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都是女人惹的祸


  “什么事这么兴奋?”周明从柜台拿了两支hóng酒过来,见到杨海鹏如此兴奋,忍不zhù好奇的问。

  杨海鹏把前因后果跟周明一说,周明还是颇为羡慕的跟沈淮说道:“还是你的能量大啊,不然海鹏要这时候从信用社贷三百万出来,县处级都未必能说上话……”

  周明在计委工作,对当前银根收紧的金融形势很清楚,大概也只yǒu梅溪镇与钢厂全力支持,才yǒu可能帮杨海鹏贷出三四百万的资金来。

  说起来,周明也很羡慕沈淮这时候坐的位子。

  说起来,沈淮的党内职务才是镇党委副书记,括弧里加个“正科级”,但是手里掌握着近九百名职工、年产值上亿的钢厂大权,想要捞钱,一年百十万都十分的轻松,这样的美差、肥差,到市里便是拿个处级都不换啊。

  沈淮笑了笑,说道:“我也只是答应试试,不好使还要找老熊想办法。老熊早年就跟财经口yǒu关系,再加上现在要出任市委副秘书长,说话就更管用了。”

  听到这里,周明也yǒu些犹豫了,yǒu些不大确定,他接下来是继续在仕途上求发展呢,还是索性下海经商。

  周明心想:沈淮能帮杨海鹏解决三四百万的贷款,他老丈人也应该yǒu这个能力,就算他丈人是死脑筋,杨海鹏大概也不会拒绝他入伙分一杯羹。

  从银行拿出三四百万的资金去合伙做生意,怎么也要比守着清水衙门强?

  不过,周明又想到,沈淮看上去信心十足的要帮杨海鹏解决贷款问题,说到底还是跟他所坐的官位yǒu关。没yǒu权力又哪yǒu金钱的利益?这么想着,周明又不想放弃仕途上的发展。

  把hóng酒打开,又点了两件啤酒,沈淮他们就慢悠悠的喝起来。

  沈淮要开车,跟赵东喝得很节制;周明、杨海鹏则很兴奋,开杯畅饮。杨海鹏是大酒量,周明的酒量则一般,大家把两支hóng酒加两件啤酒混着喝下去,周明说话就哆嗦起来。

  周明说话哆嗦,就把他心里的很多想法都说了出来。

  杨海鹏也是光棍一个,跟周明说道:“你还是留在计委发展,老熊上去了,又得谭书记的信任,总少不了你一个正科。过两年,说不定你跟沈淮一样,就是副处了、正处了。都说朝中yǒu人好做官,官场yǒu人好经商,yǒu我肉吃的,就不会叫你们喝汤。我在梅溪镇注册了,让熊妮过来,算一股怎么样?”又问赵东,“要不,你也让明霞到我这边来……”

  赵东不想吃相太难看,坚决的摇头道:“明霞喜欢孩子,还就适合当幼儿园的老师……”

  听着杨海鹏的话,周明很兴奋,脸上的酒意就更浓了。

  熊黛妮则不确定的说道:“你们卖钢材,我过去能做什么?”

  “别舍不得你那份工作,每个月才两三百块,都不够你买一身衣服的。你去海鹏那里当会计,哪怕当个文员,海鹏还能亏待你?”周明带着醉意,很大声的说道。

  沈淮抿着杯中的hóng酒,知道熊黛妮是担心她爸熊文斌那边通不过,也是熊文斌打小就对两个女儿管束严格;海鹏讲义务,为人又相对圆滑,经商是没yǒu问题的;赵东还是很讲原则,这也不让他意外。

  yǒu些人做事总是没yǒu办法突破自己的底限,说不开窍也好,没yǒu情商也好,也能叫人更放心。

  沈淮同时又在想另外一个问题,他打心眼底希望小黎以后的生活不再飘荡不安,希望能给小黎优渥、财富自由的生活,但很显然,他又没yǒu办法直接将几万、几十万的钱交给小黎或陈丹——●沈淮还想到自己yǒu五万元存款在业信银行里躺着呢。

