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谁比谁冷艳


  (感谢寄拔、夜深深等兄弟们的捧场;求红票、求收藏)

  差不多到下午上班时间,沈淮就直接把赵东、杨海鹏带到办公室去。

  杜建要shì拖着不带去他钢厂宣布任命,他在政府大院也shì无事可做,还不如拉赵东、杨海鹏讨论怎么调整钢厂的生产规划。

  赵东自不用说;杨海鹏跳出市钢厂也才两年时间,离开后又shì从事建材贸易,还能算shì半个专家。当然了,杨海鹏这两年自由惯了,沈淮○也知道没可能再把他拉到钢厂做管理工作。

  一直到下午三点钟,都没见杜建回政府大院;而其他干部,都视沈淮如瘟神,不敢惹,也shì躲得远远的。

  沈淮倒也不焦急,杜建拖延着不宣布任命,只s□○也知道没可能再把他拉到钢厂做管理工作。

  一直到下午三点钟,都没见杜建回政府大院;而其他干部,都视沈淮如瘟神,不敢惹,也shìyězhīdàoméikěnéngzàibǎtālādàogāngchǎngzuòguǎnlǐgōngzuò。

  yīzhídàoxiàwǔsāndiǎnzhōng,dōuméijiàndùjiànhuízhèngfǔdàyuàn;érqítāgànbù,dōushìshěnhuáirúwēnshén,búgǎnrě,yěshìduǒdéyuǎnyuǎnde。

  shěnhuáidǎoyěbújiāojí,dùjiàntuōyánzhebúxuānbùrènmìng,zhīshì叫他留下的把柄越多,到时候越可以叫他直接滚蛋。

  谭启平到东华来,就算再按兵不动,调一下乡镇书记也shì轻而易举的。而吴海峰、陶继兴已经有安全撤出的念头,也不会希望看到矛盾的焦点集中在梅溪镇来个大爆发。

  墙壁上的挂钟刚报过时,就见何清社就心急慌忙的从外面走过来,说道:“沈书记,钢厂那边发生些事情,杜书记让你马上过去……”

  妈的,半天不见人,钢厂出事了倒想他才shì新任命的厂长,沈淮心里把杜建他娘、他媳妇、他女儿操了一遍,才拿起外套问何清社:“发生了什么事情?”

  何清社这才看到沈淮办公室里还坐着两个人,心里想qián因后果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见沈淮不避讳,他就直接解释道:

  “钢厂签给万虎贸易公司代理的钢材经销价太低,另找了经销商代理钢材销售。新的经销商今天派车来厂里拉钢材,没想给万虎公司的人知道了消息,派了好几辆车将钢厂的几个门都堵死,不让钢材出厂。厂里的职工情绪控制不住,要砸车,杜书记知道消息已经赶过去劝阻,还要沈书记你也赶紧过去……”

  “许shì有人通风报信给我难看吧?”沈淮说道。

  “通风报信可能shì万虎公司在厂子里的眼线,”何清社怕沈淮将矛头又引到杜建的头上,这时候只能先替杜建开脱一下,“眼下就怕那帮不知好歹的职工,真把万虎公司的车砸了。问题要shì闹大了,谁都兜不了啊!沈书记,你shì从市里下来的,市里的情况,你应该比我们更了解。”

  沈淮心里冷笑:万虎公司后面不就shì高天河的儿子,都能把你们吓出尿来?但想到何清社shì目qián他在梅溪镇唯一能团结的对象,就没有把心里的鄙视摆到脸上;在官僚化严重的东华市,不shì谁都有胆气跟市长公子对抗的。

  沈淮走到门口,将门掩上,问何清社:“职工闹起来,我赶过去也shì一个烂摊子,何镇长,你给我一句实话,杜老虎在背后到底有没有捣鬼?”

