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谈合作而非谈合作条件


  更新时间:2012-09-11

  周yù坐到车里,能隐约听到电话里那人正说梅溪钢铁厂改制的事情,虽然听不真切,但沈淮打完电话,恼怒的把手机摔在仪表盘上,把电池都摔出来,就知道梅溪钢铁厂改制的事情,沈淮在其他地方遇到阻力了。

  周yù虽然给沈淮摔手机的动作吓了一跳,但很快镇静下来,沈淮在其他地方遇到阻力越大,才显得周家的重要性。

  “周区长,东华有méi有你特别喜欢的地方?”沈淮méi有管摔成两块的手机,侧过头问周yù。

  “wǒ爸以前在竹社工作,wǒ常常坐在wǒ爸三轮车后面,一起穿街过巷的收旧货,”周yù想起往事,也颇有感慨,“虽然竹社归唐闸区管,不过wǒ还méi怎么机会到竹社走一走……”

  沈淮发动车,掉转车头,就直奔南郊公路以前的竹社镇而去。

  竹社跟鹤塘镇隔着梅溪河,是唐闸区的滨江地区。

  唐闸区计划在竹社成立一个区属◆的工业园区,但跟西边的东华开发区挨着,市区的意见,在紧挨的两块,méi有必要成立两个不同级别的工业园,还不如把竹社划并到市开发区一起规划。

  不过,这背后纠集着各种利益及矛盾,又méi有谁让步□或给对方大的补偿,唐闸区成立工业园区的事情以及竹社划并市开发区,也就拖着一直méi有实质性的进展。

  竹社镇属于城郊区域,道路等基础设施,要比梅溪镇好得多,沿江都是柏油路。沈淮直jiē将车tíng在鹏悦在竹社拿下打算建码头的那块地前。

  周知白下手比较早,只是méi想到码头批文会因为吴海峰退居二线而给卡住,这块地收上来之后,荒了有大半年的时间,这时候时值四五月之际,天气暖和,杂草丛生,车tíng在滨江柏油路的树荫下,路外是渚江浑浊的江水,路内侧倒也显得芳草如茵。

  “周区长,你知道wǒ刚才为什么摔手机吗?”沈淮把车窗打开,拿起烟来抽。

  “wǒ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wǒ怎么猜得到?”周yù笑道,知道沈淮要摊开来谈条件,心踏实下来。

  “潘石华开出条件来了,”沈淮说道,“四百万干股换他支持改制方案;说干股也不准确,就是要wǒ帮他从银行贷四百万入股钢厂,○将来拿分红归还贷款……”

  “听上去也méi有不合理的地方,”周yù说道,“钢厂真要资金的话,鹏悦可以拿四百万现金入股……”

  沈淮侧过头来,看着周yù,这么近距离看周yù的脸蛋,还是看不到一点瑕疵,夕阳从车窗外透进来,照在她的脸上,像是敷了一层毫光,叫她的脸蛋看上去愈发的细腻光泽。

  周yù感觉到沈淮的目光盯着她的脸在看,她怕跟他的眼神撞上,侧着脸看着滨江公路下来的江水,●给夕阳光铺在上面,瑰丽壮美,叫她méi有谈判的心情,仿佛想醉心她平时很好关注的江水晚景之中。

  “wǒ不想跟周家谈合作的条件,wǒ想跟周家谈合作……”

  听沈淮这么说,周yù好奇的转回●●给夕阳光铺在上面,瑰丽壮美,叫她méi有谈判的心情,仿佛想醉心她平时很好关注的江水晚景之中。

gěixīyángguāngpùzàishàngmiàn,guīlìzhuàngměi,jiàotāméiyǒutánpàndexīnqíng,fǎngfóxiǎngzuìxīntāpíngshíhěnhǎoguānzhùdejiāngshuǐwǎnjǐngzhīzhōng。

  “wǒbúxiǎnggēnzhōujiātánhézuòdetiáojiàn,wǒxiǎnggēnzhōujiātánhézuò……”

  tīngshěnhuáizhèmeshuō,zhōuyùhǎoqídezhuǎnhuí头来,两人就隔着两三十厘米相望。

  这个距离远达不到心理上的安全界限,周yù倒méi有特别的排斥。

  “潘石华提出的条件,不能算太过份,”沈淮说道,“但wǒ不会答应他,wǒ做事有wǒ的原则跟底线。当然wǒ的原则也méi有想象中的高不可攀。利益均沾是大家参与进来的根本动力,但前提是,你参与进来,要能促进蛋糕做得更大,而不是什么贡献都不做,上来就是挖一块走。wǒjiē手梅溪钢铁厂之后,中断跟万虎公司的合作,但还保留跟鹏悦的业务,就是如此……”

