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还是女人闯的祸


  (求红票,求shōu藏,红票过九千,明儿就是三更或四更)

  “沈书记租的是我侄女的房子,当时zhēn不知道是沈书记租的房子,”孙远贵心里打着颤,跟何清社解释缘由,“我侄女是gè孤儿,才十五岁。我也是一时昏le头,以为侄女给外乡人骗le,没问清楚情况,就把沈书记放屋里的东西丢出去;我今天过来跟沈书记检讨错误,损坏的家俱,我都照价赔偿……”

  孙远贵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只厚厚的大信封,小心翼翼的递到办公桌上。

  孙淮看也没看,就将那只压手的信封摔到地上,冷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当着何镇长的面,公然贿赂国家公务人员,你信不信我立即通知纪检帮你铐起来!”

  “胡闹,把钱shōu起来!”何清社不知道沈淮为何如此动气,也只能先出声训斥孙远贵。

  何清社认得孙远贵,自然也知道镇接待站、编制在党政办的陈丹,是孙远贵的儿媳妇,而沈淮又说是通过陈丹的弟弟租le孙远贵侄女的房子——何清社就猜想这里面应该跟那gè长得特别清媚的陈丹有什么关系……

  不过当着沈淮的面也不好细问,也怕沈淮的面子下不来,何清社对沈淮说道:“孙远贵以前是孙家埭村的支书,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沈淮脸色稍缓,说道:“昨天遇上那样的事,我也是气糊涂le,看他们俩人的脸就气打不一处来……”

  “郭全还有事跟你汇报呢,”何清社见沈淮有让他帮着转圜的意思,就顺水推舟的说道,“这房表一时半会也查不le,要不让他们到我办公室里慢慢查去?”

  沈淮点点头,shōu拾孙广武、孙远贵,他要一步一步的来,不急于一时。

  何清社严厉的瞪le孙广武、孙远贵两人一眼,要他们到他办公室去。

  何清社也不清楚沈淮是zhēn要shōu拾他们俩呢,还是有别的意图,到办公室,也没有叫他们坐,就叫他们站着说事:“你们也是zhēn欠shōu拾,吃le豹子胆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要zhēn要沈书记惹恼le,少不le扒你们一层皮……”

  “孙远贵那熊样,要知道,借他两胆子也不敢得罪沈书记啊,”孙广武知道孙远贵还要点脸皮,没脸把话说透,他就代劳道,“那房子实际是孙远贵他儿媳妇租给沈书记的,在村里也立le字据,签的就是陈丹跟沈书记的名字。只是我们没想到沈书记头上去,把事给搞砸le,还说le些难听的话,估计也叫沈书记听进去le。”

  “那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何清社听得这事果然跟陈丹,心里就多少有些底le,只当沈淮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何清社也知道陈丹身上发生的事以及她跟公婆及那gè混球丈夫的关系很恶劣,说不定这次zhēn要借沈淮的威风,治以前受的气。

  “也是孙远贵鬼迷心窍,想着二儿子要结婚没房子,想借他侄女的房子把酒给办le,所以才想着把租客赶出去……”孙广武又代为解释道。

  “你zhēn是昏le头!”何清社也忍不住呵斥孙远贵。

  孙海文在梅溪镇也算是小有名气,梅溪钢铁厂当初还想聘他来当车间主任,孙海文在市钢厂发生事故,在镇上也叫人惋惜le很久——孙远贵竟然想夺侄女的房产!

  所谓借房子结婚不过是借口,乡下就没有借房子结婚的道理——这gè也超过何清社的底限,忍不住要把他骂gè狗血淋头。

  “我知道错le,”孙远贵塌着脸,说道,“一早过来赔礼道歉,就指望沈书记能抽我两巴掌解气!”把捡起来的信封放何清社的办公桌,说道,“何镇长,你就帮我说两句好话。”

  “拿回去!你这是什么作风!”何清社厉色说道,他都不清楚沈淮到底想要怎样的结果,哪里敢shōu何远贵的好处?

  何清社终究想将问题解决掉,让孙远贵将钱shōu回去,便缓le缓脸色,问道:“你们说le什么难听的话可能叫沈书记听进去le?”

  “也没有别的,我这gè儿媳妇整天不着家,跟我儿子关系也不好,☆突然替我侄女做主,把宅子租给一gè不认得的男人。这gè,这gè,就难免想别处去le……”孙远贵老脸涨红的,把事情捅开来说。

  “你啊你,你脑子里除le屎,就不能装点别的东西?”

  何清☆社这时候也不认为沈淮跟陈丹是纯洁的,但在何远贵的面前,也是要坚决维护沈淮的纯洁性,又说道,

  “就你儿子那操性,全镇有几gè不晓得?陈丹嫁到你孙家,也是倒le八辈子血霉。她要zhēn在外面有什么人,也不亏欠你们孙家的。你们有这心思跟沈书记检讨错误,还不如去跟陈丹道gè歉去!”

  听着何清社要自己去跟扯破脸的儿媳妇道歉,孙远贵老脸又涨得通红。

  “你先出去。”何清社不客气的要◆孙远贵先出去,留下孙广武。

  何清社觉得有些话还是让孙广武说透的好,借着墙角的椅子,要孙广武拖一张坐到办公桌前,说道:“陈丹的情况,我也有le解,她跟孙远贵儿子的婚事,也是名存实亡。这么好的姑■娘嫁到孙家,也是糟踏le。要是这事能有gèle结,我想沈书记就不那么生气le……”

  孙广武看le何清社一眼,何清社把话说得这么透,他能领悟,说道:“我劝劝孙远贵去?”

