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饭局


  ---------..

  单单从派系经营地方的角度去看,宋乔生虽然争淮hǎi省委书记失利,但宋系在淮hǎi省的经营还要算是成功的。

  九二、九三年,仅有陈铭德、谭启平等少数人☆能算宋系的外围成员在淮hǎi省发展,但地位一般,不成气候。

  陈铭德因病猝逝,宋系在淮hǎi省的势力应该更加凋零才对,但意外叫谭启平获得担任东华市委书记的机会。谭启平只身入东华,不仅成功压制住◎地方势力,还叫东华市各方面的工作都有明显的进步,开拓了局面。

  在过去一年时间里,与宋系关联的政商势力也加快往东华渗透、铺展,大有以谭启平为核心将东华发展成地方据点的趋势——同时谭启平又在省里◆合纵连横,与前省委书记的嫡系、现任省委秘书长苏唯军结成紧密同盟,既而在宋炳生调到淮hǎi担任副省长,宋系在淮hǎi扎下的根基,就已经不容忽视了。

  至于沈淮与梅gāng的崛起,在徐沛等外派系的guān员看来,仅仅只能算是宋系势力在淮hǎi省、在东华扎根的组成部分,倒不会给予特别的关注。

  倒不能说徐沛的看法就有问题,田家庚把关于富士制铁合资项目谈判的汇报纪要翻出来,拿给徐沛看。

  徐沛看了初步形成的合资意向,脸上也是万般疑惑,俄而问田家庚:“梅gāng跟东华市里有矛盾?”

  梅gāng跟东华市里存在矛盾,也就意味着沈淮跟谭启平两人存在矛盾。

  田家庚笑了笑,说道:“我刚才说了,沈淮倒是gè锋芒毕露的家伙,但这背后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就不清楚了。你过来之前,我跟李谷还在说这事呢!”

  “看来东华倒不是滴水不漏啊,”徐沛笑道,“我们没有谁跟谭启平打过交道,这背后出了什么问题,还真不好说……”

  徐沛倒是高兴看到沈淮跟谭启平闹矛盾,这就意味着宋系在淮hǎi省的力量会给消弱。

  虽然宋系目前在东华的力量是以谭启平为核心,但不是简简单单○的说谭启平在东华市竖立起市委书记的权威就叫扎下根基。

  恰恰是以梅gāng的崛起,东电、鸿基、业信、长青、hǎi丰等政商实体的进入为标志,把一大批相关人群的利益统一起来,甚至把东华未来的发展前◎◎程也绑上战车,这才称得上扎下根基。

  如今在谭启平主导的跟富士制铁合资项目,梅gāng态度意外的消极,叫人能感觉到背后出了什么问题,也就多少叫人感到幸灾乐祸。

  徐沛笑着接着说:“前些□天听说富士制铁的代表,直接放弃跟省gāng集团的谈判,跑到东华去谈合资,我也是吓了一跳。不过想想也没有办法,省gāng受条件限制大大,无怪乎日资看不上眼。我就担心,谭启平会极力促成梅gāng跟富士制铁的合资。田书记,你想啊,待两三年后,合资项目运营成熟,谭启平再推动梅gāng跟市gāng厂合并,也就顺理成章了。那时候东华市就会直接形成一家跟省gāng集团规模相当、将支撑东华市经济跟财税规模的gāng铁联合实体。这样的企业还给宋系控制在手里,对我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田家庚相信徐沛的判断,只是对这gè判断的结论评价,徐沛认为是坏,他倒不以为坏,不过也没有说什么。

  除☆了各自的派系外,田家庚还知道徐沛视谭启平为其省委入常的竞争对手,对梅gāng虽然不是特别的关注,但对东华的整体情况盯着比他跟李谷紧。

  田家庚笑了笑,说道:“跟富士制铁的合资项目,梅gāng态◇度消极,我跟李谷倒是担心市gāng厂有没有能力做好这gè项目……”

  “梅gāng是gè异数,好像突然就冒起来似的;市gāng厂的情况,比省gāng要差得多,”徐沛说道,“田书记,你既然担心市gāng厂没有能力做好合资项目,可以让省gāng集团介入啊。当然,也无需把话说得太直白,就指示省里要利用各种资源、确保合资项目能谈成,省gāng那边看到缝隙,会往里钻的……”

  田家庚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表态什么,他知道徐沛是建议他利用这gè机会对东华市掺沙子。

  徐沛又坐了一会儿,就告辞离开了,李谷说道:“我觉得徐沛的建议倒是一招。倒也不是说要去限制梅gāng或东华的发展,省gān☆g集团这几年的效益有所下滑,跟当前厂区依铁矿区布局的局限性有关,继续发展规模也受限制,需要一些促进。gāng铁现在还是淮hǎi的支柱产业,要是省gāng集团能像梅gāng这般重新崛起,对全省经济的拉抬作用将会很明显……”

  田家庚蹙眉想了片刻,最后下定决心,跟李谷说道:“你给宋炳生打电话,就说冬至节将至,建议农业部在淮hǎi省的老同事抽空搞gè家庭聚餐什么的。”

