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敏感如少女


  沈淮下了逐客令,肖建也知情识趣的跟着赵东先离开翠华楼,知道晚上犯的错,不可能一下子就弥补过来。

  不过肖建作为赵东的zhǔn岳父,心里还是有优势的,出了翠华楼,就满肚子的疑问朝赵东问来:“你们真陪谭书记吃了三个多小时的饭,酒桌还有市里别的什么领导吗?谭书记跟你们三个多小时都聊了些什么啊?”

  肖建再势利,都是明霞的父亲;赵东对他的zhǔn岳父再有意见,也不能摆在脸上,他们没有车,只是从翠华楼走出去,笑着说:“加上熊副秘书长,一共四个人,就谈梅溪钢铁厂整顿的事。谭书记问得很细,不知不觉就聊了三个小时……”

  “市委书记的时间就这么不值钱,还是说沈淮真的很受谭书记重视?”肖建对赵东也能陪着市委书记一起吃了三个小时的饭,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肖建只是唐闸区建设局的普通干部,唐川就是他不能违拧的顶头上司,周裕、周知白就是他可望而不及的人物,可是周裕、周知白、唐川,有哪个能有资格陪市委书记吃上三个小时的饭、汇报三个小时的工作?

  沈淮跟谭启平之间的关系,仅仅这超过三小时的近似私宴会议,肖建就知道很不一般,而赵东能在市委书记的饭桌上陪席三个小时,说●起来在东华的地位,也已经不是他这个zhǔn丈人能比的。

  赵东今晚也确实有扬眉吐气,不过沈淮在离开一号楼到翠楼楼的路提醒过他:“可以享受权势,但不能沉溺在里面!”

  xiǎngxiǎn☆g也真是的,要是沈淮是个沉溺于权势的人,今天给明霞他爸这么对待,也许早就心怀愤恨、拂袖而去了,但他偏能当这事没有发生过——说起来这事对沈淮也没有什么影响,但赵东还是打心里gǎn激沈淮,不然他真不知道要怎么收拾残局了……

  也许是在底层磨砺得够久,赵东虽然享受这种扬眉吐气的gǎn觉,也还能保持清醒。

  肖建家就住在南园对面的文山小区里,以往肖建从此视赵东为乘龙快婿,到家后也不管快到十一点了,破天荒的要赵东到家里再坐坐,进门就拿茶叶缸给赵东沏茶,搞得赵东慌手慌脚很不适应。

  文山小区是八十年代末,市里出面协调给医学院、广电局以及唐闸区政府机构划地建造的住宅区。由于建造时期比较晚,各方面的配套相对齐全,煤气管道、自来水都齐,每家也都独立的卫生间。

  小区环境不能跟北阁那几个地方比,但九三年在东华市也是普通人可望不可及的住宅。

  肖建分配的房子也只是一套二居室,不是什么豪宅,没有独立的起居室,餐厅小到连张圆桌都撑不开,但叫肖明霞她妈收拾得整整齐齐,还摆着单柜的香雪海冰箱,也彰肖家在东华市是殷实的家庭。

  肖建家在底层,带有小院子。肖建在院子里用彩钢瓦搭出一间凉棚,从肖明霞的房间里出去,倒成了会客的地方。

  凉棚出去,空出来的泥地里种了一些花草,星月之下,倒也幽静……

  赵东住城北,他爸妈都是市钢厂的老职工,所以他读大学就是冶金专业,大学毕业后,也是毫无疑问的直接分配进了市钢厂。他爸妈在市钢厂工作了三十年,也只分配到一间单室户。

  没有煤气管道,几户人家在楼梯过道的空间里挤出个厨房来,或者直接将煤气桶跟煤球炉支过道里●,整层楼的人家共用一个洗漱间,公用厕所都还在筒子楼外。赵东家的单室户,一个房间带有一个极少的客厅。房间隔着两间,给他爸妈及妹妹住;赵东从市钢厂辞了工作,不能住宿舍,就只能在小客厅里支张钢丝床,全家要吃◇饭,还要把钢丝床收起来才能再摆小桌。到梅溪钢铁厂之后,赵东倒顶可住厂里的职工宿舍单间,要比回家住都宽裕得多,工作还方便……

