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总有分道扬镳时


  (锡马奇莫兄弟打赏太给力了,一章加更,表示感谢;晚上十点以后,应该还有一更)

  镇接待站包厢lǐ,在堂兄杜建跟前,杜贵咽bú下气,拍着桌子骂娘:“这也太欺人太甚了。我倒也无所谓,但这接待站承包费一下子提到二十四万,那畜生是想让谁接手?”

  杜建闷声喝着酒,何月莲冷着脸坐在一旁。

  这事在党政会议上定下来,就没有转圜的余地。到这个月底,她要bú想将承包权让出去,就要接受二十四万这个承包价。

  “这两个月,接待站这边,我每个月都要贴一万多进去。再贴下去,我也贴bú起了,”何月莲喝下半杯生冷的啤酒,说道,“算了,别人想接手就接手,我也耗bú起……”

  看着坐得离自己还隔两个座位的何月莲,杜建的心更冷。

  他知道这个女人很现实,知道他失势,这段时间连身子都bú叫他沾半下,现在她也只是想着脱身,很识时务的bú去跟沈淮斗。

  现在的形势很明朗了,沈淮背后的后台就是新市委书记。

  包括何清社在内,镇上干部都识时务倒过去,bú要说何月莲了,他一个给后台抛弃的镇党委书记,又能拿什么跟沈淮斗?

  杜建也bú抱怨陶继兴对他bú理bú睬,他也相信陶继兴能看到轧车事件是他捣的鬼。陶继兴在事后没有继续踩他一眼,也是看在这些年没停断的“上贡”份上了。

  陶继兴还想保他县委书记的位子,就bú得bú看新市委书记谭启平的脸色。上回他亲自到梅溪来主持周边几个镇的民主生活会,自降身份跟沈淮称兄道弟,杜建知道,梅溪镇的这潭水已经bú是他能翻的了。

  说实话,杜建现在也只求能安全的调出梅溪镇去,眼下只是何月莲跟杜贵给踢出局,他实在没有胆子,也觉得没有必要跟沈淮、何清社翻脸。

  一朝天子一朝臣,何月莲承包bú了镇接待站,杜贵给挤出去坐冷板凳,bú才是官场上的常态吗?

  难得一定要逼着沈淮动用“纪检”这个手段bú成?

  何月莲的势利,叫杜建有些心寒,对杜贵也只是安慰,说道:“你bú是说这几年在镇lǐ屈了你吗?这样也好,能帮你下决心。要是你还想调到其他乡镇,或者想回县lǐ,我还是可以帮你做到的……”

  杜贵有些犹豫,这些年兼着钢厂厂办主任的差,也捞了bú少身家,还真有些看bú上每年才四五千元的死工资,但他也知道他能捞到钱,是权力带来的好处。

  这年头哪怕沾上一点权力,要想做什么,都要普通人方便得多。

  bú过,想到党兄往后能bú能保一个乡镇党委书记的位子还难说,他给踢到一旁坐冷板凳,死活赖在官场lǐ看bú到一点指望,还真bú如早点跳出去,bú受这份闲气。

  杜贵苦着脸说道:“我倒是想学别人下海,我也bú信能力就真比那些人差了,但下海做生意总要有个本。我可bú像何姐,这两年承包接待站,能攒下bú少身家……”

  没想到杜贵bú要脸把心思打到她头上来了,何月莲冷着脸,说道:“我都叫沈淮挤兑成这样子,往接待站lǐ都贴成这样了,还能有什么身家?杜贵你是嘲笑何姐我吧?”

  “沈淮这畜生来梅溪镇还没两个月呢,何姐你再贴,能贴成什么样?”杜贵涎着脸说道,“要bú你借我几个本钱,我做什么生意,都算我们合伙;亏了算我的也成……”

  “杜贵做生意,总是要本钱了,你宽裕些,就帮他一把。”杜建说道。

  “一两万,我倒是拿得出,再多就没有了。”何月莲说道。

  “就二十万吧,你借二十万给杜贵做生意。这算借,亏了以后也得叫他赔你。”杜建斩金截铁的说道。

  他知道何月莲这女人打什么主意,也知道何月莲这女人有多滑。要bú是沈淮没有上她的床,说bú定她会反过来帮沈淮咬他们一口,这时候他也bú应该手软,他也bú怕这个女人会为二十万撕破脸。

  “顶天十万,要是行,叫杜贵明天来打借条拿钱,”何月莲也摊开牌,“我也有些累,就bú陪杜书记你们了……”站起来,将椅背上的外套拿起来穿上,就出了包厢。

  “这逼养的,把我们当成叫化子打fā!”杜贵气得鼻腔lǐ冒火,“戏子无情、婊子无义,也bú想想她是靠谁承包下接待站的,这两三年lǐ,她少说搂走上百万。”

  “也没有那么多,能拿到十万,就bú要抱怨了。”杜建有些心力憔悴的说道。

  以往他在梅溪镇是杜老虎,但从轧车事件fā生后,他的精气神已经给打趴下来了,说实话再要撕破脸,他还真拿这个女人没有办法,就没有必他们之间拼着你死我活……

  想想给杜建、杜贵就这样敲走十万,何月莲心lǐ也窝着一肚子火,出了包厢也没有下楼,而是走台阶到天台上透气,却bú想沈淮拿着一部照相机站在天台上,对着南面的钢厂方向bú停的拍照……

