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资产管理办公室


  陈丹这段时间心思dōu系在酒店上,陈桐也继续留在钢厂,只shì下班之后过去帮忙打下手;shěn淮虽然每天dōu有关酒店的情况,但也只限于关心。

  钢厂的日常运转,shěn淮要盯着不放○

  每天的管理层会议yǐ及到三条生产线上走一圈,dōu要用去不少的时间,另外运营刚刚走上正轨,很多事情shěn淮也不敢完全就放手,每天也shì有一大堆文件需要签字。

  虽然很多地方dōu在摸着石头过河,在经济体制上颇为大胆的进行改革试验,但大多数官员还shì保守跟怯弱的。

  shěn淮提议将镇企业办更名镇资产管理办公室,职能也进行相应的调整,这毕竟仅局限于乡镇,算不了多大的事情。没想县里也没有担当,将事情捅到市里。

  好在谭启平支持shěn淮在梅溪镇做试验,镇资产管理办公室到十二月下旬就正式挂牌,shěn淮兼任资产办主任,郭全担任副主任。

  当然,shěn淮在资产办除了办事员,还可yǐ再配备一到两名、跟郭全平级的副手。

  整个镇政府,有能力,又相对在仕途上有所追求的党员干部,除了何清社跟郭全外,shěn淮还没有发现有其他人的表现能叫他满意。

  shěn淮shì宁缺毋滥,而且资产办在他的设想里,相当的重要,又怎么可能愿意让位子给一些无能贪婪之徒占去,他现在宁可多往郭全身上压担子。

  企业办更名资产办,倒shì简单得很;这段时间来的主要工作,也shì把当前能划归资产办管辖的镇属经营性资产进行清理、盘查。

  这项工作做得越彻底,无论shì将这些镇属资产继续承包出去经营,还shì改用其他方案,dōu才有可能制定更精准的方案跟目标,实实在在的提高梅溪镇的非税收入。

  这项工作主要由郭全带着三名原企业办划转过来的办事员在做,shěn淮也将相当的精力投入进来。

  镇属经营性资产,最为核心的自然shì梅溪钢铁厂。

  就算梅溪钢铁厂近两年给糟糕得不成样子,但还有个总资产过亿、净资产达四千万的大盘子。

  很多乡镇,甚至整个乡镇的经营性资产加起来,dōu没有梅溪钢铁厂这么大。

  除了钢厂外,镇接待站、文化站,还有镇影剧院、供销社、镇纺纱厂跟染织厂、毛毯厂、机修厂yǐ及梅溪钢铁厂的几家配套企业,dōu属于镇经营资产,也基本上dōu承包出去了。

  元旦前一天的下午,shěn淮捏着钢厂今天刚热乎出炉的月销售数据,赶到镇里。

  何清社跟个年轻人站在院子说话,看到shěn淮过来,就撇下年轻人,追上来:“shěn书记……”

  shěn淮站在楼梯道前,等何清社追过来:“老何,什么事情?”

  “何月莲提出要承包供销社;她大概没有截到你的人,先跟我把这事说了。”何清社说道。

  何月莲在接待站的交接上没有玩一点手脚,还主动让出一部分利益,甚至主动提出一★部分尾款拖几个月再结,为陈丹顺手接手提供了很大的方便。

  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短,shěn淮现在对曾经企图色诱过他的何月莲,心里也没有特别的厌恶。只shì有半个月没听人提起过何月莲,乍听何清社□★部分尾款拖几个月再结,为陈丹顺手接手提供了很大的方便。

  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短,shěn淮现在对曾经企图色诱过他的何月莲,心bùfènwěikuǎntuōjǐgèyuèzàijié,wéichéndānshùnshǒujiēshǒutígònglehěndàdefāngbiàn。

  suǒwèinárénshǒuduǎn、chīrénzuǐduǎn,shěnhuáixiànzàiduìcéngjīngqǐtúsèyòuguòtādehéyuèlián,xīnlǐyěméiyǒutèbiédeyànè。zhīshìyǒubàngèyuèméitīngréntíqǐguòhéyuèlián,zhàtīnghéqīngshè◆说何月莲要承包供销社,shěn淮觉得异常的奇怪。

  shěn淮说道:“供销社的承包合同shì三年还shì四年,没有到期吧?之前的承包方案,现在看来有些过时、混乱了,不过我们也要等合同期满;何月☆莲想承包,也没有可能啊。”

  “原来的那些承包人,经营dōu不shì很好;何月莲愿意接手,他们就愿意跟镇里提前解除承包协议——这shì何月莲的原话,具体什么情况,也没调查……”何清社说道。

  “那行,何月莲在不在大院里?把郭全喊上,我们三个人先听何月莲把她的想法说说也好。”shěn淮说道。

  供销社这些经营性单位,dōu划归到资产办管辖,但shěn淮虽然没有心思跟精力,与其他镇领导周旋,但也注意维系跟何清社的关系。

  何清社也不知道何月莲还在不在政府大院里,看到土地所的青年小褚,叫他满大院的去找人,他跟着shěn淮先进了资产办的办公室。

  资产办正式挂牌之后,shěn淮也将他副书记办公室搬下来;其他副镇长、副书记,包括何清社、杜建的办公室dōu在二楼yǐ上,唯有shěn淮在大院底楼东侧的资产管理办公室里办公。

  何月莲她人一起没找到,郭全则闻讯先赶了回来,看到办公室只有何清社跟shěn淮,凑过来问道:“听说钢厂这个月实打实的做足了两千万,真的假的?”

  “什么?”何清社也吓了一跳,“这个月不会真有两千万产值吧?”

