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集资建房


  沈huái喊下褚强,也没有单独拉他进办公室说话,就在外面的大办公室,当着郭全跟胡学斌的面,问褚强:

  “前些天郭主任把你申请调资产办的申请书给我了,赶着今天有时间,我想当面听你说说:★为什么想来资产办?”

  褚强中专毕业才三年,开头两年在毛毯厂给他lǎo子当助手,刚开始褚强也是年轻难免冒失,又有逆转心理,时不时跟他lǎo子闹矛盾,给他lǎo子yī气之下,踢出毛毯厂,安排到镇政府,说是磨砺两年积累经验。

  申请从土地所调到资产办,也是他lǎo子褚宜良的主意,褚强他自己没有特别强的意愿,既然沈书记当面问,他又不能不答。

  “主要是想到沈书记手下锻炼两年,”褚强拉了yī把椅子,毕恭毕敬的坐到沈huái的跟前,回答道,“沈书记到梅溪来,整顿钢铁厂的生产,成绩有目共睹,我爸也说,在沈书记您手下,才能学到真本事来?”

  沈huái微微yī笑,好话谁都爱听,他也不例外,但褚宜良的心思显然不会这么单纯:可能是看到他在梅溪镇力压杜建杜lǎo虎,想通过他儿子加强跟他的联络,确保毛毯厂的承包权不会有什么变动。

  或者褚宜良有更深的什么目的也不好说。

  毛毯厂给褚宜良承包过去,运营相当不错,给镇上的承包费以及工商税缴纳都比较及时。褚宜良早年在外面干销售,跑市场,见多识广,平时出手相当阔绰,跟镇上干部谁都和和气气,不生怨恨,是yī个八面玲珑又做事干净的生意人。

  沈huái心想自己又不是逮谁咬谁的疯狗,没事自然也不会去找褚宜良的麻烦。

  褚强心里忐忑,他爸昨天送去渚溪酒店的礼金,今天上午已经给退了回来,就收下两百元。

  褚强中午时回家吃饭,还听他爸提到这事,说实话他父子俩也是实在摸不清沈huái的意思。

  收两百元,其他礼金退回来,只能说陈丹认下这个人情,有事没事还要请褚宜良到渚溪酒店设宴吃请、照顾生意。不过,褚宜良不会天真的认为,就算着陈丹那边留下来的两百元钱,就能攀上沈huái的交情。

  后来yī打听,渚溪酒店几乎跟所有人都这么退礼金,禇宜良就明白,沈huái是把他跟其他人都yī视同人了。

  褚强以为他调动的事暂时没事,想到跟郭全、胡学斌他们多走动,先混个脸熟,没想到在办公室里给沈撞上,直接给问及调动的事。

  褚强说过话,又觉得说得太粗陋,不怎么得体,见沈huái蹙着眉,想补充两句,又怕搞得更踢糟糕,有些局促不安,甚至也不敢抬头直视这个比他大不了两三岁的青年,心里同时又想,政府又有几个人敢跟他直视?

  就在禇强想着会给拒绝,便是郭全跟胡学斌都觉得沈huái不会有这么好说话的时候,沈huái舒开眉头,说道:“你既然愿意学习,又能吃苦干事的人,资产办需要你这样的年轻力量……”

  郭全他妻子就在毛毯厂当工人,自然乐意褚强到资产办来,只是没有想到沈huá□i会答应得这么干脆。褚强本人也没有想到调动的事会这么干脆。

  胡学斌嘴角翘了翘,有些不屑,只当沈huái还是逃过褚宜良的金钱攻势,想着要照顾褚宜良的儿子捞好处;不过看来沈huái拿两包中华跟他☆换半包金叶份子,难得的忍住没有说什么怪话。

  到下午两点钟时,黄新良过来谈镇上宿舍修缮的事。

  镇上宿舍属于镇集体资产,陈丹给清出编制之后,还要住下去,每月就要付三十元的租金。集体资产□理应归新成立的资产办管理,但镇政府及宿舍的修缮,又yī直是党政府的事。

  黄新良即使再忤沈huái,也只能主动来资产办协调这事。

  黄新良以为沈huái下午不会在办公室,他跟郭全商议y●lǐyīngguīxīnchénglìdezīchǎnbànguǎnlǐ,dànzhènzhèngfǔjíxiǔshědexiūshàn,yòuyīzhíshìdǎngzhèngfǔdeshì。

  huángxīnliángjíshǐzàiwǔshěnhuái,yězhīnéngzhǔdòngláizīchǎnbànxiédiàozhèshì。

  huángxīnliángyǐwéishěnhuáixiàwǔbúhuìzàibàngōngshì,tāgēnguōquánshāngyìyī下,就把这事给盯下来,推门进来,就见里面门的办公室门半掩着,沈huái坐里面看文件。

  黄新良刚要退出去,郭全抬头喊住他:“黄主任,沈书记今天下午正好有空,yī起谈镇上宿舍修缮的事……”

  沈huái听着外面的动静,抬见看到黄新良在外面的办公室,便放下手里的文件,走出来,朝黄新良点点头,说道:“镇上宿舍,往年修缮是怎么个情况,黄主任,你先来说说看。”又要胡学斌丢下手里的事,yī起过来参加讨论。

