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父子有别


  田家庚这么一来,把左右众人都搞傻在那里。

  九四年,地方乡镇还没有开始大规模的撤并,全国共有近十万座乡镇。乡镇干部,要是只计算党政正职,差bú多也能编出二十个陆军师出来。

  作为国内屈指可数的权宦家族,宋家怎么可能会把镇党委书记的职务放在眼里?宋家人非但bú会把小小的镇党委书记职务放在眼里,甚至会认为沈淮担任镇党书记的事,本身就是宋家给遭人耻笑的一个笑柄。

  至少宋鸿义在受谢海诚挑唆后,就是这么认为的。

  宋鸿军、宋鸿奇虽然没有表现得那么明显,但也显然认为乡镇职务对宋家子弟来说,是无关紧要的。

  宋鸿军对沈淮的事情bú是很清楚,他劝沈淮放弃公职到他的公司去,倒没有什么恶意,只是纯粹的认为宋家子弟bú应该在乡镇这么低的层次下熬资历。

  宋鸿奇应该说是对沈淮情况了解相对较多的。

  包括陈铭德因病猝逝,沈淮打电话给他父亲宋乔生求援☆,以及后来在谭启平的协助下花解了陈铭德污名危机,宋鸿奇都知道一些。

  bú过沈淮在陈铭德死后主动要求去梅溪镇的事,宋鸿奇并bú了解细情,他甚至以为沈淮是无奈给地方势力踢到乡镇。

  一般◇人怎么会相信有人会放弃地市机关的肥差,而去一个穷乡僻壤的乡镇当乡镇干部?而沈淮初到梅溪镇,是以行政正科去担任副科职,实际上是降了职的。

  在谭启平到东华担任市委书记,在宋鸿奇看来,这本应该是沈淮没有离开乡镇,到地市担任职务、快速晋升的良机,而沈淮却死活赖在乡镇,没有到谭启平身边任职。

  虽说谭启平给宋家的解释是沈淮在乡镇干出的成绩还可以,沈淮的意愿也是留在乡镇干事业。bú过,在宋鸿奇看来,这仅仅是沈淮没有进取心的表现,他bú明白,乡镇有什么事业好干的?

  人往往是以己度人的。

  差bú多所有宋家人,知道沈淮在东华下面做乡镇干部,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想法。包括宋文慧、唐建民在内,都认为乡镇起点太低了,但他们gēn宋家其他人所bú同的,他们之前认为在乡镇磨砺,对沈淮是有好处的。

  事情并没有绝对。

  通常说来,乡镇在国内的政治版图上,位于金字塔结构的最底层,但全国近十万座乡镇,并bú都是给垫政治金字塔的底层而完全没有光芒,总有那么几个异数,闪耀着叫人无法忽视的光芒。

  比如江东玉山、广南虎门、浙东织里等因经济发展特别出色而给竖为全国典型○的明星乡镇,是bú容人所忽视的。无法否认的,唯有地方真正的实权派官员,才有可能去占据这些明星乡镇的领导职务。

  同样,一个能叫省部正职官员都为之侧目的梅溪镇,自然也bú会像宋家人之前所想象的那☆么简单、低下。

  “梅溪镇党委、梅钢集团董事长”这两个头衔,从即将到淮海省担任省委委书记田家庚的嘴里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就仿佛千钧巨石砸在地上,是那么的掷地有声,听着宋鸿军、宋鸿奇、宋鸿义等人两耳鸣聩,只叫他们下意识的认识到,沈淮这个所谓的镇党委书记,要比他们所想象的远bú简单。

  宋鸿义脸讪在那里,bú知道梅溪镇以及沈淮这个梅溪镇党委书记到底有多重要,才会叫田家庚以如此夸张的语气说出来。

  宋鸿军倒是心中无鬼,虽然也是很吃惊,但还是笑着拍沈淮的肩膀,说道:“今天给你搞得一惊一诈的,这差点就要给弄出心脏病来啊!”

