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幕后


  花衬衫青年给刘卫国一把揪住带镇政府大院lǐ拖,他的胳膊给反扭,挣扎不得,只能厉声大叫:“派出所打人了!派出所打人了!”

  刘卫国将花衬衫青年扭到花坛前,有两名干警一左一右夹峙而立,防止他溜跑。沈淮跳下花坛,眼睛盯着花衬衫青年,是个生面孔,也不清楚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还是跳出来给某些人冲锋陷阵的,拿起高音喇叭,凑着他的耳朵根就喊:“你刚才说了,‘不把话说清楚,绝不走开’。hǎo,我现在让你把话说清楚……”

  花衬衫青年耳膜给震得隐隐作痛,看到左右都给民警挡住退路,当下心就有些慌。沈淮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过其他商户也陆续走进来。

  虽然lǐ面闹得最凶的那批人,已经给瓦解掉,但对大多数只是正常表达意愿的商户,沈淮也不愿意强行压制,又爬到花坛上,指着花衬衫青年,问他们:“刚才他嚷嚷着要把镇政府拆掉,恨不得把我也挫骨扬灰,我想镇政府暂缓下梅公路改造工程,应该是给他□造成巨大的损失,才会叫他情绪激动如此。你们有谁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有谁知道他涉及拆迁的房子在哪lǐ吗?”

  周遭人面面相觑,都表示不认识这个花衬衫青年。

  沈淮放下喊话筒,盯着花衬衫青年●□造成巨大的损失,才会叫他情绪激动如此。你们有谁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有谁知道他涉及拆迁的房子在哪lǐ吗?”

  周遭人面面相觑,都表示不认识这个花衬衫zàochéngjùdàdesǔnshī,cáihuìjiàotāqíngxùjīdòngrúcǐ。nǐmenyǒushuízhīdàotājiàoshímemíngzì,yǒushuízhīdàotāshèjíchāiqiāndefángzǐzàinǎlǐma?”

  zhōuzāorénmiànmiànxiàngqù,dōubiǎoshìbúrènshízhègèhuāchènshānqīngnián。

  shěnhuáifàngxiàhǎnhuàtǒng,dīngzhehuāchènshānqīngnián,厉声说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这种混进来的搅屎棍,怂恿、教唆他人打砸镇政府、恶意阻塞交通,不要以为国家的法律是摆饰,”

  沈淮示意刘卫国直接给花衬衫青年上铐子控制起来,眼睛严厉的看着走到镇政府大院lǐ来的商户、业主,厉声质问,

  “你们有要求,有意见,有什么不可以通过正常途径向镇政府、镇党委如实发应?找不到我沈淮,还有其他分管领导在,有什么话不能hǎohǎo说?非要给这样的搅☆屎棍怂恿着把学堂街堵起来、把镇政府大门砸烂掉才高兴?”

  沈淮不能确定这件事是不是潘石贵、dù贵等人躲在幕后策划,不过他确认剩下的大多数人是支持下梅公路改造工程的,镇政府突然变更方案也确实会让□他们心生不满,但天下根本就没有一个能让所有人都满意的解决方案。

  心慈不掌兵、手软不当官,沈淮也没有指望做到所有人都满意,气势占据上风,自然也是要穷追猛打,把这些商户的气焰压下去,将他们的怒力●跟不满,转移那些个试图借拆迁图高价补偿的人头上去。

  “下梅公路改造,事关大家的利益,为做到让每一个涉及到的群众都满意,镇上前期做了大量的工作,”沈淮站在花坛上拿着喊话筒继续说道,“我相信你们○●跟不满,转移那些个试图借拆迁图高价补偿的人头上去。

  “下梅公路改造,事关大家的利益,为做到gēnbúmǎn,zhuǎnyínàxiēgèshìtújièchāiqiāntúgāojiàbǔchángderéntóushàngqù。

  “xiàméigōnglùgǎizào,shìguāndàjiādelìyì,wéizuòdàoràngměiyīgèshèjídàodeqúnzhòngdōumǎnyì,zhènshàngqiánqīzuòledàliàngdegōngzuò,”shěnhuáizhànzàihuātánshàngnázhehǎnhuàtǒngjìxùshuōdào,“wǒxiàngxìnnǐmen是愿意跟镇政府一起把梅溪镇、把大家的家园建设得漂漂亮亮的,也相信你们都是通情达理的,但在拆迁补偿上,大家就存在很大分歧。镇上总的原则是‘拆一还一’,有人对这个条件满意,但也有人对这个条件很不满意,他们▲想得到更多,那怎么办?总不能甲hǎo说话,就给甲补偿少点;乙不hǎo说话,那就给他补偿高点。现在有少部分商户、住户,提出相当高的补偿条件才同意拆迁;甚至有个别人在知道下梅公路要往南扩建,提前三四个月就▲暗中大量收购店面房,等着坐地起价。我想问问你们,如果是你们坐在我的位子上,你们会怎么做决定?”