  “哦,那这么说,周家在你眼里,做事还是有底线跟原则的喽?”周yù笑问道。

  “wǒ对周家又不熟悉,wǒ只是觉得跟鹏悦合作,至少目前来说,对梅溪钢铁厂是有益的,”沈淮笑道,“梅溪钢铁厂股权改制,wǒ不想鹏悦这时候就参与进来,但想来周家也需要wǒ有一些保证。wǒ目前能给周家三点答复:一、梅溪钢铁厂三年内超越市钢厂现有规模不是夸夸之谈。改制要能顺利通过,梅溪钢铁厂今年的产能就能突破十八万吨;明后年再上项目,必然是二十万吨起步。二、梅溪钢铁厂不会直jiē做废钢业务。国内钢铁累积有十亿吨左右,国内废钢回收工作要搞好,废钢质量要进一步提高,为入炉熔炼提供更大的节能效益,这些工作必需由专业公司去做。钢厂想要把什么事都做好,只会自找苦吃,wǒ对这点很清楚。同等条件下,梅溪钢铁厂可以优先采用鹏悦提供的废钢炉料,但比例不会超过七成。三、货运码头唯有建在鹤塘,才能为钢厂的原材料及钢材进出提供最直jiē的低成本运输基础,周家要是能用心做梅溪钢铁厂的炉料供应商,也应该参与鹤塘江港码头的建设,才更合乎周家的利益。周家要是担心wǒ空口说白◇话,江港码头可以划出一块地,由鹏悦负责建废钢堆场,但必须至少留出三成的场地,由梅溪钢铁厂承租……”

  周yù侧头看着沈淮,她还是有些疑惑:改制方案书她认真的看过,沈淮méi有从中牟取什么个人利◇益,他应该还是有希望能在仕途上有发展,但是,把梅溪钢铁厂经营得再好,能给他仕途发展的助力,都不及谭启平这样的上位者对他的宠信。

  即使疑惑,但看到沈淮描述梅溪钢铁厂未来时眼睛里的神采,周yù也禁不住给他坚毅难摧的意志跟魄力所惑,心想:这样的男人,即使撞得满身是血,也不会轻易屈服的吧?不过,她只是代表周家跟沈淮沟通,méi有办法当下就给沈淮什么答复。

  “周区长还要回区政府吗?”沈淮问周yù。

  “不了,你把送wǒ到南郊路的鹏悦国际……”

  沈淮发动车,打着方向盘下了滨江路,往回开。

  鹏悦国际高尔夫球练习场,位于南郊公路的东头,离梅溪河就四五百米,往东能看到梅溪钢铁厂的高炉烟囱以及一栋栋竖立起来的集资住宅楼。

  隔河过去就是钢厂路的西头,有一些错开,但大体还在一条直线上。不过两条道路之间méi有桥相通,中间隔着梅溪河近三百米宽的河面。

  车tíng在鹏悦国际tíng车场前,周yù问道:“沈书记在国外打过高尔夫méi有,有méi有兴趣进去玩两手?”

  “今天就算了。”沈淮摇了摇头,谢绝周yù的邀,又见tíng车场上méi有几辆车tíng着,淡淡一笑。

  鹏悦的废钢业务要是不萎缩,周知白在这里建高尔夫球练习场,即使不赢利,也méi有什么,毕竟前期拿地成本极为廉价,可以当成鹏悦产业多元化的先手布局。

  不过在当下,沈淮从其他渠道了解到,这座高尔夫球练习场倒是给了鹏悦不小压力。

  沈淮即使渴望能跟吴海峰站在一个台阶上说话,但不得不考虑有时候锋芒还是收敛一下为好;与周家的交易,沈淮也不求跟吴海峰或周yù、周知白的父亲周炎斌直jiē对话,能有周yù居中沟通便好。

  ***********

  与周yù告别,沈淮就直jiē开车返回梅溪镇。

  天光经不住消耗,沈淮开车回到梅溪镇,暮色便彻底遮掩过来。

  这时正是渚溪酒店灯红酒绿之时,陈丹要在酒店里盯着,而小黎应该在学校上夜自修,沈淮既不想去镇政府,又不想去钢厂,便直jiē开车回老宅。

  朱立前天打电话说老宅改造工程已经收尾了,要他过去看一下,有什么不合意的,他们可以马上改正。

  要有什么不合意的,也是孙亚琳的意见居多。

  业信银行两处营业网点的改造,朱立也只有用了一个月稍多点的时间,老宅这边孙亚琳前后提了好几回意见,使得工程拖了两个多月,工程款也由最初的二十万,追加到四十万。

  孙亚琳打小就在豪宅里长大,对生活要求极为挑剔。反正也是花她的钱,沈淮便由着她作主,让她这么一个挑剔的人盯着,也能随便帮渚江建设提高一下业务水平。

  沈淮也是好久méi有回老宅看一眼,也不知道老宅到底给孙亚琳折腾成什么样子了。车下了砂石便道,看到孙亚琳的三叉戟也tíng在院子东山墙下,沈淮就把车tíng在院子后走过去,看到孙亚琳跟朱立还有两名工程师模样的人,站在院门外对着里面指指点点。

  “这么一个小工程,你让老朱派一名施工经理、一名设计师盯在这里,你还隔三岔五的把老朱拉过来。搞得这么麻烦,你倒是不怕惹人厌啊。”沈淮说道。

  “不麻烦,不麻烦,孙小姐的眼光真是要远远高过wǒ们,做这个工程,wǒ们学到太多东西了,”朱立转回身看到沈淮走过来,说道,“沈书记你也来看看,有啥意见,wǒ们记下来,明天一并改……”

  “wǒ能有什么意见,就过来看看。”沈淮笑道。

  孙亚琳把老宅改造得跟私家庄园似的,这么大的动作又搞得邻里皆知,他都担心住进来会有很不好的影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