  何清社看到沈淮第一天到梅溪镇,就能杜建针锋相对、寸步不让,说实话这时候也摸不清他的底了。

  只见沈淮脸色沉毅,没有让步的意思,给逼得没办法,何清社只得吐露一些实情:“另找新的经销商应该shì杜书记决定的,在此之qián也只有他有拍板的权力。也许shì杜书记在离任之qián,想给钢厂的职工留个好。至于其他,我真shì不知道……”

  “这就对了。至于另找新经销商会留下什么烂摊子,会不会得罪市长的公子,都shì我沈淮的事情,跟他杜老虎没有半点关系,”沈淮拿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水,倒shì不焦急了,说道,“杜老虎没想到的shì,我第一天过来就没有给他台阶下。他中午拍着桌就走,没脸面得很。他要急着讨回脸面去,除了暗中给高小虎通风报信,提qián把这事闹开来、能给我一个下马威外,他还能直接扑上来抽我的脸不成。何镇长,你说这个解释说得通不通?”

  何清社也怀疑杜建在背后捣鬼,但这话不该由他来挑明来说,这时候还shì以镇上的大局为重,只shì劝沈淮,说道:“怎么会?不会的。职工闹起事来,对杜书记哪有半点好chù?杜书记这会儿火烧火燎的去灭火呢。”

  “怎么不会○,杜老虎想点火烧我的屁股,只shì没想到把整个屋子都烧起来了,这也shì他咎由自取,”沈淮冷冷一笑,“杜老虎自己把事惹出来,想着我去帮他擦屁股?他当厂长这些年,不能把事情弄妥当了,我一个初来乍到的,能□有什么办法?”

  “要shì事情闹大了,把钢厂关停掉,对谁都没有好chù啊。”何清社真怕沈淮袖手旁观,说道,“钢厂职工那边,杜书记努力在做工作,但万虎公司那边,沈书记shì不shì认得人?哪怕shì今天叫万虎公司把车从钢厂门口撤走,叫职工先把情绪缓下来,也好过立下闹翻脸啊!”他想着沈淮既然shì从市里下来的,在市长高天河的儿子跟qián也应该能说得上话。

  “好吧,去看看也好,总不能真叫钢厂闹关停了……”沈淮将外套拿起来穿上,带着赵东、杨海鹏一起坐何清社的车赶到镇南首的钢厂。

  ***************

  学堂街往南到头,就shì钢厂的大门,横向的一条水泥路都shì钢厂的附属建筑,镇上人习惯称钢厂路。这时候街头围满了看热闹的群众。

  让司机将车停在外面,何清社与沈淮他们走上qián去。

  其实这边也没有闹出多大动静,也可能shì局面给先一步赶过来的杜建给控制住了。

  厂门口横行停着一辆黑色奔驰、一辆蓝色的别克商务车,车里没有人,但就shì堵在门口不挪走,有两辆满载钢材的卡车给卡在大门里出不来。

  一大群穿着蓝色工服的青年职工挤在厂门内,杜建叉腰就站在厂门qián,将这些要闹事的青年职工气焰压住:

  “你们shì要造反不shì?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商议着解决?你们过去把车掀翻了,你们以为就胜利了?车子磕了碰了,还不shì要厂里、镇上出钱赔。万虎公司出价低,但也没有伸手来抢。我们要换经销商,这shì正常的要求。既然shì正常的要求,就可以通过正常的渠道去沟通、去谈。你们shì要闹哪门妖蛾子?”

  “什么叫正常渠道?正常的渠道就shì派车堵我们钢厂的大门吗?我们还有没有经营自主权?”有个青年职工不服杜建,站出来要往外闯,“不就shì高天河的儿子吗,有什么了不起?杜厂长你要保你的官位,不敢动车子,可以理解,那请你站边去;我们不怕!”

  “胡志刚,你给我滚回去。你鸡耙大了**想朝天还shì怎的,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杜建当厂长多年,平时就shì粗暴性子,发起火也能镇住人,瞪眼看着这个跳出来的青年,张嘴就骂,当真就将他喝停,“人家把车停在厂门外,又没有停在厂门里,你找谁说理去?这部车往少说也要一百万,磕坏一块漆补一下就要八千、一万,你把你娘卖了去赔?就算要换经销商,一切也都要照规矩去谈,哪有★你们这么胡搞的?国家法纪shì摆饰?”

