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潘少的女友


  这伙人五男四女,看衣着打扮,倒也不像是街头随意滋事生非的小混混,更像是工作到深夜临时过来吃夜宵的公司男女。

  那个穿白羽绒服的女孩子身材高挑、miàn容妍丽,几个女同伴也漂亮得很。她◆给沈淮绊了一跤,人没有摔出什么问题,但一屁股坐到垃圾成堆的路牙子边,白羽绒服在臀部位置子上,污了一大块,还隐约有尿臊味。

  在夜排档棚子里喝酒喝得膀胱涨大,也没有谁会寻思跑老远找厕所去,只要是□◆给沈淮绊了一跤,人没有摔出什么问题,但一屁股坐到垃圾成堆的路牙子边,白羽绒服在臀部位置子上,污了一大块,还隐约有尿臊味。

  在夜排档棚子里喝酒喝gěishěnhuáibànleyījiāo,rénméiyǒushuāichūshímewèntí,dànyīpìgǔzuòdàolājīchéngduīdelùyázǐbiān,báiyǔróngfúzàitúnbùwèizhìzǐshàng,wūleyīdàkuài,háiyǐnyuēyǒuniàosàowèi。

  zàiyèpáidàngpéngzǐlǐhējiǔhēdébǎngguāngzhǎngdà,yěméiyǒushuíhuìxúnsīpǎolǎoyuǎnzhǎocèsuǒqù,zhīyàoshì男人,大多会随意在街灯照不到的角落里解决,日积月累形成卫生死角,自然是又腥又臭,摔一跤跌上miàn,能恶心半天。

  白羽绒服女孩子爬qǐ来,女同伴拿出卫生纸bāng她擦身上的污垢,只是臭气熏鼻,闻之欲吐——女孩子也是爱干净的人,给熏得要哭,但也晓得错不在别人,只怨她侧着身子走路太兴奋,也不想那男的把事情闹大,劝说道:“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不小心碰到他了,衣服脏了,明天送去洗就是,我们还是走吧。”

  谁也不曾想到,那男青年听到女孩子劝他息事宁人,就暴跳如雷的冲着她脸就破口大骂:“什么叫没什么事情?要不是你这个小\逼娘们没长眼睛,我妈\逼吃饱了撑着要教训这几个龟孙子。我妈\逼吃饱了撑着是为谁啊,你个小\逼娘们,倒bāng他们说qǐ好话来了!这几个龟孙子,敢冲老子动手,这事就没完……”

  沈淮看这青年也就二十三四岁,没想到他的戾气会这么重,脾气会这么暴躁,满嘴酒气的就到处撒酒疯;再看那穿白羽绒衫的女孩子,似乎也是长期给他的淫威压迫,无缘无故的给兜头臭骂了一通,泪珠子在眼眶里打转,也没敢还嘴,给推到一边不敢再吭声。

  “知道我是谁不?你妈\逼的,也不打听打听,就敢□在东华横,叫你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男青年满嘴脏话,指着沈淮的脸,冲上来又想要动手。

  听着男青年戾气十足的满嘴脏话,沈淮也是恼恨,看到他手指隔老远就作势要戳过来,他从邵征与杨海鹏两人之间,◇一脚就踹上去,骂道:“你爸再厉害,也不会叫你这畜生把他老婆的生殖\器官挂你嘴上!”

  那男青年冷不防给沈淮一脚踹过来,给蹬得连退几步,一屁股坐路牙上才没有整个人都摔倒,只是小肚子痛得叫他直吸气。

  他不再冲上前,指着沈淮的脸骂骂冽冽的叫不停,又招呼同伴:“孙德生,你妈\逼的几个,看着我给别人打也不bāng忙,你们欠shōu拾对不?你给赵峰打电话,就说我在这里要给几个龟孙子打死了,叫●他带两部警车,把这几个龟孙子逮回去;今天不弄死这几个龟孙子,我就不信pān。”

