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见死不救


  (下一章就是vip了,兄弟,准备好没有?)

  沈淮停下车准备放周裕下去,周裕临下车又问道:“你是不是最近要住到这附近来?”

  “怎么了?”沈淮问道。

  “我在附近有两次看到陈丹跟tā弟弟——看着跟tā长得像,是tā弟弟吧?”周裕问道。

  “梅溪镇搞拆迁,拆得我都流离失所,到处找房子过渡,”沈淮说道,“陈丹在市里租房子呢,说是文山苑,差不多就要收拾好了。我这段时间哪有心思关心这事,到现在都不知道文山苑到底在那里……不会就在这附近吧?”

  “我住的就是文山苑啊;搞了bàn天,你都不知道我住文山苑啊!”周裕盯着沈淮的眼睛,奇怪的问道。

  “这里就是文山苑?你每次都你家住文山公园东门、文山公园东门的,我还真没有跟文山苑联系起来,”沈淮头探出车窗子,远处就是紧挨翠湖东岸的文山公园,后面就是市体育馆,这附近的路他也经常走,倒真是没有注意小区的名字,见周裕还拿怀疑的眼神盯着他的脸,他说道,“你想什么呢?这房子真是陈丹挑的。当然,换我真知道你住文山苑,也是巴不得跟你当邻居,你不会不欢迎我吧?”

  “我能拒绝吗?”周裕横了沈淮一眼,秋波妙转,又关心的嘱咐了一句,“你开车回去小心些,回去也不要喝太多酒……”tā虽然担心以后跟他在小区里相遇,叫别人看到会引起不必要的猜疑,但陈丹都已经租好房子收拾过了,tā只能接受跟沈淮当邻居的命运。

  “嗯。”沈淮点点头,有时候他更享受给人关心的感觉,看着周裕在jiē灯光辉照耀下来的脸,美如天边牙月,有些心dòng,不过这时候天色还不太晚,小区门口有人出没,也不想跟周裕打情骂俏落到别人眼里,便放tā下车,看着tā踩着高跟鞋,身姿娉婷的走进去。

  沈淮一直都没有关心陈丹找房子、收拾房子的事情,也没想到会这么巧,就跟周裕凑到一起去了。

  不过想想也正常得很,东华城市建设要滞后其◎他地方很多,城区大片都是棚户区跟狭窄jiē巷,居住条件好的公寓小区也就那么几个。普通工薪家庭不舍得每个月花三五百元去租好的公寓楼住,陈丹现在倒也不缺这点钱。

  虽说梅溪镇离市区也不远,但往来到●底不方便。

  工业园区同时有几个项目都在筹备,多个工程在建设,加上钢材贸易商往来,梅溪镇的食宿餐饮异样的繁荣起来。作为梅溪镇目前唯一能上台面的渚溪酒店,其实也就垄断了梅溪镇的高端餐宿市场。

  文化站大楼早初在结构上是一分为èr的,西侧临jiēbàn片楼划给接待站使用,后来由陈丹承包改作渚溪酒店。

  东侧bàn片楼则作为镇文化场所,分别当作游戏厅、录像厅、舞厅及图书室及文化站办公室使用。

  梅溪中学案发生之后,镇联防队就整天派人盯在文化站这边,严禁社会小青年惹事生非,也严楚中小学生涉足游娱场所,游戏厅、录像厅的生意一下子就下跌千丈,承包不下去了。

  六月上旬,镇资产办对东侧bàn片楼进行调整,把一到三楼的承包权统统收了回来,将图书室搬到一楼,而将四楼、五楼腾空,跟西bàn片楼打通,合并承包给渚溪酒店,使得渚溪酒店客房部的客房增加到五十间。

  就算如此,渚溪酒店的客房平时还是供不应求。

  九四年还没有什么经济型酒店、青年旅舍的概念,要么是十元èr十元甚至几块钱就能睡通铺的小旅馆,要么就是上百元甚至几百元睡一夜的酒店宾馆。镇接待站最初建时的立意就颇高,客户对外标牌价都一百八十元。

  渚溪酒店七月份,仅客房部的营业收入就超过èr十万,是何月莲经营时期的十倍都不止。

  不能跟梅钢这样的庞然相比,虽然渚溪酒店的承包费在年中调整到每年三十万,相比起来,每月吸金十万èr十万的速度,依旧能说暴利。

  这在九四年足以彻底的改变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家庭的命运。

  沈淮送周裕回去,路上没有耽搁,赶回来也就èr十分钟,别人酒正喝得热烈,只当他送杨玉权、熊文斌离开要说一阵子话,也没有谁注意到他离开了多久。

  车开进渚溪酒店北侧的停车场,沈淮还犹豫着是不是在车里再坐一会儿,让那些闹酒的人再自相残杀一会儿,就看见陈丹从门厅里一脸惶急的疾步走出来,邵征陪在后面。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沈淮推开车门走出去,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妈刚给摩托车撞了,开摩托车的趁黑溜走了,没有抓到人。好在陈桐今天有事回了家,刚叫救护车送我妈去医院抢救;找了bàn天没找到你的人。”陈丹说道。

  “我送人回市区,离开了一会儿,”沈淮说道,“你妈送了哪家医院?我陪你过去。”

  “区人民医院,陈桐身上没带足钱,我要赶过去送手术费。何镇长、袁书记他们都还在里面等你呢,你也走不开;让老邵开车送我就行了。”陈丹说道。

  “老邵,你跟何镇长、袁书记他们就说我送杨书记、熊秘书长他们走了,就不再参加他们接下来的酒局了。”沈淮吩咐了邵征一声,扶着身子已经有些打软的陈丹上车,直接开车赶往唐闸区人民医院。

