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村小当堆场


  (第二更,求红票)

  何清shèběn来是想让郭全陪着杨海鹏他们去信用shè谈贷款的事,但经沈淮的暗示,悟透熊文斌以及新市委书记的那一层关系之后,就变得更积极主动了。

  何清shè直接打电话给信用shè的主任,请他到镇上来谈贷款的事情,这更能表示镇政府支持的态度。

  不要说背后的新市委书记了,就是把即将担任市委办主任熊天斌的脸面扛出来,鹏海贸易要贷出三四百万的资金来,也不会有太大的困难。

  这事何清shè这么主动接手,沈淮也乐得清闲,就把事丢给何清shè跟郭全,他赶去gāng厂看整顿的情况。

  徐溪亭、赵东、徐闻刀、潘成等人,差不多就整天扑在电炉gāng生产线上。

  沈淮赶到车间,他们正带着从市gāng厂挖出来的技术骨干以及gāng厂běn身有潜力、值得培养的技术力量,在聚集在电炉工段,看高频炉熔炼废gāng的情况。

  沈淮进入控制室,隔着玻璃感觉不到太强烈的幅射热量,拿起桌上的记录běn,看上炉gāng水的熔炼时间。

  “预处理衔接不好啊,”沈淮手指敲着记录běn,跟徐溪亭、赵东、潘成说道,“这处应该可以再节约★十分钟。我们下个月要想实现连续生产,每一炉gāng水的出炉时间要控制一百分钟左右,你们肩上的压力不轻啊。”

  赵东与徐溪亭相视苦笑,沈淮对他们提的要求还真不低。

  不过好在从市gāng★厂挖来的技术骨干,有四五十人都补在电炉gāng生产线上,而且徐溪亭、赵东、潘成等人领导他们,不存在什么隔阂,只要跟一线工人及机器磨合,实现沈淮所提的目标,倒不是太难。

  沈淮的初步目标,是要在一个月内,将gāng厂的实际gāng材产量提升到设计产能的八成,月产螺纹gāng七千吨;三个月左右时间,实现设计产能。

  由于gāng厂的核心生产线引进的是国外在八十年初才成熟的技术,目前在国内还处于一流水平。过去三年时间里,这条线实现产能严重不足,有一个好处就是,这条线的损耗不严重。

  用这条线去生产螺纹gāng,实际上有些大材小用了,但没有资金去改后续的连铸及冷热轧设备——淘汰窗gāng产量,最方便的就改生产螺纹gāng。

  同样的,这条生产线在生产螺纹gāng上,技术上有很大的富余,只有管理到位,突破设计产能将是相对轻松的事情。

  沈淮跟徐溪亭、赵东他们提出要求,是希望在磨合半年左右时间之后,就要去尝试突破设计产能,这样在每吨gāng材产品上所摊的人工及设施折旧成běn才会更低,每天、每个月、每年所创造的效益,才会更高……

  晚上,杨海鹏要请镇上、gāng厂及信用shè的人吃饭,沈淮只是让钱文惠作为gāng厂代表出席,他照旧将徐溪亭、赵东、徐闻、潘成、胡志刚等人聚集起来,召开整顿总结会议。

  差不多到九点钟,沈淮才脱开身,回到镇上跟杨海鹏见面,赵东他们还要留在厂里,尝试性的开夜车,让一线工人们逐步的去适应不间断生产的情况。

  生产上的一套规章制度订立容易,但要生产线上的基层管理人员以及工人们不出纰漏的去执行,则不是易事。

  电炉炼gāng使用的高频高压电,一炉就有几十吨gāng水、炉前有好几十个操作工,出一点纰漏,就有可能引发大事故、大伤亡。

  沈淮不直接抓一线生产,也没有这个精力,压力就全在赵东、徐闻刀、潘成等人肩上。

  沈淮赶到镇政府,何清shè酒喝得有些多,先回去了,由郭全陪着杨海鹏留在政府里,不过也已经先安排车送熊黛妮回去了。

  杨海鹏跟沈淮都糙老爷们,在外面耗多晚都没有关系。熊黛妮毕竟是新婚少妇,周明再放心,也没有叫她留下来陪到深更半夜的道理;不然给熊文斌或白素梅知道,也得给埋怨。

  邵zhēng是沈淮的司机,通常是送沈淮回宿舍才下班,钱文惠留多晚倒没有关系,他们家的小孩,也上小学,有爷爷奶奶照顾着。

  “谈得怎么样?”沈淮把杨海鹏、郭全、钱文惠还有鹏海公司的一名合伙人,召到自己的办公室里了解情况。

  “何镇长帮忙说了很多话,主要也是你帮忙想的方案叫信用shè安心,大体没有问题了,就等着办手续,”杨海鹏兴奋劲还是掩不住,说道,“办公跟堆场,何镇长也帮助选了地方,就在学堂街北段临上梅公路的一所小学里。下午我们就去看过,离上梅公路很近,往霞浦、新津以及北郊都很方便……”

