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女流氓会武术


  东华市de经济发展,相对渚江南岸de平江等市,要滞后许多。bú过城区八十九万de人口基数,还是将餐饮、商业、娱乐等产业支撑出相当de规模来。

  从震耳欲聩de音乐声浪以及浓郁散发de○
  dōnghuáshìdejīngjìfāzhǎn,xiàngduìzhǔjiāngnánàndepíngjiāngděngshì,yàozhìhòuxǔduō。búguòchéngqūbāshíjiǔwànderénkǒujīshù,háishìjiāngcānyǐn、shāngyè、yúlèděngchǎnyèzhīchēngchūxiàngdāngdeguīmólái。

  cóngzhèněryùkuìdeyīnlèshēnglàngyǐjínóngyùsànfāde荷尔蒙间穿过,舞池里有bú少衣着单薄denǚ孩子,疯狂de扭着惑人de小腰跟翘臀。

  平时在大街上绝少看见de包臀皮裙、黑丝袜、吊带衫,在舞池里比比皆是。

  虽说室外天寒地冻,但是这些nǚ孩子在外面穿羽绒服,进迪厅把羽绒服寄存起来,就肆无忌惮de展示诱人de身体。之前de沈淮到东华后,把这里当成钩花吊艳de场所,知道这些穿着暴露、青春性感denǚ孩子,大多都有个价。

  这家迪吧de背景也bú那么干净——事实在九三年,国内大多数城市做娱乐产业,背景都大干净——又是年轻人聚集de场合,混杂着漂亮nǚ人与性与荷尔蒙,打架斗殴之事时有发生。

  沈淮当然是bú会希望小黎涉足这种场所,但有时候想想,过度保护也未必就好,这个社会de残酷、鲜艳及复杂,总要让她有所接触、有所认识,才可能叫她更好de保护自己。

  沈淮找到杨海鹏,他们坐在大厅二楼de角落里喝着饮料跟啤酒,周明、熊黛妮也在,看bú到熊黛玲de身影,小黎依着栏杆,新奇又略带兴奋de看着楼下舞池里扭动de年轻男nǚ们……

  看到沈淮mō过来,杨海鹏首先把熊黛玲出卖了:“可是熊家两位大小姐硬拽着我过来de,我怕当bú好护花保镖,特地把你跟周明拉过来……”

  熊黛妮说了一句话,但是音乐声太吵,沈淮没有听清楚,熊黛妮凑过来大声de说:“看你严肃劲,是bú是怕你们男人寻欢作乐de场所从此就暴露了……”沈淮笑了笑,熊黛妮挨他太近,气息直要吐到他耳朵里去,回头看了周明一眼,见周明de目光给舞池里de年轻nǚ孩子吸引住……

  “我是身正bú怕影子歪,”沈淮大声de回了熊黛妮一句,“知道什么叫身正bú怕影子歪?这满场de漂亮nǚ孩子,跑到我跟前来说:我怀孕了。我都会很平静de回答她们:恭喜你。这就是身正bú怕影子歪。你问你家周明,能做到这点bú?”

  熊黛妮正值新婚,身眼皆有媚,也算是食髓知味de过来人,沈淮倒喜欢跟她开些半诨bú诨de玩笑话。

  熊黛妮咯吱而笑,轻轻de推了沈淮一把,又去遮拦她丈夫盯nǚ孩子太**de眼神去了。

  沈淮到杨海鹏身边de高脚凳,接过一支啤酒,见小玻璃桌上放着两支饮料,知道杨海鹏还有分寸。要是叫熊黛玲满嘴酒气回去,指bú定就会惹得熊文斌、白素梅两人心里bú高兴。

  “你整个下午躲那里去了,怎么没看见你de人?”熊黛玲bú晓得从哪里钻出来,猛de拍了一下沈淮de肩膀,想吓唬他一跳,小嘴巴凑过来大声de问。

  “哦,下午有个应酬。”沈淮凑到熊黛玲de耳根说话,见她de耳朵玉色晶莹,淡淡de青色血管也浮出来。

  “好重de酒气啊。”给沈淮喊声,熊黛玲觉得耳根子痒痒de,mō了mō耳垂,侧过脸来,又跟沈淮面对面挨得近,能闻到沈淮说话里浓郁de酒气传来,皱着眉头往后仰了仰头。

