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老虎无威


  从八十年代末,rì本国内经济开始疲软,传统的工业市场有所萎缩。

  富士制铁虽然是rì本第五大钢铁企业,但由于对海外的产业布局滞后,所在rì本国内面临的生存压力更大,有意跟排名第七、第○十一的山幡制铁、八崎冶金合并,组建规模能进入rì本前三的超大型钢铁集团。

  也恰恰是富士制铁在海外的产业布局滞后,使其产能规模虽然比山幡制铁要大许多,但在进行联合意向xìng谈判时,这点则成为▲富士制铁给山幡制铁压制、陷入被动的致命弱点。

  富士制铁高层不得已暂停合并谈判,但又知dào联合是大势所趋,只能决意推动对华的产业投资速度,争取在两三年间快速形成海外产能规模,然而再启动rì本■国内的联合谈判,或能掌握主导地位。

  中国钢铁企业,以燕京钢铁、中原钢铁为龙头,在规模及管理,都有相当的水准。只是中国的主要钢企,早就跟rì本排名靠前的rì联钢铁、住冶金有了长期的合作关系,富◇士制铁很难再挤进去。

  近年来才决心对中国市场进行大规模扩张的富士制铁,选择其实相当有限。

  在富士制铁陆陆续续近一年来的考察对象里,梅钢在规模很不起眼,在中国也只能说三四线的钢铁企业,但恰恰是规模只能算三四线钢企的梅钢,在沿渚江口岸线进行的产业布局,却叫富士制铁的高层眼前一亮。

  最大能驻泊万吨级散货海轮的码头年底即将建成投入使用,而渚江口中心航dào资源有建设三到五万吨级货运码头的潜力;同时,一期装机容量达十万千瓦的火电厂也在施工建设中;梅溪镇预留给梅钢南拓到渚江沿岸的连片土地高达五千余亩,而且拆迁工作已经开始展开——仅这三点,只要富士制铁能掌握主动权,甚至都不用两年时间,就能在渚江口北岸建成最高年产三百万吨的电炉钢生产基地。

  对此时年产能有七百万吨的富士制铁来说,只要攻陷梅钢,两年时间形成三百万吨的海外产能,再启动rì本国内的合并谈判,无疑就能牢牢的抓住主动权。

  倘若不能攻陷梅钢,富士制铁要跟中国的其他钢企合作,要在江口及沿海港地区建设大型的炼钢基地,哪怕技术跟资金都不成问题,整个项目的前期选址、勘测及项目报审等工作,也需要一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接下来土地拆迁、平整以及dào路基础设施的施工等等,差不多又需要一年甚至更久的时间——对富士制铁现在来说,最缺的就是时间。

  富士制铁月前重新评估在中国的合作对象时,梅钢因为这jǐ个耀○deshíjiān;jiēxiàláitǔdìchāiqiān、píngzhěngyǐjídàolùjīchǔshèshīdeshīgōngděngděng,chàbúduōyòuxūyàoyīniánshènzhìgèngjiǔdeshíjiān——duìfùshìzhìtiěxiànzàiláishuō,zuìquēdejiùshìshíjiān。

  fùshìzhìtiěyuèqiánzhòngxīnpínggūzàizhōngguódehézuòduìxiàngshí,méigāngyīnwéizhèjǐgèyào眼的优点脱颖而出。而进一步的资料收集,确定梅钢的管理及技术团队水平要比想象高得多,山崎信夫这次过来,jǐ乎就是带着一定要把梅钢攻陷的使命。

  山崎信夫对中国的研究甚深,知dào中国地方zhèngfǔ对外汇资金的渴望程度以及中国地方zhèngfǔ对企业的控制程度之深,他认为只要富士制铁作出适当的让步,倒不愁谈不成合资项目。

  在搜集的资料里,有提到梅钢当前的领导rén沈淮是一个年仅二☆十五岁的年轻rén,同时还兼任梅溪镇党委记的职务,一切都极符合中国的特色。

  就算看到资料介绍,真正看到沈淮站在眼前,山崎信夫还是为眼前这rén的年轻而惊讶,忍不住跟身边rénrì语交谈:“中◇国的地方zhèngfǔ对企业控制还真厉害,也就不难怪中国企业发展不起来……”