  黄新良跟邵征yī样,都是志愿兵转业。

  基屋干部,很多都是从部队转业的,邵征当初不进钢厂当司机,也多半进乡镇或县属机关当个办事员。

  黄新良是个对人下药的主,沈huái第yī天到梅溪镇上任,就看得出黄新良连对何清社都谈不上尊敬。

  不过,又不得不说,黄新良把党政办的工作做得妥妥当当,做事很漂亮,叫整天盯着他出篓子的何清社,也找不到太多的机会给他小鞋穿。

  杜建毕竟还是书记,但沈huái跟何清社也没有急着联手把黄新良从党政办主任的位子踢出去。

  黄新良心里忐忑,这段时间来他都没有胆子直接面对沈huái,说到修缮镇上宿舍,他也是有着意讨好沈huái的心思。

  沈huái当下也住钢厂路背后的宿舍里,不过镇上宿舍的条件实在是yī般得很。除了搁张床外,连简单家俱都没有,没有独立的卫生间,平时使用马桶、痰盂,巷子口有个yī到夏天就蚊蝇成堆的公用厕所。

  沈huái住了这么多天宿舍,也没有抱怨过什么,但黄新良作为党政办主任,是服务领导,就想着等领导抱怨起来,他的工作就已经是严重失职了。

  这yī次,黄新良看着党政办的帐面上还结余蛮多的款子,就想着哪怕先给沈huái住的那间宿舍整出个卫生间来,也好过等到沈huái骂到头上来再去整改要好。

  黄新良把大体情况跟沈huái说了yī下:“以往镇上用款紧,只是小修小弄的,今天怎么也要咬咬牙,帮沈书记那几间宿舍,后面再都接yī间卫生间出来……”

  “巷子口的厕所让人清理勤快yī些,宿舍就不用这么麻烦翻修了,”沈huái微蹙着眉头,说道,“到明年看有没有可能,集资或从别地挤出yī些资金来新建yī批住宅,让那几条巷子的住户迁出去……”

  镇上很早就在动集资建房的念头,镇上很多干部职工的住宅条件实在是太差了,但要搞集资建房,除了地皮外,还需要y●ī笔启动资金。

  梅溪镇前些年还有这个可能,这些年财政吃紧,就把这事yī直拖下来,黄新良没想到沈huái心里也有这个念头。

  要是明年就新建yī批住宅,也的确没必要赶在这时候对镇宿舍大□动手脚,单独给几间宿舍房接卫生间,再挖污水道出来,很麻烦。

  黄新良认认真真的把沈huái的话记在小本子上,当成重要指示,胡学斌也来了兴趣,问道:“明年真要搞集资建房?”

  “怎么不搞?”沈huái笑道,“其他地方不说,钢厂路北面到梅溪lǎo街两侧,居民住宅跟贫居窟似的。明年条件再差,钢厂也要先修几栋职工住宅楼,把钢厂路北面的职工家属迁出来。腾出地皮来,镇上干部职工再集些款建新楼。或者直接把地皮分下去,照着统yī规划,由各家自个建房;镇上负责统yī把煤气管道、自来水管道、污水管道、电话线、电线等以及巷道修好……”

  “分地皮,各家照统yī规划建房好,就跟城里人修小别墅似的。”胡学斌说到这里,就起劲了,他家是镇上的lǎo居民户,他跟他lǎo婆,加上lǎo娘以及大女儿、女婿、小儿子,六口人,就挤在三间平瓦房里。

  虽说手里也有六七万的存款,但到城里只够买yī套房子,要是镇上能批地皮下来,建yī栋二楼二底的小洋房,给全家改善住宅,比什么都合适。就算镇上只集资建房,不分地皮,再凑yī两万块钱,还能分两套房子,怎么都要比去城里买房子好。

  郭全是邻城鹤塘人,在鹤塘农村有住房,他跟lǎo婆在都在梅溪镇工作,晚上都开摩托车回去,也巴望着梅溪镇搞集资建房,他能分上yī套,把lǎo婆、孩子彻底搬过来住。黄新良的情况跟郭全大体相似。

  看着郭全、胡学斌、黄新良三个人眼睛发光,沈huái笑着说:“这只是我yī个念头,都没有跟何镇长、杜书记商量,你们口风紧着呢。万yī传出去,事最终没有做,这干部职工有了怨气,指不定就都撒我头上来……”

  “沈书记想干yī件事,yī定能干成的。”黄新良讨好的说道,不过想想还真是,钢铁厂这副模样,还愣是给沈huái两三个月里救了回来,这集资建房的,说不定年yī过就会启动。

  沈huái心想着,要提升镇上干部职工的士气,没有搞集资建房更合适的了。这个梅溪镇本来九十年初就有条件搞,就提出要搞,yī拖拖了三四年,住房条件差的职工干部眼睛都望穿了。

  再yī个,梅溪镇区的城建条件实在太差了,从住宅到街○道以及学校、医院等设施,都陈旧不堪,只是小打小闹的个别建筑在原址上翻建,夜里连个街灯都没有。

  黄新良回党政办公室去了,元旦大放假的,郭全与胡学斌也就是在办公室里值班,敏感点叫集资建房挑起来,◆还让褚强把前些年来集资建房的筹备资料翻找出来研究,沈huái则在他的办公室里,看了半天材料。

  到下午四点钟,沈huái想着去钢厂走yī圈,刚出门给褚强堵上,他身边还有yī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看他脸形跟褚强简直是yī个模子里印出来,就知道他是梅溪镇有名的褚百万褚宜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