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夜酒


  [正文]第一百六十七章 夜酒

  ------------

  知道沈淮刚从区里回来,朱立自然也知道要主动请领导吃饭,说要去渚溪酒店。渚溪酒店好归好,但吃太多也腻,再说他只是随意◇吃顿晚饭,又不是宰朱立一顿,说道:“咱就走着去猫儿胡zǐ……”招呼朱立手下两名施工经理也一起跟着去。

  “沈书记也知道猫儿胡zǐ?”朱立笑问道。

  从下梅公路往西,差不多到sūn家埭跟○镇区的交界,就是猫儿胡zǐ餐馆。

  这家餐馆虽然做羊肉跟猪头肉很出名,但毕竟是乡村野店,除了当地人,很难入外人的眼,朱立没想到沈淮会知道这家餐馆。

  朱立不会主动请沈淮去乡村野店用餐,但沈淮主动提出来,而猫儿胡zǐ在梅溪镇也算是有特色的餐馆,也就没有说什么,把车停在老宅这边,他们就走路过去。

  餐馆很小,很简陋,就是路边搭了三间平房,外面还支一张玻璃食柜外卖猪头肉跟羊肉;里面摆四五张桌zǐ做堂吃,这时候已经坐满了人,生意很兴隆。

  朱立过来吃过几回,老板跟他认得,招呼道:“朱胖zǐ,你们来得不巧,要么等等,或者我gěi你们在外面支张桌zǐ?”

  餐馆老板留着络腮胡zǐ,四十岁左右,姓sūn,沈淮也只知道旁人叫他sūn胡zǐ,具体叫什么名字也不是知道。他不是sūn家埭村人,是早年下乡的知青,后来也没有回城去,做菜是家传的手艺。

  他很喜欢sūn胡zǐ做的羊肉跟猪头肉,以往他从市钢厂下班,常会过来,买上半斤一斤冷切羊肉或猪头肉,只是大半年来,都没有机会再来吃一回。

  檐头有一只灯泡支出来,功率不高,灯光昏黄,但也勉强将不大的场地照亮。

  朱立gěi人叫绰号也不恼,看到沈淮已经走过来帮服务员小姑娘把小方桌撑开来,也就走过去拿五六张叠在一起的塑料方凳来分。

  sūn亚lín有些嫌这边太简陋,也担心不卫生,但她知道她要是提意见,沈淮肯定叫她自己另找地方吃饭去,只能勉强委屈一下自己。

  猪头肉、冷切羊肉、老醋花生、羊藿炒毛豆四样凉菜先端上来,又打了一斤花露烧。私酿的花露烧,酒很烈,但绵软易入口,sūn亚lín抿□了一口就赞同绝口。

  看着拿边角缺口盘装的肉菜,sūn亚lín也就有兴致下手。羊藿入嘴,有些微的中药味,就着花露烧吃,口感最好,冷切羊肉入口轻嚼即化,sūn亚lín也禁不住的跟沈淮说道:“真不●错呢,你怎么以前没想着带我过来吃?陈丹那里都吃不出这味道来,这里的大厨是谁啊,让陈丹把人家请过去。”

  沈淮笑了笑,也没有办法表现得对这家餐馆很熟悉的样zǐ,只是说道:“好吃咱下回再来,没必要◇把好东西都揽到自己家去……”他知道这家餐馆的老板有好手艺,但心也闲,这种人宁可自己开一家乡村野店小打小闹,也不会到大酒店当厨师受拘束的,看着sūn亚lín贪口的喝酒,又劝道,“这酒你悠着点喝,后劲很大☆◇把好东西都揽到自己家去……”他知道这家餐馆的老板有好手艺,但心也闲,这种人宁可自己开一家乡村野店小打小闹,也不会到大酒店当厨师受拘束的,看着sūn亚líbǎhǎodōngxīdōulǎndàozìjǐjiāqù……”tāzhīdàozhèjiācānguǎndelǎobǎnyǒuhǎoshǒuyì,dànxīnyěxián,zhèzhǒngrénníngkězìjǐkāiyījiāxiāngcūnyědiànxiǎodǎxiǎonào,yěbúhuìdàodàjiǔdiàndāngchúshīshòujūshùde,kànzhesūnyàlíntānkǒudehējiǔ,yòuquàndào,“zhèjiǔnǐyōuzhediǎnhē,hòujìnhěndà,寻常人都喝不了半斤……”

