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拆台自有人


  ()  ---------..

  看着谢芷下车时杏眸里敛着寒光,沈淮想起当初她怒气冲冲、抡起高尔夫球杆jiù砸过来的情形,下面的蛋蛋下意识的缩了一下。

  沈淮摸了摸额头,那道给谢芷拿球杆砸出来的伤疤还在,快四年时间了都还没有完全消掉。

  沈淮是实不知道她这时候会在徐城,也实在不知道她会赶过来凑今晚的热闹。

  看谢芷眼露寒光,脸有寒色,沈淮也能猜到她来意不善,附耳跟孙亚琳求援:“你今天得帮我把谢芷缠住,不要叫她有机会跳出来搅局!”

  孙亚琳横了沈淮一眼,一副幸灾乐祸的样zǐ,意思是关她嘛事?

  “你jiù乐意看今晚的事给她搅黄了?”沈淮低声哀求道。

  沈淮宁可私下里给谢芷打一顿泄泄火,但是当着姚荣华跟张建华两人的面,给她拆了台,对新项目的负面影响将难以预料。

  新项目要上马,最终要建设完成,五六亿都打不住——要不能获得业信银行等金融机构的支持,仅靠梅钢自身积累,整个项目要拖上五六年才有可能建成。真要这样,什么黄花菜都拖凉了。

  如何说服姚荣华、张建华等金融机构的巨头支持新项目?无tā,jiù是要让tā们相信新项目在tā沈淮手里能办起来,jiù是要让tā们相信支持新项目,能给业信银行、中行带去丰厚的利益回报。

  要是在今晚的宴席上,tā的气势完全给谢芷压住,那tā如何给姚荣华、张建华等人不会把事情办砸的信心?

  “我帮你摆平这婆娘,你以后要无条件的答应我做一件事。”孙亚琳看着谢芷气势汹汹的走过来,还不忘要挟一下沈淮。

  沈淮摊了摊手,tā住处的钥匙都给孙亚琳偷配了一套,都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向她让步的。

  看着tā父亲以及谢芷她爸谢海诚这时候也在停车场那边下车来,看到李谷、姚荣华与张建华都走下台阶去迎接,沈淮也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

  看到谢芷望过来的凌厉眼神,◎沈淮jiù有些心虚,只是tā要替姚荣华、张建华跟tā父亲以及谢海诚做介绍,想要应付谢芷也分身无术。

  “嘿呦,”孙亚琳下台阶前脆生生的一声喊,jiù把大家的目光吸引过去,jiù见她两三步跨过来,亲热无比的拉过谢芷的胳膊搀自己怀里,亲热的问道,“谢芷,你什么时候回国的,也没有跟我说一声啊。你一声不吭的跑到徐城来,是不是躲那些个臭男人?你放心了,我才不会给tā们通风报信呢。”

  谢芷也不是矮个zǐ,但给身材高挑的孙亚琳挽过去,jiù有些小鸟依人了,两人仿佛在异国tā乡乍相遇的亲热姐妹,贴在一起。

  谢芷一直对当初孙家包庇沈淮耿耿于怀,这时候又见孙亚琳主动跳出来挑衅,lán住不让她对沈淮发难,谢芷心里更不满。不过她对孙亚琳也没有心畏,也牙尖嘴厉的性zǐ,张口jiù要反唇相讥。她反正是过来搅局的,jiù算是给孙亚琳吵翻脸,今天的目的也jiù得逞了。

  却不料孙亚琳反☆应更快,见她张开嘴,眼睛jiù盯过去,“咦”的一声露出惊讶的表情,问她:“你中午吃什么?”

  谢芷下意识的想到她牙齿上有什么东西叫孙亚琳看见了;谢芷抿上嘴,疑惑不解的盯着孙亚琳看。

  ◆孙亚琳微微呲开嘴,露出她洁白像羊脂玉石一般的整齐牙齿,指着自己两颗可爱的门牙示意给谢芷看,说道:“你这里嵌了片菜叶zǐ……”

  谢芷脸腾的jiù涨得通红,仿佛给泼了红染料,连根耳瞬间也红透。

  她自诩相貌不比孙亚琳稍差,平时也极在意仪表,门牙缝里嵌叶zǐ这种丑态竟然暴露在孙亚琳、沈淮以及淮海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李谷、业信银行省行行长姚荣华、中国银行省行行长张建华等一干重量级人物面前,叫她当即jiù恨不得找道地缝钻进去。

  看到李谷、姚荣华、张建华等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看过来,好面zǐ的谢芷当真是要羞愤欲死,也顾不上失礼,又不好意思当着众人的面拿舌尖伸过去剔牙,忙捂着嘴要一边的工作人员带她去洗漱间。

  别人刚才都没有注意谢芷的牙齿,也是听到孙亚琳的话后才去看她。这时候谢芷已经是双唇紧闭,还拿手捂着;别人只看到谢芷满面羞红的样zǐ,照顾她面zǐ,又转移眼神,旁若无事的谈其tā事,心里还当真以为她牙齿上嵌了菜叶zǐ,彼此露出古怪的神情。

  沈淮心神倒有一半在谢芷的身上,打她露齿要对孙亚琳反唇相讥,jiù看得清清楚楚,她那口漂亮的细白牙,洁白无染,哪里什么菜叶zǐ啊?

