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职工大会(二)


  在职工大会过后,电炉钢生产线正式开始不间歇运转,实行倒班制。

  何清社等镇上干部,也一起进车间参加开机仪式。

  以往车间里的脏乱杂散皆都不见,电炉炼钢,车间高处玻璃会蒙着漆黑□☆的粉灰,也都擦得窗明几净。

  何清社此前虽然不负责钢厂的什么事,但也数度进入钢厂车间参观,往昔与今日相比,真shì差yǒu千里。

  在控制室里,隔着玻璃,能看到电弧炉的废钢炽红起来,何◆清社不大确定的问沈淮:“如此看来,明年应该能实现扭亏了吧?”

  “根据十月份的数据,这个月jiù应该不亏损了,下个月螺纹钢产量能达到六千吨的话,钢厂应该能yǒu盈余……”沈淮说道。

  “shì嘛?”

  何清社虽然到现在,都还在为钢厂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得到改观而诧异不休,但听沈淮说钢厂十一月份jiù能把帐做平,下个月jiù能实现盈利,还shì觉得很意外,下意识的jiù提高了声音,又觉得质疑的语气yǒu些不礼貌,忙解释道,

  “倒不shì不相信你,只shì太叫人惊讶。你问郭全他们,yǒu谁想到下个月jiù能扭亏为盈?沈书记,你可真shì能点厂chéng金啊……”

  “shì实现月盈利,整个年度亏损还shì很严重。”沈淮呵呵一笑。

  虽说螺纹钢从年中以来跌价较深,但出厂价还能维持在每吨三千元以上。这么高的市场售价,钢厂还能做亏损,除生产管理的极度混乱外,yǒu些人吃相也太难看了。

  沈淮说得轻描淡写,何清社摇头而笑,说道:“以前的亏损,跟沈书记你无关,这个责任该谁背还得shì谁背;这么看来,镇上到年尾jiù能指望钢厂支援一笔钱了……”

  其他镇上干部,对何清社顺便踢杜建一脚,也只当听不见,不过他们对何清社后面的提议非常感兴趣。

  乡镇干部每个月的死工资,也jiù三百出头,每年最终能拿多少奖金福利,还shì要看镇上卫生治安罚款、镇属企业上缴盈利及承包费等非税收入的情况。

  一般说来,镇上的非税收入,优先保障乡镇教育、计生、完税、农水等各项工作的正常运转,但剩余较多的情况下,多发些年终奖、多搞些名目发些福利,也shì上下都默许的行为。

  这两年梅溪镇财政紧,除了平时混个吃喝,乡镇干部能装进口袋的收入,甚至还不如工厂的普通职工,过得紧巴巴的,回家里都给婆娘骂没出息。

  这离春节还yǒu两个月,听着钢厂在年尾这两个月能实现盈利,这兴趣jiù立马高起来了。钢厂shì镇属企业,yǒu了盈利jiù要上缴,要镇上要年尾能多百十万的非税收入,大家的年终奖jiùyǒu着落了。

  “我正想找老何你说这事呢,其他几个镇长都在,那jiù边走边说,”沈淮说道,“钢厂整顿到这一步,只能说shì初步yǒuchéng效,接下来还要面临很多问题。钢厂自身要发展,发展资金首先要靠自身积累;镇上财政紧zhāng,钢厂shì镇属企业,不能袖手旁观;另外,钢厂的管理层跟职工,也要正常工资之外的物资激励——这些目前看来,都需要从盈利来,jiù涉及到钢厂yǒu盈利之后,如何分配的问题。”

  “沈书记,你说说,钢厂这边毕竟还shì以你为主,县里都下文的。”何清社不急不躁,jiù算把盈利都收到镇里来,也不能都装进自己的口袋,何苦强出头得罪人?

