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副处级镇


  ---------..

  >  将下班时,熊文斌约他gēn赵东过去,说是下午刚接到通知,市里关于鹤塘整体并入梅溪镇de区域调整获得省民政部门de批准,谭启平正好今天晚上没有公务安排,就请他们过去吃饭。*1*1*

  谭启平也邀了周明一起过去,沈淮就拉上赵东,开车到学堂街北侧把周明也接上。

  梅溪镇就沈淮、何清社、袁宏军三人有专车,还没有专职司机,其他镇领导也只有公务外出时,才能使用车辆。

  周明只是普通副镇长,还没有张扬到自备轿车de程度,这段时间来都是乘公交车上下班,待遇享受反而远不如他在市计委时。

  沈淮对周明今天当着他de面踩宋晓军这事,极为不满,也当即把宋晓军gēn他捻到一起去,给他一个钉子碰。不管周明背后gēn不gēn熊文斌诉苦,既然要一起去谭启平家里吃饭,沈淮还真不能让周明自己坐公交车去。

  在车里,周明也没有提金峰纸业d☆e事情,浑当这事今天没有发生过;沈淮亲自开车,他则gēn赵东坐在后排,有一句没一句闲扯。

  恰恰是周明避而不提金峰纸业,沈淮就知dào今天de事叫他梗在心口、无法释怀——对此,沈淮心里只是一笑●:别人心里不舒服,又不是他心里不舒服。

  熊黛妮随她妈白素梅已经先赶到谭启平家,帮着保姆以及谭启平de爱人一起准备晚饭。谭启平de爱人在东华就没有什么熟人,虽然奉承她de人不在少数,但她也是挑剔de性子,只gēn熊文斌家走得亲近,有事没事就凑到一起扯家常。

  沈淮把车停到院子里,熊黛妮正站在院子里看将谢de秋花,他看见熊黛妮穿着白色纱丽质地de衬衫,小腹微微鼓起来,人也长得越发de丰润,有着成熟de风韵,心知她是怀孕了。

  赵东下车来,gēn熊黛妮打招呼:“你这是几个月了?”

  “三个多月,gēn你们家明霞差不多时间,”熊黛妮巧笑嫣然gēn沈淮、赵东打招呼,也没◎有注意到丈夫周明脸上有些许de不快,gēn赵东说dào,“我今天逛街还遇到你们家明霞了呢。我gēn她说了,咱俩家要同时生儿子就结拜兄弟、同时生闺女就结拜金兰,要是一男一女,咱两家就给他们指腹为婚,赵东▲,你答不答应?”

  “你们这是在包办婚姻啊。*1*1*”谭启平这时候与熊文斌、苏恺闻走出来,听到院子里de对话,笑呵呵de插了一句。

  “谭记。”赵东gēn着沈淮向谭启平打招呼。

  “小赵de爱人也怀孕了?那让她也过来吃饭,正好gēn小熊做个伴。”谭启平亲切de说dào。

  除了谭启平几次到梅钢视察,非公开场合,赵东之前就陪着沈淮见过谭启平一次。谭启平这次不仅让他gēn沈淮一起过来吃饭——这种性质de晚宴,想必东华有成千上万de人巴不得有机会参加——这时候还让他回去把妻子接过来,赵东颇感意外,但也只能理解为谭启平平易近人。

  沈淮把车钥匙递给赵东,说dào:“你去接明霞过来。”

  “小赵打个电话gēn你爱人说一下,让黄羲走一趟就行……”谭启平说dào。

  “不要这么麻烦了,我爱人从家里打车过来也方便。”赵东说dào,他还真不敢拿架子让谭启平de司机替他开车去接妻子过来。

  “不麻烦,能有多少麻烦?”谭启平说dào,不容赵东拒绝,直接回头就喊在厨房里帮忙de黄羲开车去接人,又让沈淮、赵东他们都进客厅来说话。

  也没有旁人,大家就坐在客厅里说话。

  谭启平居中坐在棕色de软皮沙发,腿翘起来,gēn沈淮说dào:“梅溪镇早初就是县属区de中心镇,县属区撤消了,但梅溪镇de底子还在那里。现在把鹤塘镇并进来,无论是居民人口,还是各项财税经济指标,都符合特大镇de要求。如今省里要抓县域经济de崛起,市里就要抓乡镇经济。除了现有de县城所在乡镇街dào,我还打算从东华挑几个典型、在发展上有过硬成绩de乡镇,升格外▲副处级镇,以此拉一拉东华de发展。就梅溪镇眼前de发展趋势,只要保持下来,肯定是要占一个名额de……”

  国内目前在东南沿海地区,有一些经济强镇已经逐步de升格为副处级镇。不过,就东华市而言,○fùchùjízhèn,yǐcǐlāyīlādōnghuádefāzhǎn。jiùméixīzhènyǎnqiándefāzhǎnqūshì,zhīyàobǎochíxiàlái,kěndìngshìyàozhànyīgèmíngéde……”

  guónèimùqiánzàidōngnányánhǎidìqū,yǒuyīxiējīngjìqiángzhènyǐjīngzhúbùdeshēnggéwéifùchùjízhèn。búguò,jiùdōnghuáshìéryán,目前还只有县城所在de乡镇及街dào是副处级镇,没有在经济发展上有特别过硬成绩de乡镇涌现出来。

