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远房表姐


  涉外治安纠纷,落谁头上都不敢马虎。

  听到黑衣女郎指认一名sāo扰的小流氓要溜走,当即有个警察眼疾手快,一箭步跨过来,就抓住沈淮的胳膊,喝道:“站住,不把问题说清楚,谁都不许走!”

  沈淮一脸苦笑,知道孙亚琳有可能看到他的脸,但不会确认就是他,但周明挤过来一喊,他想躲都躲不开。沈淮见给警察揪住胳膊,只能站住。

  没想到无端端的给人泼一盆脏水到头上来,熊黛玲离黑衣女■郎最近,转过身就气愤的指责:“你眼睛怎么长的,我们没招你惹你,你怎么血口喷人?我们大半天都站在楼上没动静,谁sāo扰你了?”

  “沈……沈厂长,”正在听黑衣女郎说事情经过的一名警察,转过头来看○到沈淮的脸,愣了一下,“沈厂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沈淮看清那警察的脸,也是一乐,原来是轧车事件里顶撞上司宋三河的市局治安科干警刘成国,走过来苦笑道:“原来是老刘你啊,吓我一跳。我真是给冤枉的,这位小姐真是血口喷人啊,我gēn几个朋友一直在二楼喝酒,他们在楼下打成一团……”

  “我怎么血口喷人了?你看到我们给小流氓袭击,还看好戏,怎么证明你gēn他们不是一伙的?”黑衣女郎眼睛很凶的盯住沈淮,沈淮看到她们给地痞流氓欺负也不吭一声,就叫她气恼……

  熊黛玲也不是忍气吞声的主,听到这外国妞如此蛮不讲理,都气乐:站在旁边看戏的人多了,合辄他们gēn小流氓是一伙的?

  黑衣女郎没有要放过沈淮的意思,继续气势汹汹的质问:“你信不信我现在打电话给姨奶奶,叫姨奶奶评评理,说你gēn他们是不是一伙的?”

  “咦,你们认识?”熊黛玲完全没有想到这上去,讶异的回过头◆看了看沈淮,又看了看容颜艳丽的黑衣女郎,脑筋有些短路。

  “孙亚琳?真的是你?”沈淮神情夸张的,好像真是刚刚把这个黑衣女郎认出来似的,绝口不承认刚才袖手旁观,“我说怎么看着脸熟呢,你怎么会在国●■内?到东华来,怎么不gēn我说一声?冤枉啊,我是真没有把你认出来。谁能想到你在东华呢?你也没有想到我也会在东华吧?”

  沈淮这么说,杨海鹏他们几个则撇过头去,一是没想到沈淮gēn这两个洋妞认识★,更没有想到沈淮明明认出这两个洋妞来,还能一脸纯洁的装无知。

  “你还问我?你怎么不在淮海省经济学院继续骗女学生妹,怎么会跑到东华当什么个钢铁厂的厂长?”黑衣女郎挑衅的看着沈淮,眼神在沈淮的脸上舔来舔去,好像一副把他的情况全然调查清楚的模样。

  沈淮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了,没想到孙亚琳不仅人突然出现在东华,还把他在东华的情况调查得一清二楚,他之前还没有警觉。

  沈淮这时候想起前些听何月莲说起过有两个说法语的女孩子经过梅xī镇,心想或许就是孙亚琳gēn她的女伴。

  熊黛玲看那黑衣女郎,有东方人的特征,似乎也带有欧美人的混血,几乎要gēn沈淮一般高矮,穿着紧身的黑色线衣、长裤,长发简单的挽了个髻,斜别着,头发有些散蓬,精致的脸容透着说不出的野艳。熊黛玲见她挑衅的看着沈淮,目光又很不礼貌的在她gēn她姐姐的脸上打量着,叫她难生好感。

  黑衣女郎的同伴,倒是纯粹的外国人,不过褐发褐眼,再加上五官精致的小脸,在光线交错的昏暗舞厅里,给误以为是当地女孩子也很正常。

  那几个小青年一时间精\虫上脑,看到她们热舞火辣,就冲动的上去占便宜。

  黑衣女郎的同伴,看了看沈淮,又带着疑惑的眼神用法语问黑衣女郎。黑衣女郎gēn她交谈了几句,她脸上就露出原来如此的神色,褐色的眼珠子滴溜溜的盯着沈淮看,略有些点敌意。

  熊黛玲从没有听说沈淮曾在她此时上学的省经院工作过,见两个女孩子用法语交谈时,脸上的神色奇怪,问沈淮:

  “她们说什么?”

  沈淮心里苦笑,早知道借别人的身份活在世上,别人以往的人生,也是他必须要承担的负担。

  眼前这个孙亚琳,是他二舅爷的孙女,他的外婆是她的姨奶奶,算是他的远房表姐,gēn他一样,也都是孙家的第四代继承人。不过他由于之前犯下无法给原谅的大错,已经给他的外祖父母剥夺了继承权。

  那个法国女孩子,大概是听说过之前沈淮在法国的一些恶劣事迹,从孙亚琳那里确认他就是那个人,故而露出嫌恶的眼神来。

  孙亚琳gēn她的同伴猜测熊黛玲gēn她姐是他的性伴侣,这话能gēn熊黛玲说吗?沈◆淮gēn熊黛玲耸耸肩,只说道:“我这几年都在国内,法语都丢干净了,听不懂……”

