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或许无辜


  (感谢红袍守望之俗、锡马奇莫兄弟的热情捧场;抹一头热汗的shuō:还好赶在十二点码出一章来,聊表谢意!)

  沈淮瘸着脚,跟小姑父唐建民一起送谭石伟父女离开。

  谭石伟中等个子,人很精神,但头发已是花白,小五推着车跟他走在一起,不像父女俩,倒像是爷孙俩。

  小五就比他爸矮三五公分,推车走在他爸爸身边,亭亭玉立,走到巷子口,还忍不住回头看了一头,见沈淮与唐建民还站在院门前目送她们离开,清丽的小脸又莫名的红了起来,稚气未脱的脸蛋给夕阳光照着,有着清纯无瑕的明媚,倒是个相当漂亮的女孩子。

  沈淮问小姑父唐建民:“小五怎么才学会骑自行车?”

  “哦,”唐建民对这些琐碎事颇为了解,shuō道,“相当长一段时间她跟她妈在渝zhōu生活,去年她妈调回燕京,她才跟着回来上学。听shuō渝zhōu城里到处都是山地,会骑自行车的人不多,倒不知道真假。”

  沈淮记得渝zhōu给称为山城,他读大学时有渝zhōu籍的同学,也确实进了大学之后,才学着骑自行车,想问小五跟谭石伟到底差多少年纪,又觉得太八卦了,就忍住没有细问,与姑父往回来。

  刚走到堂屋廊檐下,小姑宋文慧坐车回来,她在巷子口看到谭石伟父女从她家里出来,下车后疑惑的问道:“谭石伟跟他家老小怎么到我家串门来了?”

  “小五学骑车把沈淮给撞了。毛毛糙糙的小丫头,车子再骑快一点,能把人撞进医院去……”唐建民当谭石伟父女的面客气shuō没有什么事,不过背地里还是觉得谭石伟的小女儿有些毛糙,在妻子面前自然不会遮遮掩掩,就把他知道的实情,跟妻子略加解释。

  “没事吧?”宋文慧揪○心的看着沈淮的腿。

  沈淮还没有把破裤子换掉,膝盖处蹭破一大块露出来,抹了紫药水,看上去更触目惊心。沈淮shuō道:“膝盖这边给撞得有些错位,开始有些痛,倒叫姑父露了一手,这会儿没什么事了……◎

  沈淮进卧室换了裤子再回客厅里,见小姑宋文慧在翻看他从谭石伟书店买回来的外文书籍,只是脸色非常的差,他觉得很奇怪,随手拿起一本书,翻看了两页。这些书虽然都是外文原版,但都是工业及经济管理方面的专业著作,应该不会有犯忌讳的内容,见小姑父唐建民也是莫名其妙,问小姑:“这些书怎么了?”

  “你看这些书不吃力?”宋文慧盯着沈淮的眼睛问。

  “还行吧,毕竟现在工作需要用到这些,慢慢看,还能看下来。”沈淮还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些书为什么会叫小姑脸色如此难看?

  宋文慧随手换了一本书,翻开到中间的一段问沈淮:“我考考你,这段讲了什么?”

  沈淮不知所以然,还是接过书,看了看书页,看过小姑手指那段话,shuō道:“这是德莱曼在书里谈他对自然失业率这个概念的理解,在这个问题上,他不赞同卡甘的观点,”见小姑的脸绷还在那里,笑了笑,想缓和一下莫名绷紧的气氛,“我应该没有理解错吧?德莱曼的书,国内还很少有翻译。前段时间,我看过他法文版的《论现代国家宏观经济若干问题》,就一直想着找他的其他著作看一看,没想到谭老师那里有他相当全的原版著作。”

  “哦,谭石伟要不是做了纪连云的女婿,他在学术界的影响,不会差纪庚新多少……”宋文慧脸色稍稍缓下来,跟沈淮解释谭石伟为什么六十岁一到就从燕大退休的原因。

  shuō到底就是有人不希望纪系有更多的人有能力对国内政局走向产生重要影响,纪系毕竟也需要向其他派系妥协,shuō不定这也有宋家的功劳在内,沈淮心里想着。

  宋文慧将书放回去,shuō道:“难得回来一趟,还给抓到电力部开了一天的会,整个下午都在吵架,都快累死我了。看到这些书,就想到自己到四十岁之后再学英语的情形,真是痛苦死了……”

  东南电力建设集团是这两年新组建的正司级国企,负责东南各省的电力建设,总部设在江宁市,归电力部直辖,但跟东南各省的电力局矛盾重重。

  不仅东南电力如此,在国内电网建没有分离的情况,电力部不同司局之间的矛盾也很深,涉及权力跟利益在不同司局之间的分配,开会吵架、闹分歧,那是再正常不过的。

  沈淮以为他小姑把工作中的情xù带到家里,实际上他也是刚进走这个家门,对小姑宋文慧、小姑父唐建民的脾气并不了解。

  宋文慧没有再shuō什么,而是借口累去了书房。

  唐建民对自己的妻子很熟悉,见妻子虽然把话题转开,但她脸上的阴云没有彻底的消去,那目光灼灼的眼睛似乎还蕴藏着难以遏制的怒火雷霆。

  看着妻子去了书房,他随手拿起一本书来,他没有怎么学过英文,也看不懂里面到底写着什么,但想到这些书都是谭石伟在店里摆出来卖的,就算有大逆不道的言论,又算多大的事情?