  沈淮听得懂rì语,对山崎信夫言论间对自己流露出来的不屑一顾甚至轻蔑,也只是不动声色的听着。

  富士制铁这次也真是一下子提高了谈判规格。

  之前jǐ次接触,富士制铁的谈判代表加翻译,也只有三五rén;与其说谈判,不说是情报收集,东华这边每回还劳师动众,当作一回事的高规格接待——这一次富士制铁出动的谈判rén员,除了山崎信夫这么一个重量级rén物外,随行rén员包括翻译在内,也多达十二rén,跟随在山崎信夫身边的女秘松岛小姐,是个相貌比周裕差不了多少的漂亮rì本女孩子,但看外貌,似乎有着rì本女xìng温婉的特质,她也是山崎信夫此行的翻译,一口流利的中文,颇为引rén注目。

  大概是听到山崎信夫的话,松岛小姐眼神往这边的瞥过来,沈淮装痴卖傻的问dào:“山崎先生有什么事情要吩咐我?”

  “山崎君称沈先生年纪轻轻,却能管理中国一流水平的钢铁企业,十分的厉害。”松岛小姐欠着身子说dào,见沈淮意yù凑到跟前来,露出尴尬而为难的神色。

  沈淮则一脸天真的朝山崎信夫说dà◆o:“承蒙山崎先生的夸奖!”

  松岛小姐没有说什么,倒是旁边脸有jǐ两横肉、担当富士制铁海外产研室副室长的小田雄一,一脸轻蔑的神色,用rì语跟山崎信夫笑dào:“这个蠢货以为山崎君你夸他;跟这○样的蠢货打交dào,这次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山崎信夫则是不露痕迹的朝沈淮点头笑了笑。

  谭启平等rén听不懂rì语,只当山崎信夫跟沈淮在亲切的交谈,也没有把市钢厂的rì语翻译喊到跟前来。

  今天接待山崎信夫的一群rén里,沈淮跟周裕的级别最低。

  虽然谭启平早就强调要沈淮今晚唱主角,但沈淮在骨子里傲慢的小rì本面前提不起特别大的兴致来,就老老实实的照着级别跟在众rén之后。

  走进贵宾厅,沈淮也是想敬陪末座,将外面的风衣脱下来,折挂在椅背。

  不过山崎信夫的注意力还在沈淮的身,看他脱下风衣,露出里面的西服,颇为惊讶的与跟他与影随形的小田雄一说dào:“这个沈淮的确不像是什么清廉的官员,看来谈判是要比想象容易一些。这次真要能将梅钢拿下来,为富士制铁在海外建一处电炉钢基地,你我的任务对山崎家也就算是有交待了……”

  沈淮微微眯起眼睛,他平时都习惯穿夹克或工装服,今天主要是要陪同宋鸿军,下午又送宋鸿军离开东华,没计划到厂里去,才机会难得的穿西服——这身西服也是“他”回国前治办,一套值好jǐ千美元,确实不是一个清廉官员应该穿在身的。

  招待晚宴由谭启平主导;不过具体的洽谈,谭启平就不应该再参与,而应该由梅钢及市钢厂主导谈判进程。不过,对中国地方zhèngfǔ特点颇为熟悉的山崎信夫,在晚宴过后,市长高天河也赶过来参与的座谈中,pò不及待的谈起具体的合作内容来。

  沈淮知dào山崎信夫的意图,还是想利用投资的诱惑力,引诱市里直接干涉、甚至主导具体的谈判进程。

  不得不说山崎信夫的策略很有效果。

  当山崎信夫提到富士制铁希望合资项目的最终规模,能超过百万吨级产能时,谭启平就放下不干涉具体技术xìng谈判的矜持。现在市钢厂加梅钢两家的产能加起来,也只有八十来万吨,要是合资项目为东华再添一座市钢厂●加梅钢,这样的诱惑,的确不是普通官员能抵挡的。

  故而在山崎信夫单刀直入提出希望能控股货运码头、梅溪电厂时,谭启平也不询问沈淮的意见,直接就把梅钢跟东电合作建电厂、梅钢跟鹏悦合作建码头的细节给□山崎信夫做了介绍。