  “特意◇叫鹏海公司上午运走八十万货款的螺纹钢,勉强将销售额凑足两千万。”shěn淮手里就压着新鲜出炉的销售数据,郭全不问,他也会跟何清社说。

  何清社嘴咂着不停,想说什么,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月前shěn淮在钢厂召开职工大会,有请何清社他们列席,他们看到钢厂的面貌得到极大的改善,但也远远没有料到会改观得如此彻底。

  shěn淮接手梅溪钢铁厂,也就两个半月的时间,月产值及◇相应的销售额足足提高到两倍半——其他不说,光上缴的增值税款,差不多也会相应的提高两倍半。就一个月,就把梅溪镇的工业增加值、国税等指标dōu超额完成了。

  何清社咂着嘴,说道:“这个数据报出来,●●上面即使还想杜书记留在梅溪镇压压阵脚,大概也不会不好意思吧……”

  何清社反正也没有跟shěn淮争党委书记的意思,之前shì知道shěn淮的后台shì他惹不起的,现在再看看shěn淮对梅溪钢铁☆●上面即使还想杜书记留在梅溪镇压压阵脚,大概也不会不好意思吧……”

  何清社反正也没有跟shěshàngmiànjíshǐháixiǎngdùshūjìliúzàiméixīzhènyāyāzhènjiǎo,dàgàiyěbúhuìbúhǎoyìsība……”

  héqīngshèfǎnzhèngyěméiyǒugēnshěnhuáizhēngdǎngwěishūjìdeyìsī,zhīqiánshìzhīdàoshěnhuáidehòutáishìtārěbúqǐde,xiànzàizàikànkànshěnhuáiduìméixīgāngtiě厂点石成金的能耐,何清社也shì彻底服气了。

  何清社一直在想,shěn淮会用什么手段将杜建逼走,去抢镇党委书记的位子,没想到这一切要远比他所想象的轻松——但真的轻松吗?也许真shì能力的差距,何清社想想他之前,可完全没有想象到钢厂的复兴会来得如此迅速。

  “盈利呢,大体算出数没有?”何清社又忍不住问道。

  产值、销售额做上去,增加的增值税只能说shì超额完成国税指标,地税大概能增加几万元的城市及教育附加税费,比较有限;想要对镇财政有直接的好处,还shì要看钢厂的实际盈利情况。

  “还要过几天才能核算出来,大体能有三百万左右吧。”shěn淮说道。

  何清社这才真正的大吸一口气啊,心也腾的热了起来,下意识的抓住shěn淮的胳臂,问道:“这个月真有三百万盈利?那算上税收,一个月的利税不shì要超过四百万?一年不shì要有五千万?乖乖隆地冬啊……”

  整个霞浦县一年的可支配财政收入,也就一个亿稍过一些。钢厂这边一年利税过五千,简直shì叫人难yǐ想象。

  想到这里,何清社又突然气愤起来:“真shì难yǐ想象,钢厂yǐ前会亏得那么厉害!”

  “明年的盈利没有那么高。”shěn淮笑道。

  他知道杜建身上的问题很大,但没有何清社此时想象的那么大。他为了振兴梅溪钢铁厂,将赵东、徐闻刀、潘成等市钢厂最有潜力的管理及技术骨干,dōu挖过来,市钢厂再这么差,也shì一个职工数超梅溪厂十倍的大型企业,积累下来的人力资源,丰厚程度shì普通人难yǐ想象。只shì像赵东这些人,在市钢厂没有得到善用罢了。

  “螺纹钢价gé到明年还可能会下降,再一个钢厂要上‘除尘’等环境设备,明年的预期盈利会降许多。目前把目标定两千万左右,能完成这个目标,真就谢天谢地了……”

  “shěn书记,shěn书记啊,”何清社指着shěn淮,激动的摆着头,笑道,“你shì见过大世面的,觉得两千万也dōu无所谓。你看看我头两边的白头发,你猜猜看,这shì为什么愁的?”

  “为什么愁的?”shěn淮问道,见何清社两鬓真shì多些白头☆发。

  “今年镇上税收情况不理想,农税及土地承包费完成不到七成,对下面的农民又不能采用强制措施,”何清社说道,“算来算,离县里所给的最低指标,还差四十万、税款。要严gé说起来,最低指标dōu完●成不了,我这个镇长shì要给直接捋下去的。你说我愁不愁?你说说看,明年钢厂真要实现两千万的盈利,就算拿20%上缴镇上,也shì四百万啊。梅溪镇一年能支配的钱才几个?一年多出四百万,能干我yǐ往dōu不敢想的事啊!”

  “……”shěn淮笑了笑。

  “对了,我跟shěn书记你打个商量,”何清社说道,“这个盈利上缴,理应shì到年尾再结算,但现在税款在元旦后就要上缴到县里,钢厂那边能不能先拔四十万,让镇上先将地税指标给填上?”

  “我看这么做好了,”shěn淮说道,“镇上先用其他名义从信用社借四十万去补指标,到年尾,甚至拖到明年,拿上缴盈利还给信用社也可yǐ。这样两边帐不至于搞混了……”

  “行,这方法也妥。不过要让信用社相信钢厂有盈利,才能把这钱借出来呢。”何清社说道。

  “钢厂在信用社有帐户,这个月的资金流转情况,信用社shì清楚的,”shěn淮说道,“信用社要shì不听话,我改天就让把这个帐户撤消掉……”

  何清社摇头而笑,钢厂的现金流巨大,可能占到镇信用社六七成。

  一旦钢厂在信用社的帐户撤消,就意味着信用社业务规模锐减六七成,也就意味着梅溪镇的信用社主任很可能随时给捋掉……

  现在梅溪镇农村信用联社完全要看钢厂的脸色,shěn淮一句话比谁dōu管用。

  何清社、郭全正为钢厂的复兴而兴奋、激动,何月莲敲门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