  陈丹外表柔软,内心实际坚韧得很,大概不会因为自己的关系进杨海鹏的私人企业,去无功受禄。另外,这么做,也yǒu害他的原则,不利于钢厂的治理,◇□沈淮心想陈丹是个坚韧的人,应该yǒu其他渠道帮她改善经济状况……

  酒喝完,周明嚷着还要酒,但腿已发软打滑,沈淮就让杨海鹏去把帐结交了,把周明搀到车里去。

  杨海鹏跟赵东家都zhù附近○shěnhuáixīnxiǎngchéndānshìgèjiānrènderén,yīnggāiyǒuqítāqúdàobāngtāgǎishànjīngjìzhuàngkuàng……

  jiǔhēwán,zhōumíngrǎngzheháiyàojiǔ,dàntuǐyǐfāruǎndǎhuá,shěnhuáijiùràngyánghǎipéngqùbǎzhàngjiéjiāole,bǎzhōumíngchāndàochēlǐqù。

  yánghǎipénggēnzhàodōngjiādōuzhùfùjìn◎,沈淮先开车送他们回家,最后返回梅溪镇时,才顺路把周明跟熊黛妮送回去。

  周明在咖啡馆就吐了一回,幸好在车上没吐,但醉过酒人死沉,沈淮与熊黛妮费力的搀着他上lóu。

  熊黛妮以前偏瘦,◇◎细胳膊细腿的,胸也很平,没想到结婚之后,整个人就丰润起来。搂着死沉的周明,沈淮与熊黛妮就免不上胳膊压胳膊,沈淮的手插zhù周明的腋下不让他下滑,熊黛妮在另一侧极力的扶zhù丈夫,她力气小,身子只能贴上●◎去,一不小心,整个乳、房就压在沈淮的手背上,柔软充满弹性,真是美少妇的胸……

  沈淮没好意思占熊黛妮的便宜,手轻轻的抽了回来。

  熊黛妮这才觉察,喝过酒的脸更是烧得通hóng,本来还想■问沈淮她去杨海鹏那里工作合不合适,打开门就扶醉死的周明进去,转回头跟沈淮说道:“天都这么晚上,你开车回去小心些……”

  看着熊黛妮的脸hóng艳艳的丰润,眼睛跟要滴水似的,说不出的yǒu一种新●妇人的美态,沈淮笑了笑,说道:“行,把你们送到家,我也就完成任务了。周明喝了yǒu些多,夜里醒过来会很渴,你准备些凉茶,明早就应该能醒酒……”说着就下了lóu。

  看着沈淮下lóu梯,熊黛妮探▲头看了一眼,乳、房压人家手上的尴尬也就过去了,她跟沈淮接触的次数很yǒu限,就听她妈说沈淮这人其他都好,就是生活yǒu些不检点,但细想刚才的一幕,他好像是主动把手缩回去了,又能这么细心吩咐自己帮周明解●酒,应该是个不错的人吧……

  *****************

  沈淮回到梅溪镇已过十二点,陈丹、小黎她们屋的灯黑着,他心想陈丹应该yǒu所释怀,就没yǒu想这么晚再去惊醒她们。

  第二天沈淮起早,到钢厂主持管理层的晨会之后,就特意赶回到镇政府,等着孙家埭的村支书孙广武为昨天的占宅事件,给他一个交待。

  沈淮还是习惯自己开车,将帕萨特停在镇政府的大院里,看到孙广武与孙远贵畏畏缩缩的守在lóu梯口等他过去。

  看到大伯孙远贵那张脸,沈淮心里就生出火气,冷着脸走过去,也不看他们一眼,就直接上了lóu。

  孙远贵跟孙广武相看无语,也不敢说什么,只能跟◆着屁股后面上了lóu。

  何清社看到沈淮上午就来镇政府,再看到孙家埭村的村支书跟在沈淮的后面,很是奇怪,笑着说:“我还正好yǒu事找沈书记你商量,你怎么跟孙家埭村的孙广武、孙远贵在一起?”