  “下一次党政会议,我jiù会提钢厂盈利的分配方案,”沈淮说道,“钢厂发展最为重要,盈利的60%,应作为发展资金保留下来。钢厂shì镇属集体企业,发展壮大,最终得利的还shì梅溪镇,这个倒没yǒu什么疑问。剩下的盈利,20%上缴镇上,缓解镇财政压力。20%作为额外激励,在钢厂干部职工内分配;而额外激励,我也主zhāng向管理层倾斜……”

  “我看这个方案可行……”

  何清社打心里认为最后只yǒu20%的盈利上缴镇上,yǒu些少了,但话说穿了,要shì沈淮一分钱不交给镇上,拿出更高比例的盈利给自己发奖金,又能奈他何?

  这个方案至少从表面上看,还shì公平的,毕竟钢厂干部职工拿来分配的盈利,不比上缴镇上的更多。

  何清社不表达意见,其他人则更不想表达什么意见,只shì内心掩不住的yǒu些失落,才上缴20%的盈利,那能yǒu几个钱啊?不要最后弄个几万块钱,连打发叫花子都不够。

  “还yǒu一个事,今天赶上,jiù一起说一下,”沈淮说道,“虽说镇上把企业办的工作分配给我,我也没yǒu精力去认真的管一下。昨天我才翻看了一些资料,存在的问题严重啊!”

  沈淮一说问题严重,何清社等人的汗毛jiù立了起来,◇停下脚步,将沈淮围在中间,听他细说。

  “企业办本来shì辖管一些yǒu经营项目的镇属企事业单位,但这些年,对外经营的企事业单位,能承包出去的,也差不多没剩下的。承包费的收取,也一直shì财政☆所的事,企业办jiù较为冷清……”

  听沈淮不急不躁的说到这,何清社以为沈淮嫌权力小,钢厂这边走上正轨,jiù想回镇上抓权。但不管怎么,何清社还shì不动声色的听他说下去——沈淮背后yǒu新市委书记撑腰,何清社还不会不知死活的跟沈淮争什么。

  “问题出在承包费的测算上,”沈淮慢腾腾的进入正题,“拿镇接待站为例,每年承包费才八万,太低了。”

  镇干部们听到这里,心脏jiù陡的缩起来:沈淮这shì要开始对杜建下手啊,谁不知道承包接待站的何月莲shì杜建的姘头?

  “哦,老郭jiù这事也跟我汇报,”何清社见沈淮要对杜建下手,自然不会袖手旁观,说道,

  “当年镇上建接待站、文化站大楼,jiù用去五百万。算面积的话,接待站比文化站占地还要多一些。镇接待站最初的装修以及设备什么的,也都shì镇上投入,当时差不多用掉上百万左右。jiùshì因为yǒu些奢侈了,才不得不承包出去叫别人经营,镇上收承包费能弥补一些损失。老郭跟我说过,一般说来,酒店装修、设备什么的,用个七八年jiù要彻底换一茬。真要继续以每年八万的价格承包出去,承包费都不够弥补装潢跟设备的损耗——这事我正打算下一次的党政会议上提出来,没想到沈书记跟我想一块去了。”

  “老郭的报告,你看过jiù好,问题jiù出在没yǒu把折旧计算在内,这shì很不合理的,”沈淮说道,“以钢厂为例,要shì不计算折旧,这个月jiù能实现盈利,盈利规模还不小,大概能yǒu八十来万;但shì不能这么算。计算生产chéng本时,建筑及设备损耗跟折旧,shì必须列入的。我看也没yǒu什么好讨论的,镇接待站要承包出去,镇上不能吃亏。要想镇上不吃亏的话,承包费jiù要提高到每年二十四万才够……”

  何清社暗感沈淮真shì心狠手辣,他只打算把承包费提一倍,没想沈淮还要再提一倍,再加上镇政府及钢厂的吃喝一掐,杜建的姘头何月莲如果还不放手,jiù叫她把这两三年来捞去的钱都吐出来……

  杜建虽然不在,但能够在党政会议上表态的镇党委委员,倒yǒu三分之二都来钢厂列席职工大会。沈淮跟何清社说的这两桩事,也不需要杜建表什么态,差不多jiù这么定了下来。

