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质问


  码头才刚刚破土动工才两个月,离建成还远。-< >-()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

  作为孙家第三代进入长青集团核心管理层的孙启义,则受过严格的专业训练。他也曾在长青集团旗下的实体企业工作过近十年的时间,到香港负责长青集团在亚洲的业务,绝大多数也都是产业投资,眼睛专业而老辣。

  孙启义站到位于工地当中的江堤上,眺望出去,从忙碌的工地上,能看到比普通人更多的东西。

  在燕京参加招商会议,听东华的招商官员介绍货运码头的情况,孙启义心里还是对此还是打了折扣,知道国内的官员务实的小、务虚的多。

  眼前的情形,验证了之前招商官员所言“一期工程投资五千万、前期启动资金两千万,一期建成之后能驻泊三千吨以上散货轮、年吞吐量达二十万吨”的介绍没有虚言,实际的情况甚至要比介绍中还要更乐观一些。

  关键这座货运码头及梅鹤公路,都是梅钢一家拿钱出来建造,这对去年还陷入严重亏损之中的梅钢,是何等的魄力?

  而梅钢仅在半年之后,不仅自身产能进一步扩大,还有能力独力推动这样规模的附属项目上马,也恰恰从侧面反应出,在半年时间里,沈淮是真正的叫梅钢脱胎换骨了。

  在燕京时,沈淮拉拢东南电力,说要为梅溪镇建一座10万千瓦的火电厂,孙启义当时是持怀疑态度的,但此时看到码头铺展开来的工地,孙启义又不得不承认,筹建梅溪电厂很可能并非妄言。

  一期工程年吞吐就达二十万吨的散货码头、一座装机容量达10万千瓦的火电厂,这样的工业布局之下暴露的雄心,真是叫人心惊……

  孙启义举目远眺,又忍不住看了站在堤下跟孙亚琳说笑的沈淮一眼,暗暗心惊:他的心到底有多大?他到底想把这个破烂的梅溪镇、把梅钢发展到怎样的规模,才肯满意?

  谢海诚的海丰实业主要是从事转口贸易,更偏好金融,对产业实体的了解有限,他从乱糟糟的工地里看不出什么头绪来,但他观察入微,孙启义的shén情叫他明白,这乱糟糟的工地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简dān。

  谭启平与梁小林、熊文斌在唐闸区官员的陪同,站在远处的大堤上,眺望开阔的渚江,谢海诚往孙启义走过去两步,问道:“怎么样?”

  “很可能是我们之前看走眼了。-< >-()”孙启义说道。

  “是吗?”谢海诚轻轻一笑,说道,“原来狗还真能改得了吃屎啊!”

  “谢总,你在感慨什么啊?”

  谢海诚转回头,见是东华市电视tái一个女主持人,踩着高跟鞋,艰难的爬上大堤来,边走连喘着气娇滴滴跟他打招呼。

  梁小林这次带队到燕京招商,东华有采访队伍跟随,这个漂亮的女主持人就在队伍里,谢海诚在燕京就跟这个漂亮的东华女人认识了。

  她对谢海诚颇为热诚,有事没事就贴上来问hòu。

  就算谢海诚不知道这个女人跟梁小林有一腿,他也对这样女人不感兴趣,不过还是很礼貌的伸手将她拉上来,说道:“这大堤两边的防风林,怕是长了有好几十年了,枝叶正茂盛,很突兀的给挖掉一块,我跟孙总都觉得有些可惜呢……”

  孙启义回头看了那女人一眼,只知道她的艺名叫白雪,皮肤确实是跟雪一样白,他又转头看向堤外的江面,没有说什么。

  “是啊,”白雪看着因码头动工,给破掉一大片防风林,也颇为心痛,说道,“我也觉得怪可惜的,没想到谢总你对环保也很上心呢……”

  “那当然,我还是香港环保人协会的常务理事呢,”谢海诚笑道,“我有没有把我的名片给你?”见白雪露出嗔怨的小女人shén态,忙从口袋里掏出烫金的精致名片,指着名片背面的一小行文字,“诺,香港环保人协会,是香港名流成立的环境组织,白小姐如此热心环境,我倒可以推荐你入会……”

  “真的吗?”白雪有些难以置信的捂着嫣红的嘴唇,以一副天真无邪的眼shén看着谢海诚。

  “你问问孙总,我是个会说谎话吗?”谢海诚说道。

  孙启义又转回头来,看了白雪一眼,笑了笑,说道:“谢总倒是说话算数的人。”

  “那当然了,谢总你这样的大人物,自然没有逗我们这样的小女孩子玩,”白雪娇嗔道,“只是人家一样难以相信罢了,我这辈子还没有去过香港呢。”

  倒是梁小林站在远处,看到情人给谢海诚、孙启义逗得花枝乱颤,心里怕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爬到谢海诚他们床上,叫他颜面无存,忙走过去跟他们一起说话,避免他们接触太深。

  孙亚琳站在堤下,听沈淮说起他这次回京的收获,眼shén瞥到谢海诚跟市电视tái那个女人谈得正欢,瞥着眉头说道:“你看,他一肚子坏水在想什么歪点子呢?”