  熊黛玲横了沈淮一眼,前些天还看到沈淮在房间里有一摞法文书,心里好奇沈淮眼前这个带有混血的高个子女人到底是什么g◎uān系。

  “站住!”刘成国看到他们进来时抓住黑衣女郎要下手打的小平头想溜走,一把揪回来,掏出手铐“啪”的铐起来,喝道,“姚金三,你倒是能捅篓子,什么人都敢惹。这回不把你皮剥下来,我gēn你姓……”

  看得出刘成国在这一片很有威信,小混混们看着小平头给铐起来,也不敢围上来起哄闹事。

  刘成国将姚金三铐起来,又把刚才攻逼最近的三个小青年拎出来,交给同事看着,他拉沈淮到一旁,问道:“沈厂长,这是怎么回事?”杨海鹏也凑过来看热闹。

  “她姨奶奶是我外婆,你们说是怎么回事?”

  沈淮苦笑道,也不想把之前沈淮的家族史以及之前沈淮的混蛋史gēn刘成国、杨海鹏说一遍,只是避重就轻的说道,

  “我们家,那么多远堂远表兄弟姊妹之间,guān系不是很融洽,平时见到当没有见到。这事凑巧给我遇上了,也就报个警,其他事真不想理,没想到给她认出来……”

  沈淮又问刘成国,“你们赶过来不慢啊,杨海鹏报警都没过三分钟啊。”一般情况下,应该是附近的派出所出警,心想:刘成国该不会因为上回那事给踢到街道派出所了吧?

  “这场子经常闹事,想封又封不掉;我们没事都会有人在附近盯着,赶着今天是我值勤……”刘成国说道。

  沈淮“哦”的一声,原来刘成国他们是盯上这家场子了,但不能直接处理,可能是这家场子背后有什么guān系。

  “刘科,刘科,”这时●候一个蓝西服里穿暗红花格子大翻领衬衫、脖子挂着一根有小拇指粗细的金链子的男青年,谄笑走过来,招呼刘成国,“姚金三又在我场子里闹事,刘科你是不是先把他们押出去?押回市局也成,我这边还要继续营业呢!”

  “你这里隔三岔五就有人打仗斗殴,是不是要停业整顿一下?”刘成国看着赶来的男青年。

  “我这会儿没问题啊,姚金三他们掏票进来,我也不能赶他们出去。他们打仗斗殴,我们都是积极报警的。刘科该不会以为我叫姚金三他们成天在场子里闹事吧?”男青年谄脸笑道,“再说,这停业一天,我可损失不起……”

  “今天你就guān停了吧,你也不看看,都乱成什么样了?”刘成国指着乱糟糟的舞池,说道。

  “陈局约好今晚要过来喝酒,我要是把大门guān上,陈局要是误以为我给他脸色看,怎么办?这个责任我可担不起,要不你来打电话gēn陈局解释一下?”男青年见刘成国盐油泼不进,态度也强硬起来。

  “你他妈废话哪这么多,姚金三在你们场是什么角色,他就是给你们看场子的混混,不要以为我们真就什么都不知道,”刘成国恼火的瞪了男青年一眼,软的硬的都不吃,直接威胁道,“你现在把这场子guān停一天,我就把人带回局里调查;你要嘴硬,再拿陈局长来压我,我们今天就在这里把问题调查清楚再走……”

  男青年脸气得发白,终于是忍住没有发作,带着怒意,压着声音对身边人说道:“清场,配合公安局破案!”头也不甩的就离开了。

  场内拥挤的人群很快就给赶出去,刘成国也没有多说什么,就铐着姚金三往外走。

  沈淮也知道,他一直都想缓和gēn宋家及沈、孙家的guān系,既然给孙亚琳认出来,就不能再▲置身事外,走到外面,gēn杨海鹏说道:“你帮我送小黎回梅xī,我gēn着去市局看看……”

  杨海鹏看沈淮gēn他这个所谓的表姊,guān系似乎不那么融洽,也知道沈淮有些事不想让别人掺和进去,点□头说道:“行,我送小黎他们回去……回头给你打电话?”

  沈淮点点头,让杨海鹏开车送周明、熊黛妮、熊黛玲以及小黎他们先离开。

  沈淮走过去找刘卫国,孙亚琳将她们寄存的外套gēn手袋拿回来★,正用手机gēn人通电话,看到沈淮走过来,撇过脸去不理会他。

  外面的风很大,姚金三gēn另三个小混混已经铐上警车,另两名警察也就上了车。沈淮拉刘卫国躲到警车后避风,问道:“她给谁打电话呢?”■

  “好像是给市外事办打电话……”刘卫国苦笑道。

  沈淮知道刘卫国为何苦笑。

  倒不是说刘卫国怕惹事,他以前能顶撞宋三河,刚才逼着那花衬裳男停止营业,就知道他是一个硬脾气的人。不过深更半夜的,没有谁愿意把小事闹大,再说这事把市外事办的人惹出来,也不可能真就能把这家背后guān系硬的迪厅guān停掉,到最后还是刘卫国这些治安警员夹在里面两头受气。

  沈淮掏出烟来,分给刘卫国一根,刘卫国接过烟,看了看,笑道:“沈厂长怎么也抽金叶?我半天没拿烟出来,还打算蹭沈厂长你两根好烟抽呢?”接过烟点了,又把兜里那半包坐瘪的金叶烟给沈淮看。

  沈淮哈哈一笑,觉得刘卫国说话什么的,都投脾气,笑道:“得,改天请你抽好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