  “那你别喝;我要是喝挂了,你负责开车。”sūn亚lín将沈淮身前的酒碗拿过去。

  沈淮无奈而笑,小口饮着酒,跟朱立谈渚江建设发展的问题。

  “梅溪跟鹤塘两镇行政区域的调整,就算区里通过,整套程度走下来,也不是一两个月能完成了,不过江港码头项目不会等人,勘测设计工作进行到差不多,施工前期工作也要马上展开起来,”沈淮跟朱立说道,“整个项目最终会让市港口建设公司接手承包施工,现在还在谈一些细节问题,不过有些土建工程会交gěi渚江建设去做,这也是跟港建谈好的。梅溪钢铁厂改制一经完成,整个厂区扩建也有相当大的工程量,渚江建设怕是这一两年都不能闲下来啊……”

  “我也不想闲下来。”朱立笑道。

  接着,沈淮又跟朱立说集资房的事情。

  整个集资房小区,六栋楼已经是封顶,其余六栋楼也都建到一半,沈淮总体上还是相当满意的。

  当初gěi集资房核定成本,每平米六百五十元,是最后跟参加集房建房户核算集资款的依据,其中包括土地、市政、建安、镇置业公司收取的少量管理费以及应缴纳的税费。

  单单核定gěi渚江建设的建造成本,当然也包括渚江建设所应得的工程利润在内,是每平米五百元。这在九三、九四年,是相当高的标准。

  朱立要是手狠心辣,甚至从中摸走一半的利润,也能把这十二栋楼建起来。唯有的区别就住宅楼的质量会很差。

  朱立实际上,只gěi渚江建设预留10左右的工程利润,放弃成本相对较低的砖混结构不用,而是直接采用框架结构建造,在材料及人工上,也实实在在投入,使得已建成的六栋楼质量相当高。

  前些天镇上组织参与集资房的代表参观工地,几乎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即使在细节上提了一些意见,朱立也是很快就落实了改进。

  镇上,毕竟是这次集资建房的组织方。集资房质量好,也叫沈淮在梅溪镇的声望进一步的提高。沈淮这才较为放心的,继续把其他工程交gěi渚江建设来承接。

  如今渚江建设,仅工程管理等专业人员就有四五十个,算上施工队,足有三百多员工。即使放在东华市,渚江建设也要算一家颇有规模的建筑企业。

  不过渚江建设成立的时间有些短,招募来的工程管理人员与下面的施工队,需要有更多的时间去磨合。这时候能一些风险不大、且具有一定规模、利润能有保证的工程来接,对渚江建设的发展意义极为重要。

  不过,沈淮再怎么扶扶渚江建设,首先也需要朱立以及同为大股东的褚宜良、杨海鹏有相当的远见、不那么急功近利才成。

  抛开私人上的情感纠葛,朱立不得不承认,沈淮是一个极有干事能力,又有干事魄力的人。

  能干事的能力及敢干事的魄力以及一系列的工作成绩摆在眼前,所带来的就是个人的魅力跟声望。也许当初在沈淮的建议下,成立渚江建设,有部分原因是迫于无奈现实,没有更多的选择,此时朱立也清醒的知道他愿意在沈淮的羽翼下干事业。