  赶到唐闸区人民医院,沈淮拉着陈丹的胳博就往急诊大厅走;刚推开玻璃门进去,就听见陈桐压着声音哀求医务人员:“钱真的马上就会送过来,拜托你们先让我妈进手术室,我妈tā快撑不下去了!我求你们了……”

  “这是我们医院的规定,我们要是dòng了手术、救了人,你们再拖欠费用又偷偷摸摸走了,我们找谁要钱去?”一名穿白大褂的女医生还不知道是女护士,对陈桐的哀求无dòng于衷,语气冷漠的拒绝先救人。

  陈丹见弟弟拉住几个医护人员在哀求,急惶惶的走过来,问道:“陈桐,咱妈呢?”

  “姐,你有没有带足钱呢?我身上只够给救护车钱的,医院非要先交足押金才肯给妈dòng手术,你把钱拿过来,赶紧去办手续……”陈桐看到姐姐跟沈淮过来,焦急的要他姐赶紧去交费。

  沈淮就看见担架车就靠大厅墙壁停放着,陈丹tā妈一dòng都不dòng的躺在上面,陷入昏迷之中,bàn边脸以及左bàn边身子都是血,被单都渗染了鲜红一片。

  简单的包扎大概也是在救护车上进行,到医院之后反而没有得到更进一步的救治。

  陈丹看tā妈那样,脚就有些发软,迈不开步子。

  沈淮把钱从陈丹手里拿过来,压着嗓子对那个穿白大褂的女人说道:“在哪里交费,我马上就去交费。我们带了钱过来,你们是不是先赶紧把人送手术室去抢救?”

  “钱又不是我们收的,这是医院、卫生局的规定,你朝我们嚷嚷什么?你有本事朝我们院长、朝卫生局嚷嚷去?”

  年轻女医生看到陈丹那张娇美狠不得把天下男人目光都吸引过去的脸,心里就老大不舒服,再看沈淮阴沉着脸,虽然没有发怒,但无形里透出来的威严叫tā有受压迫之感,tā不甘心气势给压住,忍不住就顶了一句。

  沈淮看了年轻女医生一眼,见tā尖瓜脸上满是青春痘,眼珠子白多黑少,知道tā平时就是一个尖酸刻薄的人。

  这时候就算把tā骂一顿,对急救也只有坏处没好处,沈淮只能按下心里的恼怒,没有跟他争什么,抬头找指示牌。还是一边年纪稍大的中年医生开口说话,吩咐那个年轻女人:“小李,你陪家属去交一下费,病人先送到手术室去观察……”

  原来这女人只是个护士,但看到虞指气使的样子,沈淮猜测tā在这家医院里或许有些背景。

  见中年医生招呼医护人士把陈丹tā妈往手术室送,沈淮也就没有说什么,让姓李的女护士带他过去交费。

  手术加住院押金,三千元,一分钱都不得少。

  沈淮就看着医院女出纳坐在窗口后面神情冷漠的开票,那个姓李的护士就靠着窗台,举起涂鲜红指甲油的手指,跟窗口里的女出纳比划:“我老公刚从省城给带回的指甲油,兰蒄的,一小瓶要两百多,贵得咧我的心头都在痛。你说我们当个小护士,一个月才两三百钱,一下子就涂指甲上了,你看值不值?你要说不值,我好几天都会吃不好饭,权当减肥了,嘻嘻……”

  沈淮知道这种情况不单单是一两家医院的问题,但也忍不住问一声:“我这时把钱拿过来了,要是有谁一时拿不◎出两千元押金,这人就拖着不救了?”

  “没钱你治什么病啊?”姓李的护士变起脸比翻书还快,上一刻跟女出纳还笑嘻嘻的脸,转眼就板了起来,冷冰冰的顶了沈淮一句,“医院又不是慈善机构,你们不交钱就想治●病,让我们医生护士都喝西北风去?”

  沈淮差点给这女的话一口噎死,知道跟tā没法交通,要不是救老人家要紧,他先喷这女的一脸唾沫。

  他交了费拿了票就往手术室这边走来,见陈丹、陈彤姐弟坐在手术室外,问道:“你妈情况怎么样了,要不要马上dòng手术?”

  “还不清楚情况,医生说是要观察一下再决定做不做手术。”陈桐说道。

  沈淮也没有多想,就陪陈丹、陈桐坐在手术室外干等着●。

  过了一会儿,一个穿浅蓝色大褂的中年女护工推门出来,神神秘秘的凑过来,说道:“这边的医生是要塞红包,不然dòng手术麻醉针少打点,疼都能把人疼死,可不要说救人了……”

  钱倒是不缺▲,陈丹就怕钱不够用,拿了两万元块过来。沈淮闭了一下眼睛,问女护工:“我们也不是很懂,等会儿手术室里有几个医生要给红包的,每个人大概要包多少?你给我们说说……”

  “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看你们的心意吧,主刀的多些,其他的少些,”女护工憨然而笑,说道,“刚刚那个李护士,是我们副院长的女儿,平时都不值夜,今天还偏是巧了。tā刚才在里面说你们这家人很难搞,脾气大得咧……”

  沈淮长吁一口气,见陈丹、陈桐看过来,说道:“包,总不能让老人家受苦,”又说道,“你们给李护士包个大红包。”

  -< >-提供最快最新的小说..(http:/// 皮,皮。无,弹.窗,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