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相围席谈相亲


  不管大家平时zài外面地位多高,zài家里围着餐桌坐下来,最关心还是家长里短de琐碎事。

  听到sòng彤说沈淮跟相亲对象她妈zài崔家提前遇到了,老爷子也来精神了,问沈淮:“怎么样,刘雪梅看你还满意?”

  “爸,你也真de,现zài哪个父母能做子女de主啊?刘雪梅看着沈淮满意,有什么用,最后还不得看她女儿成怡de心意啊?”sòng文慧笑着说道,“再说了,也就是见上一面,你们整得多正式,可不见他们压力大了连面不敢见……”

  “也就你们事多,搓和成文光他闺女跟鸿义吧,说太熟了,没感觉;沈淮跟成文光他闺女没见过面,应该有感觉吧?你们就说压力大,做不了主——你们说说■看,我们当年哪个人不都是组织给安排de,有哪个人婚姻不美满幸福了?”老爷子对小辈de婚姻现状显然很不满意,唠叨起以前组织安排婚姻de美好往事来,临到头,又把矛头指到sòng鸿军de头上来,“你明年要再◆不领个人回来,就不要回来了。”

  “又碍到我什么事,你们可不能搞封建包办婚姻那一套啊?”sòng鸿军喊屈道。

  “你们现zài是一个比一个不让人省心,”sòng英说道,“就应该恢复封建●包办婚姻,这个喊自由、那个喊自主de,中央也说了,自由主义最是要不得!”

  沈淮坐zài一旁,听着他们胡搅蛮缠,想着要没有背后de权力纠缠跟小动作,大家庭这么多人甚至更多de人坐zài一起,热◎热闹闹de吃年夜饭,倒也是挺温馨de。餐厅里还临时搬来一台电视机,播放春节联欢晚会,边吃饭边聊天边看联欢晚会,也端是不错。

  沈淮心里总究是对这门亲事不抱什么期待,但是小姑这么热心,也只能硬着头上顶上去应付一下,就算是给挑剩下来,也没有什么丢脸de。

  成家de老爷子成元建zài抗日战争之前,最早曾是老爷子de警卫员,后期进入延安抗大学习,多年担任政工干部,解放前担任师级指挥官,也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55年授少将衔,只是很可惜,84年才六十来岁就得病去世了。

  成文光是其独子,现zài五十岁还不到,就是中央候补委员,可以说是政坛新贵,也是sòng系de核心人物之一。

  作为开国时就建功立业,解放后又长期担任党政领导职务de老一辈,老爷子sòng华以及其他一些老人虽然退下来,但声望及影响力自然那些个zài解放后提拔起来de党政官员能比,但说到sòng系目前还直接活跃zài政坛上de官员,则以国务委员贺相怀de地位最高。

  包括沈淮他二伯sòng乔生以及电力部长戴成国zài内,现zài也只是一百九十三人中央委员之一。

  就国内政坛来说,中央委◎员及侯补委员加起来,也就不到三百六十人——就是这三百六十人才真正组成国内权力金字塔de顶层结构。

  放眼全国,三百六十号人听着还是挺多de,但具体到一省,通常也只有两名中央委员、两名中央候补委■员。

  苏唯军作为省委秘书长,虽然是省委常委,但无论是从人mò、资历、年龄以及声望之上来看,都是没有可能进中央委员会de。而谭启平此时才五十岁,正年富力强之时,资历、人mò皆好,完全有可能zài退休之前,zài四百人里争得一席之位。

  这也是sòng系目前重视谭启平de主要原因——sòng系zài国内de地位是上升还是下滑,说到底,还是要看能从三百六十人里争得多少席位。

  也唯有成为三百六十人之一或有希望zài三百六十人里争得一席之位,才能称得上一个派系de核心。

  相比较之下,沈淮他们这些小辈人物de发展,目前还只能说是放水养鱼;发展得好,就能多得到些支持,但还远远谈不上派系资源倾斜支持de力度。

  成文光此时就是中央侯补委员,更关键是五十岁都不到,不出意外,九八年换届就应该是中央委员,担任党政正省部要职。

  沈淮心里也清楚,成文光其人zài政治前程de发展潜力,甚至不zài二伯sòng乔生之下,根本不是他父亲sòng炳生能比,这门亲事,对他来说,完全可以说是一门高攀de,也不怪他一开始没有想到。

  他心里也清楚,只要他跟成文光de女儿能成婚,也就意味着他zàisòng系内部de地位能完全恢复正常,甚至还能获得不亚于sòng鸿奇de发展资源,也就不用担心谭启平会zài东华继续压制他。

  沈淮也能体谅小姑de良苦用心,但也正是如此,他反而不抱什么期待了。

  sòng乔生将酒杯拿zài手里,看向沈淮,说道:“成文光de女儿是个好姑娘,要是双方见面能称心意,你也应该好好把握机会,收收心……”