  众人给沈淮问得哑口无言,气势完全不在。

  沈淮指着给两名民警反铐起来,蹲在一边的花衬衫青年,说道:“我跟大家的心思一样,都是想把梅溪镇建设hǎo,但做事情要讲究一个先易后难。考虑到现实的困难,镇党委才决定暂缓下梅公路改造项目。不过,只是暂缓这个项目,并不是说要放弃,等到什么时候条件成熟了,镇上会重新考虑改造下梅公路……”

  虽然气势都压制住,但道路改造涉及到诸多人切身利益。特别是下梅公路北侧的商户、住户,不涉及到拆迁,他们指望道路改造之后,他们的经营环境能大为提高,突然之间期许变为泡影,尤不甘心就这么算了。

  沈淮见众人还有话要说,看了看腕表,说道:“我有耐心跟大家做进一步的解释,也愿意把党委对梅溪镇今后十年的建设规划跟大家做进一步的深入介绍。不过今天有些仓促,◇会议室容纳不了这么多人。大家彼此都是乡lǐ邻居,我希望你们能tuī选三到五名代表出来。这样,你们有什么意见,以及镇上有什么打算跟安排,都可以通过他们沟通;实在没有必要像刚才那样,听到个别有用心人的挑唆●□,闹出这么大动静出来。”

  沈淮没有给别人讨价还价的机会,这番话说完,就让黄新良等人留在院子lǐ等他们tuī选出代表来,他与李锋先上了楼。

  站在二楼廊檐下,看到学堂街的交通已经疏解,☆这场短暂的风波算是过去了。

  “一定是潘石贵这个狗杂种在背后捣鬼。”李锋发恨的说道,他刚才也给突发情况gǎo得措手不及,感觉在沈淮面前失了面子,对有可能躲在背后策划的潘石贵自然是恨之入骨。

  “现在还不hǎo说,就看他能不能吐出一些东西来。”沈淮往楼下瞥了一眼,说道。

  李锋循望过去,看到刘卫国带民警押着那个花衬衫青年回派出所回话去,点点头,毕竟有潘石华在头顶上压着,抓不住○把柄的话,凭猜测还是没办法拿潘石贵怎么样。

  沈淮拉李锋到会议室抽了两根烟,黄新良就带着五名tuī选出来的代表走进来。沈淮很热情的邀他们坐下来,分烟给他们,又让褚强去沏茶,gǎo得这五名代表诚惶诚恐……

  一番热情之后,沈淮才将渚溪路桥工程的基本情况跟他们介绍。

  李锋暗感沈淮处理这件事情手段老辣、果断。

  李锋是认定潘石贵躲在背后捣鬼,猜想潘石贵是想gǎo出大影响来,然后hǎo让潘石华对梅溪镇施加压力。

  正因为如此,又赶上沈淮跟何清社都不在镇上,看到近百人封门堵路,他也有些慌,怕手段太强硬反而给潘石华抓到对梅溪镇发难的把柄,一时间只想通过喊话把这些人都劝回去。只是当时乱糟糟的一团,没有谁有耐心听他喊话,学堂街给堵上之后,很快就围聚了更多的人,情况就变得更混乱。

  沈淮赶到后,也是这段时间来积累的威信,叫围堵的商户不敢过分忤逆他,拎出花衬衫青年出来,明着是要对话,实则是要把商户lǐ试图获得高额补偿的搅屎棍拎出来当靶子,对围堵人群之中进行瓦解,缓解过激情绪。

  到最后沈淮还是坚持要求tuī选代表进行沟通,一是tuī选出来的代表,即使有为大家争取利益之心,但也会比较理性有明确的对话需求。

  在这件事上,镇上本就于心无亏,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对话,这件事就解决了一半。就算镇上于心有亏,五名代表总比七八十人哄到一起hǎo威逼利诱。

  渚溪路桥工程的基本信息就算不对外公示,最终也会给某些有心人传播开来。跟商户代表介绍项目情况,沈淮没有做太多的保留:“梅溪镇今年才划入唐闸区,三年过渡期,唐闸区对我们镇不会有财政上的补助,所以无论是渚溪路桥,还是下梅公路改造,都要我们自筹资金。其他乡镇都在gǎo集资修路,我要是在梅溪镇也gǎo集资修路,要每家每户摊一两千元,你们会不会骂我?”

  “不会,不会,沈书记过来,我们镇发生这么多的变化,也是有目共睹。今天也是事出突然,大家情绪有些激动,再给一些人挑逗着,难免有些不理智……”

  国内有法不责众的心理传统。

  躲在人群后面,谁都敢说狠话;这时候只有五个人作为代表给tuī选出来坐下来交流,言语间又变得十分的客气、谦逊,也才想到沈淮的hǎo处来。

  沈淮没有过多的介绍渚江建设、鹏悦集团等相关方的涉及利益,而跟商户代表介绍了下梅公路沿线这段时间以★来私房交易异常活跃以及个别业主的补偿要求过高的情况。

  潘石贵暗中收购店门面的情况,这些个商户代表甚至要比镇上更早知道详情。他们之前的心思,本也是想水涨船高,跟在后面多争取一些拆迁补偿。
  不过,在给沈淮直接点破之后,他们又觉得有些难堪,也认为那些人恶意套出高价补偿,确实难以让人容忍,不能怨镇拖延改造工程。

  最后沈淮表示镇上不会放弃下梅公路改造工程,项目协调组也不会撤消,还请五名代表加入协调组一起做其他商户的工作。

  等把五名商户代表打发走,天色已经黑了。

  给押往派出所问话的花衬衫青年倒没有太多的骨气,都没有支持一个小时,就给连哄带骗的把dù贵、潘石贵交待出来。

  刘卫国赶过来汇报审情况,何清社也刚赶回镇lǐ,说道:“dù贵现在应该还在镇上。商户围堵镇政府lǐ,黄镇长刚才说他看到他就站在旁边躲躲闪闪,我就在想他不会是恰hǎo路过。”

  沈淮没有把举报信的事情跟何清社、李锋他们说,从dù贵通过何月莲将举报信给他看,他就猜到dù贵跟潘石贵走到一起去了。不过之前没有证据,也不hǎo对dù贵、潘石贵怎么样。

  沈淮想了想,对刘卫国说道:“你派人去找一个供销社的何月莲,我想她应该会配合派出所,把dù贵从梅溪镇找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