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救急不救穷


  既然潘石华把区卫生局长蒋利军踢出来处理此事,也没有必要继续盯在医院里,镇上、梅钢还有一摊事要处理,沈淮站起身来,准备回去。

  见陈丹她妈这时候闭着眼睛不瞅他,也不知道跟这个性子执拗的小老太说什么,沈淮只能跟陈丹、陈桐姐弟俩点点头,说道:“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你们打我的电话……”

  他既然只是“病rén家属司机”,自然也没有必要跟蒋利军及区rén民医院的院长打什么招呼,夹着公文包就带着邵征,从蒋利军及院方等医护rényuán跟前挤过去。

  蒋利军眼皮子跳了跳,想出声招呼,但看沈淮从他跟前侧着身子过去,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他的喉咙口就仿佛给一块大石头堵死,只是●没有意义的吧唧了一下嘴巴,就觉得嘴里有些苦涩。

  蒋利军不吭声,区rén民医院方院长以及其他给蒋利军拎出来的院领导,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沈淮擦着他们的鼻子尖过去,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将过道给▲让出来。

  李铁真面如死灰,他知道沉默常常比爆发更可怕,因为压根儿就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叫rén家满意;真要让这个正主就这么走了,蒋利军处理这事起来将不设下限,这是他不敢想象的。

  “真对不起,这件事我要负责任,”李铁真这些时候陡然又有了些力气,一箭步走上去,揪住沈淮的胳膊不让他走,哀求道,“医生、护士犯了严重错误,我们医院一定会严厉治置;还有,我是他们的领导,我是医院的副院长,没能及时了解情况,也没能及时制止、纠正下面的医护rényuán犯错,我要跟你检讨、道歉。你要还有什么怨气,你都可以冲我来,我……”

  说着话,见沈淮脸色没有缓下来的意思,李铁真膝盖软软的就要跪下来哀求。

  “你这是丢区rén民医院的脸!”

  沈淮眼睛严厉盯着李铁真的脸,制止他无赖一般满地打滚,厉色说道,

  “你说医院医护rényuán犯了错误,你要承担领导责任——你要检讨★,你跟你的领导,跟上级主管部门去检讨去;你要反应问题,跟纪检部门去反应问题去,我相信纪检部门会秉公处置;你要道歉,病患家属在门口,你拉住我这个无关rényuán做什么?”

  见李铁真僵在那里,●没敢跪下来,沈淮继续厉声质问:

  “你说医护rényuán早上就都主动跟你上缴了红包,这个没有其他证据,我不怀疑。但是,收受红包的护士之一,李成萍跟你是父女关系,处置这件事时,你为什么不避嫌?这件事里有没有其他蹊跷?医院急诊科室,你说归你负责。那我问问你,zuò为医院方负责rén,你有什么依据去强制要求下面的医护rényuán,在面对车祸重伤这样的病患时,还坚持要求家属先交足费用才可以进行抢救?这几个问题,我是zuò为病患家属司机问你的,我没有资格要求回答我,但你要摸着自己的良心,把答案说给自己听……”

  说完这些话,沈淮眼神凌厉的扫过蒋利军等rén,没有说什么,就与邵征直接走出过道下楼去。

  蒋利军抹了一头汗,好在沈淮无意扩大,无意把昨天涉及此事的医护rényuán都拖下水,但也无意轻绕了李铁真跟李成萍父女。

  看其他围观的医护rényuán都站在一旁默不zuò声,知道这么处置应该不会在区rén民医院内部引起大的反弹,也顾不上怨恨沈淮视他如路rén了,厉声喝斥李铁真:“李副院长,不要给区rén民医院丢rén了,你要老实交待你的问题!”

  李铁真见蒋利军果真紧跟着就落井下石,而方院长他们几个在一旁冷眼旁观,眼前就一阵阵的发黑,身子发软要撑着墙壁才站得住。

  *************

  坐到车里,沈淮摸了摸裤兜,没有摸到烟,也不知道昨天丢哪里去了。邵征见机快,把烟跟火机从兜里掏出来丢给他。

  沈淮点上根烟,狠狠的吸了两口,问道:“我是不是太不给有些rén情面了?”

  “陈经理昨天是及时拿钱过来了,所以没有什么,”邵征说道,“不过下面乡镇,夜里一时凑不足三千元手费术的rén家,是大有rén在。沈书记你不给他们这么整一下,往后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到时候更不好收拾。我在部队里,有个老上级,常跟我们叨叨,说训练新兵蛋、子,心善就不能手软。”

  沈淮笑了笑,跟邵征说道:“回去后,你通知镇卫生院的负责rén过来给我汇报工zuò。我管不了太多的事情,现在也只能把梅溪镇搞搞好……”

  梅溪镇划并唐闸区之后,zuò为基层医疗机构,镇卫生院照道理归区卫生局管。

  不过梅溪镇财政自理,镇卫生院的事业编制rényuán工资、行政办公费用以及收支缺口,都还是由镇财政支出,所以梅溪镇卫生院此时还是要向镇党委镇政府负责。

  沈淮以前也没有精力管太多的事情,具体的行政事务都由何清社负责,他也只是在看预决算表及年度报告时才稍稍关心一下镇卫生院的工zuò,平时没事也想不到要过问一下。

  从区rén民医院的情况来看,整个医疗体系存在的问题还不小,沈淮没有办法管太多,就想着把梅溪镇可能有的基层医疗体系漏洞补补好。

  赶到镇政府,已经是中午,沈淮直接跟邵征到食堂吃饭。

  沈淮昨天酒到中途就溜走了,上午也没有出现在梅钢跟镇政府,不过也没有不知趣的打听他去了哪里。

  镇卫生院的负责rén老唐接到通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叫老大不满意突然喊他过去汇报工zuò,在卫生院饭吃了一半,就摞下碗筷满头大汗的跑过来,冲着跟一大群rén在食堂外走廊里抽烟的沈淮就问:“沈书记,你找我有事?”

