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书店的午后


  (锡马奇莫热情捧场,那几个零又叫俺反复数了一遍,感谢啊)

  次日,沈淮上午到历史博物馆消磨了半天,下午照旧到西寺巷口书店淘书。店主谭石伟对沈淮的到来yī旧是风清云淡,递过一把椅子,便回到临门的小zhuō边怡然自得的饮茶阅读。

  沈淮在书店看了半天书,也许是周末前一天的午后,进出书店的人要比昨天多一些。进出的人,大多跟谭石伟认得,有些人说一两句话,挑选一两本书就走,也有坐下来嬉皮笑脸的小青年。看谭石伟待他们的态度,也知道他们都是住在左右的权要子弟,家世皆不凡,但都没有那么凌厉张扬的傲慢劲,还有人打听“小五”怎么不在这里帮着看店?

  沈淮心想这个小五或许是谭石伟的nǚ儿,那就是纪连云的外孙nǚ。

  建国后,中央及国务院、国、防部都选在中海办公,几代国家领导人也都住在中海之内;与中海仅隔一道深红色高墙的西寺巷,也是建国早期国内权要聚集居住的核心区域。

  虽然经历几多波折,随着经济的发展,外面的条件越来越好,很多人陆续搬出qù居住,但西寺巷沉淀下来的政治遗韵yī旧浓厚,毕竟老一辈的人物还是念旧心重,习惯于传统的生活方式,不大愿意改变。

 ◆□ 那些权要子弟,在外面再胡作非为,再嚣张猖狂,到了西寺巷,有利爪也得藏在蹼子里,有獠牙也得抿在嘴巴里,不然一个不起眼的老太太很可能就会冲上qù给一拐杖,打得你连眼睛都不敢回瞪一下。

  不能看到◇小狮子在老狮子跟前温顺,就认定小狮子没有凶残的兽性;沈淮也知道,这些权要子弟只是在谭石伟跟前,没有资格将他们的傲慢跟跋扈劲给张扬出来罢了。

  当然,午后也偶有衣着普通的老头老太过来跟谭石伟拉家常,说谁谁谁的儿子又买了一辆豪车,说看到谁谁谁的孙子又换了个长得跟妖精似的nǚ明星一起出没,给谁谁谁家丢人现脸,说谁谁谁的nǚ儿开了地产公司又赚了多少多少万,说谁谁谁的儿子又要跑到哪个地方捞了一个肥差,说谁谁部长了儿子却在开出租车……

  相比较那些个人五人六的党外分析人士,这些老头老太太嘴里的消息大都经得住考验。这些消息要是传出来,无一不能掀起波浪,但在这家书店里听上qù跟街头巷尾的家常没有什么两样,叫沈淮哑然失笑:也许这就是返璞归真吧,掌握再多的权势,再多的财富,一个人真正能享受的,不过是足下一块立身之地罢了。

  也有人对坐在角落里看书的沈淮表示兴趣,听说是宋家老四的儿子,也都是脸带疑惑的对沈淮笑笑,也会跟他搭一两句:“回来给老爷子祝寿啊?”

  沈淮不知道过两天会不会有“宋家老四怎么突然冒出这么大的一个儿子”的小道消息传遍西寺巷左右,也不知道这些个在共和国以往风起☆云涌大时代崭露头角的老头老太太,跟宋家到底是什么关系,故而也只是彬彬有礼的还以微笑。

  谈话大多是浅尝则止,也有好奇心胜的人刨根究底的打听沈淮的底细,但听到沈淮在东华工作,大多“哦”的一声,不◆解跟惋惜的神情都在脸上表现出来。

  待夕阳红彤彤的余辉从狭窄的门脸洒进来,沈淮捧着一摞书到门口准备回小姑家。谭石伟先把这摞书都横过来摆zhuō上,看过一遍书脊,也难得的主动问沈淮:“你在东华工作啊?”

  “嗯,在东华下面的一个乡镇里,”沈淮说道,“谭老师也qù过东华?”

  “哦,我六七年在东华靖海乡调研城乡工作,住了两个月,”谭石伟很平静的说及往事,“之后直接从靖海乡给下放到平江农场,在平江一住就是八年才回京,算是qù过东华……”

  谭石伟这样的人物,全国各地应该走过不少地方,听他只在东华市住了两个月,算不上有多少渊源,沈淮颇为可惜,不然东华的发展多少能借他一点势。

  “哦,我在梅溪镇工作,跟靖海乡就隔着一个镇。”沈淮说道。

  “我知道,是鹤塘镇嘛。”谭石伟是个甘于平淡的人,对沈淮身为宋家老四的儿子只在东华下面的乡镇工作,也没有表示特别的惊讶,说着话,手里也没有停下来,顺溜的把书价码算好,又拿出塑料绳跟剪刀,把一摞书捆扎好。

  沈淮也知道谭石伟见过太多表面温良和善的权要子弟,压根儿就没有他表现的机会,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了两句话,付过钱就拿书告辞离开。

  同为燕大的教授,纪庚新是国务院的顾问,都快七十岁了,在国内学术界yī旧很活跃,yī旧在燕大教学、带博士研究生。

  谭石伟同是燕大的教授,研究的又是城乡问题,沈淮不过对他没有什么印象,但看他也就六十岁出头一些,应该正是学术生命的鼎盛期,却选择退休,心想他或许是纪连云nǚ婿的缘故,反而在学术研究上受到限制,没有发展的机会。

  这也很正常,毕竟纪连云从九二年彻底退下qù,又提拨两个人进入这一代的领导班子,要是谭石伟在能影响国策走向的学术界也异常的活跃,显然不是其他派系愿意看到的。

  政治从来都是有取有舍、有进取、有妥协,沈淮心想谭启伟选择在西寺巷口开家书店安渡退休后的生活,也许就是一种妥协。

  沈淮心里想着事,迈门槛从台阶下qù,也没有注意看两边,就听着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啊!”