  这群男女对男青年颇为忌惮,即使不想惹事,这时候也只能由着他发酒疯;而那个叫“孙德生”、给杨海鹏揪过衣领的小个子★tādàiliǎngbùjǐngchē,bǎzhèjǐgèguīsūnzǐdǎihuíqù;jīntiānbúnòngsǐzhèjǐgèguīsūnzǐ,wǒjiùbúxìnpān。”

  zhèqúnnánnǚduìnánqīngniánpōwéijìdàn,jíshǐbúxiǎngrěshì,zhèshíhòuyězhīnéngyóuzhetāfājiǔfēng;érnàgèjiào“sūndéshēng”、gěiyánghǎipéngjiūguòyīlǐngdexiǎogèzǐ,更是蹦得qǐ劲,从公文包里掏出砖头大的大哥大就拨qǐ电话来。

  他人不敢凑过来,手指着沈淮他们叫嚣得来劲:“你们几个龟孙子,有种就不要走,不弄死你们……”

  要是眼前男青年跟小个子喊其他bāng手过来,沈淮说不定会好汉不吃眼前亏,与杨海鹏他们,撒腿先溜走再说。

  没想到这青年口气嚣张到竟然喊警察过来支援,沈淮倒想看看他究竟有多大的能耐,请请动多厉害的神出来shōu拾他们。

  也不用男青年的同伙过来纠缠,沈淮与杨海鹏他们就自己退回刚才吃羊肉的防雨布棚子里——赵益成也只能先将自行车放在路边,人跟着沈淮先进去。

  赵益成刚走进棚子,就听见他的那辆破二八自行车给人在外miàn踹倒,哐铛一声响。

  赵益成也只能无奈的笑,跟沈淮苦笑:“现在的小青年啊,脾气大,戾气重,仗着家里有些权势,在外miàn不管得不得理,就恨不得要骑到所有人的头上拉屎撒尿……”

  赵益成虽然这些年不是特别的如意,但也不会怕在街头给几个小青年寻衅,想着等警察过来,解释一下事由,想必也不可能有哪个警察不开眼,真敢把他们逮局子里去。

  市民经常抱怨公安局出警慢,然而●沈淮他们在棚子里没有坐几分钟,两辆警车就拉响警笛开进巷子。

  紧接着,几名警察如狼似虎的掀开帘子冲进来,为首是肥得快要将警服撑破的黑胖子,男青年就跟在他们后miàn,气势嚣张的指着沈淮他们:“◆shěnhuáitāmenzàipéngzǐlǐméiyǒuzuòjǐfènzhōng,liǎngliàngjǐngchējiùlāxiǎngjǐngdíkāijìnxiàngzǐ。

  jǐnjiēzhe,jǐmíngjǐngchárúlángsìhǔdexiānkāiliánzǐchōngjìnlái,wéishǒushìféidékuàiyàojiāngjǐngfúchēngpòdehēipàngzǐ,nánqīngniánjiùgēnzàitāmenhòumiàn,qìshìxiāozhāngdezhǐzheshěnhuáitāmen:“老赵,就是这几个逼养的,故意调戏馨馨,还他妈先动手,在我肚子蹬了一脚。你今晚要不把他们弄死,仔细我在外miàn说你为人不仗义……”

  那个叫孙德生的小个人,在黑胖青年身后蹦来蹦去:“赵队,好好shōu拾这几个龟孙子;就是那个小白脸,还敢踹pān少的肚子!”

  黑胖警察虎着脸过来,看着沈淮他们还悠然自得的喝着茶,一脚将折叠桌踢飞,骂道:“眼睛都他妈长屁\眼上了,谁都敢调戏?”

  “你们是市局,还是哪个分局的?怎么可以听别人的一miàn之辞!”赵益成见闯进来的几名警察,如此蛮横,厉声喝斥,“你知道我们是谁?”

  “我管你他妈是谁?你田家庚还是谭启平啊?”黑胖警察撩眼看了赵益成一眼,见他穿着灰扑扑的旧夹克衫,骑着自行车到这里来吃夜宵的主,他还真不怕谁,一把揪住赵益成的衣领子,将他揪到跟前来,说道,“我不管你妈是谁,但今晚会叫你记住我赵峰是谁?”

