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酒醉人


  灯红酒绿,醉眼里眉眼如月叫人迷醉。

  周míng在梅溪镇喝了不下酒,但出来后gěi冷风一吹,醉意也就消散了七七八八。与何月莲寻了一处深夜经营的小酒吧,在卡座里相duì而坐,喝着酒家自酿的梅子酒,点了鸭舌、兔头等小吃数盘,边吃边聊,周míng几杯酒下肚,又觉得眼前这女人吃鸭舌的姿态也迷人,唇红脸白眼眸迷媚,有着说不出的熟媚诱人。

  “周总怎么尽盯着人家看,我吃相丑呢。”何月莲撩眼看了周míng一眼,将耳鬓卷曲的发丝撩到耳根后,笑盈盈的问他。

  “梅园的酒菜太香,已经将我的肚子灌饱,现在只能羡慕何经理hái有好胃口。”周míng笑道。

  “周总是笑我太能吃吧?”何月莲瞋目问道,将手夹放到膝间,也住嘴不吃,又忍不住自嘲的笑道,“我开饭店,实在是我自己太想吃了,不管是以前的接待站,hái是有现在的梅园,都有几样菜式hái是我编的呢。不过怕上不了大雅之堂,g◎ěi周总nǐ们笑话,都没胆气推荐gěi周总nǐ们品尝……”

  “是吗?都是哪几样菜,我下回过去一定要尝一尝。”周míng说道。

  “不啊,要是让nǐ们感觉吃坏了,丢了nǐ们的生意,梅园●就要关门大吉了,我可不敢凭着自己的性子冒这个险。”何月莲说道。

  “怎么会,我duì何经理可是很有信心的,下回一定要吃。”

  “光nǐ有信心hái不够,可是菜端出来要gěi大家尝的。要是叫日本客人不满意,我也承担不起啊,”何月莲笑道,“要是周总一定要吃,改天我下厨单独请nǐ,遂了周总的意。就算周总尝了不满意,我不怕丢了日本客人的生意。”

  “好,好……”周míng哈哈而笑,■心里duì单独吃何月莲下厨的菜充满期待,但又怕表现得太急切,说道,“有机会一定要吃到何经理亲自下厨做的菜,哪怕是毒药也不冤。”

  “好啊,nǐ又笑我做的菜是毒药了,”何月莲嗔怪道,“好不容易有○xīnlǐduìdāndúchīhéyuèliánxiàchúdecàichōngmǎnqīdài,dànyòupàbiǎoxiàndétàijíqiē,shuōdào,“yǒujīhuìyīdìngyàochīdàohéjīnglǐqīnzìxiàchúzuòdecài,nǎpàshìdúyàoyěbúyuān。”

  “hǎoā,nǐyòuxiàowǒzuòdecàishìdúyàole,”héyuèliánchēnguàidào,“hǎobúróngyìyǒu些勇气想现现丑,叫nǐ这一笑,现在又没勇气了,”见周mínggěi她迷得七魂迷散,何月莲倒也没有放松,知道现在男人脱裤子快,提起裤子不认人的本事也是了得,她可不想身子里gěi射了一泡怂汗,临到头什么便宜都捞不到,急着叫他得尝所愿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见今天的火候差不多了,便拿手gěi他倒酒,巧笑嫣然的往正经话题转,说道,“我今天倒真有事想跟周总nǐ讨教呢?”

  “什么事?”周míng眼神粘在何○月莲执壶的雪白小手上,跟天青色瓷质酒壳相比,质感倒丝毫不差,他知道何月莲要比他大上十岁,又实在不míng白,何月莲的肌肤却是这么娇嫩,几乎不留岁月的痕迹。

  “现在梅园的规模hái小,一次也办▲不了几桌酒席,后院hái空着没有装潢,我另外hái租下隔壁一栋院子,本来想着是办一家旅馆,后来又想着索性把两栋院落打通了,将梅园的规模做大——只是又怕规模做大了,将来揽不了什么生意,押上身家赔个血本无○亏,”何月莲笑着说,“我刚才hái在周总面前夸海口说自己敢冒险呢,但实际上我是个胆小鬼。这桩事在我脑子里反反复复折腾了好久,hái没有拿定主意,也没有一个商量的人,今天就借酒跟周总nǐ请教。”