  唐建民知道他的妻子,这几天看上去像个家庭主妇的模样,实际当年在下放农场时,养成极泼辣的性格,早年在电力部担任基建司副司长,之后出任东南电力建设集团常务副总,主管火电基建业务,把手下一群干电力基建的大老爷们治得服服帖帖,并不完全是依靠家世。

  唐建民不知道妻子的情xù为何突然变化,追到书房去,见妻子果断阴着脸坐在书桌后面想事情。

  唐建民将门掩上,问妻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宋文慧抬头看向丈夫唐建民,shuō道:“三年前,姓谢的一哭二闹三上吊,把大家都喊过去召开家庭会议,你还记得她当时是怎么shuō的?”

  唐建民不明白妻子为何提三年前的旧事,劝慰道:“这种事过去就过去了,只要沈淮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能够改正,四哥迟早都会认他这个儿子的,宋家也总会有他的地位……”

  “我清清楚楚的记得姓谢的shuō沈淮在法国整天为非作歹,仗着孙家的供给,只一心做一个纨绔子弟,打架斗殴吸大麻赌博玩女人,什么坏事都干,就是不学好,不学习,到法国四年,连句法语都shuō得磕磕绊绊,”宋文慧手按着桌子,语气却是冰寒,shuō道,“这是姓谢的话的原意吧,我没有编排她吧?”

  唐建民知道妻子对谢佳惠的成见极深,只能点头shuō道:“好像她shuō的是这个意思……”

  “沈淮在国内读的那所初中,那时候教的还是俄文,沈淮那段时间是没有好好学什么,”宋文慧shuō道,“但是沈淮要是在法国,正如姓谢的所shuō,整天都不学无术,连句法语都shuō得磕磕绊绊,那他的英文是什么时候学到连专业文献都能熟读的地步?”

  唐建民也顿时觉得疑点重重,他跟宋文慧断然不会去想沈淮的躯壳已经换了一个灵魂,只能下意识的怀疑谢佳惠在三年前shuō了谎,但唐建民又觉得有些事想不通,shuō道:“沈老爷子是沈淮的外公,要不是沈老爷子,谁能把沈淮赶回国?”

  “姓谢的手段多着呢,谁知道她在沈老爷子跟前耍了什么手段、蒙蔽人,”宋文慧对谢佳惠成见本来就深,这时候◆看出疑点,自然是倾向往不利谢佳惠的方向去推测,“老爸不是也给这个女人哄得团团转,沈老爷子还能比我爸更精明?”

  “沈淮就在外面,要不直接找他问问?”唐建民shuō道。

  “怎么问?sh◇uō算沈淮没有对谢棠做什么,就算沈淮当时可能只是吓唬吓唬谢棠,但你也知道他的拧巴性子,当所有人都认为他做了那件事,你这时候去问他,你认为他会为自己辩解吗?”

  唐建民点点头,以他对沈淮当年的认识,知道他是一个恨不得把自己连同整个世界都毁掉的人,虽然沈淮现在看上去改观了很多,但谁又知道他的内心是否还脆弱呢?唐建民也觉得这时候不宜拿这个语题去刺激沈淮。

  宋文慧又问丈夫:“再shuō了,沈淮他娘在农场死那么惨,他又从小吃了这么多苦,好不容易出国能有个眼不见心为净,姓谢的还死不要脸的把谢棠送到法国去读书,托孙家照顾,百般的刺激他。沈淮真要对谢棠做了什么,又能怪他什么?”

  唐建民对妻子的这话颇为无语,知道妻子还是认为沈淮在法国时可能对谢棠有过伤害,但是在情感上又不很讲理的去偏袒沈淮;他妻子平时都能公正看,偏偏就是护犊子,就是连女儿宋彤他都骂不得。

  “至少能肯定姓谢的在有些事上面,是shuō了谎的!”shuō到这里,宋文慧越想越气,捏拳拍着桌子。

  唐建民见妻子气愤不平,又不直接找沈淮问个明白,他问道:“那你shuō怎么办?”

  宋文慧忿恨不平的shuō道,“有些事,是怎么都shuō不清楚的,我能怎么办?我看姓谢的就是想把我们宋家搞得四分五裂,找她当面对质,我看她会巴不得把这事搞得沸沸扬扬,好让宋家沦为全燕京城的笑柄,再把沈淮心里的伤疤再狠狠的揭一次,把沈淮彻度的毁掉,才合她的意……”

  我的qt房间开通了!更俗官方qt房间号[9167]

  点击进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