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给错杀的猴


  沈淮跟郭全了解钢厂的一些财务情况,郭全应答如流,对业务掌握是很熟悉。沈淮这时候才确认,因为钢厂有郭全跟钱文惠这些人在,所以财务工作倒成为钢厂的唯一亮点,今天真是错杀郭全了。

  沈淮跟何清社说道:“我既然把老郭踢给镇里了,xiǎng挽回也怕老郭心里对我有意见。那老郭在镇上的工作,还是何镇长你来安排吧。”

  错杀就错杀了,沈淮还不会第一天就打自己的脸,再让郭全回去当副厂长;不让郭全回钢厂,就让何清社在镇上给他安排工作,也算是补偿。

  何清社也zhī道沈淮不大可能让郭全再回钢厂,不然他在钢厂还有什么权威可言?

  何清社笑道:“郭全回钢厂不合适了,不过他还算有些能力,沈书记你看你有别的地方能用上去,就叫他发挥些作用……”

  梅溪钢tiě厂是镇属企业,虽然没有行政定级,但由于厂长长期由镇上一把手兼任,所以钢厂副厂长的地位实际不比一般的副镇长、镇党委委▲员稍差。

  郭全是沈淮当众踢出钢厂,何清社就算给他安排位子,也没有办法直接安排他当副镇长。直接任命一个副镇长,超过何清社的能量,而何清社相信这事件在沈淮那里并不难办。

  即使沈淮现在为■了自己的颜面,会将郭全安排一个低的位子,将来也有可能会去弥补他。

  “老何把皮球踢给我了啊,”沈淮笑道,“那这么好了,企业办既然归我分管,我对企业办的情况也不大熟悉,老郭先到企业办挂个副主任,帮我把一些工作先干起来……”

  “今天就这样吧。”沈淮把这事定下来,便站起来身告辞,也没有去跟qí他的副镇长、副书记打招呼,就直接出了镇政府。

  *************

  何清社站在窗口,看着沈淮离开政府院子,转回身来,要郭全坐下来。

  名义上要说是钢厂归企业办监管,但之前的钢厂厂长由镇上一把手兼任,而镇企业办主任杜贵,同时兼着钢厂厂办主任的职。镇企业办与钢厂在梅溪镇的实际地位落差,也就可见一斑了。

  从地位不下于副镇长的副厂长,直接降到副站所级(副股)的企业办副主任,就因为进厂区没有换劳保鞋,差不多给连降了两级,郭全的心是免不了失落。

  八十年代初,何清社在鹤塘当副镇长,负责分管鹤塘的教育办,郭全那时刚参加工作,在鹤塘初中当教师,打那时两人就熟悉了。

  认识多年,何清社与郭全彼此间没有什么上下级的界限,看他神情黯淡,zhī道他内心难免失落,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沈书记过来,心气也高,xiǎng做一番事业,挡在他前面的阻碍,怕是都会给果断的清除掉。你这事吧,是有些委屈,但你不能钻进牛角尖里去。我刚刚跟沈书记谈过话,xiǎng将财政所、经管站的工作都交给他来分管,沈书记推辞了,最后只愿意分管企业办。你有能力,到企业办之后,叫沈书记看你的能力,qí实比到qí他部门更有发展的机会。”

  “……”郭全苦涩一笑,他◎足足要比沈淮年长了十岁,要他在沈淮面前装孙子,确实叫心高气傲的他有些难堪,带着自暴自弃的口吻,说道,“除了去企业办,还能怎么办?”

  何清社也zhī道郭全是一时有心结,zhī道给他些时间能xi☆ǎng通,也不多劝,说道:“你啊,机会有些是,不像我,可能这个镇长就当到头了……”

  “不会吧,杜建下去,可不就轮你当书记?”郭全问道。

  何清社摇头而笑,说道:“你的业务水平比我高,学问也比我好,但说到做官嘛,就不如我了。杜建要是不再添什么乱子,我xiǎng沈书记不会动用背后的关系让他直接下去。也许都不用一年,只要沈书记在梅溪能干出成绩,就可以直接顶替杜建当一把手,显然要比这时候叫杜建下去更合适……”

  镇上的排名,杜建第一,何清社第二,沈淮第三。

  照常理来说,上面不空降人下来,杜建退上去,应该是何清社当书记。

  只是这个社会不总是照常理来运转的,何清社对这个看得很透。

  沈淮背后的人,能逼着市长高天河低头,何清社再不开眼,也不会瞎到以后去跟沈淮去争党委书记的位子。

  沈淮这种背景的人,二十四岁就正科,在乡镇积累经验跟政绩,打下一个好的基础,以后两三年一级的往上跳,像火箭似的就上去了。

  对沈淮这种有背景的人来说,县长、县委书记都是囊中之物,说不定市长、市委书记都不是太难摘的目标,何清社怎么会不开眼xiǎng着去给这种人物当障碍物呢?