◎  “经营餐饮,我也没有什么经验。”周míng说道。

  “周总nǐ又小气起来了,nǐ要不帮我分析一下,我等会儿买单,可就觉得冤了……”何月莲撒娇的说道。

  何月莲撒起娇来,另有风味,周◆  “jīngyíngcānyǐn,wǒyěméiyǒushímejīngyàn。”zhōumíngshuōdào。

  “zhōuzǒngnǐyòuxiǎoqìqǐláile,nǐyàobúbāngwǒfènxīyīxià,wǒděnghuìérmǎidān,kějiùjiàodéyuānle……”héyuèliánsājiāodeshuōdào。

  héyuèliánsāqǐjiāolái,lìngyǒufēngwèi,zhōumíng骨头轻了三两,笑着说道:“我知道nǐ担心什么,nǐ担心沈淮在梅溪镇一手遮天,谁都要gěi他面子,请客不敢不到陈丹店里去,duì不duì?”

  “nǐ说呢?”何月莲听周míng说起这个,也是怨意心生,说道,“我当初承包接待站好好的,hái不是硬gěi他赶了出来?”

  “沈淮以往是在梅溪镇一手遮天,谁都不敢忤逆他,但是呢,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沈淮也不能一直都横行无忌,duì不?”周míng笑道,“有个消息hái没有duì外公布,不过我跟nǐ说说也无妨。”

  “什么事?”何月莲俯过身子来问道。

  何月莲俯过身子来,上半身就整个的压在桌子上,她在室内穿着绒线衣,鼓涨的胸就直接撑在桌子边缘,硕大的一团,叫周míng看了直咽口水。

  见何月莲眼睛热切的盯在自己的脸上,周míng心里也有掌握一切的快感,说道:“上个月的党政会议上,沈淮主动提出要在半年后要把文化站大楼的承包权整个都收回来,不再放出去gěi私人经营酒店,由镇上另行安排用处……”

  “不会吧?”何月莲诈听到这个消息,很是诧异。

  何月莲当初被迫放弃招待所的承包权,转而承包经营供销社商场。

  梅溪镇这一年经济迅猛发展,供销社商场也从中受益不浅,但程度没有想象中大。

  从梅溪镇到市里,交通方便,镇上相duì富裕的家庭,置办什么大件物品,都习惯市里的大商场购物。更底层的居民、村民,从迅猛发展起来的经济里获益hái不míng显,整体购买力的提升需要时间。

  另一方面,梅溪镇相duì富裕、购买力较强的居民,包括梅钢的一线工人家庭在内,由于镇区的改造,先一步往南片的新梅新村集中。这些人群,随经济发展所增加的购买力,会gěi社区商业区所陆陆续续开设的百货店、烟酒店及服饰店所吸纳。在这面,供销社商场损失了相当一部分优质的客户人群,业绩也颇受影响。

  也许duì普通人来说,一年能有十几二十来万的收入,相当不错了,但是何月莲并不满足。

  这一年多来,梅溪镇第三产业受经济增涨推动最大的,hái是餐饮业。

  人有钱之后,总是先满足口腹之欲,这个也容易得到满足,甚至意外赚得三五十元的意外小财,也可以邀三五朋友小酌一番。梅溪镇这一年多来,不要说跟梅钢及镇政府直接相关的宴请,就是货车运输司机、往来不绝的钢材贸易商以及数目更多的项目施工■人员,在梅溪镇也是密集到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餐饮业虽然整体蓬勃发展,但利润水平有高有低,相比较薄利多销的中低端餐饮,商端商务接待宴请的利润丰厚得叫人眼馋。三五人小酌,一桌酒菜三五十元也吃得▲rényuán,zàiméixīzhènyěshìmìjídàochángrénnányǐxiǎngxiàngdedìbù。

  cānyǐnyèsuīránzhěngtǐpéngbófāzhǎn,dànlìrùnshuǐpíngyǒugāoyǒudī,xiàngbǐjiàobáolìduōxiāodezhōngdīduāncānyǐn,shāngduānshāngwùjiēdàiyànqǐngdelìrùnfēnghòudéjiàorényǎnchán。sānwǔrénxiǎozhuó,yīzhuōjiǔcàisānwǔshíyuányěchīdé酒酣耳热、酣畅淋漓;而高端商务宴请,两三瓶酒就得四五百起。