  熊黛玲外套脱下来,就放在椅背上,里间穿着桔黄色de毛线衣,紧身牛仔裤,将她充满青春活力de修长身材,肆无忌惮de展现出来,有好几个年轻人跟过来,看到沈淮他们,才bú甘心de离开。

  沈淮暗道熊黛玲也是个招花引蝶de主,又正值年轻好玩de年龄,bú晓得会有多少人为她暗中垂泪,

  沈淮见小黎站在栏杆那边回头看过来,他抬起手来,指了指手表,示意时间bú晚了。

  “你管得真宽呢,人家亲哥哥都没有你管得这么宽。”熊黛玲见沈淮刚过来就要把小黎lǐng走,有些bú乐意他们马上就走,凑到沈淮de耳根边责怪道。

  沈淮听了只是心里一酸,见小黎凑过来,跟她说道:“我再过半小时就要回去,你要bú要跟我一起回去?”

  “好de,跟你一起回去。”小黎点点头,她跟着出来玩,感到很新奇,也就感到新奇而已,知道楼下de舞池是她此时bú能涉足delǐng域。

  熊黛玲要拉沈淮下去跳舞,沈淮直是摇头说自己bú会。音乐声嘈杂,说话扯着嗓子都未必能听见。bú过这边de迪吧也是简陋,没有隔音好de包厢,沈淮就坐在嘈杂de音乐声里,跟杨海鹏喝着酒。

  周明给熊黛妮拉去舞池跳舞,熊黛玲也bú为沈淮de拒绝而气妥,她在舞池里几乎是所有人de焦点,压根儿就bú会寂寞。

  没过一会儿,熊黛玲跟她姐就回来了,看熊黛玲鼓着腮邦子,沈淮还只是她给舞池里de小青年占了手脚便宜而bú高兴。熊黛妮凑过来大声de说道:“舞池里有两个外国妞,舞跳得真好看。跟人家一比,我们扭着跟乡下老太婆似de,没好意思就回来了……”

  沈淮哈哈一笑,原来熊黛玲是为风头给人家抢了而bú高兴。

  沈淮◎与杨海鹏拿起酒瓶走到栏杆前,看到楼下de舞池果然有两个身材好到爆棚denǚ人在秀火辣de舞姿。

  光影晃动,褐色de长发随舞姿而动,秀丽迷人de脸庞若隐若现,看bú真切,也看bú出哪点像外国妞☆

  这两个nǚ人跳贴面对舞,占住舞池中央de场地,还带着本该是男nǚ之间de挑逗舞姿,狂野、火辣而性感无比,又显得十分专业。

  特别是那个穿黑色紧身衣裤de高个子nǚ郎,身材健美更是◆诱人,浑圆de臀跟修长de浑圆双腿,健美而有力度,伸手在娇小denǚ子乳腰、臀上做出抚mōde动作,嫣红de嘴唇给旋转彩灯打照着,将舞池外de青年男nǚ都挑逗得激动亢奋,连连怪叫……

  就连周●明也站在舞池边,痴痴de望着,忘了要回来。

  沈淮跟杨海鹏看了也很过瘾,bú一会儿,舞池里出现了骚动,有几个小青年估计是按捺bú住了,挤到舞池中间。为首de平头青年刚上去,手脚动作就放肆开,手按着高个nǚ子de两胯,下身就夸张de贴到那丰满迷人de臀上。

  高个nǚ子闪身要让开,那平头青年bú依bú依,又贴上去,下身还夸张de揉弄起来,沈淮他们站在楼上,能清楚de看到平头青年下身隆起丑陋de一团。

  沈淮本想要熊黛玲、小黎看到这种场所肮脏de一幕也好,省得她们以后克制bú住好奇心来这种场所。就在沈淮转身de一瞬间,那高个de黑衣nǚ子蓦然停下来,转身就甩了骚扰她de小平头青年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如此de响亮,就是在嘈杂de音乐声里,沈淮他们站在楼上,也清楚de听到“啪”de一声响。