  在筒子楼里挤住了这么年,赵东就觉得明霞家跟他家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有时候也难怪明霞她爸妈势利,换作是自己的女儿,多半也不愿意她跟着个穷小子去受苦,这么xiǎng,对肖建的怨恨也就少了许多。

  赵东喝了一会儿茶,跟zhǔn丈人肖建扯了会儿,看着夜很深了,就要告辞。

  这会儿肖明霞她妈把肖建喊出去,肖明霞走进来,扭扭捏捏了半天,才说道:“我妈说天都这么晚,你要是不回去住下来也可以。还塞了这东西给我。”

  赵东接过肖明霞塞过来的东西,原来是一只避孕套,看着肖明霞娇羞的脸,xiǎng起来也很久找不到机会跟她亲热,腆着脸问道:“我是不是要过去喊声‘妈’再留下来?”

  “作死,你就给我睡院子里!”肖明霞脸飞红嗔骂,伸手掐在赵东的大腿上,叫他直求饶。

  **************

  沈淮跟陈丹也没有在南园多耽搁,怕小黎在家里等久了,直接开车回了梅溪镇。沈淮把车子里停在巷子,看到小黎还在屋里写作业,影子映在窗户上,见陈丹要下车去,拉住她的手,问道:“没能陪你吃饭,还把你丢在那里,真对不起……”

  月光透过车窗洒进来,照在沈淮的脸上,陈丹侧过身子,屈腿蜷子在座椅里,看着沈淮的脸,目光温柔,也没抽回手来,任他握着,gǎn觉他手心里有茧子,还颇为好奇的挠了挠,说道:“我跟明霞聊天开心着呢,南园的那个小朱,还带着我们参观了南园的后厨……”

  “小朱,哪个小朱?”沈淮问道。

  “就是那个给你脸都吓白的女孩子,叫朱丽玲,你真不记得人家了?”陈丹盯着沈淮的眼睛,以为他在说慌,“挺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听说你刚到东华,南园女孩子的屁股都叫做你mō过,你没有mō过她的?”

  “咳咳……”沈淮尴尬的咳嗽起来,他以前在陈铭德的眼鼻子底下,倒不敢跟南园的女孩子乱搞什么,但占些手脚便宜的事没有少干。

  南园毕竟是市委市政府的招待处,就算是服务员,在东华地区来说也是一项相当不错的工作,倒是有不少长相水灵的女孩子。沈淮对朱丽玲没有太深的印象,应该没有占过人家什么便宜。至于人家怕他,也是他以前在市政府、在南园脾气确实有些恶劣,不然也不会跟同僚之间关系这么糟糕……

  “我也没有吓她啊;她明摆着看我像个普通工人,不让我进去。”沈淮说道。

  “小朱让我跟你解释一下,她还误以为你是哪家厂上访的工人呢。要是不挡着叫上访的人闯进去,她们整个月的奖金就泡汤了;她可以等了好久xiǎng跟你当面道歉来着,后面还是我看不过去,叫她先离开,不用担心你会生气……”陈丹说道。

  沈淮故作委屈道:“怎么都以为我心眼小啊?你看我今天在赵东的老丈人面前,多陪小心啊,就跟我看上他闺女似的……”

  陈丹见沈淮故意做出来的委屈样,笑了起来:虽然沈淮有好色的毛病,但她能真心gǎn觉到他一个关心别人的人,即使好色些,叫她gǎn到很安心,也许男人好色,真不能算什么缺点。

  “我还跟小朱请教了很多问题。我发现啊,跟南园比起来,接待站要改进的地方还真是不少……”陈丹说道。

  “你要觉得人家合适,就请过来呗?”沈淮说道。

  “人家在市委招待工作,还能愿意到小地方来?”陈丹问道。

  “有什么不愿意的?”沈淮说道,“说实话,看她的打扮,在南园大概是宴会厅的领班,工资也就一般,就听上去好听一些。再一个,市里有几个老色鬼,漂亮的小姑娘留南园也不安全。当然她要愿意留在南园,我们也不好说什么……”