  这其中的区别跟奥妙,何月莲比谁都清楚,不然她不会再回头开梅园酒家。

  渚溪酒店二楼、三楼共三十多个包厢,这段时间来每天都座无虚席,发展到现在,都需要提前预约才有座位;底楼的大小宴会厅也很少有空的时候。

  此外,渚溪酒店将文化站大楼四五层都都承包下来作客房部。以前接待站客房部几乎没有什么客人入住,而如今渚溪酒店客房六七十间房,差不多gěi镇上的各大项目部一分而空,到周末基本不会有客房空出来。

  在何月莲看来,大半座文化站大楼简直就是陈丹的吸金机器。

  何月莲一心以为陈丹在老河码头那里把纱厂仓库拿下来,改造高端餐馆是想扩大渚溪酒店的经营规模,完全没有想要陈丹会有可能放弃承包权,让镇政府把文化站大楼都收回去。

  “不会吧,渚溪酒店现在一个月少说能净赚三十万以上,就算沈淮舍得,陈丹肯放手?”何月莲hái是有些不敢相信周míng说出来的消息。

  “……”周míng听何月莲这么说,也有些乍舌,没想到渚溪酒店能这么赚钱,但想想沈淮duì自己的情人怎么可能会小气,笑道,“不管nǐ信hái不是信,沈淮在党政会议确是这么说的。至于原因嘛,也是我刚才说的,沈淮他自己也知道不可能永远都在梅溪镇只手遮天,他是在gěi自己留退路呢……”

  “为什么?”何月莲见周míng感觉良好,便索性☆打算从他嘴里套更多的消息出来,手托着下巴,热切的盯着他看。

  “不得不承认,沈淮是有些能耐,把梅钢经营得不错,”周míng轻轻一笑,说道,“这人啊,要是获得成功,就难免忘乎所以。沈淮现在就躺梅▲☆打算从他嘴里套更多的消息出来,手托着下巴,热切的盯着他看。

  “不得不承认,沈淮是有些能耐,把梅钢经营得不错,”周míng轻轻一笑,说道,“这人dǎsuàncóngtāzuǐlǐtàogèngduōdexiāoxīchūlái,shǒutuōzhexiàbā,rèqiēdedīngzhetākàn。

  “búdébúchéngrèn,shěnhuáishìyǒuxiēnéngnài,bǎméigāngjīngyíngdébúcuò,”zhōumíngqīngqīngyīxiào,shuōdào,“zhèrénā,yàoshìhuòdéchénggōng,jiùnánmiǎnwànghūsuǒyǐ。shěnhuáixiànzàijiùtǎngméi★钢崛起的功劳薄上,以为梅钢能起来,就是他一个人的功劳,市里有什么事都指挥他不动。不过市里现在要照顾大局,要保证梅钢跟梅溪镇能继续稳健的发展,但何经理,nǐ也知道,耐心不可能是无限制的……”

  ▲何月莲露出迷人的微笑,她要是一点都看不出眉目来,这段时间也不会往周míng身边贴。

  其实最míng显的迹象,就是周míng作为市委副秘书长的女婿到梅溪镇来,gěi硬生生的压制了四个月,坐了四个月的冷板凳,又突然gěi提拔全权代表梅钢参与合资项目的谈判。

  梅溪镇这一年经济能这么火,说到底就是靠着梅钢的崛起。

  而如今梅钢的年产能也就二十万吨不到,合资项目的产能一步到位能达●到三十万吨规模——这些消息在梅溪镇倒不是绝密。

  说到底,沈淮当初就是先掌握梅钢,才进一步掌握梅溪镇,将杜建踢出局的。

  此时周míng代表梅钢主导合资项目的谈判,这迹象hái不够mí◆ng显吗?

  她虽然站的层次低,哪里可能知道沈淮会是前副总理的孙子,她只知道沈淮能在梅溪镇横行无忌就是仗着市委书记谭启平的关系。

  周míng没有míng说市里谁指挥不动沈淮,但何月莲从这段时间来种种迹象以及今天熊文斌、苏恺闻到场而沈淮míngmíng在梅溪却避而不见,也能知道就是市委书记谭启平开始duì沈淮不满了——duì她来说,知道这个消息就足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