  一方面大家都意识到沈淮忍了一个多月,终于shì忍不住要对杜建下手了,何清社又坚定的跟沈淮站在一条线上,他们吃了撑着去帮杜建堵枪眼;另一方面,镇接待站承包费提高十八万,也jiù意味着镇上明年以后的非税收入能增加十八万,这shì对大家都yǒu利的事,也乐得坐享其chéng,要怪只能怪何月莲跟杜建以前吃相太难看。

  ****************

  送走何清社他们之后,沈淮又把汪康升、徐溪亭、钱文惠、赵东、徐闻刀、潘chéng等人召集到会议员,召开了一个小会。

  “钢厂也shì算逐步的走上正轨,我也不会再像一颗钉子那样整天钉在厂里,”沈淮说道,“钱厂长shì女同志,我们要照顾点,夜里以及休息天的厂领导值守,jiù由汪厂长、徐工还yǒu赵东、徐闻刀、潘chéng都承担些。”

  “这么说,十天里,我们要yǒu两天吃住都在厂里?”潘chéng问道。

  “对,所以我原则杜绝女同志夜里加班,jiùshì要防范你这样的人钻空子,”沈淮笑道。

  潘chéng个子不高,甚至可以说yǒu些矮了,但长了一zhāng讨女人喜欢的脸,打从进大学,再到市钢厂,发生过的风流韵事不少。结婚生子之后,才稍稍收敛些。不过撇开这个不说,潘chéng生产管理上水平很高,也曾shì市钢厂最年轻的车间主任。也shì在女人身上吃了亏,这两年才干不chéng车间主任,在市钢厂混得不如意,给赵东拉来梅溪。

  沈淮拿潘chéng的旧事开玩笑,大家都跟着笑。

  沈淮看了看手表,说道:“哦,下班时间到了。你们yǒu什么事接着讨论,决定一下今天谁第一个值夜,赵东明天把值守表给我;我先下班去了……”

  沈淮推着桌子站起来,jiù要离开会议室,看着潘chéng他们要叫苦,说道:“不要叫苦了,盈利及奖金分配方案,原则能通过党政会议。你们要想这个年jiù过得滋润点,这接下来两个月,还得盯着生产……”

  “shì吗?那我没问题了。”潘chéng立马闭嘴不言。

  沈淮摇头而笑,又问赵东:“yǒu没yǒu其他事了?”

  “没了。要不我今天先值夜,明霞反正也回父母家住去……”赵东说道。

  镇上对钢厂盈利预期没yǒu什么概念,但沈淮这段时间来,跟大家一起做的核心工作,jiùshì把■钢厂所yǒu流程上的各种指标进行彻底的拆解、推算,盈利预期也jiù相对精准的计算出来了。

  只要年尾螺纹纲的价格不大跌,钢厂十二月份的钢产量顺利达到六千吨这个目标,当月jiù能实现二百万以上的▲盈利。现在到春节之前,还yǒu两个半月的时间,预计盈利规模能达到五百万到八百万之间。

  要shì盈利及奖金分配方案能够通过镇党政会议表决,也jiù意味盈利的8%,差不多会yǒu四十万奖金,会在此时会议室里坐的二十个人头上分配。

  像潘chéng这样的管理层,苦干四个月,少说能分得两万的年终奖,再辛苦自然也不会觉得苦了。按说潘chéng以前在市钢厂当车间主任时,每年明里暗里的收入也yǒu三四万,但哪yǒu这个拿得踏实?

  钱文惠得沈淮的特赦,作为女同志,不用参与值守;再加上厂领导值得shì防备生产线出状况时能得到及时果断的处置,钱文惠分管财务跟采购,不懂生产块,也不需要她参与值守。只要分管部门没yǒu什么特别的事,她也jiù能跟沈淮一样,按时上下班,这时候jiù不掩饰幸灾乐祸的笑起来,跟大家拱手拜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