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第章 意外相遇


  酒喝了半宿,到清晨,三个女人又闹着到院子里去玩雪堆雪人,一宿没睡。到七点钟,小姑打电话过来,要沈淮、宋彤还有孙亚琳过去吃早饭——新年第一天,这也是风俗——宋鸿军也要回去陪tā爸妈以及弟弟一家人吃早饭,就又把姚莹一人丢在冷清的别墅里,tā们四人开车往市中心赶。

  吃过早饭,三人cái回房补觉。

  沈淮也就睡了三个小时,中午之前醒过来,精神奕奕,没有睡意。

  小姑、小姑父也不知道去了哪家拜年去了,tā们常年住在江宁,这边家里也没有用保姆,院子里积着厚厚的一层雪,悄然无声,宋彤跟孙亚琳还在睡觉——沈淮洗漱过,走回客厅,cái看到小姑留在木几上的纸条,让tā们要是起床赶得及,就去大宅吃中饭。

  宋彤是死活不肯起来;沈淮推开客卧的门,孙亚琳也是蜷身抱着被子而睡,给沈淮捏着鼻子无法呼吸,抬脚作势就要蹬踹,cái把沈淮赶走。

  沈淮看宋彤跟孙亚琳这架式,◆非要睡到下午cái肯起床,沈淮就独自走去大宅。

  走到大宅,宋鸿军也精神抖擞的开车赶来。宋鸿奇、宋鸿义以及谢芷也在,但凡有长辈在,tā们待沈淮倒也随和。就算谢芷心里对沈淮有多不满,也不敢太放肆■★,跟昨夜一样,这顿饭倒也吃得相安无事。

  晚上是安排在二伯宋乔生家吃饭,也有邀请成文光一家参加;也是借这个机会让沈淮跟成文光女儿成怡正式见上一面。

  沈淮倒也无所wèi,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彼此有什么想法总归是在听从安排见上一面之后再说。

  下午宋鸿军接到多年未见的大学同窗电话,要赶过去见面;小姑、小姑父tā们春节回京也闲不下来,tā们年初四就要回江宁去,要赶在这三天时间里,到一些紧要的人家里把年给拜完了——沈淮跟宋鸿奇、宋鸿义tā们也凑不到一起去,tā下午也没有地方打发时间,就直接返回小姑家,想着把孙亚琳、宋彤折腾起来,也有个说话的人。

  经过巷子口,沈淮看到谭家书店意外的半掩着门。

  沈淮推门进去,在墙角落里没看到谭石伟,却看见谭石伟的小女儿小五正爬着一只木梯子上。

  沈淮见小五全神贯注的在整理书架上的图书,没有注意tā进来,tā就靠门站着,想看小五什么时候cái能意识里店里多了一个人。

  小五穿着红色的短摆羽绒服,水磨蓝的牛仔裤衬得她双腿修长。

  翘起来的臀部给牛仔裤绷紧着,虽然没有成熟女性那么浑圆,但叫人意识到眼前是个身材高挑又充满青春活力的女孩子——

  小五随意的扎着马尾辫,香腮脸颊优美细滑,吹弹得破的粉脸,秀直的小瑶鼻,脸蛋清纯且美丽,整个人文静淡幽,仿佛幽巷深处幽静走来的精灵,只是这时的她,红润柔软的唇微微翘着,倒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事情,脸上竟有似笑还嗔的神色,也完全没有意识到店里多了一个人……

  沈淮情不自禁的会想,要是相亲对象是小五就好了,tā倒很心甘情愿的为宋家的政治联姻做些“牺牲”。

  想到这里,沈淮又不由的笑起来,小五今年cái十九岁,cái是燕京大学二年纪的学生,就算要谈婚论嫁,现在还太早了些。

  “你是谁?”

  沈淮看小五看得入神,完全没有◇意识的有人走到身边来,把tā偷窥小五色眯眯的神态全看在眼里。tā就听着耳边一声娇喝,惊回头就看见一张薄怒的俏脸正盯着tā看,严厉的质问:“是不是看得很过瘾?”

  “我就是看这边开着门……”沈淮◆一时间叫她喝斥得心里发虚。

  小五转回头来,看到沈淮跟那女孩子站在门口,呀然一声,差点从木梯子上摔下来,好不容易扶住梯子,爬下来,拍着胸口,说道:“吓死我了;我还说大年初一不会有人过来买书呢……”

  那女孩子显然没有打算放过沈淮,见沈淮伸脚也要跟着进来,蹙着秀眉瞪着tā:“怎么,刚cái色眯眯的站门口还没有看够啊,还要走近了仔细看两眼cái肯走?”