  沈淮、朱立他们这边正喝酒说着话,有五六个青年骑着自行车往这边过来。

  餐馆老板sūn胡zǐ看到这些青年,跳似的赶过来跟沈淮他们打招呼:“对不起,这外面不让摆桌zǐ。我让人把你们这桌移里面去,等会儿再补你们两斤酒,真对不起……”

  sūn亚lín在吃得欢畅,就这么gěi打断颇为不满,但不得已跟沈淮、朱立他们站到一边,让sūn胡zǐ跟两名长得又黑又胖的女服务员收拾桌zǐ。

  不过这伙青年没有gěisūn胡zǐ机会,远远的看着sūn胡zǐ往里收拾桌zǐ,就骂:“你妈、的sūn胡zǐ,说了你几回怎么不长记性?”为首的青年骑车过来,也不刹车,直接冲过来,将场地上的玻璃食柜撞翻,玻璃碎倒一地,里面的羊肉、猪头肉也都滚到地上,沾满灰尘。

  sūn亚lín的胳膊,gěi迸过来的玻璃碎片打了一下,虽然没有出血,但也打得她胳膊☆生疼,恼怒的质问:“你们长没长眼睛……”

  “你妈、逼的,你骂谁没长眼睛?”那青年把自行车往边上一摔,恶狠狠的就冲sūn亚lín跑过来,指着她的脸,边走边骂。

  “你们哪个部门的?”沈☆淮见小青年冲过来,要把手指头戳到sūn亚lín的脸上去,一把抓住他的腕zǐ,喝问道,“谁让你们过来砸东西的?”

  “你妈、逼谁啊?”那青年见有人拦路,张嘴骂了一句还不过瘾,抬脚就要踢过去,不想sūn亚lín动作更快,一脚蹬在他的小肚zǐ,蹬得他跟只虾似的弓跪下来。

  朱立跟他手下两名施工经理,哪里可能会看着沈淮在梅溪镇吃亏?忙冲去将另一个冲过来要帮手的青年揪住,又将其他人挡在外面,喝道:“你们吃了豹zǐ胆,敢对沈书记动手!”

  这伙青年也是色厉内荏,见到有四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加一个彪悍的女人站出来,轻易也不敢大打出手,一时间也拿不准眼前这些人的身份,但看着气势不凡,不会轻易惹。

  骑车落在最后面的那个人,在路边撑好车走过来,走到灯下,看清沈淮的脸,吓得脸色都变了:“沈书记,你怎么在这里?”

  “……”沈淮看来人的脸有些熟悉,但想不起名字,心想应是下面的●工作人员,考虑到维护镇政fǔ的脸面,也没有破口就骂,沉着脸问道,“你是谁,这是怎么回事?”

  “我是张盛,”那人见沈淮蹙着眉头,似乎还没有想到他来,心里发虚的继续说道,“我是sūn家埭村的副支◎书、民兵连长。这些天街区整治,这家店几次将餐桌摆在外面,影响街区容貌。说了好几回都不听劝,所以……真不知道是沈书记你也在这里吃饭。”

  综合整治工作,是李锋负责的事,沈淮轻易也不会插手过问,但明显过界的整治工作把他牵涉进来,他再不问一下,别人会当他扫大街的。

  “那你跟我说说镇上这次部署的街区整治工作,范围是哪里,有什么注意点?”沈淮拿了张板凳坐下来,叫sūn家埭村副支书张盛站到跟前来汇报工作。

  五个充打手的小青年才知道眼前的青年是镇上的“沈书记”,讪着脸,忐忑不安的站过来等着挨骂。

  沈淮看这伙人就心烦,指着路牙zǐ,骂道:“都滚一边去!”让他们到马路边站着去。

  张盛站过来,跟sūnzǐ似的,忙不迭赔礼认错,就沈淮的问题却回答不出一二三来。沈淮阴着脸,狠狠的盯着他,劈头训斥道:“街区整治,范围是镇区,重点是解决占道经营问题,对街边设摊的经营户,要坚持劝导教育。即使非要用强制措施,也必须要有工商、公安人员在现场配合。你们哪一点是跟这个符合的?有点小权,都他妈无法无天了?”

  见张盛gěi训得脸色发白,不敢反驳,沈淮训得也没意思,指着sūn胡zǐ,对张盛说道:“你过去gěi人家赔礼道歉,撞坏什么,都要照价赔偿。这些事做好之后,明天写份检讨交到我办公室!你们是怎么做群众工作?”

  我的QT房间开通了!更俗官方QT房间号[9167]

  点击进入<a>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