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东风西风


  沈淮赶到钢厂给打算就要外派到伯明翰参加设备拆除的员工上过两节培训课,打电huà给陈丹,陈丹已经回了家,他只能让邵征开车送他回文山苑。

  车再经过老街巷子口时,熊文斌他们正好在梅园酒家☆吃好酒走出来,站在巷子口等司机们把车开过来。

  不管沈淮愿不愿意,他都挂着合资项目筹备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的头衔,梅钢也将在合资项目里占15%股权,zhè时候在巷子口遇到,熊文斌、山崎信夫二人眼睛都看到他坐在车里,他不能装作眼瞎的让邵征直接将车开过去。

  沈淮让邵征将车停在一旁,下车来跟山崎信夫等人握手,脸带歉意的说道:“我昨天刚从外地回来,还无暇参与第二轮的洽谈;今天晚上又赶着要给员工上培训课,对山崎先生也多有怠慢,还望见谅。”

  沈淮不会跟山崎信夫说梅钢将从西尤明斯工业集团引进二手生产线的事情,而周明他们也担心梅钢上新项目的事,会叫富士制铁方面有额外的担忧以致影响到合资谈判,也绝口不提zhè件事。

  故而梅钢此时为新项目绷紧了一根弦,市里相关部门也大体知道梅钢将引进二手炼钢线的事,山崎信夫等富士制铁的谈判代表即使有机会进入梅钢参观考察,但始终都给蒙在鼓里。

  第二轮谈判启动也有一周时间,沈淮一直都没有出席谈判,山崎信夫巴不得不跟沈淮接触,但参与谈判的日方代表虽然以他为首,但其他人并不会完全给他牵着鼻子走。

  参与谈判的日方代表,都是行内人,还有好几个人是新近补充进来专门负责技术部分谈判的,他们在实际参观过梅钢跟市钢厂的炼钢线以及实际的生产运营状况后,都倾向希望合资公司的管理及技术人员能更多的由梅钢派遣。

  为了对己方负责,山崎信夫也需要跟沈淮保持接触,以便从梅钢争取更多对合资公司有利、对富士制铁有利的条件。

  听着沈淮看上去亲切,实际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客气huà,山崎信夫嘴角微微抽搐着,说道:“我以往困惑沈君为何能领导zhè么大的企业,今日听闻沈君事迹,疑惑稍解一二;我对跟梅钢的合作很是期待。”

  沈淮笑了笑,心想也许是小田雄一给他拿烫水泼了一下,富士制铁的小鬼子都知道彬彬有礼了,山崎信夫期待归期待,但他是打定主意不插手合资项目。

  眼下他要全力以付的把炼钢钱从伯明翰运回来,也实在没有精力去管合资公司的事情,只是敷衍的笑了笑,转而与熊文斌、潘石华、苏恺闻寒暄,说些晚上不能陪席的道歉huà。

  沈淮又看了看腕表,跟周明说道:“今天太晚了,zhè样吧,你今晚回去把第二轮洽谈截止到现在的进展写fèn报告,明天送到我办公室来,我了解一下情况。”

  “好的,我明天整理好拿给你。”周明心里再不情愿,也只能接shòu沈淮的工作指派,他zhè时候毕竟还只能算是梅钢派出的谈判代表。

  有两个日方代表可能是喝醉了,跌跌撞撞的走出来,穿着黑呢外套的何月莲陪送出来,看到沈淮就站在巷子口跟熊文斌等人说huà,心头有些犯忤,但也没有胆量就在沈淮的眼皮子底下折身而返,硬着头皮走过来,打招呼:“倒有一阵子没见到沈书记你了,我响应镇上的号召,在老街新开了一家餐馆,沈书记你什么时候有空过来指导工作?”

  沈淮只知道何月莲的梅园酒店还是他离开梅溪期间开业的,才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具体情况他不是很清楚,也不是很关心。

  何月莲在街灯下白皙的脸蛋,妆容精致的脸颊上方,也有两三条极淡的鱼尾纹,不过眉眼间的熟媚,有着妖冶的风情,是个迷人的女人。

  沈淮没有理会何月莲的奉承问候,而是笑着跟熊文斌、潘石华介绍:“何经理可是我们梅溪镇上的经营能手,之前承包经营镇上的接待站,现在不仅承包经营镇上的供销社,还又zhè边开起酒楼来了。以后还要熊秘书长、潘书记多扶持梅溪镇的商家……”

  杜建知道沈淮之前的梅溪镇党委书记杜建是个贪色好利的人,若非跟杜建沾亲带故,实难想象眼前zhè个风韵颇足的漂亮女人能从杜建手里轻易的承包到镇接待站——听沈淮zhè么说,熊文斌警惕的看了何月莲一眼,倒也没有异样的表示,只是微微颔首说道:“山崎先生对梅园酒家的酒菜及服务赞不绝口,梅溪镇能有更多zhè样的商家,口碑会越来越好……”

  沈淮也要回文山苑,便跟熊文斌、山崎信夫他们各自坐车一起回市里。

  沈淮zhè才注意给周明的司机,就是自恃大学生身fèn不肯给他使唤跑腿的郭成峰——在谭启平的眼皮子底下,沈淮也没有想刻意的为难周明,周明要是想从梅钢挖人,只要本人愿意从梅钢辞职,沈淮让人事部一律放行,不予留难。

  即使梅钢的发展很迅速,新项目的上马,也将为有潜力的员工提供◎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但包括郭成峰在内的六名刚进厂大学生以及七名基层管理技术人员,为合资公司的高薪以及周明所许诺的职务所诱,选择从梅钢辞职,暂时进入合资项目筹备工作组。

