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谁都敢翻脸


  (感谢锡马奇莫兄弟de捧场,这一章献给nǐ)

  周明一摇三摆de进来,眼睛直接奔面门而坐de沈淮过去,直到熊wén斌转过身来瞪他,才陡然一惊,微酣de酒意也在一惊之间消失掉,结结巴巴☆de问道:“爸,爸,爸,nǐ怎么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过来?”熊wén斌黑着脸问道。

  沈淮冷着脸,看着僵站在那里de周明。

  从给谭启平疏离以来,周明带着苏恺闻到梅溪镇◇示威,沈淮也忍了。

  潘石华调任唐闸区副书记、代区长,沈淮也忍了。他只是小小de镇党委书记,谭启平de确没有必要在正县处级干部de调动问题,提前知会他什么。

  戴乐生、戴毅de事情,沈淮也是事前丝毫不知情;他仿佛聋子、瞎子,对市里de最新动态,一点都不知情,他也无计可施。

  但今天周明、苏恺闻,几步lù都懒得走,就想一个电话把他呼来唤去de姿态,甚至连英皇de公关经理都打心底鄙视他,叫沈淮心里实实在在de窝了火。

  既然周明、苏恺闻都已经把他给谭启平疏离de事情对外公开,沈淮要继续退让,而没有一点反击,只会让他在东华陷入更被动de境地。

  周裕知道熊wén斌de大女婿在市计委担任办公室主任,没想到就是眼前这人。

  她也转过身来,饶有兴趣de打着熊wén斌de女婿,听到熊wén斌女婿进门时说de那句话,她也知道了原委:

  原来熊wén斌□de女婿跟谭启平de秘书也在英皇吃饭,知道沈淮到这里后,非但不出面打招呼,竟然懒得走几步lù就想打电话把沈淮召过去。

  沈淮不过去,熊wén斌de女婿竟然还赶过来“兴师问罪”!

  周裕◎忍不住想笑:

  当初当着葛永秋de面,沈淮就肆无忌惮de痛殴葛永秋他小舅子一顿,在梅溪钢铁厂门口敢轧高天河儿子de车,别人以为他有恃无恐,以为他是依仗陈铭德、谭启平才敢胡作非为,实不知道他从骨子里就是一个傲慢、嚣张到极点de人。

  沈淮把熊wén斌喊过来,刚才de姿态,也表明他跟熊wén斌都敢翻脸,又怎么可能忍气吞声看熊wén斌女婿这种小角色de脸色?

  周裕这时才算明白,沈淮为什么会临时喊熊wén斌过来,原来是让熊wén斌教训他de女婿。

  给岳父冷脸质问,周明半天没有答上话来。

  杨丽丽站在门口,她跟着周明过来,明面上是来陪周明过来敬酒,实际上是想看周明怎么下沈淮de架子,没想到打开包厢门,会遭遇这样de场面,傻站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淮看到杨丽丽站在门口,冷着声问道:“杨经理,nǐ赶过来,也是要罚我de酒吗?”

  “我,我们王总知道沈秘书在这里,特地让我送两瓶红酒过来。”杨丽丽也感受到包厢里冷到极点de气氛所带给她de压力,说话也有些打结,僵在那里,不知道是退出去好,还是走进来。

  她过了一阵子,脑子才稍稍活络一些,想到周明喊“爸”de那个中年人是谁来。她想到沈淮之前提到“老熊”这个字眼,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竟然没有“老熊”跟市委办主任熊wén斌联系起来。

  沈淮眼睛扫过杨丽丽手里提着de两瓶酒,王子亮看似客气,但从骨子里就没有瞧得起他们这桌人,冷冷de回道:“王子亮好大de架子;nǐ回去跟王子亮说,他de酒,我受不起。”

  熊wén斌这时候算是明白过来了,明白沈淮为什么会喊他过来,喊他过来为什么会当着周裕、周知白de面公开他们之间de疏离。

  熊wén斌看着女婿周明de脸,恨不得去敲他de脑壳喝醒他:就算谭启平再疏远沈淮,又岂是nǐ能摆脸色给他看de?

  熊wén斌也不想女婿丢人献眼,沉着声音,说道:“nǐ去跟恺闻说一声,我在这里陪沈淮喝酒,就不过去跟他打招呼了……”

  周明没想到沈淮会把岳父拉过来打他de脸,他怨恨de看沈淮一眼,但没敢说什么,也不知道他岳父对他经常出入英皇会有什么想法,只能灰溜溜de先回去跟苏恺闻说这事。

  杨丽丽也只能跟周明先出去,她想不明白,谭启平de秘书苏恺闻以及周明,都打心眼瞧不起沈淮,沈淮又有什么有能耐将熊wén斌请出来打周明de脸?

  她想起沈淮刚才跟她说de话:“苏恺闻、王子亮还没有资格喊他过去打招呼!”

  杨丽丽悲哀de发现,她只是夹在这些大人物之间de小爬虫一个,谁都得罪不起,得罪了谁都能叫她万劫不复。

  杨丽丽跟周明走回到苏恺闻de包厢,苏恺闻见周明意气昂扬de出去、垂头丧气de走回来,讶异de问道:“怎么了,酒没敬得出去?沈淮不会这点面子都不给吧?”

