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乡间有土豪


  沈淮打量着承包镇毛毯厂的褚yí良,身材魁梧,国字脸,眉头锁着不言苟笑的严肃劲。

  沈淮早就听说过褚yí良,但没有打过照面,之前还以为他跑市场、干销售发家,又注意攻关政府这头,应该脸上◎满团和气、一脸精明相的中年人,倒没想到有另一番气度。

  禇yí良跟沈淮握手,脸上才有些笑,放下姿态,自我介绍道:“我是承包镇毛毯厂的褚yí良,以前就是毛毯厂的工人,得算沈书记你手下的兵。褚强刚打电话给我,以后要托沈书记照顾,我怎么也要当面过来感谢一下。”

  “褚厂长客气了,小褚有学历,有头脑,也跑动快,资产办需要这样能办事的人手。”沈淮笑了笑,把褚yí良、褚强父子让jìn了里间的办公室,要郭全帮着沏两杯茶来,褚强手脚麻利的接过去。

  褚yí良心里有些讶异,他没有跟沈淮打过照面,但沈淮严厉、难相处的名声这段时间来在梅溪镇是太有名的。

  想想也难怪,本身后台足够硬,又年轻气盛,偏偏很有真材实料,能这么短时间里叫梅溪钢铁厂起死回生,几乎是跌碎所有人的眼镜——这样的年轻官员怎么可能不心高气傲,怎么可能不盛气凌人?

  在镇资产管理办公室挂牌之后,褚yí良知道免不了要跟这个沈副书记打交道,但一直在等待好的楔机:

  渚溪酒店剪彩送礼是一个,主动让儿子申请调到资产办也是一个。

  没想到送给渚溪酒店的礼金今天上午给退回来,儿子调到资产办的事却同时给沈淮一口答应下来。

  褚yí良打听到何清社、杜建都不在镇上,想借儿子工作调动的事,单独宴请沈淮拉一下关系,无疑是最合适的机会;当然也想过会遇到冷脸,倒是没有想过会给平易近人的对待。

  坐下说了一会儿话,褚yí良就提出晚上要宴请沈淮跟郭全。

  本来初次见面,无论是提及还是答应宴请都有些唐突。不过郭全跟禇yí良早就相识,郭全的老婆还在褚yí良工厂里上班,而褚强以后又将是资产办的办事员,沈淮也就答应褚yí良的宴请,把外间办公室的胡学斌也拉上。

  走到大院里,看着褚yí良请他们坐他停在政府大院的黑色尼桑车,知道褚yí良要把宴请安排在市里,问郭全:“何镇长在不在家?”

  褚yí良忙接话道:“何镇长不在镇上,我过会儿派车专程去接……”

  沈淮也不管褚yí良的眼睛里有些讶异,乡镇涉及到的利益面本身就狭窄,乡镇干部之间的争权夺利不比县区以上的党政机关严重;再一个,他有谭启平作后台,在梅溪镇的地位就是超然的,也没有必要把大精力投jìn去,跟其他人勾心斗角什么。何清社对他也没有什么威胁,所以他要做的,是维系跟何清社的关系,共同把镇上的工作做好,而不是千方百计的想着如何将何清社践踏在脚底下。

  真要提防何清社,沈淮也不会用何清社的姨表舅子郭全担任资产办副主任了。

  沈淮把他帕萨特的车钥匙丢给褚强,说道:“不用太麻烦了,小褚你开我的车,直接去何镇长家看一下……”

  这年头国内私家车的保有量还相当有限,乡镇正职按照规定都不得配备专职司机,党政办就两名司机编制,大院里也就两部桑塔那、一部老北京吉普。这年头学车拿驾照也麻烦得很,镇长、书□记要用车,两名司机根本就不够用,褚强就成为政府大院里的编外司机。

  沈淮同意把褚强调到资产办来,相当于资产办多了一个专职司机,这样郭全跑动起来也方便许多,不用跟其他镇长、书记抢司机用。

  禇yí良有司机,他一部车就只能载沈淮、郭全跟他三个人;褚强听他老子说了一个地名,带着胡学斌直接奔何清社家里接人去了。

  渚溪酒店在梅溪镇是要做精品餐饮,但东华高档的宴请还是以燕翅鲍为代表,在东华做燕翅鲍的高档酒楼,也就两三家,褚yí良让司机直接去的是湖西书院。

  湖西书院,在明清确实是东华地区文人荟萃的一座书院,也是东华市文物保护单位。不过市文化局、规划局审图处等机关都设在湖西书记里,同时北面临湖的一座明清时存留来的木楼,也承包给私人老bǎn,成了东华市专做燕翅鲍的一处餐饮会所。

  跟南园的翠华楼宴会厅不同,湖西书院的酒水昂贵,倒是不挑客人的身份。

  褚yí良的司机开车平稳得很,大概这也是褚yí良的风格,沈淮他们坐车到湖西书,褚强、胡学斌接到何清社,前后脚赶到。

  何清社也不恼褚yí良不亲自去接他,或者说这次只是把他捎带上。

  褚yí良以往请镇上的人吃饭,都在镇接待站;这次到湖西书院请吃燕翅鲍,显然是冲沈淮的面子。

  胡学斌以往哪里有机会陪同领导出入湖西书记、翠华楼这种场合?下车来左右张望,倒是很安静的不说话。

  何清社看胡学斌这样子,心里一乐,暗感沈淮虽然才二十来岁,但御人的手段真是不弱:胡学斌这种压给低层、永远都看不到提拔希望、手里又确实有些才能的人,性格也难怪古怪,要想他挥鞭子听使唤,就得适当的捧一捧……

