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权力的基础


  沈淮与赵东先把肖明霞送到钢厂的宿舍,再往厂办走。

  汪康升跟徐闻刀值夜,bú过两人都在门卫隔壁的吸烟室里吞云吐雾。

  沈淮全厂禁烟,目前只在门卫处设了吸烟室。

  bú管是一线工人还是厂长,要吸烟都只能到这个地方来。

  除了汪康升、徐闻刀来,还有几个休息的夜班工人在里面chōu烟,沈淮从兜里掏了两包烟丢桌上,立马给夜班工人抢了分掉,沈淮骂道:“你们几个混蛋,给我留两根烟!”

  “汪厂长那里有沈书记你喜欢chōu的金叶子,这中华烟我们jiù代劳了。”工人也油,bú理会沈淮的叫骂。

  钢厂的管理要从严,沈淮也bú得bú实施分明而森严的等级制度,bú过chōu烟没大小,他也要求管理层到吸烟室里要主动给工人们分烟,叫管理层能跟一线工人有更多的接触,也叫管理能更多些润滑。

  chōu了两根烟,沈淮拉着汪康升、徐闻刀、赵东,到结构强度bú足的几处建筑走一圈,足够定时清雪,jiù又回吸烟室。

  钱文惠也在加班,到年尾,财务工作是最忙碌的,看到沈淮的人,从办公室里小跑过来:“沈厂长,正找你签字呢……”

  沈淮跟汪康升、赵东、徐闻刀他们都停在那里,沈淮接过钱文惠递过来的文件,原来是财务部刚计算好的年终奖分配表单,汪康升、徐溪亭他们都签过字,表示过审,jiù等他签字明天jiù可以发放奖金。

  沈淮从钱文惠手里接过钱,把他自己的名字画了圈,又打了个叉,将文件还给钱文惠,说道:“我在政府那里有年终奖领,这里再领一份bú合适。把我去掉,管理层的奖金,你再重新算一遍找老徐、老汪签字……”

  “这怎么成?”钱文惠说道,“政府那头归政府那头,钢厂归钢厂,又bú是一码事,我们也是照着财务制度来,没有什么bú合适的。”

  沈淮说道:“财务制度是我定的,你们照财务制度拿奖金,没有人会说什么,要说什么,我也替你们顶着,但我照这个财务制度拿钱,jiùbú合适。别人到时候会说我定这个奖励制度是为了方便给我自己发钱,那到时候这个制度jiù会执行bú下去……”

  汪康升、赵东、徐闻刀听沈淮要把他的那份年终奖取消掉,也都凑过来,说道:“钢铁厂能振兴到今天的模样,全厂的人加起来,都顶bú过沈厂长你一人的功劳大,年终奖bú要说六万,jiù是拿六十万,我想全厂也bú会有一个说bú。你要bú拿这年终奖,我们也bú拿……”

  沈淮说道:“你们bú要跟我胡搅蛮缠,你们也都知道阻力bú会在钢厂。今年我拿这六万块钱,是bú多,镇上也bú大会说什么。bú过,我们明年的目标定的是两千万的利润,但我想努力做到四千万◎。到时候jiù要拿三百二十万给管理层分奖金,照这个比例,我jiù要拿五十万。你们说会有多少人会在背后想戳死我?那这个奖励制度还要bú要执行下去?钢厂还要bú要进一步改制?”

  “谁有本事把钢厂○的利润做到一千万,他jiù是拿走一百万、两百万,我也服他;谁有没鸟本事,说什么jiù当他放屁。”汪康升说道。

  “……”沈淮笑了起来,说道,“老汪,有你这句话,jiù是我得了这个年终奖。bú过■在国内,既想当大官又发大财的好事是有,bú过那都是给老百姓指着脊梁骨骂的贪官。你们bú要害我,我还想在仕途上有发展呢……”

  “管理层的奖励制度你是定下来的,整个管理层你jiù是领头雁,你要b◇ú领年终奖,bú是带头破坏这个奖励制度?”钱文惠说道。

  沈淮想了想,说道:“这样,你把我的年终奖打个duì折,我平时在钢厂这边也只工作半天;另外打电话通知李烽书记把这笔钱领走,作为我上交的党费——这件事jiù这么定下来了,你们都各自去忙吧!”

  见汪康升、钱文惠、徐闻刀他们整在那里bú肯走,沈淮说道:“bú跟你们叽叽歪歪的胡扯蛋了,我还要去镇上……”拉着赵东jiù往厂外走,临了还警告了钱文惠一句,“你bú照我的话,明天我jiù换郭全来当这个财务副厂长,你给我回家抱孩子去……”

  ****************

  “你拿这钱一点都bú亏心,”在路下,赵东还忍bú住劝沈淮,“你的功劳摆在那时在,bú仅全厂工人,jiù是镇上的干部也都看在眼里……”

  “我知道我拿这钱bú亏心,”沈淮停下来,赵东的思想工作做bú好,汪康升、钱文惠、徐溪亭他们怕也会再来劝,说道,“钢厂的工人或许没有意见,镇上的干部或许也bú会有意见,但梅溪镇五万名群众呢?他们要是知道我这一个党委书记从钢厂拿六万元年奖金,明年甚至拿三十万、五十万的年终奖,他们会怎么想?你挨个跟他们解释去吗?那除了梅溪镇,县里,市里,省里会怎么想?”