  谢海诚与孙启义是面面相觑,但是他们bú相信梅钢真有什么成绩,但田家庚的态度如此,也只能说沈淮投机投到点子上了,心时bú由的有些忌恨。

  宋鸿奇也是敛着眼睛打量沈淮,心里的震惊无以复加,他知道作风强硬的田家庚眼界甚高,也bú会刻意的来敷衍宋家,他bú明白,沈淮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才会入田家庚的眼?

  宋鸿奇实在是按bú住心里的震惊gēn好奇,悄声问田家庚的秘书:“田部长知道沈淮啊?”

  “……”田家庚的秘书也是十分的吃○惊,打量了沈淮好几眼,gēn宋鸿奇说道,“宋处长,你也真是bú够意思啊。乡镇企业归农业部分管,你又bú是bú知道。梅钢是淮海省第一家进行股权改制试点的乡镇企业,你说田部长怎么可能bú知道?”

 □ 宋鸿奇拍了拍脑袋,bú得bú承认自己的思维存在盲点。

  田家庚gēn副总理王源是坚定要推动国营及集体企业进行股权改制的改革派代表人物,而田家庚又将到淮海省担任省委书记,有着振兴地方经济的雄心。

  目前,东部沿海省市,已经有地方开始地推股权改制的试点工作,但淮海在这方面的工作要滞后一些。

  bú管梅钢的实际成绩到底如何,就凭借其是淮东省第一家进行股权改制试点的乡镇企业,就足以引起田家庚的注意。

  宋鸿奇暗自,没想到他们一心认为沈淮是个bú学无术的废物,以致完全忽视了梅溪所进行的股权改制,在政治上所产生的耀眼光芒。

  田家庚秘书gēn宋鸿奇的说话声音并bú■低,周围人都能听见,田家庚也笑着gēn宋炳生说:“我在部里提股权改制,老宋你还偶尔gēn我唱反调。我真是没想到你在部里gēn我打马虎眼,却让沈淮在乡镇里先进行试点工作。我bú得bú说,你的这个想法很好●,在大的方向上,我们是要谨慎些,但完全的谨慎gēn保守也bú好,需要进行bú断的试点,才有可能找到更适合国情的发展道路。到淮海省之后,我看,我们还可以这么做……”

  宋炳生脸有些烫,田家庚误以为沈淮在梅溪镇搞股权改制试点是他在背后指使,这并bú叫他好受。

  宋炳生当然知道沈淮在梅溪镇担任镇党委书记又同担任梅钢集团董事长jiān总经理的事。只是,人一旦有了成见,思维就容易往牛尖角里钻□。

  宋炳生对前妻之子已经是绝了望的,就像他压根就bú相信狗能改得了吃屎,bú相信烂到根子里的沈淮会更正,故而有关梅溪镇及梅钢的一些消息传到他耳朵里,他认为唯一的可能就是造假。

  浮夸○●风厉害时,地方上甚至敢放十数万斤的亩产卫星。虽说改革开放后,浮夸风现象没有以前那么严重,但地方为了搞政绩,在经济数据造假、竖假典型,也是屡见bú鲜。

  甚至谭启平亲自打电话过来,夸赞沈淮在梅溪●fēnglìhàishí,dìfāngshàngshènzhìgǎnfàngshíshùwànjīndemǔchǎnwèixīng。suīshuōgǎigékāifànghòu,fúkuāfēngxiànxiàngméiyǒuyǐqiánnàmeyánzhòng,dàndìfāngwéilegǎozhèngjì,zàijīngjìshùjùzàojiǎ、shùjiǎdiǎnxíng,yěshìlǚjiànbúxiān。

  shènzhìtánqǐpíngqīnzìdǎdiànhuàguòlái,kuāzànshěnhuáizàiméixī镇干得很出色,宋炳生也只一心认为谭启平是故意配合bú肖子沈淮造假,以达到讨好宋家的目的。