  何清社跟褚yí良也熟悉,到包厢里坐下来,有何清社、郭全在旁边帮衬,沈淮跟褚yí良也就没有冷场的机会,话说得热络。

  沈淮虽然是第一次跟褚yí良打照面,但对他这个人不陌生。

  褚★yí良承包经营企业的确有一手,杜建早初甚至还提议任命诸yí良当副镇长分管工业。褚yí良他自己没有jìn体制的心思,谢绝了杜建的邀请,但把他的儿子送jìn镇政府。

  梅溪镇毕竟是乡镇,格局要小一些,真正能上台面的人物,也就屈指可数的那么几个。除褚yí良之外,还有几个人,吃相很差,沈淮是懒得与他们打交道。

  褚yí良不会第一次的宴请上就直接直入主题,都说起客套,为儿子的工作调动答谢。褚强跟司机负责开车,不喝酒;褚yí良车后备箱随时装有两箱五粮液,捧了一箱jìn包厢,先打开一瓶,与沈淮、何清社、郭全、胡学斌平分杯中。

  何清社在车上跟胡学斌提起过集资建房的事,在酒桌上就当作话题扯起来。

  乡镇有什么风吹草动,消息很容易传开,也不需要特别保密什么的;再一个真要集资建房,少不了要跟褚yí良这些老bǎn拉些赞助。

  既然何清社提到集资建房,沈淮就把他的打算说得更◇透:“梅溪大桥跟下梅公路,已经严重制约梅溪镇发展了。不管明年能不能划并到唐闸区去,我们都要自己想办法,把梅溪大桥跟下梅公路翻建起来……”

  何清社点点头,换作以往,他只当沈淮是吹大牛。

  梅溪河到下梅公路段,水面很开阔,主桥加上两边的引桥,要建一座高等级的公路桥,早前设计的方案,就要一千万左右。近年来建材等物价涨得厉害,预算还要超过一大载。再加上下梅公路拓宽的工程预算……

 ★ 就算明年就并入唐闸区,唐闸区财政也都有固定的开销,不可能宽裕到能拿一下子掏近两三千万的余钱给梅溪镇拓路建桥。

  只是梅溪桥不重建,对梅溪镇的发展制约太严重了。

  六十年代建造的梅溪大○桥,经过三十年的风雨,桥面上已经是坑坑洼洼。关键是梅溪大桥早初的设计承载就十分有限,不是说小修小补就能勉强维持的。

  由于往渚江南岸平江市的汽渡在唐闸区西南角,梅溪钢铁厂的钢材要走汽渡南运打入▲平江地区的市场,不能走梅溪大桥,走北面的梅浦公路大桥,从环城北路绕,要多绕出三十公里来。

  而且与东华市区紧邻的乡镇里,主干道还是砂石路的,也就剩下梅溪镇一家了。

  何清社想着沈淮要是▲píngjiāngdìqūdeshìchǎng,búnéngzǒuméixīdàqiáo,zǒuběimiàndeméipǔgōnglùdàqiáo,cónghuánchéngběilùrào,yàoduōràochūsānshígōnglǐlái。

  érqiěyǔdōnghuáshìqūjǐnlíndexiāngzhènlǐ,zhǔgàndàoháishìshāshílùde,yějiùshèngxiàméixīzhènyījiāle。

  héqīngshèxiǎngzheshěnhuáiyàoshì能从市里拉一笔几百万造桥资金下来,县、镇两级再凑点,差不多明年还真有可能把梅溪大桥跟下梅公路的事做起来。

  建桥拓路是真正造福梅溪的大事,在下梅公路边上划块地搞集资建房,不过是锦上添花……

  褚yí良这些个体老bǎn,也无不觉得梅溪镇的交通是个瓶颈,给他们也带来极大的不方便。即使知道真要建桥拓路,镇上肯定会叫他们出点血,但褚yí良宁愿出这个血,对企业以后的发展也有利。

  建■桥拓路的前期工作早就做完了,在九零年时候甚至都筹到上千万的建设资金,只是因为市里要将梅溪镇划到唐闸区去,县里就直接将这笔资金抽走了。

  五个人喝了三瓶五粮液,沈淮跟何清社就都打住不再喝。
  禇yí良有意安排换地方娱乐,沈淮自然不会第一次接触就给禇yí良拉去喝花酒,那也太不显身份了。

  赶巧杨海鹏打电话过来,说他们在渚溪酒店吃过晚饭,带着熊黛líng跟小黎她们到市里的时光隧道迪吧去见见世面,要沈淮赶过去跟他们汇合。

  沈淮能猜到是熊黛líng鼓动,他喝了不少酒,想着早点赶回家休息,总也要负责把小黎接回去。沈淮把车钥匙丢给褚强,让他送何清社他们先回梅溪镇。

  “沈书记有事,就让褚强给你当司机呗?”禇yí良说道。

  工作与生活是两个不同的圈子,沈淮还只是初步让褚yí良、褚强jìn入他工作的圈子,不可能这么容易更jìn一步。

  要是关系这么容易拉近,只会显得他没有分量,怎么去赢得别人的尊重?

  沈淮拒绝褚强要给他当临时的“专职司机”,说道:“还跟朋友约好见面,我打车过去……”跟褚yí良握了握,又亲热的拍了拍何清社、郭全的肩膀,就步行出去打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