  黑胖警察赵峰猛的将赵益成一把推到地上,喝令身后的手下:“把这几个扰乱社会治安的小混混,都他妈铐qǐ来!”

  看着沈淮乖乖的伸出双手,邵征、杨海鹏有样学样;赵益成屁股差点摔成两掰,也索性不吭声,伸出双手叫他们铐上,看他们到时候怎么shōu场……

  沈淮他们给推搡着坐进警车,那几个青年男女有车,就开车跟在他们后miàn。看着警车进了唐闸区分局的院子,沈淮叹了一口气,跟赵益成说道:“今天脸真是丢大了……”

  赵益成苦笑一下,说道:“东华的治安,倒是要比前两年好许多,不过这种事总是断绝不了。也罢,半夜游公安局的经历,也不能算坏。”

  “叨逼叨个屁,不许交头接耳!”坐在前miàn的警察,听到后miàn窃窃私语,拿手将隔离网拍哐哐直响,叫沈淮他们闭嘴。

  下车给带到询问室,沈淮他们四人手铐也不给解开,就给喝令挨墙边抱头蹲下来,就看着男青年一伙人在问询室外的过道里抽烟寒暄,压根儿也不提记笔录这事。

  蹲了有小半小时,沈淮蹲得脚麻,想站qǐ来活动身子,那个叫赵峰的黑胖警察在窗子兜头就骂:“让你们站qǐ来了?都他妈老实蹲着,要老子给你们上措施是不是?”

  好汉不吃眼前亏,不管腿多麻,沈淮也只能硬着头皮蹲下来,瞅着外miàn的动静,看他们是不是想拖一晚上再过来记笔录——这会儿过道西头有人走过来,就见黑胖警察赵峰还是那个男青年都往西边迎过去。

  给墙挡着,看不到他们的人,不过听得见男青年在外miàn说话:“袁叔叔,你怎么这么晚还在局里啊?”

  杨海鹏顶了顶沈淮的背,小声问:“是袁熊?”

  沈淮不大确定来人是不是唐闸区分局局长袁熊,不过他认识的以及认识他的唐闸区分局干警还真不多,说道:“最好是袁熊,不然蹲一晚上真他妈累。”

  杨海鹏嘿嘿一笑,又说道:“那个姓pān的,该不会凑巧是pān石华的儿子吧?”

  “谁晓得?”沈淮耸耸肩,他对pān石华的家人一点兴趣都没有,这时候扭头看过去,正是唐闸区分局局长袁熊穿着警服走进来。

  “小pān,你这么晚跑到我们局子里来做什么?”袁熊边往问询室里走,边侧着头问男青年;男青年的同伙这时候才跟着一qǐ进问询室来。

  倒是黑胖警察赵峰抢着回答袁熊的问题:“小pān陪女朋友吃夜宵,遇到几个小流氓调戏他女朋友,还动手动腿。这不,小pān报了警,我亲自跑了一趟,把几个小流氓给逮了回来,打算关几天给个教训——袁局,现在的治安,不严打不行啊!”

  “哦,”袁熊看了看身后的这一伙男女青年,也不像是给欺负的样子,不过他也没有多问什么,赶巧赵益成就在他脚边,仰头看过来,他抬脚轻轻踢了一下,喝斥道,“蹲老实点……”

  袁熊走到里侧,还想让那个小青年往墙边蹲过去一点,就见沈淮抬头看着他:“袁局长,你是不是冲我也来一脚啊?”

  袁熊脚刚抬了qǐ来,脑子咔的就断在那里,都忘了把脚放下来;跟着后miàn的赵峰不明缘故,还只当这小子不老实,冲过去抬脚就要踹,嘴里也还不忘训骂:“你妈,到局子里还不给老子老实点!”

  袁熊眼疾手快,跨脚过去,急忙将赵峰踢来的一脚挡下来,厉声喝斥:“赵峰,不得对沈区长无礼,”也顾不得别人怎么震惊,他嗑嗑巴巴的就问沈淮:“沈区长,你怎么在这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