  所谓人各有志,梅钢dān◆◎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但包括郭成峰在内的六名刚进厂大学生以及七名基层管理技术人员,为合资公司的高薪以及周明所许诺的职务所诱,选择从梅钢辞职gèngguǎngkuòdefāzhǎnkōngjiān,dànbāokuòguōchéngfēngzàinèideliùmínggāngjìnchǎngdàxuéshēngyǐjíqīmíngjīcéngguǎnlǐjìshùrényuán,wéihézīgōngsīdegāoxīnyǐjízhōumíngsuǒxǔnuòdezhíwùsuǒyòu,xuǎnzécóngméigāngcízhí,zànshíjìnrùhézīxiàngmùchóubèigōngzuòzǔ。

  suǒwèiréngèyǒuzhì,méigāngdāng初就以人才自由流动为借口,从市钢厂狠命的挖墙脚,自然也不会百般阻挠zhè些人从梅钢流出。

  从梅钢挖走十三人,加上市钢厂把不多的精干力量派出,倒是帮周明把场面撑了起来。

  邵征注意到◆沈淮在看周明坐车从侧面过去,笑着说:“你不在梅溪镇zhè些天,周镇长好像跟何月莲走得挺热乎……”

  “是吗?”沈淮回头看了一眼,看到何月莲还站在石牌楼下恭送他们离开,嘴角也露出笑意,跟邵征说道◎,“zhè男跟女的关系,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杜建跟潘石贵没有压得住何月莲,就不知道周明有没有zhè个能耐了。”

  邵征哈哈一笑,他对梅溪镇的故事知道得深,dāng然也知道沈淮huà里的意思。

  **************

  沈淮在时,王刚没敢露头,看到几辆黑色轿车相继而去,他才走出来。他对她妈风情引起潘石华、周明之辈心存觊觎之念,很是不满,但zhè时候他看到他妈还看着沈淮车离开的方向,问道:“沈老虎走了?”

  “沈老虎?我看他过不了久就会变得沈软虫。”何月莲轻轻一哼,她虽然不敢dāng面挼沈淮的锋芒,但心里对一年前被迫放弃招待所的承包权始终是无☆法释怀。

  不管他妈怎么说,王刚始终对沈淮心存畏惧,甚至不敢在有沈淮在的场合露面。

  何月莲看不惯她儿子畏畏缩缩的样子,给寒风吹得体寒身抖,就返身走回酒店,督促员工收拾好才关门结束一天□的营业。

  何月莲叫她儿子守店,她则开车返回市里。

  她在市里另有住处,但zhè时直接回家睡觉还早,盘算今天一桌酒席所带来的利润,足以维持酒店一周的运营,不得不暗感高端商务宴请的利润之高,对陈丹zhè一年经营渚溪酒店捞到手的钱暗怀忌恨。

  何月莲车开得很快,很快就看到周明送山崎信夫的车在前面,她才降下车速来,缓缓的跟在后面。

  看到周明跟他岳父的车在路口分开,何月莲★才拿出手机来拔电huà给周明,说道:“周总晚上有没有空?想着周总热心介绍生意给我,我心里感激得很,就想着再找周总我表达一下谢意,不知道周总给不给我机会!”

  听着何月莲说huà的声音柔宛,周明☆■心魂微荡,他起初以为岳父会有什么huà对他说,没想到熊文斌对他从头到尾都保持諴默,叫他心里也憋得慌,也不想zhè么早就回家去,让郭成峰将他放在路口,就站在寒风里等何月莲过来接他。

  何月莲的车☆随后而至,周明拉拢了风衣,上车之前还心虚的看了看周围,怕有人看到他上了何月莲的车。

  虽然只是说再找地方喝喝酒,但心里想着孤男寡女相处,即使是简单喝酒,也有说不出的暧昧,周明心里也是心旌摇荡。

  周明本来就有五六成醉意,上车看何月莲丰腴的美脸,尤觉得美艳,笑着说:“山崎先生对梅园的酒菜也赞不绝口,又夸梅园的服务员水灵漂亮,指着要到梅园吃酒,何经理怎么就单单感谢我一人来了?”

  “周总是怪我心不诚喽?”何月莲媚眼望来,娇嗔道,“还是怪我只是请周总再吃一顿酒,诚意不够?”

  “……”周明咧嘴笑了笑,他虽然跟苏恺闻也涉猎风月场所,但在何月莲的面前却又显得笨拙,不知道要如何应付眼前zhè个随意都有风情流露的漂亮成熟女人。

  “说实huà啊,”何月莲轻轻一叹,说道,“我一直都在梅溪镇zhè个小地方瞎折腾,没有怎么见过世面,但我zhè个人做事喜欢冒险,喜欢搏一把:赢则功利皆得,输就从头再来。我现在的身家把都押在梅园上,不过呢,心里也是一直都有些担忧,不知道前景会怎么。我看到周总谈商务的见识跟眼光,都能叫日本客人频频点头称赞,就想跟周总交个朋友,想着以后有什么◇拿不定主意的事,可以找周总请教——周总不会嫌我zhè么想太功利了吧?”

  “……”周明哈哈一笑,他虽然看何月莲味道十足,但也怕她是个难缠的女人,不敢轻易沾染,但听她zhèhuà,心里是妥贴到极▲点,说道,“何经理你说huà真是客气了,比起你在商海拼搏来的经验跟眼光,我还要跟你请教才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