  沈淮看了一眼,没有说什么。

  这时hòu看到有部桑塔那驶过来,是袁宏军的车。

  两镇合并,能取得袁宏军的理解,能让事情简dān一些;再说袁宏军还是颇有能力、颇想干出一番事业的少壮官员,沈淮希望两镇合并后他能留下来一起搭班子。

  看到袁宏军跟鹤塘镇的杨镇长走来,沈淮走过去,说道:“谭书记、高市长他们都在堤上,我给你介绍一下……”

  袁宏军知道他在市委书记跟前根本算不上什么人物,但能市委书记跟前露个脸,也是难得的机会。不过这时hòu周明从一边大步的走过来,很热情的打招呼:“袁书记你好,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

  沈淮不知道周明之前跟袁宏军见过面,但袁宏军身后的杨镇长脸顿时黑了下来,心想周明将到鹤塘镇担任镇长的事,已经是已经传开了。

  也难怪,鹤塘镇好不容易搭上梅溪镇腾飞的便车,也将随之快速发展起来,这果子也给没有咬上一口呢,就给周明突然从横上插过去抢了过去,谁能有好心情?

  袁宏军也是眉头微蹙,袁宏军虽然是镇党委书记,但他在区里都没有什么背景,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主任,市委书记嫡系亲信的女婿突然空降到鹤塘来当镇长,怎么叫袁宏军不担心。就算他镇党委书记的位子不会给周明很快的挤掉,他也自以为无力压制周明。

  沈淮才不会管袁宏军跟周明之间的小道道,直接带着袁宏军登上江堤,走到谭启平、高天河面前,介绍道:“谭书记、高市长,这是鹤塘镇的党委书记袁宏军同志。货运码头以及梅鹤公路能这么快启动,能有这样的模式,袁宏军是大力推动做了很多的工作,功不可没……”

  袁宏军自知做得很少,听沈淮在谭启平、高天河面前这么鼓吹自己,心里自然是暗暗感激。

  “年轻人要有作为,”谭启平看袁宏军也就三十多年,赞许的点点头,又对一旁陪同的杨玉权、潘石华、周裕等唐闸区官员说道,“这样的年轻官员,区里要重点培养。”

  谭启平的话不能当真,但袁宏军照样听得心花怒发。

  周明在一旁就有些不乐意了,脸有些沉。沈淮以副书记到梅溪镇任职,就力压杜建,甚至很快的将杜建赶走,他就想到鹤塘镇之后仿效之。

  沈淮在谭启平面前刻意的抬高袁宏军,而谭启平随后说的那句话,看上去是场面上的客套话,但杨玉权、潘石华就未必当成耳边朵听听而已,这简dān就是直接固巩了袁宏军的地位,怎么会叫周明心里痛快?

  熊文斌只是打量了袁宏军两眼,又看了女婿周明一眼,他心里只只轻轻的淡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

  高天河从接机开始,心情就一直很糟糕,梁小林跟谭启平的热乎,已经叫他的心凉到底,要不是给谭启平硬拖着,他都想回去休息,对袁宏军这样的小人物,实在是看不上眼。

  梁小林他们在一旁看到沈淮上堤到谭启平跟前说话,以为要说什么事情,就走过去汇合,爽朗的笑道:“小沈,在跟谭书记汇报什么工作呢?”

  市电视tái的女主持人白雪也走过来,娇滴滴的说道:“小沈书记,我们市电视tái还不知道你在梅溪镇偷偷摸摸的搞出这么大的动作,我有一小请求,你能不能接受我们的现场采访?”

  看着谢海诚、孙启义以及他们也围过来,沈淮把袁宏军拉◇过来,说道:“这是鹤塘镇的袁宏军书记,项目的事他了解得比我还多,就让他来代我接受白小姐你的采访吧……”就把袁宏军推了出去。

  “我可是想采访小沈书记你啊。”女人总是有天然的优势,又娇又嗔的缠上○来,叫人无法拒绝。

  “镜头就不要过了,回答白小姐几个问题,倒是可以。”沈淮淡淡的说道,这个女人在燕京以及在飞机上对他都蛮冷淡的,不知道这时hòu为什么突然缠上来。

  “谭书记不会怪我喧宾夺主吧?”白雪也见识过大人物,在市委书记、市长等人面前也不怯场,笑脸问谭启平。

  漂亮的女人总是有天然的优势,谭启平只是笑了笑,表示不介意。

  “那我就采访小沈书记,”白雪没有让摄像师过来,拿过录音笔对着嘴唇,说道,“民风淳朴、风景季丽的鹤塘镇,我以前也有过多次采访,常为渚江的一派风光迷醉,沿江的防风林,也给东华人民视为一景。不过沈书记你把鹤塘镇的临江滩地划到梅溪镇,建码头、建工厂,毁去这么一大片防风林,工地铺开,草长莺飞的秀丽自然风景不再,梅钢的烟囱冒出来的烟雾,叫梅溪、鹤塘两镇的天空不再碧蓝如洗。沈书记,你对此有什么看法?你认不认为,这在发展梅溪镇经济的同时,也对东华人民进行了某种程度上的伤害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