  想到沈淮诨素bú吃,何月莲也是气bú打一处来,也bú想在沈淮四姐前自取其辱,折身下楼梯来,在拐角处碰到陈丹上楼梯。

  何月莲以为陈丹眼睛盯着她上天台才跟过来,忍bú住讥讽道:“天台的那个男人,妹妹就是盯得再紧,也bú是妹妹你能得到的,也bú是妹妹你能守得住的……”

  “……”陈丹她面对何月莲还是有心愧意,一时间倒没听出何月莲话lǐ的刺,还只当她以过来人告诫自己,苦笑一下,说道,“何姐,我也bú是要跟你争接待站,沈书记脾气倔,谁劝都没用。”

  何月莲想起杜建当年整人的手段,心知沈淮绝对也是个狠辣的主,就■觉得刚才言语冲动了。杜建都失势了,她应该首先求自保,而bú应该还想着争什么,当即挤出些笑容,叹了一口气,说道:“妹妹,我这几年在接待站上投入的心血,你也清楚,说实话,心lǐ真bú舍得。要说有什么安慰,◎就是知道会是你来接手,bú会叫接待站给别人作践掉……”

  “这都没影的事,”陈丹说道,“承包费一下子提高到二十四万,谁有把握能经营得bú折本?我心lǐ还直打鼓呢。”

  “要是没人接手,镇上还bú得把承包费降下来?”何月莲自以为看透其中的玄机,笑道,“我才bú信沈书记真就叫你以这么高的价接手……”

  “……”陈丹倒也bú怕何月莲知道底线,说道,“我真要接手的话,标准bú会降……”

  何月莲见陈丹bú像是说谎,心lǐ奇怪得很。

  bú过事实摆在面前,也由bú得何月莲bú信。

  镇企业办在十二月初,就以最快的速度将镇接待站新的承包方案公布出来:

  接待站的基础承包费提高到二十四万,每年并以10%的幅度增涨,撤消“镇接待站”的名称,作为补偿条件,将继续作为镇政府的指定招待场所,镇政府也将视之为梅溪镇的重点餐饮企业,予以扶持。接待站bú再接受镇党政办的指导,独立运营……

  正式的方案公布出来,即使基础承包费提高到二十四万,但附加的条件颇为诱人,何月莲也觉得继续运营下去,还是有盈利的可能。

  bú过,她也知道这是沈淮为陈丹独身打造的条件,轮bú到她或者别人上前来插一脚。何月莲即使心lǐ再bú舍,也只能束手就范,放弃继续承包接待站,陈丹则递交承包审请书。

  沈淮还把何清社以及党政办、财政所以及企业办的一些官员召集起来☆,集体讨论陈丹递交上来的承包申请。

  接待站基础承包费一下子提高到二十四万,贸然之间没有其他人敢接手。

  承包方案的公布期就只有十天,这年头大多数人都还bú知道什么叫消息公开。十天一过◇,原承包人放弃继续承包,在接待站工作有四年的陈丹站出来愿意承包,就算承包申请再bú合理,镇上也只能姑且让她试试。

  到这个月的十五日,沈淮就在办公室lǐ,将何月莲、陈丹喊过来签署承包及转接协议。

  何月莲站在沈淮的办公室lǐ,埋头签好字,理了理鬓fā,对陈丹说道:“协议说是到月底交接,bú过我跟你也bú算外人,我们这两天就直接交接好了。我多交给镇上的承包费,也算是你这些年来尽心帮我的补偿,其他地方姐姐亏待过你的,也请你多多包涵……”

  “何姐,瞧你说的,这几年多亏何姐照顾,感谢还来bú及呢。”陈丹知道何月莲算的是聪明帐。

  此时何月莲看上去要将半个月的承包费贴给她,实际上何月莲要是撑到月底再交接,bú过是多亏损半个月。但bú管怎么说,大家能和和气气的交接,也是再好bú过……

  “那就bú打扰沈书记您了,我回去看看,还有没有能替陈丹妹妹收拾收拾的地方,向沈书记保证交接……”何月莲告辞离去。

  “诺。”沈淮将签押过的协议书递了一份给陈丹,笑道,“那以后得喊你陈经理了……”

  陈丹接过协议书,恍然如坠梦lǐ,想到三个月前,在市钢厂初见沈淮的情形:

  那时小黎刚给市钢厂的人粗暴的推出去,她跟赵东都没有来得及反应,沈淮却如怒目金刚的闯进来,似乎有无尽的愤怒要渲泄在推小黎出门的那人身上……

  再见面,则是在梅溪镇上。那时自己认定他是个逐色的浪荡子,但仍拒绝bú了他的帮助;自己的内心还给他抱金子失态大哭的样子bú堪一击的痛穿。

  再接下来的纠缠,bú过是叫自己越陷越深罢了,即使看到衣箱底的那些照片,认识自己或许仅仅是他的一个目标,但fā现自己已经没法挣扎了……

  陈丹有时候bú明白:沈淮的身边应该bú会缺少漂亮且优秀的女孩子,他为何要如此强势的闯入她的生活?

  “在想什么,”沈淮伸手在陈丹面前招了招,说道,“赵东说他跟肖明霞要请我跟你吃饭,我让他定在南园。时间差bú多了,我们还要赶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