  唐闸区早初也只有不到三十万de人口,而梅溪镇合并鹤塘之后,人口就有九万多。东华市西北三县是国家重点扶持de贫困县,每年de财政收入也就有两千万到四千万之间,而梅溪镇在合并鹤塘之后,今年de财政收入就能达到两千万五百万,至少在东华地区,升格到副处级镇没有什么过份de地方。

  九二、九三年,沿海城市增涨幅度都很大,东华却是温吞水,没有特别de起色。谭启平是市委记,不能直接插手市政府de工作,不过挑七八个经济强镇破格升级,以领头羊de效应,带着一个区域de整体抬升,说不定会达到好de效果,也是他完全能越过高天河可以做de事情。

  沈淮不知dào这是熊文斌还是其他什么人给谭启平出谋划策……

  东华那么多正科级官员里,gēn沈淮差不多年纪de,即使有,也是廖廖无几;而像沈淮那样有机会到乡镇或正科级处局担任一把手de,更是凤毛麟角;二十五六岁de副处级,则一个都没有。

  虽然中央组织部还没有正式颁布党政干部升职年限de条例,但在这方面de要求也是越来越明确。

  沈淮就算成绩再醒目,要不想特别de引人瞩目,照着正规de程序,也要再熬一两年再提拔副处级才能更说得过去。

  不过梅溪镇升格副处级镇,沈淮以及何清社作为梅溪镇党政正职,随之水涨船高,那就再正常不过了。

  不过沈淮不贪图这个副处级,故而听到谭启平说这事,也是平淡待之。

  谭启平见沈淮脸色平静,知dào区区一个副处级在宋家小辈眼里不是什么特别大de事情,转了个话题,关心●起周明de工作,问dào:“周明到梅溪镇也有大半个月了,有没有什么不适应de地方?”

  周明心里则为梅溪镇升格而惊讶,正在盘算升格后,沈淮gēn何清社升副处,梅溪镇还能有几个正科名额?

  鹤塘gēn梅镇合并后,副记、副镇长de人数就会变得有些多,袁宏军也只能屈于何清社之下,担任副记,其他人de地位自然就要更差之。周明心里盘算着,除了袁宏军、李锋二人,大概也只会有两三个副镇长能够明确提拔为正科级。

  周明自然希望能轮到自己,但想到沈淮今天对他de态度,要是最终de人事名单由沈淮来决定de话,他de希望很渺茫。

  当然梅溪镇人事最终决定权在区里,区委记杨玉权几乎就gēn沈淮穿同一条裤子。而一旦杨玉权gēn沈淮有所默契,在梅溪镇de人事任命上,潘石华是没有可能插上手de。

  想到这里,周明心里倒有暗暗焦急,没有在意到谭启平把话题这么快转到他身上来,见大家看着自己,脑子有些卡壳。

  苏恺闻看到周明有些走神,就替他把话题接上去:“对了,金峰纸业郁文亮一直说要投资建新厂,周明你前几天说郁文亮给你说同意要把新厂建到梅溪去,这事谈成了没有?”

  ▲今天de事情,周明还没有gēn苏恺闻沟通,见他哪壶不开提哪壶,心里则更是不痛快,也知dào他只是无心,见谭启平gēn他岳父也关心de看过来,说dào:“沈记说还要对金峰纸业进行全面de调研……”
  “周明啊,周明,”沈淮指着周明摇头而笑,“瞧瞧你称呼我de,我们都知dào你谈事特公私分明、特一本正经;但是呢,不知dàode听了,还以为你在梅溪镇给我欺负呢……”

  熊文斌、谭启平哈哈一笑,都说周明称呼沈淮太正经了,彼此坐下来,没有必要这么生分——周明是满肚子苦水,不知dào谭启平gēn岳父是不是真不知dào他在梅溪镇给沈淮欺负。

  苏恺闻也是半真不假、故作正经degēn沈淮说dào:“谭记是让周明去给你当助手de,把精兵强将都调给你使用;你可是不能真欺负他……”

  沈淮笑dào:“谭记真要不吝啬把精兵强将都给我,就应该把你苏恺闻也调梅溪镇来给我管。”

  听着沈淮笑言下藏着扎人进肉de刀子,苏恺闻脸上抽搐了一下,不得不脸上保持微笑,心里却把沈淮骂了个底朝天:想管老子,你够格吗?

  沈淮这才gēn谭启平、熊文斌解释金峰纸业de情况:“周明今天在会议提出金峰纸业有意投资建新厂de事情,不过会中有人提出异议,说是金峰纸业在新津污染严重,在当地造成de负面影响很大,我就让周明继续gēn进这件事,把情况了解得更全面一些……”

  沈淮这么说,在谭启平gēn岳父熊文斌前面直接否定他de工作,周明心里更是堵得慌,却又不能说沈淮de不是。他要不是过份想在会议突出自己de成绩,而能事先gēn沈淮沟通一下,无论沈淮是赞同还是反对,都不可能公开de让他挂不住。

  谭启平听沈淮说了事情原委,点点头,说dào:“主持党委工作,发展经济是核心,但也不能完全忽视其他因素——能不能接受金峰纸业de投资,是要调研考察清楚……”也就不再去问周明在梅溪镇de工作情况如何了。

  ---------(http:/// 皮,皮。无,弹.窗,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