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功课要补习


  半gè月来,沈淮还是第一回夜里在九点钟之前回宿舍。

  jīng过陈丹她们房前,看屋里还亮着灯,沈淮走过去敲门。

  小黎开的门,陈丹坐在屋里洗脚,纤细雪嫩的玉足浸在脚盆里,已jīng穿上睡衣,裤脚管挽上去,露出来的脚踝跟小腿都是极美。

  由于陈丹平时穿着都很保守,沈淮还没怎么有机会看到她的修长小腿,视线在上面停了几秒钟,才转回头看小黎摊放在桌上的习题本。

  洗脚本是一桩无关紧要的事,在沈淮面前,却感觉私密给tā窥见似的,陈丹脸有些发烫,俯下身子赶紧擦好脚,穿好拖鞋。

  沈淮前两天留字纸让她帮忙买剃须膏,只是镇上的供销社不卖这玩艺儿,她还是今天才有○机会到市里去。

  几天没打照面,沈淮的嘴唇上、下巴上,都长出浓密的胡须来,好几天没有好好的收拾;身上的蓝色工装服,混合着汗水跟机油的味道。要不清楚沈淮身份的人,还只当tā是钢厂里的一名普通工人◇▲。

  陈丹倒喜欢看沈淮此时的模样,她的父亲就是鹤塘镇上一家机修厂的职工,每天工作回来,也跟沈淮这般模样,下巴浓密的胡茬子。

  想到要不是父亲病死得早,她跟弟弟这些年也不用受这些年,闻着☆汗水混合机油的,仿佛回到小时候的时光,陈丹下意识就想伸手去摸摸沈淮下巴上的胡茬子。

  又觉得自己这么想挺不要脸的,陈丹嘴角抿着笑意,倒了洗脚水,便进里屋给沈淮拿剃须膏去,又把沈淮一大捧洗净晒干的衣服捧出来。

  陈丹转身出来,就见沈淮拿起小黎的作业本,靠着桌子看起来。

  “这道题做错了……”

  陈丹以为沈淮拿起小黎的作业本,只是装模作样的打发时间,没想到tā还真认真看起来了。

  小黎睁着无辜的大眼睛,不那么确定的看着沈淮一眼。

  小黎刚凑过头去还没有认真的看那道题哪里解错了,沈淮又发现两处错误,皱起眉头,连着指出来,说道:

  “这道、还有这道,都解错了。这么简单的题,你都做错了三题,你在学校是怎么学的?你拿支笔过来,我解给你看……”

  看着小黎站在那里不动,脸上有些异样,陈丹暗吐舌头,总不能说沈淮管得太宽,她走过来,帮着从铅笔盒里拿出枝笔,递过去。

  看到陈丹递笔过来,沈淮才醒过劲,转回头看到小黎眼睛里似有许多委屈,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都忘了tā跟小黎还是不太熟悉的“陌生人”,小黎凭什么叫你绷着脸教训啊?

  沈淮摸了摸鼻子,跟小黎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呢。这几天我在厂里帮员工培训,还没有回过劲来呢,还以为拿的是员工考核题。你这三道题解错了,可能是对一些基本概念还没有理解好。你要是不想听,就把我赶出去?”☆

  小黎心里是有些堵,但见tā转回头来就嘻皮笑脸的道歉,还腆下脸来装可怜,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的说道:“你要讲得不好,就把你赶出去……”

  沈淮求饶的拜拜手,连比带划的,将力学里☆的作用力跟反作用力原理解释了一遍,怕小黎不理解,伸zhí手掌,说道:“你伸手推过来,感受一下有什么反作用力……”

  小黎伸手来,小手纤巧柔软,白皙无暇,合上沈淮的手掌,轻轻的推了一下,又觉得不好意思的缩了回去,转回头去抓陈丹手,站在旁边边演示边说:“我们物理老师上课时,照着课本就读过去,可没有你讲得这么细……”

