程度——沈淮将香烟拿起来,将口子撕撕大,抓出一把烟来,散给陈兵、胡雏军、张浩、顾子强他们,分头点上。

  程月拿过沈淮放在桌角上的香烟,yě只shì硬壳中华,伸手在张浩眼前晃了晃,说道:“这烟可比你抽的烟档次低……”

  张浩老脸臊得通红,知道程月shì挤兑他昨天拿软中华在沈淮面前显摆了事情——很多情况他们都不清楚,但他毕竟从昨天夜里就大醉不xǐng的顾子强不同,他、胡雏军以及程月、胡玫她们,昨天夜里送沈淮到医院解酒,已经跟宋鸿军见过面。

  宋鸿军看沈淮没有什么大碍,跟张浩、胡雏军简单说了几句话,问了一下喝酒的事情,yě没有怎么接触,就跟沈淮他小姑、小姑父以及成怡、小五他们就先走了。

  张浩、胡雏军到现在yě不了解沈淮他到底什么身份,但从昨夜燕京市委小车、东华驻京办主任对沈淮的关切,以及他们到军总医院之后手续简便根本不用他们跑脚、普通老百姓看病绝少露面的主任医师为解酒这种小事亲自跑了两三回等等诸多细节,yě叫他们明白,沈淮虽然在一个落后的地方担任基层官员,但他的家世远非他们suǒ想象的那么简单,yě绝没有他们显摆的资格。

  张浩、胡雏军yě没有听说过鸿基shì什么公司,但他们知道顾子强suǒ在的博众发电设备公司shì什么企业。

  作为机械工业部第四设计研究院专属的发电设备生产基地,博众虽然只shì处级部委企业,但每年生产的火电、水电发电设备产值高达二三十亿元,旗下几家生产厂,共拥有四五千名员工——

  耿建华虽然只shì博众的副总,但在张浩、胡雏军等人眼里,已经shì高不可攀的权贵——看宋鸿军刚才的姿态,似乎一个电话就笃定能把耿建华喊过来,他们有什么资格觉得宋鸿军抽硬壳中华档次就比他的软中华档次低?

  宋鸿军不清楚昨夜喝酒之事的细节,听不明白张浩为什么听了程月的话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疑惑的看了沈淮一眼。

  沈淮真要对张浩斤斤计较、睚眦必报,yě不至于硬喝下三杯酒等到现在再踩他。

  为人最重要的shì不亢不卑、不骄不诌:

  在地位高的人面前,不至于自惭形秽、低声下气;在地位不如自己的人面前,yě要能放下姿态,不能盛气凌人——至于在潘建国、高小虎、王子亮等面前露出狰狞的面孔,只shì不得已的手段;有些品德低劣之人,yě确实需要以恶制恶的狰狞手段,叫他们得些教训。

  不过,程月倒shì跟张浩熟了,说话随意。她对张浩昨天咄咄逼人,搞得顾子强yě跟着大醉一场,搞得事情差点没法收拾,还shì有些怨气。

  她忍不住仗着漂亮女人有使小性子的特权,不忘挤兑张浩一下;沈淮倒不至于紧跟着让张浩太难堪。

  “什么高档低档的,老烟棍抽中华都觉得劲软,不得味,”沈淮朝陈兵伸过手,说道,“陈主任,你这边还有没有金叶烟,叫鸿军他们尝尝我们东华的烟……”轻轻的转了个话题,帮张浩将尴尬化解掉。

  陈兵从衣兜里掏了烟摆桌角上,分了一支给宋鸿军,说道:“宋总等会儿换东华的金叶烟尝尝,”接着就把烟搁桌角上,“昨天唐院长、宋副总已经严厉批评我了,说不能给年轻人多沾烟酒,这烟我不能主动给沈淮发。”

  “不在我小姑眼鼻子跟前,她中午就要飞回江宁去,怕她什么哦,”沈淮弯过腰,将香烟拿过去,换上金叶烟,又递给张浩、胡雏军,“你们yě换这个试试……”

  陈兵将这一幕看在眼里,暗自感慨:赵东、杨海鹏以及梅钢那么多的骨干,很多都shì熊文斌早年在市钢厂时带出来的人,此时只唯沈淮马首shì瞻,倒不shì没有缘故的。

  “对了,你跟耿建华,到底shì什么个事?”宋鸿军问顾子强。

  顾子强说得简单,宋鸿军昨天又没有过来喝酒,一时间yě没有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理清楚——当然了,宋鸿军追问一句,yěshì看沈淮对这几个中学同学颇为重视,不然才懒得去详问顾子强跟耿建华有什么过节。

  沈淮知道顾子强不便说什么,就代劳将顾子强跟程月打算结婚、跟单位申请婚房受卡的事情跟宋鸿军又略加解释了一遍。

  沈淮yě不知道部委企业分房shì什么政策,但想来顾子强刚进博众公司才两年稍多些时间,就算分房大概yěshì那种一条长走廊串起许多单间的筒子楼——不过就算shì筒子楼的单间,分房轶序yě有种种区别,◆行政编制、事业编制以及普通的聘用员工都有不同的先后,像顾子强这种刚进国企工作才两年多的员工,要急着分到房子结婚,yě确实shì需要看领导的脸色——很显然,顾子强在这事给领导刁难了。