  所以田家庚越是夸赞沈淮、越是强调梅钢的改制试点工作,宋炳生心里越虚,但担心纸糊的大楼再漂亮、注水的成绩再诱人,都会有给戳破的一天,到时候只会闹更大的笑话。

  宋炳生心想着与其事后给戳破,给田家庚当成攻击宋家的把柄,还bú如这时候自己就先把这个底揭穿,讪着脸gēn田家庚解释:“田部长,许是你误会了。沈淮是在梅溪镇工作,但他纯粹是在乡镇瞎胡闹。所谓的改制试点,也只是他找几个人吹牛皮写几篇文章发表一下,bú能当真,当真就要闹笑话了……”

  宋炳生这么说,倒是很符合宋鸿奇、宋鸿义以及谢海诚、孙启义等人的感观。他们也认为就应该是这样,在他们看来沈淮怎么可能会搞什么改制?只可能是找了枪手编了几篇吹牛皮的文章,然后造些假业绩数据到处忽悠,包括让孙亚琳到香港去骗钱。

  一定是这样的。★

  宋鸿义更是迫bú及待的想要否定沈淮,恍然有悟的抢着说:“原来是小孩子过家家啊,gēn到香港找人讨三个亿,还bú是一回事吗?”

  看着四哥压根儿就瞧bú起沈淮,就算田家庚看到沈淮在梅◇溪镇的努力,他都想极力抹除掉,宋文慧只能抱胸站在一旁冷笑bú语。

  “哦,是吗?”听着宋炳生的话,田家庚将疑将信,看向沈淮,笑问道,“沈淮,你在梅溪镇搞乡镇企业股权改制试点,是小孩子过家家?”

  沈淮淡淡一笑,见宋鸿义站在他gēn前,说道:“四哥,田部长问我话呢,站这么远回话,有些bú礼貌,你是bú是让我过去啊?”

  宋鸿义巴bú得沈淮是个bú学无术的无能之辈,巴bú得沈淮在田家庚gēn前丢大脸,但这时候叫沈淮盯着脸驱赶,哪怕是往边上挪一步,都叫他有给抽一记耳光的感觉。

  宋鸿义脸上挂bú住,但这么多人又看着他确实挡在沈淮gēn前,叫他bú能僵持,还是宋鸿奇伸手拉了他一下把路给让开。

  沈淮径直走到田家庚的身前,伸出手,朗声说道:“田部长你好,就股权改制这个问题,我gēn我爸的观点并bú一致,在这个问题上,我甚至gēn我爸有所争执。他看到的弊端多,而我在弊端之外,看到更多的必要性gēn必然性。所以,梅钢的事情,我爸也bú是要故意瞒着田部长您……”

  “哈哈,真可谓虎父无犬子,”田家庚又是哈哈大笑,沈淮这段话是完全说到他的心坎里了,又见沈淮是如此年轻,却表现出来普通人所远bú及的自信gēn从容,也叫他暗自心惊,实在没想到宋家小辈里竟然冒出这么一个厉害的角色,他握住沈淮的手,gēn宋炳生说道,“两代人有意见代沟,那是真正常bú过了,我gēn我家那小子,也时常在家里争吵……”

  田家庚的话虽然说得圆滑,但田家庚话里的意思,无疑是说他的见识还bú如他儿子。

  这一刻给儿子沈淮以及上司田家庚同时否定掉,宋炳生涵养再好,也bú▲仅老脸涨gēn猪肝似的,羞愧又难堪。

  沈淮看着他父亲宋炳生,心里只是一笑,说到底只是他自己心虚而已,bú过这时候也bú得bú承认,他父亲宋炳生的能力是远远bú及田家庚。

  两个人都将★■到淮海省担任要职,就算其他的工作bú做,乡镇企业本来就是归农业部下属的乡镇企业司分管,作为最基本的,在上任之前,总归要把淮海省的乡镇企业问题理一遍吧!

  “能力”这个词,说起来很虚,但有一点是◇肯定,你能把工作做得更细,更有准备,表现出来的能力通常就更强:田家庚对淮海省的现状显然已经有过深入的研究。

  -< >-提供最快最新的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