  周明哭丧着脸,说道:“沈淮把我丈人喊过来了,正在那边喝酒呢。”

  “……”苏恺闻没想到沈淮这么狠,直接把熊wén斌喊过来,听周明这么说,也有些犯傻。

  苏恺闻再怎么跟沈淮示威,再●怎么想着法子挤兑沈淮,也不想叫谭启平知道这些事,他毕竟不想给谭启平留下什么坏印象。

  谭启平跟他父亲苏唯军de关系,是政治利益de联盟,不存在谁依附谁。还有一个,就算不考虑他与谭晶晶发展关系,○他既然选择了秘书lù线,想要在仕途上有所发展,目前也只有依赖谭启平对他de提拔。

  苏恺闻当然不希望今天de事情,经熊wén斌de嘴,传到谭启平de耳朵里去,心里虽然对沈淮怨恨得很,也只能先忍下一口气。

  苏恺闻站起来,长吁了一口气,跟王子亮说道:“既然老熊都过来了,我怎么也要过去打声招呼……”

  王子亮点点头,也站了起来,熊wén斌不是他能轻慢de。谭启平一到东华,就重用熊wén斌,依为嫡系心腹;再者,熊wén斌名义上也是苏恺闻de直接领导,苏恺闻家世再强,也不能不给熊wén斌面子。

  杨丽丽就跟牵线木偶似de,又跟着苏恺闻、王子亮、周明往沈淮那边de包厢走去。

  沈淮这边刚分好酒,看到苏恺闻跟周明再次推门走进来,好像才知道苏恺闻在这里吃饭似de,语气淡淡de说道:“原来苏秘书也在这里吃饭啊!”看到苏恺闻身边de中年人,剃着光头,恨不得别人不知道他在东华黑白两道通吃,心想他便是英皇de老板王子亮。

  苏恺闻给沈淮这话差点堵出血来,只能强作笑颜,说道:“沈淮nǐ也真是de,这么说不是我跟生分吗?我是以为nǐ要跟鹏悦de周总、周区长谈什么机密事,就没有过来打扰nǐ们,nǐ不会怪我失礼吧?”

  杨丽丽没想到苏恺闻能主动软下语气,再见沈淮还冷着脸,心想苏恺闻作为谭启平de专职秘书,都说软话了,沈淮这也未必太咄咄逼人了吧?

  苏恺闻看着这包厢里是大圆桌,也不管沈淮de冷脸,笑着说道:“不介意我们也过来凑个热闹吧……”见沈淮没有什么表示,就擅自主张de吩咐后面站着de杨丽丽,“帮我们添三张椅子来。”

  服务员很快就搬来三把椅子,看着服务员要椅子插到桌边来,沈淮才出声说道:“添两把椅子就够了……”

  杨丽丽愣怔在那里,苏恺闻、周明、王子亮三个人,沈淮只让添两把椅子,是打算把谁赶出去?

  周明脸涨得通红,只当沈淮记恨他,他de脸讪然,他岳父在场,他也不敢说一句不是,只敢讪着脸站到一旁去,也不敢负气走出去。

  苏恺闻跟王子亮也顾不上周明de脸色,就想坐下来,沈淮目光一瞭,盯住王子亮de脸,问道:“nǐ是谁?谁请nǐ坐下来de?这是周处长de位子,nǐ懂不懂规矩?”

  不仅王子亮脸讪在那里,苏恺闻脸也火辣辣de发烫。

  沈淮这一巴掌,不禁打在王子亮de脸上,更狠狠de打在他de脸上。

  杨丽丽已经没有胆量再去看谁de脸,只觉得包厢里冷到极点,叫人多站一会儿都会受不住。

  熊wén斌知道沈淮心里是窝足了火,他当初敢把高小虎de车轧毁,逼得高天河低头,今天抽王子亮de脸、抽苏恺闻de脸,也不叫人意外。

  王子亮在东华市再怎么黑白通吃,在熊wén斌看来,也不过是个小角色,但他要防止苏恺闻跟沈淮当众翻脸。

  那样de话,乐子才叫闹大了,那会叫谭启平都下不了台,会叫高天河、吴海峰以及高天河背后de戴乐生站在一旁看乐子。

  谭启平也许不会惩罚苏恺闻跟沈淮,但要是让他知道今天de事是周明在背后添油加cù,周明这辈子都不要想翻身。

  “周明,nǐ坐下,”熊wén斌心里长叹一口气,要周明坐下来,又回头看了王子亮一眼,问道,“nǐ就是英皇de老板?”

  王子亮虽然心里恨不得把沈淮剥了皮,但在熊wén斌面前还不敢放肆。

  熊wén斌在东华,不仅仅是谭启平de副秘书长这么简单,他在东华de声望,甚至都不在普通de副市长之下,王子亮忙抽出名片来,双手递过去,说道:“王子亮,还请熊秘书长多关照……”

  “沈书记是梅溪镇党委书记,也是梅溪钢铁厂de厂长,是谭书记都要重视de人,”熊wén斌眼睛盯着王子亮,语带警告de说道,“沈书记难得过来吃顿饭,nǐ也不出来招呼一声,是nǐde不对;nǐ过去给沈书记敬酒赔个不是。”

  王子亮在社会厮混久了,苏恺闻、周明虽然看不起沈淮,但熊wén斌话里de意思,他还能听出来,谭启平“都要重视”,也就是说谭启平“不得不重视”,瞥了沈淮一眼,暗道:这位爷到底是什么来lù?

  他黑白通吃,说到底只能对普通老百姓蛮横,他那些野lù子,借他两个胆子也不敢用在某些人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