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故知


  沈淮压根儿没想到吃顿饭会这么巧的跟中学同学遇见,以前瘦瘦弱弱、给他欺负的黄毛丫头,一下子就变成婷婷玉立、容貌扎眼的美女一个。

  成怡拉着小五脚底抹油,溜得飞快;沈淮拿起外套,陪胡玫走到收银台那边买单结账去。

  “我病好后还想回学校跟你道歉呢,你突然休学了。我还内疚了好久,害你休学都没有机会跟你道歉。你这些年去了nǎ里,怎么一点音信都没有?”胡玫将账单递到收银台上,侧靠着齐胸台的柜台,跟沈淮说话。

  “也没有去nǎ里,就换了所学校,”沈淮笑道,“要说道歉,也该是我跟你道歉,当年莫名其妙的就把你推河里去,还害你生了病……”

  “没想到你变化挺大了,上学那会儿你都不怎么说话,整天闷闷的坐在那里,谁都不搭理,真没有想到你刚才那么会逗女孩子开心。你也发达了啊,带着女朋友到我们这餐厅来吃饭啊,这里吃一顿饭,都有我一个月工资呢,”胡玫乍遇熟人颇为兴奋,小巧而漂亮☆的嘴巴子,就像个机关枪似的扫个不停,“交的女朋友也真漂亮——那两个女孩子,有一个是你女朋友?”

  “那个头发到这里的,是我的相亲对象,”沈淮手伸到肩上比划了一下成怡的头发长度,笑道,“跟她是第▲dezuǐbāzǐ,jiùxiànggèjīguānqiāngsìdesǎogèbútíng,“jiāodenǚpéngyǒuyězhēnpiāoliàng——nàliǎnggènǚháizǐ,yǒuyīgèshìnǐnǚpéngyǒu?”

  “nàgètóufādàozhèlǐde,shìwǒdexiàngqīnduìxiàng,”shěnhuáishǒushēndàojiānshàngbǐhuáleyīxiàchéngyídetóufāzhǎngdù,xiàodào,“gēntāshìdì◇一次约会吃饭,就是打肿脸也要充一回胖子啊。你也看得出来,人家女孩子压根儿对我不满意啊……”

  成怡在用餐期间对沈淮的冷淡,胡玫倒是看在眼里;听沈淮这么说,颇为同情的安慰他,快言快语的说道:“没●什么了,有些女孩子就是挑剔,眼光高,挑来挑去,就把自己挑剩下来了——不过啊,你也真是的,你就比我大一岁,穿衣服、吹个发型,跟三十好几似的。”

  沈淮也颇为wú奈,这一身衣服跟发型都是他小姑整出◆来的,要的就是成熟稳重的效果,摊手笑道:“所以说打肿脸充胖子喽,充过头了,没想到人家只喜欢奶油小生;其实我要不是穿这身行头,也挺奶油小生的……”

  “……”胡玫笑得花枝乱颤,花颜绽放,从柜台后○拿出一张纸巾,从兜里掏出笔递给沈淮,说道,“我们班同学隔段时间就会聚一聚,你家住nǎ里?你留个电话给我,下次同学聚会我就能联系上你。”

  “我在外地工作,春节回家也只住亲戚家,我把我工作地方的联系方式抄给你——你,或者nǎ个同学有机会到东华,记得联系我……”沈淮把手机号码、工作及住宅座机号码都抄下来,递给胡玫。

  “东华?”胡玫看着陌生的地名有些疑惑,一时间想不起是nǎ个地方,全国三四百个地市,东华还真是没有名气。

  “胡玫,你过来!”一个领班模样的女孩子,相貌也是端庄漂亮,压着声音喊胡玫过去。

  “什么事?”胡玫走过去。

  沈淮耳朵尖,听到那个女孩子伸◎手一把将胡玫手里捏着抄有他联系方式的纸巾夺过去,又压着嗓子教训她:“你懂不懂规矩,谁让你骚扰gù客的?”

  胡玫一脸委屈想要解释,那女孩子却不听她解释,而是直接走过来跟沈淮道歉:“对不起,先生◆,我们的员工不懂规矩,给你添烦恼了;我们会严厉教导她更正的,希望不影响你用餐愉快……”要把那张抄写联系方式的纸巾还给沈淮。

  “啊,跟这位胡小姐没有关系,是我看这位胡小姐十分漂亮,忍不住想跟她◎交朋友,但她又不肯把联系方式告诉我,我只能拜托她一定要把我的联系方式收下来,”沈淮说道,“难道你们餐厅禁止gù客给服务员留电话号码吗?”

  “小月,你误会了,他是我们bā十七中的同学,不是搭讪☆的客人。你还记得我们那个从不搭理人的男孩子不?就是他,”胡玫见沈淮胡搅缠扯的跟程月打趣,忙走过来帮沈淮跟那女孩子介绍,“她是程月,也是我们bā十七中的,比我们大一届,你们男孩子整天围在栏杆前看她的,你还记得?”

