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车上(四)


  更新时间:2012-10-01

  突然有个列车员跑过来,请沈淮跟她们列车员挤休息室,熊黛玲、辛琪、郑峰děng人都傻愣在那里。

  其他倒也罢了,这个列车员穿着短袖制服,露出雪白粉嫩的两条胳膊,脸蛋端庄娇小,五官精致,乌溜溜的眼珠子水灵动人,鸦色秀发盘成髻,看上去也有比熊黛玲她们年纪稍大yī两岁而已,青春靓丽,即使不比熊黛玲更迷人,也不会比她稍差……

  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看到这么漂亮的yī个女列车员过来找沈淮跟她们yī起挤休息室过夜,郑峰他们差点把眼球都瞪爆掉了。

  沈淮自然不会拒绝这个列车员女孩的好意,道了声谢,欠着身子把桌底下的背包跟提兜拿起来,跟郑峰他们说道,“真是抱歉呢,不能陪你们在这里熬夜了……”说是抱歉,只是脸上荡澜着欠抽的微笑。

  郑峰脸上是火辣辣的烫,沈淮把背包斜挎在肩上,又跟熊黛玲、辛琪四个女孩子说:“你们不是要回卧铺车厢睡觉吗?我们yī起过去吧。”

  熊黛玲知道沈淮神通广大,在铁路系统托熟人照顾yī下,也不会叫她意外,拿起行旅背包准备跟沈淮过去。

  郑峰看着沈淮嘴角的浅笑,心里气就不打yī处来,脸扭曲的抽搐了yī下,顾不得在熊黛玲面前再保持彬彬有礼的风度,忍不住动怒的质问列车员:“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去列车员休息室,他却可以?”

  郑峰突然失去风度的跳出来拆沈淮的台,是叫熊黛玲很反感,但她没有办法帮沈淮说话。

  yī节车厢挤了不下二三百人,都在闷热、嘈杂以及散发出酸臭气的车厢里煎熬,突然看到yī个小白脸给漂亮的列车员邀去休息室过夜,谁不眼红?

  郑峰站出来质问,其他人自然蜂拥而起,不依不挠的要求得到公平对待。

  年轻的女列车员面对这样的场面倒是镇定,扫了满车厢乘客yī眼,然后不屑的盯着郑峰的脸,说道:“沈先生本来是前面软卧车厢的乘客,不过在沈先生上车后,看到有个女的带小孩在普通车厢差点要中暑,就主动跟人家换了车票。我跟我们列车长汇报了这事,我们列车长说了,我们不能让做好事的沈先生真受委屈。这位先生,你要是把你的软卧座席让给带生病小孩的母亲,也欢迎你去我们列车员休息室……”

  仿佛给抽了yī把巴掌,郑峰脸瞬间涨得通红,呐呐的说不出yī句话。

  “小伙子不仅人长得帅,心眼也好。去吧,去吧,我们不会有意见了。”这原委说出来,车厢里的异议就顿时平息,还有人出声夸赞起沈淮来。

  沈淮不喜欢成为别人关注的焦点,斜挎着背包,拿着提兜往前先进了餐车,再děng熊黛玲她们过来。

  熊黛玲眼神异样的看着沈淮的背景,她完全没有想到沈淮是在这种情况才得以跟自己在火车上相遇的。

  年轻的女孩子都相信缘份,熊黛玲倒不是很信这yī套,但这时候又忍不住会想,要不缘份,怎么会这么巧?

  熊黛玲也看得出沈淮跟陈丹的关系,她即使心里■对沈淮有些好感,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想法,相当长时间没有跟沈淮见面,也是源于去年底大家关系突然冷淡。

  年后,熊黛玲几次回东华,跟家里人吃饭,席间就没有人再像以往那样,不停的说沈淮的好话。而她姐■☆夫,似乎对沈淮的怨恨尤深,几次席间都忍不住数落沈淮的绝情忘义,更把沈淮之前的斑斑劣迹都揭了出来。

  包括沈淮在省经院当教师wán弄女学生以及到东华之后经常带不三不四的女孩子回家过液的事,熊黛玲○也是在那之后才有听说。熊黛玲本不认为沈淮会是那样的人,但她到学校后,打听沈淮在省经院任职那段时间的事迹,知道有些事并非空穴来风。

  也许是感受到家里跟沈淮的关系因为她所不了理解的原因已然闹僵,也许是时间的关系,也许是真认清了沈淮的真面目,熊黛玲也就感觉不到最初心里对沈淮所有的那份好感。

  谁能想到会在这时,会在火车上意外相遇,而相遇时她心间那难抑的欣喜又是那么清晰。即使如此,即使喜欢沈淮风趣的谈吐跟成熟迷人的气度,熊黛玲还能保持理智,想着沈淮不是yī个生活检点的人。

  只是这yī刻,熊黛玲的理智没有保持多久就又动摇起来,内心深处又忍不住替沈淮辩解起来:他怎么可能是传说当中那个劣迹斑斑的恶棍,或许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吧?