  把梅钢的底细主动交待出去,谭启平又朝沈淮看过来,期待沈淮当场就给山崎信夫做出肯定的承诺,想今晚就把合资项目的基调定下来。

  见谭启平将谈判的主动权拱手全交给rì方而无自觉,沈淮气得要摔杯子走rén,但又不能真就拂了谭启平的面子,只是拿起茶杯转回身想找服务员帮他添热水。

  站在门口的服务员一时走神,没有注意沈淮转回身来。见沈淮紧绷着脸,知dào他这时候心里很不痛快,周裕就直接站起来去拿墙角的热水壶给他添水——大概看到对面山崎信夫等rén杯里的水也浅了,谭启平就直接吩咐周裕:“小周,你给山崎先生他们也添一下水。”

  陪同的rén员,还真就周裕的地位最低,山崎信夫他们在翠华楼前下车时,副市长梁小林都漏过周裕没有介绍;现在谭启平拿她当服务员使唤,她也没处叫苦去。

  周裕只能乖乖的给走到对面,给山崎信夫、小田雄一等rén添水。也不知dào小田雄一是有意还是无意,在周裕走到他身边给添水时,他的胳膊肘往外拐了一下,正好蹭在周裕的胸部外侧。

  周裕心里愠怒,但想小田雄一或许是无意,只能忍着不说什么。倒是小田雄一占了便宜还卖乖,忍不住得意洋洋的侧过头跟身边的山崎信夫低语笑dào:“这个中国女rén脸蛋漂亮,胸还大得很……”

  沈淮窝了一晚的火真没处发泄,直接拿杯中热水,朝小田雄一的脸泼过去。

  沈淮杯中水是周裕刚刚☆拿热水壶添,滚烫的水烫得小田雄一嗷嗷直叫,连rén带椅翻倒在地——

  突然的变故也叫会议室的众rén大吃一惊,沈淮只是“啪”的将杯子摔在会议桌,直接用rì语冲着一脸震惊的山崎信夫训斥dào:“☆nárèshuǐhútiān,gǔntàngdeshuǐtàngdéxiǎotiánxióngyīáoáozhíjiào,liánréndàiyǐfāndǎozàidì——

  tūrándebiàngùyějiàohuìyìshìdezhòngréndàchīyījīng,shěnhuáizhīshì“pā”dejiāngbēizǐshuāizàihuìyìzhuō,zhíjiēyòngrìyǔchōngzheyīliǎnzhènjīngdeshānqíxìnfūxùnchìdào:“你们要是一直都这样的态度来谈判,请你们趁早滚出中国去。中国虽穷,但rén志不短,欢迎你们来投资,但不欢迎你们来侮辱——”

  并不是所有rén都看到小田雄一拿胳膊肘蹭周裕的胸,就是rì方代表,也只有小田雄一身边的两名随员跟山崎信夫的秘松岛小姐听到小田雄一轻浮的话。他们这时候更震惊的是,沈淮竟然直接拿rì语怒斥他们,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沈淮整晚都在装聋作哑,窝在他们身边,实际已经把他们自以为私密的谈话都听到耳朵里去了。

  沈淮绷着脸,朝谭启平说dào:“rì方代表在会议桌前,公然sāo扰、侮辱周区长。谈判态度如此,他们的诚意也就可想而知。rì方代表不端正态度,不向周区长dào歉,不把小田雄一这样的家伙踢回国去,这样的合资谈判,梅钢不参加!”站起来拿起椅背的风衣穿,就推门走了出去。

  山崎信夫一时间怔坐在那里,不知dào要说什么好。小田应是无意蹭到对方的胸,但后面跟他的话则太轻佻了,还偏偏叫沈淮听了过去,沈淮现在咬定他的小动作就是故意的,他们也无从反驳。

  谭启平一时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也不知dào沈淮用rì语训斥rì方代表什么,但见沈淮为rì方代表的一句话说发作就发作,直接一杯滚烫的热水泼到rì方代表的脸,叫rì方代表翻倒在地嗷嗷直叫,他也一时犯傻,不知dào要不要喝斥沈淮,叫他站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