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建筑承包商


  手机响起来,沈淮陡然从梦里惊醒,梦里那个面容清丽而痛苦的女孩子倏然消失,梦里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

  越是真实感强烈的梦,越是容易遗忘;沈淮惊坐起来,见陈丹、小黎、孙亚琳都讶异的看着他,给她们讶异的神色一打岔,就忘了到底做什么了梦。

  “怎么了?都看着我。”沈淮摸了摸脸。

  “你说梦huà一直喊‘小棠’、‘小棠’的……”陈丹说道。

  “没想到你也真的会良心不安……”孙亚琳站起来,感慨的说了一声。出乎意料的,她没有再拿huà刺沈淮,而是默默的拿起她的手机回自己房间去了,似乎不想跟沈淮一起去面对那个回忆。

  沈淮咽喉干涩,他没有办法跟陈丹解释“小棠”,陈丹也没有追问的意思,帮沈淮把正充着电的手机拿过来,是杨海鹏的电huà。

  借着jiē杨海鹏的电huà,沈淮心虚的避过陈丹那清澈的,没有一丝污染的眼睛。

  “听说镇上zài组织捐款,■我听说禇宜良捐了十万;鹏海贸易不好跟他比,捐个六万,你不会觉得我给你丢脸吧?”杨海鹏zài电huà那头笑问道。

  “捐多捐少都是一个心意,我代表镇上感谢鹏海贸易;当然,私下里我是也谢谢你……”◎○沈淮笑道。

  鹏海贸易也是刚刚起步,赚钱也就这两个多月的事情,杨海鹏捐出六万来,也是支持他的工作。

  又胡扯了几句才挂了电huà,陈丹坐过来说道:“酒店我jiē手运营有两个月,核了一下■,大概能赚了六万元;我明儿也都捐到镇上去。”

  “……”沈淮抓住陈丹的手放膝盖上;陈丹zài小黎面前不好意思跟沈淮太亲热,又抽回手去。

  沈淮抱头靠zài床边,说道:“我倒不是替你心疼这几万块钱,你承包酒店才两个月,突然捐出六万元出去,也许大多数人会觉得你心地善良,但也会有不少人会猜疑你这两个月是不是已经赚了十二万、二十万,甚至更多的钱……”

  “那我……”陈丹又不是对这个社会一无所知,知道沈淮所说是事实: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你自认为清白,别人就会认为你清白的。她要真把这么钱捐出来,怕是对沈淮也很不利。

  “你就捐三五千块钱,不要多,”沈淮说道,“救灾是讲究‘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不过最大的责任还是要政府承担起来。你的心意,我帮你去完成,还不行?”

  陈丹无奈的笑了笑,说道:“听你的。”

  “鹤塘镇的灾情比较严重,你家里有没有受影响?”沈淮问道。

  “陈桐昨天下午回了一趟鹤塘,今上午又回了一趟,我家里没怎么受影响。”陈丹说道,“对了,明天酒店就暂停营业,我妈要我带着小黎回鹤塘过年。你怎么办?”

  “没事,孤单又不会死人。”沈淮说道。

  “少装可怜,”陈丹笑了起来,温柔的摸了一下沈淮的脸颊,又说道,“要不我们还是留下来?”

  “你们回去过年吧,我真没事。本来以为春节能歇两天,你说这样子我能歇下来吗?”沈淮说■道,“你要留下来,我也没有时间陪你……”

  陈丹她爸以前是机修厂的工人,工厂出了事故,双腿就没能再站起来。

  漂亮女人是非多;陈丹jiē手经营酒店,本想将她爸妈都jiē过来,只是她爸妈○dào,“nǐyàoliúxiàlái,wǒyěméiyǒushíjiānpéinǐ……”

  chéndāntābàyǐqiánshìjīxiūchǎngdegōngrén,gōngchǎngchūleshìgù,shuāngtuǐjiùméinéngzàizhànqǐlái。

  piāoliàngnǚrénshìfēiduō;chéndānjiēshǒujīngyíngjiǔdiàn,běnxiǎngjiāngtābàmādōujiēguòlái,zhīshìtābàmā说不想到梅溪镇给别人指指戳戳,倔着不肯过来。

  这也是陈丹的一桩伤心事。

  九三年,大家都还没有zài酒店里吃年夜饭的习惯。从大年三十到年初五,酒店的生意也会格外的冷清,梅溪镇过年大小酒店基本上都不会营业。由于大部分工作人员都要qiú年假,渚溪酒店第一年也就只能屈从于传统;孙亚琳到明天也要临时住到市里去。

  沈淮也不管他才睡下一个小时,给电huà闹醒,就不再多睡,洗了把脸就又往镇政府里跑。

  李锋不zài政府,只有何清社人zài。

  沈淮先找何清社问织染厂关停的事。现zài灾情还没有完全过去,但他与何清社还有李锋,三个人只要保证有一人zài政府大院坐镇就好,没必要都牵zài政府大院里。

  “给沈书记你臭骂了一顿,潘石贵倒是老实下来了,这是他提的条件……”何清社把下午跟潘石贵谈的一些情况,拿给沈淮看。

  “好吧,只要他能配合镇上关停织染★厂,转移工人,镇上就照这个条件补偿他,”沈淮说道,“他要是能照章经营,不偷税漏税,不乱排污,镇上也欢迎他以后zài梅溪镇建厂。那关停织染厂的事,就交给郭全去负责……”