  “原来带刺de玫瑰啊!”杨海鹏摇头而笑。

  舞池沸腾de男nǚ,在这一巴掌之下停下来,只剩下节奏劲爆de音乐声在狂吼着。那黑色紧身衣denǚ郎并bú打算甩出一巴掌就停手,紧接着揪住那平头青年de衣襟,抬脚就朝他胯间顶过去,叫沈淮在二楼看了都心发酸、蛋儿在抽抽:下手真狠。

  那几个挤上去要占便宜de小青年们,显然没有料到会遇到这些de待遇,一时间反应bú及。

  那黑衣nǚ郎拉着同伴就往人群里钻,可惜bú认得迪厅里de地形,没mō对大门de方向,反而往迪厅死角方向钻。

  沈淮刚要出声提醒,黑衣nǚ郎似乎也是要观察地形,抬头看过来,给旋转彩光打在她de脸上。沈淮看清楚那张脸,吓了一大跳:她怎么会在东华?也怕她看到自己de脸,忙往后退了半步。

  平头青年痛得像跟煮熟de虾,抱裆跪在那里,半天站bú起来,看到同伙愣那里半天,发狂de怒吼。声音给音乐声盖住,bú过沈淮能大概猜到那青年是指使同伙去抓人。

  沈淮跟杨海鹏说道:“你快出去打电话报警,就说有两名外国nǚ孩子在这里给流氓抓住,要出大事情……”音乐太嘈杂了,打电话都说bú清楚话,杨海鹏刚要出去打电话报警。

  杨海鹏报过警回来,音乐师也停下音乐,他挤到栏杆边,跟着沈淮一起看那几个小流氓满场de追那两个外国nǚ孩子。

  熊黛玲、熊黛妮姐妹以及小黎显然没有预料会发生这样de场景,吓了一跳,但也都忍bú住挤在栏杆前围观;周明在楼下de大厅里,给混乱de人群冲挤开,一时间也上bú来。

  跟小平头青年一起de同伙bú少,反应过来之后,就把几个出口堵住,再满场追打那两个外国nǚ孩子。

  黑衣nǚ郎动作很敏捷,很有两下子,常回身一记又◇狠又快de转腿踹出来,叫一两个小流氓bú敢近身。

  沈淮看热闹bú嫌事大,看着满场酒瓶瓷碟乱飞,跟熊黛玲她们开玩笑道:“这年头nǚ流氓bú可怕,会武术nǚ流氓才可怕……”

  满迪厅de◇人都怕惹上麻烦,乱哄哄de避让,小平头青年那伙人终究是仗着人多势众,在那两nǚde要逃到二楼前,在东北角上de楼梯拐角,将人堵住。

  小平头这伙人所预料bú到de,就是国内de警察,一旦遇到涉外治安纠纷,出警de速度是出乎想象de快。

  就在小平头把黑衣nǚ郎de头发揪住,要扇两巴掌下去泄恨,三名警察就从大门口走进来。

  三名警察看到真有一群小流氓围住两个外国nǚ孩子,冲过来就揪住外围两名小流氓de衣lǐng子,甩边上去,喝道:“你们干什么?”

  “好吧,我们走吧。”沈淮见警察出现了,接下来就没有什么好担心de了,舞池里也乱糟糟一团,就拉着小黎他们下楼去,想离开☆是非之地。

  经楼梯拐角时,沈淮特意别过脸去,bú叫黑衣nǚ郎看到他de脸;周明从人群里挤过来,喊道:“沈淮,沈淮,等等我……”

  黑衣nǚ郎跟同伴给三名警察保护在里面,正解释刚才发生☆de事情,这时候听到有人喊沈淮de名字,指着脸别过去de沈淮,大声叫道:“还有他,他也耍流氓骚扰我们……”字正腔圆de普通话,比谁说得标准。

  沈淮看着一脸无辜de周明挤过来,恨bú得踹他一脚:没事你乱喊喊个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