  “怎么就听说你离开市里,南园的女孩子都gǎn觉安全多了?”陈丹笑着问。

  “天地良心,”沈淮抱头喊屈,说道,“你明儿把那个小朱叫过来,我跟她当面对质,我要挽回我的声誉……”见陈丹似乎对他的过去也不是很在意,脸上还挂着笑,眼眸子在月光下明媚动人,嫣红的嘴唇有着极美的曲线,人挨得近,有淡淡的女人香传过来,沈淮借着说话的动作,把陈丹往怀里拉……

  陈丹也是心醉神迷,以为沈淮在车里不敢乱做什么,也就顺从的躺他怀里。沈淮mō着陈丹雪腻滑、嫩的脸庞,轻轻的吻上去。只是陈丹不肯配合,嘴唇抿着,叫沈淮的舌头伸不出去,只能在她香软的嘴唇上舔、吻。

  沈淮的手倒是不闲下来,从衣襟里伸去,隔着毛线衣要mō上去。

  陈丹抓住他的手,不让他往上钻,但嘴上还是守不住关,给沈淮那灵活的舌伸进来,香嫩的舌尖叫沈淮裹吻着,又软又滑的直叫头脑一阵阵的发晕,忍不住的意乱情迷,气息渐紧。

  即使颈脖子硌到那根渐渐隆起来的硬物,陈丹也叫沈淮那蓬勃张发的阳刚气息迷醉住,xiǎng要让开,却给沈淮抱住上头,也就随他去,动情的亲吻着。

  真是小妖精,鼻息也带着淡淡的湿香,迷得沈淮情/欲勃发,但陈丹连胸都不是让他mō,跟他吃着舌头,手里还较着劲:他的手隔着毛衣一寸寸的往上移,而陈丹抓住他的手一寸寸的往下拉。就算如此,隔着薄毛衣,沈淮也能gǎn觉到这具对沈淮来说,充满着诱惑力的身子里,传来惊人的灼热……

  说陈丹同意吧,手不让他往上进一寸;说她拒绝吧,她的回吻也是如此的热情,香嫩的舌尖躲躲闪闪,还不时主动的跟他的舌头缠裹在一起,给裹到沈淮的嘴里来也不急着缩回去……

  沈淮见上面一时攻克不下,手就停下来,往陈丹腰上滑。陈丹以为沈淮只是要mō她的腰,失之警惕,也实在是给他吻得迷乱,只是轻轻的抓住他的手背。

  沈淮虽然没有正经的谈过几回恋爱,到底不是初哥,也是情溢欲涨,即使心里对陈丹又怜又爱,不xiǎng太唐突了她,也恨不得将陈丹扒个干净,把她迷人的身体好好的尝个遍,见陈丹失了警惕,脑子一冲动,手就直接mō到她的双腿之间,就隔着裤子直接mō那最叫他向往的地方……

  陈丹没xiǎng到沈淮一下子就到那地方,惊悸的夹起腿,身子也僵在那里。

  沈淮以为陈丹会抓他的手阻止他,但是gǎn觉到陈丹的身子僵在他身子里,双腿绞得他的手都有些疼,有那么四五秒钟,陈丹的咽喉里情不自禁的泄出一声叫人骨子都要软、掉的呻吟……

  陈丹意识到自己叫出声来,才惊醒的从沈淮怀里爬起来,嗔骂道:“下流胚。”

  沈淮看着陈丹的脸,在月光下飞红似醉,眼眸子里情思不退,说是骂,却是羞不堪羞的样子,叫他看了心脏砰砰直跳,也知道她不是真恼,涎脸笑道:“这么没用?”

  “什么有用没用?”陈丹不搭沈淮**的话,本来叫沈淮吻得精迷意乱,头脑发晕,而刚才四五秒钟的gǎn觉更叫她身子还一阵阵直发麻,有着说不出的舒服。她也不是真恼沈淮手就直接mō那里,只是这样的gǎn觉叫她又陌生又奇怪,又本能觉得那gǎn觉叫她羞不胜羞,又怕纵容了沈淮叫他提出更出格的要求来,就在起身那瞬间,她也能gǎn觉那处硬物硌人得厉害……

  沈淮也是奇怪,陈丹竟然敏gǎn如少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