  “临时想起来要关心一下卫生院的工zuò,”沈淮将烟捻灭丢窗台上的烟灰缸里,跟何清社说道,“老何,你跟我一起听唐院长汇报卫生院的工zuò。”

  到办公室,沈淮开门见山的问道:“唐院长,现在镇卫生院有没有什么困难?有没有要求下面医生对急病患者先交费才可以施治的强制性规定?”

  沈淮一问出口,唐院长知道不是卫生院出了什么漏子给揪住,当下就倒糖豆似的往外吐苦水。

  在区县医疗资源分配上,rén民医院、中医院等中心医院,常常占据了核心地位。

  不仅●地方财政资源往这中心医院倾斜,又由于常rén看病都有往大医院跑的依赖性心理习惯,市场性的资源包括以药养医的医药利润源,都往这些中心医院倾斜。故而在中心医院不存在资源严重不足的问题,问题最严重的,恰恰是☆●地方财政资源往这中心医院倾斜,又由于常rén看病都有往大医院跑的依赖性心理习惯,市场性的资源包括以药dìfāngcáizhèngzīyuánwǎngzhèzhōngxīnyīyuànqīngxié,yòuyóuyúchángrénkànbìngdōuyǒuwǎngdàyīyuànpǎodeyīlàixìngxīnlǐxíguàn,shìchǎngxìngdezīyuánbāokuòyǐyàoyǎngyīdeyīyàolìrùnyuán,dōuwǎngzhèxiēzhōngxīnyīyuànqīngxié。gùérzàizhōngxīnyīyuànbúcúnzàizīyuányánzhòngbúzúdewèntí,wèntízuìyánzhòngde,qiàqiàshì乡镇卫生院、卫生所这些最基层的医疗卫生机构,缺财政支持、缺医务rényuán,也缺病rén。

  说到先交费才可以施治急病患者一事,唐院长也是满口往外吐苦水:

  “遇到急病患者,要求医生在病患交费之后再进行施治,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啊。东华现在大多数医院都有这样的潜规则。这年头,哪家医院哪年遇不到几个逃费的病rén?都要医院贴,再大的医院也贴不起!”

  “胡扯!”沈淮打断唐院长的话,说道,“银行放贷,还允许存在一定的坏帐率。一家银行,坏帐率过高,是管理者的无能;要是一点坏帐率都没有,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什么事都不要做。不把款子放出去,自然就不会坏帐率的产生。

  就像你们现在做的,不管多急的病、多要命的病,不见钱就是不救。不过,这不是你们没有办法,而是你们管理者在推卸负责任。是所有病rén都逃费ma?可能逃费的病rén占总体病rén大概是多少比例;每年可能会产生逃欠费用,占医院总收入的多少,你们心里到底有没有数?这个诚然是医院的经营风险,也会造成一定的收支缺口,但zuò为一个负责任且有能力的管理者,第一,要

  控制这个缺口无限制的扩大,但同时,你们要允许这个缺口的存在,要把这个缺口zuò为医院经营必定要承担的经营成本去考虑,而不是完全没有责任心的,推卸给下面的医生,更不能推卸给那些一时筹不到钱的急病患者及家属。银行由放贷yuán放贷,如果出现坏帐,完全要放贷yuán自己掏腰包负责,你们说那放贷工zuò还能进行下去ma?

  如果贷款的单位跟个rén,不是因为违法,而仅仅是因为偶然的因素还不起债,银行能逼着他们去卖血ma,能学黑社会把rén家绑起来沉河ma?像国外一些管理很好的银行,他们照样允许不良贷款率可以达到4-5%,他们每年都要拿出一部分利润去冲销大量的坏帐,他们是傻子ma?”

  沈淮厉言喝斥,叫唐院长也是心情忐忑,知道他▲的话没有对沈淮的胃口,但实在不知道沈淮是在那里受了气,坐在一旁摒着气息,不敢多说什么,怕无端再给骂。

  沈淮跟唐院长说:“现在看来镇卫生院也没有考虑到这个收支缺口问题,这个压力我不推到卫生院头●上。你回去认真的估算一下,找何镇长一起评估这个缺口有多大,镇上以后每年从预算方案里补给你们。俗话说得好,‘救急不救穷’,我们没有必要滥施善心去救穷,但这个‘急’,是我们政府机关及事业单位必须要承担的责任。以后不要跟我胡扯这个困难、那个困难……”

  “真给钱?”唐院长见给骂一顿还有钱拿,顿时又喜笑颜开,不确认的问道。

  沈淮也知道现实中的医疗体系问题,首先是总体上资源匮乏,在总体资源匮乏的同时,局部的资源分配又由于种种因素,出现一些或轻或重的失衡,加剧了矛盾,也不可能他把rén拉来发泄的训斥一顿,就能把这些问题解决好,需要用发展跟时间去慢慢消化。

  沈淮挥了挥手,说道:“今天你们有个同行把我给得罪了,现在看到你们穿白大褂的就心烦,你走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