  九零年之前,梅溪镇的财政情况还好。除了县里拨款外,镇上也有补贴,镇上的教育jīng费相当充足。前些年,县内各中小学之间的教师资源也相对平衡,梅溪中学的教学质量也还过得去。

  这几年过去,梅溪镇因为要划出去的缘故,县里只想着从梅溪镇多占资源,而不愿意再对梅溪镇增加投入。去年县里跟梅溪镇,更是订下“大包干”协议,明确梅溪镇以后增加的工商农税及非税收入,全面归镇上支配,但也不再对梅溪镇有财政的扶持。

  梅溪中学从九零年之后,能得到教育jīng费就一年少过一年,有限的jīng费也只能勉强先保障初中以下义务教育阶段的投入,高中就更勉强了。

  没有jīng费,教师工资还时不时的欠发,优秀的教师又逐步往重点中学转移,留下来的老师也没有心思好好教学。梅▲溪中学的教育质量,实际的高考录取率,也是一年不如一年。

  小黎打小学习一zhí不错,不过初三时母亲病重去逝,受到很大的影响,没能考上重点中学,只能在梅溪镇读高中。当然,沈淮也知道tā的“死”,◆○对小黎学习的影响也很大。

  沈淮也不知道钢厂局面几时能有彻底的改善,一时还顾不上梅溪中学,但是小黎的学习要是耽搁上半年,可能从此就彻底失去学习的兴趣。

  沈淮绝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形,问小☆☆黎:“除了物理外,你还有什么科目不大好的?反正也是挺无聊的一gè人,高中课程什么的,我都可以帮你补习一下……”

  “真的?”小黎欣喜的说道,“陈桐哥说你给工人上课非常凶,你要是没那么凶,我就让□你补习……”

  “你gè死丫头,”陈丹伸手在小黎的脖子掐了一下,小黎的皮肤雪嫩,轻轻的掐一下,也有一块红印子显出来,“刚才给说了两下,眼睛眨巴眨巴都快哭了,这会儿小嘴巴子巴扎巴扎的,谁欠你似的。沈书记这么忙,工作这么繁重,哪有时候给你补习啊!”

  “我刚才是想到我哥了,以前我要是做错题,我哥也这么说我,”小黎突然黯然说了一句,“以前也挺烦tā这点的,后来就很久没有人这么说我了……”

  看着小黎眼睛红通通的,沈淮心里也是酸得很,低下头翻看前面的作业本,前面根本就没有批改,抑制住情绪,转回头跟陈丹说道:“小黎的学习,是需要加强一下。我平时要有时候呢,就抽半小时过来帮她补习一下。要是哪天我回来晚了,小黎有什么没有把握的习题,就放我屋里,我回来zhí接帮她解一遍……”

  陈丹心里暖洋洋的,虽然打开始对沈淮有戒心、有防备,担心tā借小黎、陈桐接近过来,对她有什么心思,但真正接触之后,她能感觉到沈淮是真有心替小黎、陈桐着想,这时候便想:就算tā存着什么心思,又怎样呢?

  “你平时那么忙,”陈丹这些天几乎跟沈淮碰不上面,隔三岔五听陈桐说些厂里的事情,也能知道沈■淮在厂里有多辛苦,看tā胡子拉茬的样子,说道,“怎么能再占用你的时间;小黎的功课,我也能辅导的……”

  沈淮知道陈丹读的是中专,对高中课程不熟悉,效果会差很多,说道:“我没你想象中那么忙,明天◎■淮在厂里有多辛苦,看tā胡子拉茬的样子,说道,“怎么能再占用你的时间;小黎的功课,我也能辅导的……”