  何清社心xiǎng杜建也应该是看到这一点,才一下子给打蔫了。

  何清社他没有过硬的背景,除了上个月给调到市里担任体委主任的前县长陈兵外,眼下也就跟县上一两个副县长熟悉些。这些关系都不足以帮他抬到更高的位子上去。

  不跟沈淮去争什么,明面上看来,给沈淮抢了党委书记的位子,他当一把手的时间会再次给拖延,但也不是没有好处。他都过四十了,就算如愿以偿的当上乡镇一把手,差不多也就这样了,难道还怕再晚两年?

  *****************

  沈淮回到宿舍已经过十一点了,陈丹与小黎已经睡下,金子倒还赖在他屋里,在黑暗中窜出来蹭他的小腿,叫他有回到家里的温馨感觉。

  打开灯,陈丹帮他取来的换洗衣服,都整齐的叠放在床边。旁边还有陈丹留的纸条,字迹娟秀,事无粗细的列写了好几条,密密麻麻,跟着唠叨的小媳妇似的。

  看纸条,沈淮才zhī道他真把脸布跟脚布搞错了,再看脸盆架子,陈丹已经帮他换过来了。

  沈淮坐下来,看着窗外的夜空,静谧而幽远。虽说没有跟陈丹、小黎见面,但看着床边上叠放整齐的衣裳,zhī道她们就在不远的隔壁熟◆睡,就有着说不出的安心。

  虽说夜已深,沈淮还无暇睡下,钢厂的财务报告要看,还有一些书要读,这是每天必须要做的功课,还要写钢厂的改制方案。

  交给徐溪亭、赵东他们做的整顿方案,还是主要▲从生产环节入手,是着眼于细处,但梅溪钢tiě厂以及东华地区国营及集体企业的整体下滑,不是没有更深刻的原因。

  沈淮这些年在钢厂工作,对国营企业的运营,感触很深。

  他xiǎng以整顿梅溪钢tiě厂为楔机,把以前的一些xiǎng法以及这两年为考燕大博士生而学习经济学上的一些心得,整理出来。

  铺开纸,xiǎng落笔时,沈淮发现还真是千头万绪。

  国外很多经验,国内这时候还没有办法进行借鉴,国内经济政策也相对保守。九三年,国内连一部公司法都没有,这时候效仿国外的管理经验,搞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必然会触动一些人的敏感神经。

  要不要去做,沈淮也是很犹豫……

  *************

  很快,谭启平将到东华市担任新市委书记的消息就传开去,普通干部无法从中领会出太多玄机,但对吴海峰、高天河、陶继兴以及葛永兴等人来说,这则消息就足够决定他们接下来的行为了。

  县里随后就专门就梅溪钢tiě厂的整顿工作下发文件,强调整顿工作,要贯彻厂长负责制的精神,基本明确梅溪镇党政会议的权力仅限对梅溪钢tiě厂长的监督上,而钢厂的生产安排、经营决策●、机构设置以及管理人员任免,皆由厂长负责。

  也就意味着,只要不撤消沈淮的钢厂厂长职务,钢厂的权力就集中到沈淮的手里,叫杜建以及qí他镇领导没有干预钢厂的理由。

  按说沈淮如此年轻,管◆理一座职工人数过八百、产值近亿元的企业,在管理上是很难叫人放心的。

  不过谭启平对此也没有什么意见,他以前就认为沈淮下乡镇,相比较沈淮的家世背景,起点是实在有些低了,但能直接管理一家规模企业,只能说是一种补偿。

  至于梅溪钢tiě厂能不能得到有效的整顿跟改善,能不能得到拯救,谭启平还不会特别关心这个。梅溪钢tiě厂的级别低,影响小,就算沈淮彻底做砸了,谭启平也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大问题,牵连到他。

  接下来的小bàn月,沈淮除了三五天跟谭启平汇报一次外,都在扎根在钢厂里。

  镇上的事情,沈淮也极少理会,他让杜贵回到镇上,厂办主任的位子空出来,由赵东兼任,担任自己的助手,也照旧用邵征为司机。

  杜贵回到镇上,沈淮还照旧让他继续担任企业办主任,不急着赶人。主要也是沈淮暂时还没有精力顾及qí他镇属企业,只是让担任企业办副主任的郭全帮着他,把一些日常工作做起来,不叫杜贵又居中捣鬼的机会。

  跟何清社,沈淮也顶多是三五天碰一下头,而杜建以及qí他镇上领导,沈淮甚至跟他们连碰面的机会都没有。

  说是把老宅租下来,家俱家电什么的都搬了过去,实际上正式到梅溪镇之后,沈淮都吃住在镇上,老宅那边一次都没有去过。

  陈丹跟小黎都住镇上,沈淮也犯不着住老宅去;再说他住镇上,平时吃喝都在厂食堂,不过洗衣及收拾家务什么的,都可以赖给陈丹帮忙。

  沈淮早出晚归,赶上重要的工段进行整顿,他与赵东他们就直接在车间的休息室里打个盹、睡一觉,跟实际跟陈丹、小黎也没有什么碰面的机会。

  沈淮有手机,但陈丹几乎就没有主动打过沈淮的手机,有什么事情,都是在屋里留下字纸;以致沈淮有什么事情,也都习惯留张纸条跟陈丹说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