  “嗯,我知道。”沈淮老老实实点头答应,他二伯sòng乔生现zài是sòng家de顶梁柱,说话有些虞指气使,他也只能乖乖de听从。

  沈淮也能明白他二伯de心思,要是sòng鸿义跟成怡能成,这等好事绝没有落到他头上de可能;不过,奈何sòng鸿义已经给人家先否决掉了,他二伯从sòng系大局出发,自然也会希望他或者其他sòng家子弟跟成家姑娘能成好事,即使对他抱有de希望不高,也不会介意派他上阵试试。

  且不说老爷子sòng华zài党内de地位,sòng家二代子弟也皆担任司局级以上de高级职务,就是到第三代,从商者以sòng鸿商为代表,早就积攒巨亿身家,事业正如日中天;从政者以sòng鸿奇为代表,也是刚刚zài部委内部获提正处级职务,沈淮年纪轻轻就是副处级官员,也可以说是年少有为——整个sòng家zài国内也算是如日中天。

  不过,zài有着12亿人口de中国大背景下,sòng家若不能有效de团结更多de外部力量,仅靠sòng家直系子弟,力量就显得格外de孱弱,远不足维持当前de地位。

  sòng系之所以能成为国内影响政局发展de一支重要派系力量,除了老爷子sòng▲华de声望及影响力之外,说到底,跟sòng系相关、党内地位zài中央候补委员以上de官员,有七人之多,算上普通de副省部级,更是多达二十一人,这些人才是支撑sòng系政治地位de骨干跟核心力量。
■▲华de声望及影响力之外,说到底,跟sòng系相关、党内地位zài中央候补委员以上de官员,有七人之多huádeshēngwàngjíyǐngxiǎnglìzhīwài,shuōdàodǐ,gēnsòngxìxiàngguān、dǎngnèidìwèizàizhōngyānghòubǔwěiyuányǐshàngdeguānyuán,yǒuqīrénzhīduō,suànshàngpǔtōngdefùshěngbùjí,gèngshìduōdáèrshíyīrén,zhèxiēréncáishìzhīchēngsòngxìzhèngzhìdìwèidegǔgàngēnhéxīnlìliàng。
  sòng乔生作为sòng系二代核心人物,跟田家庚竞争淮海省委书记失利,政治前tú变得不明朗,使得sòng系内部de凝聚力受到一些影响,从而有导致整体下滑之势——sòng家要是子弟能跟成文光de女儿联姻,则是一件能够明显加强sòng系内部凝聚力de事情。

  目前sòng家除了沈淮之外,也没有其他合适人选,sòng乔生为了sòng系de整体利益,为了维持sòng系地位不下滑,即使对沈淮有着成见,也只能先硬着头皮去促成这件事。

  沈淮心里也是苦笑,sòng家现zài维系派系内凝聚力de手段还停留zài政治联姻上,他明知道这种手段谈不上高明,但又不得不承认,这段手段多少有些直接且◎明显de效果。

  作为sòng家唯一合适de人选,因为这个因素而获得sòng家意外de重视,也叫沈淮心里苦笑不已——

  要是过两天,跟成文光de女儿见面后,直接得个“不合适”de回应,☆那他zàisòng家de地位会不会直接给打回原形?

  要是成文光de女儿对他满意,而他对成文光de女儿不满意,会不会能视为不识抬举?

  倒是孙亚琳能理解沈淮心里de苦涩,喝着酒也不忘记凑过头来给他伤口上撒把盐:“不管这个成怡长得多不合你de心意,为了梅钢,你就死皮赖脸,好歹也要跟人家谈上两年恋爱,你皮相还是不错de。”

  沈淮苦笑,拿着酒瓶给孙亚琳杯子里倒酒,跟别人笑道:“亚琳想要喝酒,她自己都不好意思倒……”引得sòng鸿军他们来敬孙亚琳de酒。

  “谭启平两次来燕京,都来拜访老爷子,都谈到你及梅钢。梅钢现zàide发展,除了稍些激进、冒险外,成绩还是值得肯定de,”sòng乔生de话题倒没有给转开,还是看着沈淮说道,“上回成文光遇到我,也颇为关心你zài地方上de发展。你现zàizài地方上,要加倍de琢磨自己,这样才能早成大器……”

  沈淮除了点头还能干啥?

  谭启平作为sòng系de外围成员,不经过燕京也就算了,要经过燕京,拜访老爷子以及提及他zài东华de作为,都是再正常不过de,想来谭启平对他de评价,也只可能是褒中带贬…… ★
  但看二伯sòng乔生以及老爷子zài饭桌上并无意听他详谈梅钢,沈淮也不会不识趣de叫人听无聊、不感兴趣de话题,总之谭启平谈及梅钢时,也不可能把他贬得一无是处,相信老爷子及二伯他们,对梅钢d◆★e现状还是有些了解de。

  不过沈淮这次回京过春节,除了相亲之外,主要也是找小姑、sòng鸿军谈些事情——东华交通不便,sòng鸿军虽然有工厂设zài东华,但也不高兴往东华走。沈淮上回没能zà□i香港跟sòng鸿军遇上,一起回京春节倒是相遇谈事de好机会。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