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徐娘熟媚


  (新的八月,三更开始,第一更)

  沈淮按时下bān,但宿舍迎接他的只有金子。

  镇接待站生意再冷清,陈丹也要到**点才能脱身,而小黎已经习惯在学校shàng夜自修,也要过九点才会回来。

  宿舍区还住着不少镇shàng的干部,以往沈淮都早出晚归,今天算是第一回准时下bān,好些人看到沈淮,也只当他是过来视察镇宿舍区的情况。

  看到沈淮拿钥匙打开房门,有些人才恍然大悟:“沈书记,原来你也住这里啊!”

  沈淮也是惭愧,他到梅溪镇都有四十天了,镇shàng干部的人脸都认不全,左邻右舍住着谁,也不知道。

  不在食堂吃晚饭,陈丹跟小黎一时都不会回来,沈淮也不知道晚饭要怎么解决才好,想了想,还是去接待站,不单能见陈丹,还能顺便把晚饭解决掉……

  钢厂跟镇政府每nián**十万甚至shàng百万的吃喝,曾经把接待站支撑得红红火火。

  如今钢厂的管理层都在内部食堂解决伙食问题,除了偶尔的私人吃喝,就几乎绝迹于镇接待站。镇政府那一块,何清社也定下凭票报销的规则,不再认签字挂帐。

  就算认发票,除了必要的招待宴请,镇shàng这段时间,也没有人会顶风作案,到接待站吃喝。

  陈丹说接待站生意冷清了一半,沈淮走进门,就看到陈丹站在前台后打瞌睡,饭点时候,里面一个客人都没有。

  沈淮看了心底直乐,也不知道何月莲的○心情如何。

  不过他也懒得管何月莲的心情如何,走到前台前,敲敲柜台,说道:“昨天跑哪里野去了,怎么打起瞌睡来了?”

  陈丹叫沈淮吓了一跳,横了他一眼,见左右没有人,倾身过来,问道:“这■才几点钟,你怎么有空到这里来晃荡?”

  “我准时下bān了啊,回到家才发现准时下bān没啥好的,没地方吃饭了;加bān还可以蹭食堂……”沈淮说道。

  看到有人走过来,陈丹又站直身子,不想叫她跟沈淮亲密的样子落到别人眼里。

  “我就到二楼临街的包厢里,你随便整两样菜,拿瓶啤酒shàng来。”见陈丹又装陌生人,沈淮怪没意思的就要shàng了楼。

  “一个人吃饭,要什么包厢啊?”陈丹问道。

  “坐大堂更冷清,坐包厢里指不定还能捞到几句话说。”沈淮说道。

  陈丹伸手在沈淮的胳膊shàng飞快的轻掐了一下。

  梅溪镇没有一条街道有路灯,就靠着沿街的店铺透些光亮出来,给茂密的梧桐树遮挡着,整条街显得很昏暗。

  沈淮靠窗坐着,从外套的大衣兜掏出书跟记录本来,拿出笔在记录本shàng,刷刷刷的写画着。

  陈丹先端了两碟冷菜跟一瓶啤酒shàng来,看着沈淮在纸shàng纵横的画着,很快纵横交错的街道在纸shàng成形,歪着头看过来,问道:“这不是学堂街跟下梅公路……”

  “嗯,”沈淮说道,“还有梅溪老街跟钢厂路,往西还有纱厂巷,这三横两竖,就把梅溪镇区就勾勒出来了。不过梅溪镇区的发展,从早nián的梅溪河老码头开始,沿老街往东纵贯,解放后在梅溪老街前建了铸铁厂,居民区、生活区什么的,就在梅溪老街北面发展,这本身还是蛮符合小城镇布局的。不过在梅溪大桥、下梅公路建了之后,梅溪镇商业、工业,又都往下梅公路两边挤,这一下子又乱起来……”

  “这有什么不好吗?没觉得有什么不方便啊。”陈丹说道。

  “那你是没见更好的,”沈淮笑道,指着手下压着那本书,翻开到插页,说道,“这是欧洲随时可见的乡镇照片,下面这张是法国一个小镇的规划图,比较一下,就能看出差距多大了……”

  “……”陈丹歪头脑袋看过去,还没等细☆看,就听见有脚步声shàng来,忙跟沈淮站开些距离,将啤酒打开给倒shàng一杯,侧过身看到何月莲走进来。

  “沈书记您慢用,还有两热菜等炒好就给您端过来,”陈丹把酒杯摆到沈淮面前,就跟何月莲●说道,“何经理,我先下去了……”就好像跟沈淮没有半点关系似的。

  沈淮看了一眼陈丹转身即逝的背影,却把视线转到何月莲身shàng来,笑问道:“何经理不用招呼别的客人?”

  “瞧沈书记说的,”何月莲挨坐过来,似乎一点都不为这个月的生意冷清着恼,巧笑嫣然道,“再重要的客人,怎么也不能叫我冷待了沈书记您啊!”

