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冬晨春睡


  ---------..

  也没有怎么睡,大清早听到细碎的动静醒过来,就看见陈丹坐在床边穿衣服,沈淮移着身子过去,搂过她柔软的腰肢,问道:“才几点就起床啊,wǒ睡多久,你不困吗?”

  “都怪你,非要留wǒ在这里陪你过夜;过夜就过夜吧,一晚上都没让人家睡好,”陈丹一脸嗔怨的回头瞪着沈淮说道,“wǒ妈每天早上都会喊wǒ跟小黎吃早饭,wǒ得赶在她发觉之qián回去。”

  ■陈丹在新梅新村有两套带院子的房子,一套他爸妈跟他弟住,一套她跟小黎住,两套房子并邻还连着院子。

  她妈倒shì体谅她们年轻人嗜睡,起床早也不会轻易过去惊扰陈丹跟小黎,不过陈丹要shì在沈淮这边●宿夜,都要起早溜回去,才能避免给她妈发觉。

  沈淮xiào道:“女大不由娘,你老这么怕你妈也不shì一回事;陪wǒ再睡一会儿……”看着陈丹娇嗔不愿就范的脸蛋,娇艳不可方物,沈淮心里一荡,伸手探到她棉衣里,摸到丰挺触手嫩滑的胸上。

  “你昨晚都折腾了四回,你还不够啊!”陈丹欠着身子挣扎了两下,没能叫沈淮的手出来,就由着他拿zì己饱满的大胸玩耍,还照旧拿起羊绒衫往头上套,却不料沈淮就趁着她头给羊绒衫裹住的时候,将她推倒在床上,将她的衣物反撩上去,将她的文胸往推上,露出如玉腻白的胸来。

  周裕丰满的胸圆滚滚的仿佛肉玉团,陈丹的胸则像根部饱满而挺拔的春笋,各有其妙,沈淮看着陈丹▲的胸给他的手掌握捏着滚动,顶尖的嫣红鲜丽诱人,凑嘴吻上去。

  陈丹几次试图把沈淮的手拉开,但嫣红的那处给沈淮湿润的嘴唇含住,说话就有气无力了:“不要闹了,wǒ骨头架子都快散了,早知道睡着就不起◇来了,你太折腾人了……”

  沈淮感受沈淮肌肤的滑腻跟弹软,把她拉到被窝里来,说道:“就shì嘛,再陪wǒ睡一会儿……”

  “你哪里要让人睡觉?”陈丹感觉到沈淮的脚丫头贴过去,要将她的内裤扒下去,微微抬起屁股方便他动作,胯碰到他坚硬如铁的挺勃,身子触起一片火热……

  温存过后,陈丹筋酥骨软的坐起来,感觉屁股沟都shì湿迹,磨得都有些痛,也不好意思看有没有破皮,只shì拿被子将沈淮的蒙上,才急忙抽几张卫生纸将下面早早擦拭一番,拿腕表看时间过了好久,嗔怪道:“你倒不累啊?”

  “这才能证明wǒ有多想你啊;wǒ只想你哦。”沈淮遂了意,还shì不想让陈丹穿衣服这么早就回去。

  “鬼才信你,”陈丹恨恨的伸手过来在沈淮的腰上掐了两下,问道,“昨天周部长看wǒ的眼神怪怪的,你说shì怎么回事?”

  沈淮没觉得周裕昨天跟wǒ或者在陈丹面qián有什么不正常的,但又觉得女人的直觉shì可怕的,装糊涂道:“怎么了,她怎么看你眼神怪怪的?wǒ没觉得啊!”

  “倒没有多怪,就shì在你过来之qián,大家坐在一起聊天,别人说起她也住文山苑时,她偷看了wǒ一眼;wǒ之qián又不shì不知道她住这里,”陈丹狡黠的眼神盯着沈淮,“你说,她看wǒ一眼不shì很多余?”

  沈淮头大如麻,心里直叫冤,他还就在周裕那里尝到点甜头,还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动作呢,没想到周裕也shì个做贼心里藏不住鬼的人,眼睛盯着天花板就想编什么话蒙过去。

  “孙亚琳说你想着编谎话的时候,眼睛焦距就会散开,”陈丹拿在床头柜上的小镜子伸到沈淮眼qián,说道,“你看,她说的shì不shì就shì你现在这样子?”见沈淮满脸尴尬,xiào着将镜子丢到枕边,俯身过来在他脸颊温柔的亲了一口,说道,“你不要心虚了,这事轮不到wǒ来担心;wǒ要担心也得担心别的,对不对?”

  沈淮捧着陈丹的脸蛋,轻了一下,说道:“家里可能要给wǒ介绍相亲对象,wǒ都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陈丹浅浅的一xiào,温柔的拍了拍沈淮的脸颊,说道:“wǒ现在shì真不能陪你了,你好好再睡一觉;车wǒ开走,你等会儿zì己坐公交车吧……”就从沈淮的怀里挣扎着坐起来穿衣服,拿着车钥匙,要赶在她妈喊她吃早饭之qián赶回去。

  沈淮这两天在飞机颠簸上,时差还没有倒过来,陈丹离开后,他也没有什么睡意,披了睡袍拿烟依在床头抽烟。除了周裕的事叫他有些头痛外,颇有事后一根烟,快活似神仙之感。

  也好像shì心灵有感应似的,一根烟没抽完,周裕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你这★么早起床了啊,要wǒ陪你去打球吗?”沈淮问道。

  “算了吧,wǒ看你整宿没睡吧?”周裕xiào道。

  “你不会整夜没睡盯wǒ这边的窗子看吧?”沈淮问道。

  “得了,你以为你谁,○值得wǒ这样啊?wǒ刚看到陈丹打哈欠呢,你也不悠着点?”周裕说道。

  沈淮不由得想象起陈丹跟周裕遇到打哈欠时的样子,得意又无耻的xiào了xiào,说道:“wǒ还要再睡一会儿,要不你过来陪陪w○ǒ?”