  沈淮吓了一跳,就看见昨夜在书店灯下的那个nǚ孩子,正骑着一辆自行车飞快的朝他直冲过来,看她慌了神的样子,显然是忘了要刹车。

  沈淮身后就是书店门槛前的石台阶,他不敢跳让开,怕nǚ孩子直撞石台阶上,瞅着自行车冲过来,一把将车把手抓住。不过nǚ孩子骑车很快,他这一抓也只是缓冲了一下,没来得及收的膝盖还给车前轮狠狠的撞了一下,差点摔台阶角上,好在勉强将自行车稳住,没叫那nǚ孩子摔下来。

  那nǚ孩子扶住车把手,叉脚跨站在车横裆两边,脸涨得通红,又担忧的问沈淮:“你没事吧?”

  “疯丫头,”谭石伟走出来,看到小nǚ儿骑车差点把沈淮撞倒在地,又气又笑的责怪道,“刚学会骑车,就到处疯跑,”又问沈淮,“没什么事吧?”低头看◆沈淮的裤子给撕破一片,露出的膝盖给蹭破一块皮,又回头责怪nǚ儿,“你看你!”

  “没事,”沈淮直觉左膝盖痛得厉害,勉强维持脸上的微笑,说道,“也是我没有注意看到车过来。”

  沈淮见nǚ●◆孩子也有十七八岁了,容貌秀丽,心想怎么会才学会骑自行车?

  在之前沈淮的记忆,即便那些个贵公子、小姐从小都过着比普通人要优越得多的生活,但七八十年代,全国的经济条件普通较差,即使是权要子nǚ,□也极少有谁说从小就能以轿车代步。

  “要不要qù医院看一下,”见沈淮蹙着眉头有些吃痛的样子,nǚ孩子担忧的问了一声,又问谭石伟,“要不要叫小王开车过来?”

  “不用这么麻烦,我到我小姑父家抹点药就好了。”沈淮说道。

  擦伤倒是小事,只是膝盖给直直的撞了一下,往后给别了一下,沈淮怀疑骨头又有些错位,走了两步,左腿窝痛得厉害。

  谭石伟也没有认为叫自行车撞一下会有多严重,心知唐建民是医生,家里说不定备有药,也就不支持送沈淮qù医院,但见他走路一痂一拐,手里又提着极压手的十几本书,说道:“你等一下,”就麻利的把书店门掩上,从nǚ儿手里接过自行车,要沈淮坐上来,“我送你过qù。”

  膝盖实在痛得厉害,沈淮也就不坚持,坐到小巧得很的车后座,叫谭石伟推着车送他回qù,nǚ孩子只能可怜巴巴、一副闯祸样子走在后面,帮沈淮提着那摞子书。

  那摞书沈淮提着没感觉,nǚ孩子走了百十米,整个肩膀都要给拉塌下来。

  “书还是给我吧,”沈淮要nǚ孩子把书拿过来,这样他就只能一手摸着车座,车又很小,他坐着很不稳当,nǚ孩子红着脸扶着他的胳膊怕他摔下来。

  到西寺东巷宋文慧住,赶巧唐建民在家,看着谭石伟推着车送沈淮回来,讶异的问沈淮:“怎么了?怎么叫谭教授跟小五送回来了?”

  “唐医生,我把他给撞了……”叫“小五”的nǚ孩子红着脸说道。

  “是小五骑车没有注意,可能是伤到骨头了。”谭石伟注意到沈淮一路上都很吃痛,额上的汗珠子不应该都是热的,担忧的说道。

  唐建民与谭石伟先把沈淮搀到屋里坐沙发上,半蹲下来摸着他的膝盖骨,说道▲:“还好谭老师送你回来,错位得不是很厉害,不然要qù医院处理了……”

  唐建民这些年倒没有说做了宋家nǚ婿就养尊处优,很长时间都在医疗一线工作,底子还在,摸准沈淮错位的膝盖骨,说道:“你忍着一●点……”手里就用力给沈淮复位。

  沈淮就听见“咔嚓”一声,膝盖一阵巨痛之后,痛感就像退潮的潮水似的,很快的、又能让人清晰感觉到的退qù,试着踩了两下地,笑道:“小姑父,你真不是江湖郎中呢,真没事了……”

  唐建民哈哈一笑,说道:“你以为我真卖狗皮膏药的?”要沈淮先歇一会儿缓下劲,家里没有保姆,他只能亲自给谭启伟跟他nǚ儿沏茶。

  谭石伟也听到唐建民给沈淮复位时那“咔嚓”一声响,才意识的刚才沈淮给小五那一撞实际上真不轻,看着沈淮给擦破的裤子,笑道:“这条裤子也不赔你了,你下回再过来买书,算你免费,就当赔你这条裤子。”

  “谭老师,你要这么说,我真会跑到你店里,挨样挑一本就走。”沈淮笑道。

  谭石伟跟唐建民都哈哈一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