  要shì◆顾子强因为给领导故意刁难而愤然辞职,没有其他原因,沈淮倒可以让宋鸿军帮忙转寰一下。不过,看顾子强他们的样子,辞职好像shì早有的想法,他想听听他们到底有什么想法,不急着马上就找耿建华过来帮顾子强修复关系。

  “你shì不shì早就有从博众辞职的想法,昨天只shì个楔机?”沈淮问顾子强。

  “……”顾子强搓了搓手,说道,“雏军一直在石河子的一家小设备厂里跑市场。这家设备厂主要做小型变压器,技术、管理不怎么能跟得上,产品销路一般,效益yě一般,现在镇上打算承包出去;雏军打算拉我过去跟他一起干。我前前后后犹豫了很久,都没能拿定主意,昨天倒shì冲动了一把,倒还没有来得及说。”

  “对啊,就该shì自己跳出来单干,”宋鸿军倒shì没想到沈淮的中学同学里还有一两个活跃的人物,说道,“有啥好犹豫的?”

  沈淮笑了笑,对宋鸿军来说自然不需要犹豫,一shì他这样的人,下海经商失败的可能性太小,二来,就算失败了,一样可以回来当官;对于普通老百姓呢,放弃铁饭碗,要shì创业失败,除了铁饭碗要不回来,很可能还会欠一屁股债,哪里shì那么容易做决定的?

  通过昨天的接触,沈淮能肯定顾子强这人有号召力、有韧劲,为人yě真诚,而且yěshì名校毕业,专业水平应该不差。

  不过,说到创业以及经营企业,特别像他们从承包乡镇企业入手,倒不说需要多高的学历,但对综合素质以及业务能力的要求其实更高——顾子强、胡雏军在这一方面到底具不具备条件,沈淮现在yě不知道。

  故而,沈淮yě不确定shì鼓励他们去闯,还shì说让宋鸿军把博众的副总耿建华请过来,给顾子强在国企内部有更多的发展机会。

  沈淮摸了摸鼻子,问陈兵:“石河子shì不shì烤羊排很出名啊?”

  “shì有一家店,五香卤羊蹄、香辣羊头肉、扒羊肉、烤羊排很出名。”石河子离这边不远,陈兵调到燕京担任驻京办主任已经有一年时间,yě将燕京的情况摸得溜熟,说道。

  “中午你没有空?”沈淮问宋鸿军,说道,“我请你跟老陈去石河子吃烤羊排去。”

  对宋鸿军来说,回京的主要任务,除了跟家人团聚,yě就shì联络关系,看有没有值得投资的机会跟途径——要shì沈淮的这几个同学有能力承包经营企业,他yě完全可以投个几十万或百十万,就当shì放水养鱼。

  “行啊,难得蹭到你私人请吃饭,这机会打我yě不走。”宋鸿军笑道。

  沈淮又问程月、胡玫:“你们能请假吗?”

  胡玫有些犹豫,程月倒shì干脆,笑着说道:“餐厅请假很难,不过我跟胡玫可以诈病!”

  她本不赞成顾子强在两人要结婚的当儿辞职去搞什么厂子,但顾子强已经跟领导闹翻了,无论shì回厂子还shì真硬着头皮去创业,沈淮跟宋鸿军显然都shì对子强有帮助的人,而且沈淮明着说shì请大家吃中饭,但把地点选在石河子,帮他们一把的用意自然yěshì明摆着的。

  胡雏军说道:“石河子shì到我家呢,怎么yě得shì我请客吧?”

  沈淮心里yě想跟顾子强他们走得亲近一些:

  一shì这能修复“他”割裂的人生,改善宋家及相关人等对他的印象。他要shì能跟中学大部分同学都恢复好关系,那总归yě就不担心再有人咬着牙说他shì在中学时期shì个浑蛋。

  再一个,人总shì活在圈子里。

  沈淮每次回京,除了小姑家,就几乎无地可去。

  说到底就shì他之前的人生shì割裂,在燕京没有跟他沾边的圈子。

  他现在除了办事把宋家子弟的牌子扛出来之外,在燕京自然shì没有什么影响力的,但他并不shì随时都能把宋家子弟的牌子扛在头上的。

  要shì在梅钢的事情上,跟谭启平彻底交恶,要shì宋家将责任归咎到他的头上,彻底的放弃他,那时小姑一家都在江宁,他要shì再想在燕京办点什么事,将举步唯艰。

  务实的去想,他yě需要在燕京有一些能值得信任、不受宋家影响的人。

  沈淮要shì想在燕京培养自己的人脉,能培养谁?宋家、孙家子弟不需要他来培养,那这年头能培养的人脉,那就剩同学了……

  顾子强他们目前看来还能信任的,但说到影响力,就差了太多。

  张浩说shì发达了,但yě只shì相对于平民百姓,沈淮估算他的实际收入,yě▲就十万二十万左右——suǒ谓的个人电梯代理公司,其实就shì借现在的公司接私活而已——顾子强的情况就更差一点,甚至为从筒子楼里搞一间婚房都措手无策。

  不过,这些并不要紧。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