  田家庚要是单独接触沈淮,动静太大,但他跟宋炳生虽属两系,但宋炳生在农业部给他当部属多年,又一同调到淮hǎi省来,总有几分香火情在。

  他邀宋炳生聚餐,可以说是缓解一下彼此的关系,就跟年中时他去给宋华贺寿的道理□一样,别人倒不会因此说什么——要是在这种场合下,向沈淮询问梅gāng发展以及合资项目的一些情况,倒也不会特别的突兀。

  李谷点点头,宋炳生这gè人寡味得很,不过他们毕竟在农业部共事多年,打gè▲电话过去也随意得很:

  “宋省长啊,我李谷啊,田书记嘴馋想着要吃燕京的涮羊肉锅呢,叫我到冬至节整一桌,这也是我们农业部的老传统了。我想着宋省长到淮hǎi来,多半也怀念涮羊肉锅的滋味,我就跟田书记建议咱们农业部出来的干部,搞gè冬至节家庭聚餐。对了,沈淮还时常到徐城来吗?我在燕京丰泽园大饭店见过他一回,印象很深刻啊。他要是冬至节到徐城来跟宋省长你团聚,那我也有机会跟他再见上一面——他现在在东华做的成绩很出色啊,我也要跟他取取经。什么?他明天要来徐城,后天乘飞机去英国考察项目,冬至那天未必会在国内……”

  李谷捂着话筒征询的看了田家庚一眼;田家庚给他做了一gè手势,既然话已经出口,要让他明天直接去跟沈淮见面。

  李谷接着说道:“田书记明天晚上有公务安排,我倒没有什么事情,想着跟宋省长你也是好久没一起吃饭了。宋省长你明天要是没有什么安排,我做东请宋省长跟沈淮吃顿饭,怎么样——好咧,那就这么约定了。”

  接到李谷的电话时,宋炳生坐车刚进院子,就在车里接了电话。

  省政府办给他安排住的小楼,斜对着望过去,能看到位于小湖畔的田家庚住处。宋炳生下车来,隔着树篱笆望过去,只能看到那栋房子的三楼亮着灯,不知道李谷是不是在田家庚那里给他打的这通电话。

  “四哥,你发什么愣呢,不会看到我,又怪我跑过去蹭你家饭来了吧?”谢hǎi诚走到廊檐下,看到宋炳生拿着手机站在院子吹风,也不着急进来,笑着问道。

  谢家、宋家早年都在燕京城一条巷子里生活,谢家兄妹的年纪正好都比宋炳生、宋乔生、宋文慧等人都要小,就都挨着次序二哥、四哥、七姐的这么叫下来,彼此间也没觉得有什么。

  “hǎi诚你来了,路上还顺利?”宋炳生问道。

  “省城跟香港开通了航班,这往来就顺利多了。”谢hǎi诚说道。

  宋炳生扬了扬手里的手机,说道:“李谷刚给我打电话,说田家庚的意思是农业部到淮hǎi来的guān员在冬至的那天搞gè家庭聚餐,听我说沈淮冬至那天可能在国内但明天会到徐城来,李谷就改口约我跟沈淮明天吃饭……”

  “田家庚的眼睛还是盯着东华啊,”谢hǎi诚寡味的笑了笑,说道,“他们应该是知道沈淮在合资项目上闹脾气的事情了,直接找沈淮接触,怕是想看看在这样事上有没有缝隙可钻……”

  “唉,”宋炳生唉声叹气,说道,“我让小七给他打电话,要他尊重谭启平,他还是摆出这副臭脸,恨不得搞得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内部不团结,能说他什么?”

  宋炳生还头疼怎么跟沈淮说明天吃饭的事情,他也只是从谭启平那里知道沈淮明天会到省城住一夜,后天坐飞机去英国——他到淮hǎi省后,跟这gè儿子就没有直接的联系,但又不能跟李谷说,他这gè当爹的,连一顿晚饭都不能安排吧。

  宋炳生将手机递给停好车来的司机魏岳,说道:“你给沈淮打电话,说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李谷约吃饭的事情。”

  魏岳颇为诧异,但也没有说什么,接过手机翻出沈淮的号码就拔过去。

  宋炳生也不关心魏岳怎么打电话,他跟谢hǎi诚就直接走进屋里去,听到楼上传来女孩子的笑声,接着又看到谢hǎi诚的女儿谢芷走到楼梯口看过来,笑道:“诺、诺,我还是家里怎么多了只百灵鸟呢,原来是你gè丫头过来了。”

  谢芷瞪目嗔怒,说道:“姨夫你还说,我到徐城都三天了,都没捞到见到姨夫你一面,我刚刚还在跟小棠猜姨夫今天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宋炳生笑道:“你gè小丫头,有空闲时间不去燕京找鸿奇谈恋爱去,赖在徐城做什么?”

  “鸿奇刚升上正处,事业心正重着呢,哪有时间陪我?再说了,我也懒得理他,过来陪陪小棠跟我姨,那多好啊……”谢芷巧笑嫣然的说道。

  这时候魏岳拿着手机走进来,跟宋炳生说道:“沈淮他说明天约好到徐城后要跟业信省行的姚荣华行长等人见面,问宋省长你安排在什么时候吃饭……”

  听到沈淮这gè名字,谢芷脸上也是寒气骤聚,不客气的说道:“他怎么还有脸进这gè家门啊?”又蛮横的说道,“姨夫,你们要吃什么饭,我也要参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