  何月莲穿着深紫色的薄呢子外套,身子挨过来,扑鼻有着浓郁的香气,但不刺▲鼻。

  沈淮不知道这个三十九岁的女人是怎么保养,但就挨得这么近,也只在她的眼角看到极淡的鱼尾纹,丝毫不影响她的美观。

  皮肤也许没有陈丹那么有光泽,但也白皙丰润。

  她见沈淮在○纸shàng写写画画,身子就夸张的挨过来看:“唉哟,沈书记吃个饭还不工作呢?这是本什么书啊,怎么都是外国字?是法语吧?我听说沈书记之前在法国留过学。前些天,镇shàng还来了两个法国女孩子。就坐沈书记你现在这位子,吱吱喳喳的说法语,没一个人能听懂,不过听着可真是好听,还好其中有个女孩子会说普通话——不过,我倒还没有机会听沈书记说两句法语呢……”

  对何月莲突如其来的贴近,沈淮只是面不改色的静观,他不大相信镇shàng会有法国游客过来,只当是何月莲没话找话说,淡漠的说道:“我回国好些nián了,法语都忘差不多了,何经理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沈书记您汇报工作、汇报思想了?”何月莲眸子瞭了沈淮一眼,当然好似嫌包厢里闷热似的,站起来将外套脱下,露出黑色健美裤跟玫红色的羊绒衫。

  健美裤薄而紧,将何月莲修长的大腿跟丰满紧圆的臀,紧绷绷的勾勒出来,羊绒衫也是紧身,也不知道是里面乳罩的关系,叫她的胸看shàng去饱满挺翘——何月莲肆无忌惮的将身体的成熟丰韵,展现在沈淮的眼前。

  迟暮女人也有迟暮的风韵,何况何月莲正值熟艳、熟媚之时?

  无论是之前沈淮的目光,还是此时的他,都不得不承认何月莲确实有勾人的实力。

  沈淮也能确认,他下午在职工大会之后跟何清社的话,已经叫人传到何月莲耳朵里去了。

  按照之前沈淮的作风,如此熟媚、骨子里都带着妖治的女人贴shàng门来,实在没理由压抑到自己,而且之前的沈淮,确实还有几个熟艳的伴侣,有着少女远不及的热情……

  “翻看”之间沈淮的人生记忆,“翻看”那几个熟媚女子在床shàng的热情表现,沈淮就觉得何月莲的紧身衣裤更像是藏了一把火,呲着牙说道:“何经理,你有什么工作,似乎不用跟我汇报吧?”

  “怎么不能跟沈书记汇报?”何月莲哪里会轻易放弃,坐过来说道,“沈书记你分管企业办,可不能把当镇接待站当后娘养的不来指导工作啊……”说着话,身子就偎过来,大腿外侧压着沈淮的手背,但也极懂挑情,这一贴就躲开,好似无意,又若即若离。

  何月莲刚才脱外套时,叫健美裤shàng带了静电,沈淮的手背给静电打了一下。

  “指导工作谈不shàng,你既然要说,那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沈淮说道。

  “那我真跟沈书记您认真汇报了工作啦?”何月莲又站起来,坐到沈淮的对面,双手压在桌面,高高的胸又压在手shàng,好似叫沈淮能看清她的脸,她虽然过nián就要四十了,但对自己的这张脸还是有自信的,也知道怎么才能把男人的胃口勾起来。

  “好,你说。”沈淮拿起酒杯,又翻手把书翻开插书签处,既然何月莲要耍无赖,他也不是没有诨素不吃的水磨性子,暗道:我又不shàng你床,你能奈我何?

  当中陈丹端了两碟小炒过来,临出包厢那水汪汪的眼睛横了沈淮一眼。

  待◆何月莲说得嘴巴干,沈淮把菜酒席卷残云的吃下腹中,合shàng看了七八页的书,说道:“哦,镇接待站的事情,我知道了,”又隔着楼梯朝楼下喊陈丹,“小陈,把帐结一下,再帮我把这些剩菜打个包……”

  ●“沈书记,你看看你,你过来指导接待站的工作,这也就是工作餐,”何月莲强笑着劝阻,又更直露的说道,“沈书记总不会怕我跟汇报工作,别人会说这是性贿赂吧?”

  看到陈丹走过来,想必是就在楼梯口守着,◆沈淮没想理会何月莲,问陈丹:“小陈,多少钱?”

  “总共六十七!”陈丹说道。

  沈淮伸手掏衣兜,手摸进去才发现他根本就没有带皮夹出来,表情僵到脸shàng。

  何月莲看到机会,◇▲又说道:“沈书记,你看看,工作餐你都要付钱,这以后可不敢叫你来指导工作了……”

  “我借钱给沈书记你吧,”陈丹不顾何月莲的目光狠狠剐过来,冲着沈淮说道,“沈书记下回记得还我……”

  难◎得见陈丹在何月莲面前会有挑衅的姿态,大概是何月莲“性贿赂”三个字刺激到她——沈淮心里苦笑,把剩菜打完包就狼狈的下楼去,也不管何月莲看陈丹的眼神有吃人的心思,心想陈丹反正也不是好欺负的角色。

  看着沈淮下楼去,何月莲冷冷的剐了陈丹一眼,脸shàng还有笑:“啥时候跟沈书记熟到主动借钱的份shàng了?”

  “沈书记几次过来吃饭,都坚持付钱的,我又不怕沈书记能赖我六七十块钱!”陈丹对何月莲的敌意视如无睹,麻利的收拾桌子。

  何月莲心里恨得牙痒痒的,但也没有跟陈丹翻脸,只说道:“陈丹,你坐下来,我就问问你,这几nián来,我待你怎么样?”

  虽然跟孙勇的婚事悄然无息的解除了,当事的几个人,都怕惹恼沈淮,嘴巴都很紧,也是出人意料的没有传出什么闲言碎语来,但陈丹知道,想彻底瞒过何月莲的眼睛,不可能。

  见何月莲感情攻势打到自己这边,陈丹心也忍不住一软。

  “我这两nián经营接待站,也累得慌,这么多人手里,也就你学事最快,要不你来帮帮我……”何月莲继续说道,她知道杜建都失势,她想吃独食是不可能了,但要是照这个形势拖下去,就算承包费不变,接待站她也撑不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