  “……”赵东说道,“帐目能明明白白算得清楚,别人有想法,钢厂可以把帐目公开出来给他们查。”

  “赵东你心里也明白,”沈淮笑道,“在国●内哪里有你自认为清白、别人jiù当你清白的事?鱼跟熊掌bú可兼得。我想啊,我要拿这钱,最好的结果,jiù辞去镇党委书记的位子,老老实实的回钢厂做厂长,做好管理工作,这样或许能堵住别人的嘴巴。”

★●内哪里有你自认为清白、别人jiù当你清白的事?鱼跟熊掌bú可兼得。我想啊,我要拿这钱,最好的结果,jnèinǎlǐyǒunǐzìrènwéiqīngbái、biérénjiùdāngnǐqīngbáideshì?yúgēnxióngzhǎngbúkějiāndé。wǒxiǎngā,wǒyàonázhèqián,zuìhǎodejiéguǒ,jiùcíqùzhèndǎngwěishūjìdewèizǐ,lǎolǎoshíshídehuígāngchǎngzuòchǎngzhǎng,zuòhǎoguǎnlǐgōngzuò,zhèyànghuòxǔnéngdǔzhùbiéréndezuǐbā。”

  “这个我倒是赞同的,”赵东说道,“乡镇工作太杂、太乱,反而bú利于你发挥;大家也都希望你专来带领大家干企业。”

  “可惜没有这么简单啊,”沈淮说道,“钢铁厂还是梅溪镇的资产,我一旦放弃党委◆书记的位子,钢铁厂将来的发展方向,jiù会落入别人的手里。特别是今天的事情,背后到底意味着什么,我想你也是清楚的。我更bú能把党委书记位子让出去,bú然的话,钢铁厂的主导权jiù会落到别人手里去。钢铁◆厂以后还要bú要进一步的发展,还要bú要进一步的改制?”

  “那这么说,岂bú是你一点都落bú到好?”赵东问道。

  “老熊这几天没有主动给我打一个电话,”沈淮眼睛灼灼的看着赵东,直接问到要害,“你怎么看这事?”

  “我跟海鹏都说了,这事老熊做得bú地道。”赵东说道。

  “有你这句话,jiù足够了,”沈淮说道,“我也坦率跟你说我的想法,我duì金钱看得很淡,但渴望能获得更大的权力。唯有更大的权力,才能去做更多的事情。别人或许会说,要做官,一定要上面有人,但这话bú一定准确,我们这个国家,还是需要能做事的人。jiù算以后真有人想把我压在梅溪镇又怎样?你要明白,梅溪镇的舞台也许bú大,但梅溪钢铁厂的舞台很大。也许我从此以后,从市里能获得的支持会变得有限,但梅溪钢铁厂能越做越大,而你们也能支持我的工作,我jiùbú用去担心别人会怎么来压制我……”

  沈淮继续说道:“我时时在想,权力的本质是什么,官位还是金钱,还是权威所具备的影响力。我想这些都有一些权力的特性,更准确的说,jiù是duì资源的支配力。在普通人的眼里,市委书记是肯定要比镇党委书记权力大的,但这个只是权力的表象,并bú事事皆如此。市委书记bú能做成的事,镇党委书记却做成了,至少在这一领域,镇党委书记的权力要比市委书记大,区别jiù是看谁支配资源的能力更强……”

  沈淮的话叫赵东一路上都陷入沉思,他本来还担心今天的事情duì沈淮有什么影响,没想到沈淮打心底duì谭启平的坚持jiù没有看得多重,更没想到沈淮在仕途上有这么强的进取决心……

  差bú多走回到镇政府,杨海鹏的电话打了过来,片刻之后杨海鹏jiù从风雨里钻了出来,说道:“路上都是雪,周明、苏恺闻他们也回bú了市区,都在酒店里住下来。这事老熊也真是的,怎么能叫周明、苏恺闻联合起来搞这种突然袭击?”

  他们都知道熊文斌没有沈淮的推荐,根本bú可能得到谭启平的重视,故而duì熊文斌竟然都没有给沈淮知会一声苏恺闻的事,很是bú满。

  尽管杨海鹏、赵东在钢厂都是熊文斌带出来的,而是熊文斌此时是市委副秘书,是谭启平的心腹,也是东华市绝duì的实权人物,赵东跟杨海鹏这时候能说这样的话,也可以说是一种表态,沈淮感到很欣慰。

  说实话,沈淮更担心谭启平态度的变化,会叫赵东、杨海鹏等人的心散掉。人心bú散,才是根基。哪怕这个根基还会薄弱,但总有一天会蔚然成林!

  沈淮笑道:“老熊有老熊的难处。再说谭书记那边,也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严重,主要还是我跟我家里人的一些矛盾,可能叫谭书记duì我有些负面的看法……”

  杨海鹏跟赵东也bú好多问什么,沈淮竟然有一个在业信银行担任高级管理层的法国籍混血表姐,jiù知道沈淮家族的情况,要比他们想象的复杂一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