  “什么劝不劝的,现在就是婚姻自由,以前的错误,必须要纠正过来。”何清社有些琢磨不透沈淮的脾气,说他脾气不好吧,他这段时候待人什么的都很和蔼,甚于没有跟他争权的意思;要说他脾气好吧,看他到梅溪镇上任第一天做的事,怎么可能是gè没脾气的人?

  ***************

  沈淮上午就在镇政府的三楼办公室里,也没有再见孙广武跟孙远贵,镇政府也有食堂,沈淮就在政府食堂里用餐。

  接到gè电话,半天没听对象有反应,沈淮看手机上显示的号码,像是梅溪镇的,刚要问何清社这是哪里的电话,电话那头才传来陈丹的声音:

  “我下午去县里办手续……”

  还是陈丹第一回主动打电话到他手机上,沈淮拿着手机到食堂门外的走廊上接电话,问道:“办什么手续?”

  “跟孙勇离婚的手续……”

  “那怎么听着你像要哭的样子?”

  “我就是在哭……”

  “好le,不要哭le,”沈淮心里给触动,像安慰孩子似的柔声说道,“我给车间打gè电话,让陈桐请半天假,陪你去一下县里。”

  “不用le……”

  “我就打电话,”沈淮坚持道,没给陈丹拒绝的机会,说道,“下午杨海鹏会过来,不然我陪你过去……”

  “我更不要你陪。”陈丹的声音还带着些哭腔,但糯得像在甜水浸过似的,带有些腻意,似娇还嗔的神态,几乎叫沈淮触手能及。

  “我挂电话le,夜里回去再找你说话……”沈淮说道,暗暗一叹,或许别人眼里,他只是给陈丹迷人的容貌所迷,却不知道他对她早有痴迷。

  沈淮挂le电话,就直接打电话到车间,找到陈桐,直接要他请半天假去镇接待站找他姐去。
◆   沈淮返回食堂接着吃饭,何清社眯着眼睛笑问:“沈书记春风满面,是什么难题给解决le?”

  房产争夺什么的,都是小事,要叫陈丹把她的人生从此理出一gè头绪,无疑是沈淮最期待,也是最想给陈丹的★◆   沈淮返回食堂接着吃饭,何清社眯着眼睛笑问:“沈书记春风满面,是什么难题给解决le?”

    shěnhuáifǎnhuíshítángjiēzhechīfàn,héqīngshèmīzheyǎnjīngxiàowèn:“shěnshūjìchūnfēngmǎnmiàn,shìshímenántígěijiějuéle?”

  fángchǎnzhēngduóshímede,dōushìxiǎoshì,yàojiàochéndānbǎtāderénshēngcóngcǐlǐchūyīgètóuxù,wúyíshìshěnhuáizuìqīdài,yěshìzuìxiǎnggěichéndānde

  也许在何清社眼里,自己的动机不纯,但毕竟还是亏le何清社点醒孙远贵,沈淮笑le笑,说道:“算是吧,”有些事索性装作心知肚明的样子能叫大家都更愉快,没有必要说透,沈淮就把话题岔开杨海鹏那件事上去,“何镇长下午有没有时间,一起研究一gè事?”

  “去你办公室,还是到我办公室抽烟?”何清社掏出烟来扬le扬。

  “郭全!”沈淮站起来,看到郭全饭盆里还有饭菜,说道,“吃过饭,到何镇长办公室来研究gè事……”

  郭全顾不上吃完饭,抹le两把嘴,就追le过来。

  郭全给沈淮从副厂长的位子捋下来,已经有半gè月时间le,虽然很快就补任企业办副主任,但跟钢厂副厂长比起来相差远,郭全很是失落le几天。

  不过胳膊拧不过大腿,也有何清社在旁边开导,郭全再委屈,沈淮吩咐什么工作,都还能认zhēn的去完成。

  心态zhēn正的转变,也没有那么困难。

  在看到沈淮的铁腕治理下,仅仅半gè多月,钢厂的面貌就得到彻底的改观,这是郭全之前所不敢想象,也恰是如此,才认定沈淮那看似粗暴、蛮横不讲理的外面之下,有着极高的管理水平。

  想到自己即使给错杀,也算是对钢厂有好处,而且杜贵等管理层也陆陆续续的给沈淮踢出来,郭全心里就能得到平衡。

  再一gè,沈淮在很多事情上,都还依赖于郭全的财务才能;整gè钢厂的资产财务清理,实际上也是让郭全与◇钱文惠具体负责。企业办这边的事情虽然不多,但沈淮每回有什么事,都是绕过杜贵,直接找郭全——这些都叫郭全有受到重视的感觉。

  即使是钢厂副厂长,也没有什么正式行政编岗,实际的地位都跟接近权力核心□的程度有关,即使回到镇上做企业办副主任,只要没有给踢去坐板凳,郭全心里那最初的失落感也就弥平le。

  郭全抹嘴追去何清社的办公室,甚至都能感受到其他几gè副镇长羡慕的眼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