  何清社点点头,之前怕郭□全镇不住场面,他才出面。如今潘石贵愿意配合,褚宜良那边也积极配合jiē受工人,交给郭全负责这件事就没有什么问题。

  **************

  拖到九点钟,李锋才从外面赶回来,看到沈淮跟何清社坐zài会议室里抽烟,摸过来,说道:“包工头找到两家,一是秦家坝杨桂荣,一是镇上的白江。我刚陪他们都去织染厂的车间看过,他们会赶zài年前开出报价来;也同意签了合同,争取zài年初五之前就动同……”

  这年头乡镇不讲究什么招投标,通常就是找镇上几个包工头报个价,镇领导之间商议一下就拍板做决定。除非是一定要有资质要qiú的大工程,程序才会看上去严格些。不过大型工程的决定权,通常不会zài镇上。

  “对了,那个之前承包建筑站的那个谁?”沈淮一时想不起人名来。

  “沈书记是说zhū立zhū胖子?”

  “对,就是zhū立,文化站大楼是他建的吧?”沈淮疑惑的问○,他不知道zhū立的绰立,他到梅溪镇来,就没有跟zhū立打过交通,“文化站大楼里里外外的质量都不错,怎么这回没想到要找他?”

  陈丹jiē手经营渚溪酒店时虽然没有大修,也是做了些小处调整。沈淮◇就有机会看到墙面之下的用材。即使拿专业眼光来看,文化站大楼的活做得很漂亮,没有偷工减料。

  这点zài东华很是难得。

  文化站的外观设计以及内部布局,也完全没有乡土气息,即使放大城市里,也不会显得小家子气。

  沈淮对文化站大楼的形象很好,不过一直都没有机会跟当时的工程承包商zhū立有jiē触,只知道这个zhū立也是梅溪人,心想这边改造临时的过渡房,李锋应该会把zhū立列入可选择的名单里,倒没想到李锋就提了一个杨桂荣、一个白江,没有提zhū立。

  沈淮心里想:难道李锋跟zhū立以往有什么怨结下来了?

  情况倒没有沈淮想的那么复杂,李锋苦笑道:“我给zhū立★打电huà了,他把我臭骂了一顿,就把电huà给挂了,应该是没有意思要jiē这个工程……”

  “怎么回事?”沈淮问道。就算zhū立手里的工程jiē不完,空不出人手来,对镇上也不应该是这个态度。 ◆
  “文化站大楼还拖欠他垫款一百多万呢,zhū立发誓不再jiē梅溪镇的活。”何清社尴尬的说道。

  “还欠着?”沈淮讶异的问,文化站大楼建成都多少年的事了,没想到这背后还纠缠着工程欠款的问题。

  “嗯,”何清社点点头,把镇建筑站的前因后果都说给沈淮听,

  “早前建文化站大楼是杜建拍的板。当时zhū立承包镇建筑站,zài东华也小有名气,整个工程也就交给他做,条件就是让他垫一部分工程款。到文化站大楼建成之后,差不多拖欠了zhū立两百八十多万的工程款。前两年,镇上财政还可以,陆续还了zhū立不到七八十万,但是这两年镇上的财政陡然紧张起来,每年只能挤十万八万给他。到现zài还欠他一百八十来万的工程款,zhū立也是给这笔欠款拖苦去了……”

  镇建筑站zàizhū立放弃承包之后,就撤消了,所以沈淮改企业办为资产办时,就没有注意到这个情况。

  镇上对zhū立的欠债,则由财政所负责,沈淮jiē任党委书记就七八天的工夫,遇到的事千头万绪,还没有机会关注到这个问题。

  杜建离开梅溪镇时,也没有把这没擦干净的屁股跟他说。

  “李书记认识zhū立的家?”沈淮问道。

  “认得。”李锋点点头。

  “那镇上还是麻烦何镇长坐镇,李书记陪我去一趟zhū立家;这事是镇上对不住他……”沈淮说道。

  “这是杜书记没擦干净的屁股。”李锋大概是电huà给zhū立骂得很没面子,有些不愿意去找zhū立,也觉得沈淮没有必要把这事揽下来。很显然镇上不可能一下子把一百八十多万的款子还给zhū立,这年尾年头换谁过去都免不了要看zhū立的脸色,还要给zhū立缠着讨债。

  何清社说道:“jiē待站承包费提高到二十四万;zhū立上回来镇上找杜书记跟我,我答应以后每年就还他二十万,他也没有意见就回去了……”也觉得沈淮没有必要把这个事揽自己身上。

  沈淮笑了笑,说道:“杜书记已经离开梅溪镇,这事要不能处理好,就是我的责任;李书记要是怕陪着我过去挨骂,你把地址写给我……”

  沈淮坚持要过去,李锋自然也不能缩zài镇上,喊上还zài办公楼里值班的黄新良、褚强,开车赶往zhū立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