  沈淮这段时间就zhù镇宿舍里,镇上人都清楚,跟陈丹走得近一些,也由于陈丹是镇接待站的工作人员,照料一下沈淮的起居,也是正常的。即使yǒu没yǒu其他的事,镇上人是一概装聋作哑的,没yǒu谁吃饱了撑着去找沈淮的不愉快。

  “遇上点破事,何镇长,你也过来跟我一起处理一下!”沈淮压不zhù心里的气,对孙广武、孙远贵也不会yǒu什么好脸色,看到郭全从何清社的办公室里出来跟自己打招呼,吩咐道:“郭全,你去土管所,把孙家埭村的八七表借过来……”

  解放后,国内农村宅基地及zhù宅的使用权、产权问题,几经变更,到八七年才得以最终的确认。乡镇里将八七年的农村宅基及zhù宅情况登记造册,俗称“八七房表”,也是乡镇确认农村zhù宅产权的关键合法文件。

  要确认老宅的产权归属,直接查“八七房表”就可以了。

  郭全不知道沈淮为何要跟土管所借表,也不多啰嗦,直接下lóu就去土管所的办公室去借孙家埭村的房表。

  孙广武、孙远贵跟着沈淮、何清社请办公室,看着沈淮请何清社坐下,他们也只敢站在一旁大气不敢喘一口。

  趁着郭全去借房表,何清社就镇财政几项开支,跟沈淮讨论了一下,还坚持要沈淮在几项开支过两千的用款上签字。

  财政都应该是镇长一枝笔签字,即使镇党委书记通过财政所的人事权以及党政会议控制财政大权,通常也只会在大的开支上进行党政会签。

  像何清社要沈淮共同签字的情况,谈不上违反财政政策,但叫孙广武及孙远贵在旁边看了,只是更能确认何清社也是在看沈淮的脸色行事——这就更叫他们心慌得乱跳,可真是把一条混江龙给惹恼了。

  郭全很快就把房表厚厚档案袋拿过来,沈淮将其摔办公桌上,指着孙远贵:“你昨天口口声声说那栋宅子yǒu一半是属于你,你查给我看……”又指着孙广武,“你帮他一起查!”

  孙广武、孙远贵面无血色,想要解释,但给沈淮瞪眼盯着,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查。

  沈淮抿嘴喝了一口黄新良送进来的茶,又觉得烫嘴,把茶杯放下,跟何清社解释原由:“我赶巧跟接待站的小陈她弟弟认识,之前考虑来梅溪工作,zhù市里不方便,就托小陈她弟弟在梅溪镇租了一栋房子。我这些天吃zhù大多在钢厂,也就没yǒu去那栋房子看一看,家当什么的,也是托别人送过去。昨天难得休息,就想着把新zhù处收拾收拾。这两个混帐家伙,倒是什么好事都能做出来,把我放屋里的家当都丢到院子里,说房子是他的,我的租约不顶事……”

  孙广武给沈淮劈就骂“混帐家伙”,也不敢抬头看一眼,他能做村支书,还是yǒu些眼色,但看到沈淮到镇政府停车上lóu,看其他人对☆他的反应,就知道这头混江龙绝对不是他们能惹起的……

  孙远贵哭丧着脸,解释道:“真不知道是沈书记你租的房子,要知道是沈书记,我就是吃了豹子胆都不敢丢你的东西……”

  “别他妈那么废话,▲”沈淮冷着脸就骂,“你说房子是你,你给我查,不然就是讹诈;我活这么大,还没见哪个yǒu种讹诈到我头上来,昨天也是头回yǒu这么难听的话泼我身上来,你们是要作反!”

  孙远贵面无血色,可怜巴巴的看向何清社,他以前是孙家埭村的村支书,跟何清社认识,这时候就指望何清社帮他说话。

  “怎么回事?”何清社这时候也只能冷着脸训问孙广武、孙远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