  辛琪这才知道眼前这个沈淮,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寒酸,也隐约猜到沈淮可能不是简简单单的乡镇小办事员。她家里接触到的人也多,非富即贵,人的气质跟■气度,知道跟所处的地位有极大的关系。

  以最浅白的道理,yī个穷地方的乡镇办事员,不管是回家还是出差,有几个人出行会坐软卧的?这年头软卧票相比飞机票,更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郑峰他把话说得很大◆,就是提前预定,也只能买到两张硬卧票。

  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辛琪看着神情惘然的熊黛玲yī眼,知道她应该瞒了许多事,想着děng会儿要好好的“审问”她yī番。

  “你们到哪里?”列车员接过熊黛玲、辛琪她们手里卧铺票验看,虽然只有两张硬卧票,四个女孩子要yī起过去,她也没有说什么,让她们跟着她yī起先进餐车。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沈淮看着女列车员走过来,他对这个女孩子也颇为感激,真要让他跟郑峰这些对他仇视的学生仔对坐yī夜,还真是难受得很。

  “我叫陈美红,你以后坐这辆车,要是没有买到卧铺票,还可以来找我,”陈美红甜美yī笑,说道,“好人就应该得到好报……”◆

  “能遇上你,我就觉得是得到好报了。”沈淮笑道,心想也应该是她帮着说话,才有机会去列车员休息室过夜,不然满车几千上万人,列车长才不会管谁跟谁换票呢。

  陈美红甜甜yī笑,又看向后面跟○过来的熊黛玲děng人,问沈淮:“你跟她们认识吗?”

  “嗯,那个女孩子恰好是我同事的女儿,其他人是她的同学,”沈淮眼睛瞅着熊黛玲跟女列车员陈美红说道,“说起来真是巧,她跟同学去燕京wán,要不是换车票,都没可能在火车遇到她们……”

  “哦,”陈美红探过头跟熊黛玲她们说道,“你们那车厢已经有四个男的,好像是yī伙的,流里流气的,看着不像是好人,你们过去小心yī点,要有什么不对劲,就喊!”

  听陈美红这么说,熊黛玲她们都有些忤,也不知道是四个女孩子去闯yī闯,还是让两个女孩子回普通车厢,换yī个身强力壮的男孩子过来保护她们?

  陈美红看到她们的担心,说道:“要不这样,你们先在休息室里坐着,děng火车到了山东地界,就会陆续有嘴下去,我可以帮着调剂两个chuáng铺出来……”

  “谢谢你呢。”辛琪小嘴巴很讨好的道谢。

  列车员总是有些普通乘客所看不到的特权,火车从省城而出,车厢里挤得满满的,但随着离北京越来越近,沿途下车的多,上车的少,车厢就会渐渐的空出yī些来,也会有yī些卧铺腾出来。深更半夜补卧铺的乘客很少,陈美红自然就能安排熊黛玲她们睡空下来的chuáng铺。

  列车员的休息室,空间也不大,差不多yī个卡座大小,但跟软卧车厢共享车载空调,要比闷热、肉挤肉的普通车厢好上太多。陈美红除了偶尔出去巡看yī眼,或到底开门检查,更多时间就是陪沈淮他们坐在休息室里聊天。

  陈美红也是很健谈的人,没半个小时,就跟熊黛玲、辛琪她们聊得极熟。到济南站,有yī个车厢空出四张空chuáng来,沈淮也跟着熊黛玲她们过去睡了yī觉,四个女孩子已经把郑峰他们抛之脑后。叫辛琪郁闷的是,她yī直没有逮到机会问熊黛玲沈淮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看也不像是乡镇里的小办事员。

  直到天亮之后,火车经过津门,郑峰他们才摸过来,问她们睡好没有,但◎看到沈淮躺在上铺,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到燕京是上午十点钟,沈淮、熊黛玲、辛琪他们都跟陈美红互留了通信地址,又跟郑峰他们汇合yī起下车。

  拥挤的人群里,yī辆黑色奥迪直接驶入站台,“◆啪啪啪”的按着喇叭,驱赶从各个车门涌出来的人流。在燕京就是这种特权车多,沈淮见熊黛玲给拥挤的人流晃花眼,反应有些晚,抓住她的胳膊往边上的拉,让那辆牛、逼哄哄的奥迪车先过去。

  那辆黑色奥迪就在●昨天最后进车厢的那个老头身边停下来,有个青年探出头跟老头说话。车站里嘈杂yī片,沈淮也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但看上去奥迪进站应该是来接这个老头的,而老头对他们滥用特权的行为又相当的不满,拧着脾气不肯上车,□直接钻进人群就走了。

  沈淮禁不住莞尔,熊黛玲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钻进人群的老者,问道:“你认识他?”

  “不认识。”沈淮摇了摇头,与熊黛玲她们随着人流yī起往站外走。

  到出口,郑峰似乎看到熟人,跟熊黛玲她们兴奋的说道:“我爸让他单位的司机来接我们了,想必住宿也应该安排好了……”

  郑峰依旧死心不改的想在沈淮跟前挣回最后yī点颜面。

  “沈书记,沈书记!”只是这时候有人举着牌子朝这边大声喊过来。

  沈淮不知道在燕京还有谁会过来迎接他,看过去,却是yī张东华认识的熟面孔,yī时想不起谁来。

  “是我啊,市政府的小吴,陈主任知道你今天坐火车到燕京,特意要我yī起过去迎接你,”那个举牌子的青年热切的迎过来,将沈淮的背包、提兜接过去,这才注意熊黛玲、辛琪、郑峰děng人都看着他,憨脸问沈淮,“沈书记,他们都是你的朋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