  “什么小学?”沈淮问道。

  “竹堂村小,去年给大雨冲毁校舍,学生随后分散到青龙桥、三里墩村小就读。镇上没有资金重建竹堂村小,但用来作建材堆场倒是合适……”郭全说道。

  郭全说了校名,沈淮就有印象。

  全镇村小加上镇中心小学共有二十六所,托儿班性质的简陋幼儿园十九所,中心幼儿园一所,初中三所,高中一所,梅溪镇中小学及幼儿园生员总数达八千人。

  这么大的教学规模,包括近四百名教职工的工资在内,每年能拿来投入的教育资金,也只三百万元。镇政府是存在许多不良现象,但教育资金的紧缺,更客观的原因,是梅溪镇可支配财政收入太少了。
◎   竹堂村小给暴雨冲毁校舍,不能从县里额外获得支持,仅靠镇上的财力进行重建是很困难。

  竹堂村的学生,都已分散到附近的村小入学。在何清shè看来,与其从紧缺的镇财政挤出资金来重建校舍,还不如○出租给鹏海贸易当堆场,为村上、镇上多增加些收入……

  沈淮也无法去指责何清shè的现实跟世绘,他当初不接手财政所,就是不承担承担财政紧缺的压力,关键还是要看gāng厂的盈利恢复情况。

  杨海鹏没有想到整个事情会这么顺利,掩不住兴奋劲的跟沈淮描述下午在何清shè协调下,跟信用shè谈贷款的情形。

  镇信用shè不归镇政府管,但只要在梅溪镇上,就必然要抑仗镇政府的鼻息,有什么事情,信用shè还是愿意配合镇政府的。

  当然,更关键的原因,想必何清shè已经跟信用shè的人不经意的提及到熊文斌的关系。

  权力跟金钱都是一切事物的润滑剂,权力显然又排在金钱的前面。

  杨海鹏这边的事情顺利就好,沈淮看着时间已经不早,站起来说道:“你要跟老郭聊聊呢,就换地方,我是要回去睡觉了,”又跟钱文惠说道,“走吧,你跟你家邵zhēng送我回宿舍,就也下班去……”

  钱文惠是清秀而瘦小的女人,三十四岁,比邵zhēng还大一岁,他父亲běn身就是县财政、局的老干部,她běn身是淮海大学毕业,分配到县财政、局工作,后受前县长陈兵指派,到gāng厂担任财务科长。

  虽说负责gāng厂的财务工作,但炉料采购、gāng材经销,她都插不上手,只是把账目做细、做清楚,还没有发挥她应有的作用。

  “gāng厂管理层不需要太多的副职,但财务口必须要有一个,”沈淮坐在车后排,对着副驾驶位上的钱文惠说道,“我打算过了月初就召开全厂职工大会,推荐钱科长你出任管财务口的副厂长,你先做一下准备。你担任副厂长后,暂时把财务部兼管起来,接下来,不管是从外面招人,还是内部培训,你得给我再找一个合适的财务部长出来……”

  通过后视镜,看到邵zhēng在那里咧嘴而笑,沈淮开玩笑说道:“老邵这以后工作任务又要加重了,上班时候,要服务我这个厂长,下班后还要伺候副厂长,这辈子看来是没有什么指望了……”

  “沈厂长人一běn正经,也长一张歪嘴啊!”钱文惠听着沈淮也浑不顾忌的说些半诨不诨的玩笑话,笑骂了一声。

  沈淮哈哈一笑,到这一步,gāng厂的管理层就梳理得差不多了,面对即将长期共事、běn身工作又足够认真负责的同僚,他也实在没有必要整天绷着脸。

  沈淮跟邵zhēng说道:“老邵在部队也当过排长,只负责开车太委屈。gāng厂正式定编之☆后,我会在厂长室外设立一个行政助理的职务,去承担厂办撤消掉之后的一些职能,老邵有没有兴趣……”

  沈淮对gāng厂管理体系的改制设想,已经跟管理团队讨论过多次,新设立的厂长室跟原先的厂办,听上■去只有字面上的差异,但钱文惠心里清楚:

  厂长室将是沈淮掌控gāng厂的核心权力机构,包括大宗原料的采购权、谈判权、新项目的启动以及一类经销商的选择权,都会集中到厂长室。

  沈淮也会启用一开始就随他进入gāng厂的心腹赵东担任厂长室部长。

  而之前的厂办,说到底就是围着厂长服务、干杂活的管家,是借鉴党政机关的那一套。沈淮决意要在gāng厂去官僚化,厂办撤消之后,有些职能则由行政助理负责。

  这个行政助理,地位自然要比即将新设的各部部长低一些,但实际也将承担起管家的作用,也是要比普通的主管重要一些。

  邵zhēng照样嘿然一笑,说道:“努力做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