  “还好,还好,还好杜书记能压住场面;这些混帐,也只有杜书记的脾气能镇住这些刺头……”何清社见场面大体控制下来,就松了一口气。

  沈淮听着杜建的★喊话,倒shì先已把自己撇清了,便大步往厂门口走去;何清社也紧跟过去。

  杜建看着沈淮大步走过来,有些意外,但也压着声音跟他解释当qián的情况:“场面大体shì控制下来了,职工的情绪还shì要安抚。万虎公司那边还要去协调,最好还shì能让万虎公司那里做些让步……”

  沈淮没有理会杜建,看着厂门内给杜建压制住的一大群青年职工,大声说道:“我叫沈淮,也shì梅溪镇新上任的党委副书记。镇党政会议今天上午刚刚通过我担任梅溪钢铁厂厂长的任命,想必你们之qián还不知道。谁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什么了事情?”

  新厂长的任命,钢厂还只有管理层知道,聚集在厂门口的青年职工哪里晓得?但见▲杜建以及镇长都在,也都没有否认,当然也知道沈淮的话不假。不过,沈淮年轻得很,聚在厂门口“闹事”的这一大群青年职工,倒有半数比他年轻还大。如此年轻的厂长加镇党委副书记,自然没有办法一开始就赢得众人的信服■

  沈淮的问话,半天没有人回应,只shì拿迟疑跟不信任的目光看着他。

  “你这shì干什么?”杜建压着声音、但神情严厉的质问沈淮。他猜不透沈淮的意图,职工的情绪本身给强压下去,沈淮站出来搞这么一出,职工的情绪又涌动起来,要shì失控,问题会进一步搞复杂了。

  现在新旧厂长交接,真要闹出什么事,自然也shì他杜建担大责任。

  杜建怕沈淮居心不良。

  林缚没有理会杜建,看厂门内的青年职工交头接耳,就指着那个给杜建骂回去的胡志刚:“你来告诉我,到底shì怎么回事?”

  “厂里钢材出货,万虎公司无理派车堵车,想逼厂里将钢材都低价交给万虎公司代理……”胡志刚也shì初生牛犊不怕虎,给点了名,不管这新来的鸟厂长有用没用,有担当没担当,当下就把qián因后果都说了一遍。

  “万虎公司的司机呢?”沈淮问道。

  “把车停下来,人就走了。”

  “你们报过警没有?”沈淮问道。

  “报过,镇上的办出所、县里、市里都报过警,没给理会。”胡志刚回答道。

  “你们都散开,这事交给我来chù理。”沈淮说道。

  沈淮这话一出,厂门口的职工都以为他跟杜建一个调调,想将他们闹事的职工先赶散开,顿时又众情沸腾起来,没有一个人退缩,都往厂门口涌过来。

  沈淮不管这些工人,直接挤到厂门里;杜建跟何清社以及镇上干部都厂门口要拦住工人;这时候哪里还拦得住,给冲得七倒八歪。赵东与杨海鹏还搞不清楚沈淮的意图,他们又不shì梅溪镇上的干部,只能暂时站在外面旁观。

  沈淮爬上卡车,指着坐在车里观望形势的司机,也不知道他shì车里的司机还shì新经销商派来拉货的司机,指着他说道:“你下去。”

  司机给沈淮的气势吓住,头蒙蒙的真就下了车,车钥匙也没有拔。

  沈淮坐定,直接打上火,按了一下喇叭。

  刺耳的重卡汽笛声就一瓢冷水浇沸油锅里,厂门口闹哄哄的职工给这么近的汽笛声刺得耳朵生痛,吓了一大跳,转回头才看到门里那辆装满钢材的重卡这时候“嘟嘟嘟”发动起来。

  沈淮又连按两下喇叭,才探身指着站在厂门口犯愣不知道让开的工人,说道:“哪他妈那么多废话,都给我滚开!”

  钢厂的青年职工,多为附近入厂的劳动力,文化层次不一,温和的脾气根本就搞不好生产管理,破口大骂甚至要用上暴力,才更有可能叫这些职工服气。

  厂门口的工人们这才都明白过来沈淮的意图,忙不迭的给他让道。

  何清社、杜建两人面无血色:这混蛋啊,哪能这么乱搞?这shì高家的奔驰啊!要能砸,他们还不躲起来就让工人们去砸啊?

  看着何清社、杜建挡在厂门口qián不让,沈淮坐回驾驶室里,缓缓启动重卡,连着两声喇叭,将他二人吓退,就缓缓踩下油门,直接朝那辆看上去最冷艳昂贵的黑色奔驰轧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