  沈淮知道陈丹读的是中专,对高中课程不熟悉huáizàichǎnglǐyǒuduōxīnkǔ,kàntāhúzǐlāchádeyàngzǐ,shuōdào,“zěnmenéngzàizhànyòngnǐdeshíjiān;xiǎolídegōngkè,wǒyěnéngfǔdǎode……”

  shěnhuáizhīdàochéndāndúdeshìzhōngzhuān,duìgāozhōngkèchéngbúshúxī,xiàoguǒhuìchàhěnduō,shuōdào:“wǒméinǐxiǎngxiàngzhōngnàmemáng,míngtiān我就休息。jīng常一堆脏衣服拿过来叫你洗,还让你帮着收拾屋子,还蹭吃蹭喝,要是这些事都我自己去做,每天还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时间,帮小黎补习功课,算作回报吧……”

  趁着天还不晚,沈淮便帮小黎梳理了一下才学没多久的力学原理,陈丹坐在旁边也听得津津有味。

  到十点钟,小黎就开始打瞌睡,便先到里屋睡去了。

  又是衣服,又是热水瓶,又是剃须膏等东西,还有金子跑前跑后捣乱,沈淮两只手☆捧不下。陈丹将tā那捧洗净后还有皂角香味的衣服捧在怀里,给tā送过去,正好再让沈淮把身上的脏衣服换下来。

  沈淮将热水瓶放地上,准备掏钥匙开门。

  “听你对工人们很凶?”陈丹看着月下沈●淮的影子,跟tā说话。

  “陈桐说的?”沈淮停下来,转回身陈丹,笑着说道,“钢厂里那些王八蛋,撒泡尿都嫌跑厕所远,我第一天进车间,除了满地烟屁股,还透着一股压不住的尿臊味。你说说看,对着这些王八蛋,我能温柔吗?”

  陈丹站在离沈淮半步远外才收住脚,她穿着拖鞋,额头差不多到沈淮的鼻尖,眼睛正好看着tā胡茬子浓密的下巴,说道:“这gè我就不懂了,不过你看上去也没有多吓人的样子,想不明白○陈桐怎么说你一进车间,下面的工人连呼吸都细着声了。”

  “真的不吓人?”沈淮摸着下巴上的胡茬子,夸张的说道,“那我胡子不是白留了?”

  陈丹咯咯笑了起来,又醒悟到旁边人家还睡着呢,忙捂▲住嘴,掩住笑意,说道:“你又不是髥须大权,留了小胡子,底子还是小白脸。”

  见陈丹长睫毛的大眼睛眨了眨,还盯着tā的下巴在看,沈淮心神一荡,说道:“胡说八道,我自己摸着还跟钢针似的扎人呢,要不你摸摸……”伸手就去抓陈丹的手来自己的下巴。

  主动去抓陈丹的手,沈淮一颗心也提到极点,不知道她会怎么反应,触手似摸了一块软玉,说不出的软嫩,还有一丝冰凉。

  陈丹也没有料到沈淮会主动抓她的手,去摸tā的下巴,触手又刺又硬,但接下来就是下意识的要缩回手,嘤咛道:“不要……”

  沈淮知道正确的步骤,接下来应该更坚定的抓住她嫩如柔荑的手,试探她的反应,或者更zhí接的将她拉到怀●里——这是之前的沈淮对付女人路数,但看到陈丹眼睛的慌乱,叫tā心里一软,便放了手,想说些其tā什么话化解彼此的尴尬。

  “你的胡茬子真硬,跟我爸似的……”陈丹收回手,手上还给沈淮给她的触感,沈□淮的手,没有tā的脸给人细皮嫩肉的感觉,有着厚厚的老茧。

  “是吗?要不给你再摸摸。”沈淮笑道。

  陈丹不愿意跟人不明不白的,但打心里也不想跟沈淮生分了,定睛看着tā的眼睛,咬着嘴唇,■俏皮的笑了笑,说道:“不许你瞎动手……”

  沈淮闭上眼睛。

  陈丹看着tā在月色下线条柔和的脸,心里忍不住想:要是能早认识你就好了,就算你沾花惹草也无所谓……只是伸手在tā的下巴轻轻的■摸了一下,说道:“好了。”

  沈淮打开门,陈丹就依着门口也不进去,将手里洗净的衣服递给tā,又等着tā身上的脏衣服脱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