  沈淮咧嘴一笑,他还以为这女孩子在欺负胡玫呢,原来误以为他是搭讪的客人,想要帮她挡掉——倒不知道她们用这招挡掉多少搭讪的客人。

  沈淮再细看眼前的女孩子,眉眼间确实叫他眼熟得很,真是当年bā十七中的校花程月,当时就是bā十七中招蜂引蝶的小美女——不过胡玫长大后就长开了,相貌比程月还迷人。

  “我是沈淮,”沈淮伸出手,笑道,“没想我这次回来,收获还真大,连着跟我们bā十七中的两个大美女相遇。”

  程月见把沈淮当成登徒子误会了,有些不好意思,大方的跟沈淮握了握手——温热的手又软又绵——不过她跟沈淮握着手,又凑胡玫耳根问:“就是那个大冬天把你推下河的家伙?”

  沈淮也觉得很不好意思,之前的“他”是挺操蛋的,难得当事人跟他一点都记仇,还给他他乡遇故人的亲切跟温暖。

  “你还记得我们班的gù子强不?”胡玫问沈淮,“程月是gù子强的女朋友呢。”

  沈淮点点头,说道:“记得,瘦瘦高高的那个,我们班最皮的一个?我虽然不怎么搭理人,不过人我都还认识的,”

  说了这话,沈淮就觉得心亏,他刚才压根就没有认出胡玫来,又说道,

  “今天真是巧了,你们晚上有没有时间?我过两天就要离开燕京回东华去,可能也就今天晚上有空。你们有要时间,那我们晚上找个地方聚一聚,我请你们吃顿饭。胡玫,你把你朋友或者那口子也带上……”

  “你都难得回趟燕京,要请客也是我们来请,不过我们可请不起这么高档的地方,”胡玫说道,“我们下午四点钟换班,你要有时间,我们四点钟再见,我还可以再联系几个附近的同学一起见面;不过我刚刚给男朋友甩了,可没办法像程月那样牵着家属出场……”

  “nǎ个人瞎了眼?”沈淮夸张的问道,又笑着说,“那肯定是你挑得厉害,你前男朋友的遭遇肯定跟我一样;我才不信谁舍得把你给甩了。”

  “不跟你胡扯,”胡玫娇嗔道,眉眼有些媚气,说道,“我们四点钟再见,不能跟你再聊了,不然经理要冲出来训人了……”

  沈淮暂且告辞,从马路对面的停车场取了车,开车去矿治总院的研究员赵治民家拜访。

  矿治总院隶属于冶金工业部,赵治民家就住冶金部委大院里,跟沈淮大姑家挨得很近。他在赵治民家谈了一个半小时,就开车到大姑家里。

  将车停还给在大姑打牌的宋鸿军,又给大家缠住,把中午约会的情况跟小姑、大姑、孙亚琳、宋彤她们说了一遍,沈淮才得脱身返回王府井去接程月跟胡玫。

  bā十七中,在bā十年代只是很普通的一所京郊中学,跟宋鸿军他们从小入读的赫赫有名的燕京四中等名校,根本就不好比——这是小姑一直抱怨他父亲的地方,好像他父亲嫌以前的事情给别人知道了丢脸,把他从农场接到燕京,才把他丢到可以寄宿、wú人管、wú人问的bā十七中去。

  看到程月、胡玫只是在餐厅工作,沈淮心想她们很可能是中学毕业之后就没有继续读书,就直接工作了。

  这种高级餐厅,随随便便进去吃一顿饭就要好几百,但里面的普通工作人员,也就四五百元的月薪。沈淮今天是客,程月、胡玫他们在京的同学肯定会坚持请客,沈淮要是反宋鸿军的凯迪拉克开过去充大款,就也太wú聊了。

  才年初三,除了程月、胡玫这些在餐厅、商场工作的人们,大部分人都在休年假,沈淮打车到王府井,就看到胡玫、程月陪着一个高高瘦瘦的青年站在餐厅楼下等他过去,沈淮认得他就是同班的gù子强,脸没有怎么变化,就嘴唇多了一溜没怎么刮干净、返青的胡渣子。

  “哈哈,”gù子强热情的伸手过来,用力跟沈淮的握在一起,拍着他的肩膀,笑道,“程月打电话给我,我都以为她跟胡玫蒙我呢,原来真是你小子回来了;除了你帅过头的发型,你可是没有多大变化……”

  之前的“沈淮”性格孤僻,对谁都爱理不理,对gù子强的印象也谈不上深刻,只知道他成绩不错,人很聪明,在同学里威望也高,但想想也有九年多时间未见,实在不知道这些同学各自的人生轨迹如何——

  之前的人生回不去,他不得不全盘接受“沈淮”的人生,再看到这些在记忆里模糊面孔突然在眼前清晰起来,待他也热★切,此时沈淮心里也是暖流涌动,仿佛一刻,他才能算真正的融入新的人生之中。

  “我们先去nǎ里坐坐?”沈淮问道。

  “耗子你还记得不?”gù子强问沈淮,见他点头,说道,“我们bā十七中同▲qiē,cǐshíshěnhuáixīnlǐyěshìnuǎnliúyǒngdòng,fǎngfóyīkè,tācáinéngsuànzhēnzhèngderóngrùxīnderénshēngzhīzhōng。

  “wǒmenxiānqùnǎlǐzuòzuò?”shěnhuáiwèndào。

  “hàozǐnǐháijìdébú?”gùzǐqiángwènshěnhuái,jiàntādiǎntóu,shuōdào,“wǒmenbāshíqīzhōngtóng里,就属他发达了——你小子也不赖;他等会儿开车来接我们,晚上的活动都由他来安排……”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