  小五这cái知道沈淮站门口看她有一会儿,她偏偏全神贯注的想心事没有注意,粉嫩的脸腾的涨红,跟喝醉似的,连耳根子都染成鲜丽的脂红色,看沈淮的眼眸子从瞳孔深处都透着娇羞来。

  沈淮刚要跟那女孩子解释误会;小五倒先拉住那女孩子的手,低声说道:“成怡姐,人家就是过来看书的,你这么凶,小心晚上相亲叫人家看不上你哦……”先一步把成怡拉到柜台后,还趁着成怡不注意,朝沈淮狡黠的挤了挤眼睛。

  沈淮头皮顿时麻了三分,wànwàn没有想到晚上还没有到呢,先在谭石伟的书店跟相亲对象遇上。

  小姑没有唬tā,成怡倒真能算得上相貌出众的漂亮女人,大大的眼睛跟及肩的秀发,淡妆略加修饰过的面容娇丽迷人。

  身材高挑,气质不凡,大大的眼睛,及肩的秀发,红唇粉润优美,都叫人感觉要是能娶到这样的女人,能算是艳福不浅。

  只是她警惕而严厉的眼神,叫沈淮意识到这突如其来的相见,叫tā已经丢了好几分。

  tā这时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偏偏也不知道小五打什么心思,不替tā介绍、解释一二,大概是觉得好玩,帮tā从成怡嘴里套些话吧——tā只能硬着头皮从书架随意挑出一本书,拿到手里翻来看。

  见沈淮□低头从书架里拿书看,成怡薄怒稍退,也知道小五长得清媚迷人,脸蛋\子嫩得掐一下就能出水,给男人色眯眯的多看两眼也正常。

  这个长得蛮精神,却一脸猥琐的那个青年死赖着不走,而这里又毕竟是对外营业的○书店,只要这家huǒ没有更出格的举动,她也没办法真报警赶人。

  成怡站在柜台里,跟小五抱怨起来,说道:“你还跟我说相亲这事呢,我都头痛死了。今天是晚上,我是要给赶鸭子上架了,不去也得去,要不然我爸妈就跟我脱离父女、母女关系。我现在就赶着烧香拜佛,就想着那个畜生今天上街给车撞瘸了见不得面cái好……”

  “呸呸呸,”小五连啐几口,拦着不让成怡胡说八道,说道,“成怡姐,大过年,你怎么就咒人家啊?我见过沈淮的啊,我看tā挺配你的……”

  “你小女孩子一个,哪有什么看人的眼力哦,你那是给tā的假象迷惑住了,”成怡牙尖嘴利,说话利索,没注意到沈淮站书架后恨不得把脸埋到书堆里去,她把打听到的情况,一骨脑的倒给小五知道,说道,“我有个同学,正好毕业后进到淮海经济学院工作,家里说要帮着介绍,我就托她打听来着。你要知道那家huǒ以前干的事,就知道tā上街给车撞残废了,那都是便宜tā的。我又托人打听tā在法国留学时的行径,你猜怎么的?”

  “……”小五疑惑不解的看到站在书架前的沈淮一眼,她不知道tā给成怡的印象会这么差。

  成怡回过头看了一眼,以为沈淮在偷听她们的谈话给小五看见,她白了沈淮一眼,说道:“看什么看,要不要借块毛巾给你擦擦嘴?”

  她最恨这些眼睛色眯眯瞎看的登徒子,对这些人也是不假颜色,看到沈淮头回过去,cái继续跟小五说道:“你以为宋家以前不待见tā,是偶然的吗?公子哥们在外面能干的丑事、坏事、绝事,tā基本上一个不落的都干了。要不是人见人厌,在国外混不下去,不然你以为tā为什么会一声不吭的回国来?回国后为什么只留在名字都没有听说过的地方,也不回燕京来发展?”

  沈淮心里苦笑,tā昨夜cái从宋彤跟宋鸿军那里知道成怡的一些消息。

  成怡从人民大学毕业后,已经在英国留学过一段时间,她跟谢芷也认识。

  不过成怡要是想打听tā以往的劣迹,自有她的消息来源,都根本不需要谢芷跳出来搬弄是非,当然,谢芷也绝不可能会说tā的好话——因为有些事就是曾经发生过的“事实”,就算醉酒给宋孙两家诲莫如深的不给提及,以之前“沈淮”张扬出去的恶劣,也十足是一个恶棍加浪荡子。

  而刚cáitā痴看小五的那一幕,就算tā心思纯洁,没成怡想的那么猥琐,但要是这时候表明身份后,想来只会叫成怡愈加鄙夷tā——沈淮对此也只能苦笑,无可奈何。

  沈淮也不欲解释什么,跟小五示意了一下,将手中书放下,就打算离开书店。

  看着沈淮不作分辩的就要离开,小五都替tā觉得难过,不由得跟成怡争辩起来,说道:“成伯伯都赞同你跟沈淮在一起,tā总归不会看错人吧?”

  “唉,”听小五提到这个,成怡就倍觉心寒,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现在还小,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不会每一个爹娘都是无私的……”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