  沈淮差点笑翻掉,请众人进楼,看着孙亚琳得意的笑来,手背到身边给她竖了一个大拇指。

  tā真没想到孙亚琳会这么阴险,直接剑走仿锋的将谢芷的气焰拍下去,暗自感kǎi:这往后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孙亚琳啊。

  等谢芷意识到她给捉弄,从洗漱间回来时,她的怒气已经是不可遏制的转向孙亚琳了。但是,她也无处申冤去,难道一个个抓住别人说:她门牙上没有嵌菜叶zǐ,是孙亚琳这阴险婆娘捉弄□她、陷害她、栽赃她。她只能满腹委屈的坐在一旁,整晚都怨恨的盯着孙亚琳,甚至都不好找孙亚琳的渣。

  沈淮不好怪tā父亲把谢海诚、谢芷带上,今天李谷名义是私人请tā父亲吃饭,把tā捎上,tā因为跟◇◎姚荣华、张建华约好,脱不开身,才临时把两桌凑成一桌。

  虽说姚荣华、张建华、李谷三人的身份都不低,但跟副省部相比,还是有些差距——故而tā父亲宋炳生想要主导饭局,临时决定添几个人,在常人看来,□都是正常的。

  沈淮安排众人入座,看着tā“父亲”坐下来毫无自觉,心想tā或许以为自己请姚荣华、张建华吃饭是玩过家家,也是满腹怨气撒不出来。

  好在谢芷的气焰给直接打下去,又有孙亚琳贴身盯着,沈淮不用担心她今天还有什么能耐能跳出来搅局;只要她敢跳出来,随便一句话jiù能把她刺瘪了。

  李谷知道tā跟沈淮接触的机会难得,而且沈淮今天邀姚荣华、张建华见面,必有事情要商议,吃过饭tā也jiù不好赖着留下来,在饭桌上,jiù直接提及合资项目的事情。

  “淮海省近年来也没有特别大的招商引资项目,对富士制铁的这个项目,田书记都很关注,”在酒席开始之前,李谷拿湿毛巾擦手,看向沈淮,直接问道,“开始说富士制铁的合资对象是梅钢,我们对梅钢都有着期待呢。东华市刚把初步谈成的合资意向向省政府做了汇报,我跟田书记有看过,梅钢在合资项目占股好像不算高啊……”

  东华市去年实际利用外资都不到两千万美元,而全省实际利用外资总额也不到三亿美元左右。

  跟富士制铁的这个合资项目若能谈成,直接引进外汇资金,将达到五六千万美元。这项目能引起省委书记的关注,实在不是什么叫人意外的事情。

  如今沈淮jiù是在这个合资项目的当事人之一,要在这饭桌上,李谷都避而不谈这件事,才叫奇怪。

  沈淮当然不会把tā跟谭启平在梅溪电厂、梅溪港码头控制权问题产生的严重分歧,说给李谷听;tā同时也要避免姚荣华、张建华二人新项目有不必要的担心。

  从西尤明斯引进二手生产线的事情,沈淮也跟谭启平粗略的谈过。

  沈淮当初jiù是以这个借口,避免过深的涉及跟富士制铁的合资项目。接下来,项目进入启动阶段,jiù要向省政府报审,也jiù没有继续严格保密的必要。

  沈淮jiù直接在饭桌上,跟姚荣华、张建华、李谷三人更具体的介绍一些细节。

  田家庚到淮海省之后,李谷一直都在协助tā推动国营及乡镇集体企业的改制工作。而要建立“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的现代企业制度,一个重点jiù是要给企业在经营及决策上有更大的自主权。

  故而沈淮的这个解释,李谷倒是很容易jiù能接受:

  要是梅钢一直都在积极的筹新的项目,面对富士制铁突然抛来的合资意向,不重视、不积极倒也说得过去。

  想到徐沛之前担心梅钢跟东华市钢铁厂合并后,◆规模有可能超越省钢集团,现在听沈淮介绍将从西尤明斯引进二手生产线的事,李谷也颇为感kǎi:“梅溪镇现在的发展速度好快啊,这两个项目做成功,jiù相当于再造了一个省钢集团啊。”

  “步zǐ迈得太☆大,反倒不是什么好事。照我看,老老实实把一个项目做好,才是紧要,不要妄想一口吃成胖zǐ,”李谷的话倒不能叫宋炳生感到高兴,既然有直接说话的机会,tā还是不想看到沈淮在东华跟谭启平对着干,自以为委婉的说道,“西尤明斯工业集团的生产线,都快要报废了。tā们既然能愿意以比废钢高不了多少的价格出售你们,那jiù意味着tā们心里清楚,这条生产线剩下不了多少价值。这天下只有错买没有错卖,我看梅钢从西尤明斯引进二手生产线这事,不靠谱,梅钢现在最好还是把主要精力放在跟富士制铁的合资项目上去,你不要急于求成……”

  沈淮看了tā父亲一眼,没想到今晚把谢芷的气焰压下去,tā父亲却是跳出来要批评tā急于求成◇,要帮谭启平将tā压下去。

  听了宋炳生的话,李谷、姚荣华、张建华等人都在一愣。

  沈淮拍着大腿,jiù跟姚荣华、李谷、张建华三人大笑道:

  “天下父母总是担心自己的zǐ女连路■都不会走,担心这担心那的。你们看看,我爸是不是这样的人啊?我爸虽然当了副省长,但爱唠叨的毛病还真没有改,我这两年躲到东华去,也是下了决心,要做出一番事业,叫我爸tā知道,tā看tā儿zǐ的眼光可是差得很……”

  宋炳生听了沈淮这么狂傲的话,一口血差点从喉咙里气喷出来,但李谷、姚荣华、李建华听了却是哈哈一笑:天下关系有些拧的父zǐ,那实在是太多了,也实在不多宋炳生跟沈淮这一对。

  沈淮带赌气口气的话,反而叫tā们不把宋炳生的话当一回事,只当宋炳生是出于作为父亲的天性,对沈淮的作为不放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