  “你想得美,”周裕在电话里啐了沈淮一口,说道,“听区政府办说wǒ的办公室要留给你用,wǒ有几件私人添置的东西嫌麻烦就没有都搬走;你要shì嫌弃,你记得打电话给wǒ,不要随便扔了——w▲ǒ打电话就shì跟你说这事。”

  “哦,”沈淮说道,“说实话,昨天潘石华找wǒ过去说了一通话,就这事叫wǒ听了心里舒坦。”

  “……”周裕美滋滋的xiào道,“蒙谁呢,wǒ又不shì三◆岁小女孩子?”

  沈淮又跟周裕说了他在区里分工的事情,说道:“梅钢、梅溪镇的事忙不完,潘石华又把区教育局交给wǒ分管,大概shì想把wǒ累死。对了,现任区教育局那几个局长里,有谁靠谱些?”
○suìxiǎonǚháizǐ?”

  shěnhuáiyòugēnzhōuyùshuōletāzàiqūlǐfèngōngdeshìqíng,shuōdào:“méigāng、méixīzhèndeshìmángbúwán,pānshíhuáyòubǎqūjiāoyùjújiāogěiwǒfènguǎn,dàgàishìxiǎngbǎwǒlèisǐ。duìle,xiànrènqūjiāoyùjúnàjǐgèjúzhǎnglǐ,yǒushuíkàopǔxiē?”

  “别人巴不得多捞些权,你倒shì挑三捡四的,”周裕在电话里说道,“潘石华把教育划给你分管,wǒ看他没有安什么好心。这些天你不在家,杨书记决意通过保梅溪镇进十强镇的文件,在教育拨款上对梅溪镇的倾☆斜特别大,区教育局对这一块意见很大。wǒ估计潘石华shì故意把这烫手山芋丢给你——不过区教育局的头头脑脑,到谁靠谱,wǒ可不会在背后随便说别人的不shì。”

  沈淮弹了弹zì己的脑门,问道:“◎你的意思shì指区教育局几个正副头头没有一个靠谱的?”

  “也不能这么说人家不好,人家组织年轻漂亮女教师陪领导跳舞倒shì很积极上进的,这个调调不shì你喜欢的吗?”周裕xiào道。

  沈淮头大如麻,唐闸区归区教育局分管的在编教职人员就有近三千人,这里倒藏着不少秀色跟污垢,也不shì他能管的。

  周裕要去晨练,就把电话挂了,沈淮又蒙头睡了一觉,直到九点钟才起床坐公交去梅溪。

  错过上班时间,公交站台上也没有几个人,上车也没有几个人。

  沈淮走到车后面,掏出票夹,没有零钱,就拿出一张一百的给售票员找零。

  售票员shì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脸颊瘦长,吊梢眉,眼睛呈三夹角,看着沈淮递过来的大钞,又撩眼盯着他的脸看了两眼,手指戳着边上贴着“zì备零钱”zì书纸牌示意给沈淮看,脸撇向窗外,无意找零钞给他。

  只shì沈淮把上上下下的衣兜都掏了★个遍,都没有找出一个枚钱角子出来,讨好的说:“真对不住,真没有零钱,麻烦你帮wǒ破一下。”

  “车票就要五毛钱,要shì每个人都跟你似的,wǒ们要准备多少零钱找给你们?再说了,现在假钞这么多,◇▲还尽找wǒ们售票的骗。为了五毛钱,wǒ要shì收一张假钞,半个月工资就没了,wǒ碍着谁了?”售票员坐在那里纹丝不动,很不客气的说道,“没钱就不要上车,规矩又不shì专为你一个定的……”

  不知●道中年妇女shì不shì到更年期了,沈淮也办法跟她发脾气,讪然说道:“要不你们让wǒ下车……”

  “老王停车。”售票员当真不客气,招呼司机停车,要赶沈淮下去。

  “这位兄弟的车票多少钱?”侧边靠窗的乘客看过去,从兜里掏出一把零钞,凑出五毛钱帮沈淮付了车票。

  “真shì谢谢你啊,你们这到哪里下车,wǒ等会儿把钱还给你。”

  沈淮很不好意思的在那人身后的座位上坐下来,看他四五十岁,满脸枯瘦,穿着皱巴巴的棉袄,左腋下还破了一个洞,还有棉絮露出来。车厢里还有四五个人跟他打扮差不多,应该shì一起的,有人脚边还有蓝色的安全帽,像shì工地上的建筑工人,沈淮又觉得奇怪,建★筑工这时候应该个上工,他们怎么还在坐公交车?

  “才五毛钱,能多大的事情,你莫要惦记什么。”中年男子xiào一xiào,露出给烟熏黄的牙齿,反而为沈淮的郑重其事不好意思。

  “你们这s▲hì要到梅溪镇哪个工地上去?”沈淮问道。

  “wǒ们不shì梅溪镇工地的,wǒ们去那里找个老乡结工钱。等工钱结了,wǒ们过两天就回家过年去。”中年男人说道。

  看着车窗外建筑顶上的积雪,沈淮也感觉到年关将近了。

  这四五人过梅溪大桥就要下车,坚持不要沈淮特地下车来破开钱还给他们,沈淮也shì不好意思,拿出烟给他们每人敬了一根,就继续坐车到梅溪镇上才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