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赴任(2)


  杜建的bàngōng室,要比何清社的阔绰多了。

  木地板、不知真假的红木bàngōng家俱,碧翠欲滴的盆栽树刚洒过水,叶尖还有水滴挂下来,窗台都用石材包砌。

  杜建是书记、何清社是副书记、是镇长。yī般说来,就算再怎么把镇长架空,不叫他抓住实权,但在表面上书记与县长之间的待遇不应该相差太大。

  眼前的事实,只能说明yī个问题,杜建在梅溪镇张扬跋扈,明目张胆的yī人高高在上当霸王,甚至连表面文章都懒得做。

  有些事情,沈淮之前也是听说,但真正zǒu进镇政府kàn到这些细节处,才对yī些传闻有更深刻的感受:杜建才是梅溪镇的地头蛇。

  沈淮借着参观杜☆建bàngōng室的空当,心里琢磨:陶继兴强行要杜建将梅溪钢铁厂的位子让出来,他大概正满腹的怨气吧!心里琢磨着要怎样才能将杜建这条地头蛇的气焰给压下去。

  说实话,杜建打心底就不甘心将梅溪钢铁▲厂的位子让出来。

  钢铁再亏损,经营再yī糟糊涂,但是生产规模在那里,能叫他捞钱的地方比比皆是。

  放在东华地区,乡镇yī级还有哪个位子有这个肥?杜建宁可不当这鬼捞子的镇党委书记,也想◎永远霸占着梅溪钢铁厂厂长的位子。

  不过胳膊拧不过大脚,有人通过县委书记陶继兴直接变更人事任命;作为给陶继兴扶上来的人,杜建又有多少反抗的余地?他甚至就搞不清楚陶继兴的心思是什么。

  ■◇杜建虽然顺从了陶继兴的安排,但眼睁睁的将这么yī块肥肉丢到别人嘴里,心里的怨气还是无法渲泄。

  杜建听到沈淮站在门口与何月莲儿子王刚所说话,心头更是有yī股邪火要往上涌,暗道:好啊,你这小子心○▲倒是不浅,还没有正式上任呢,就过来摸钢厂的情况。

  杜建稍稍退后半步,靠在bàngōng桌上,打量着随何清社进他bàngōng室来的沈淮。

  yī个多月来,沈淮每天都坚持长时间的锻炼,▲身体恢复过来,体重还增加了不少。体形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大概是减少的脂肪体积大、增加的肌**积小,沈淮整个人kàn上去依旧有些单薄,远谈不上魁梧。

  不过健康的身体以及充沛的精力,也许是沈淮站在bàngōng室前那些并无意掩饰的话,叫他的眼睛kàn上去既深邃又锐利。

  沈淮zǒu进bàngōng室来,与杜建之间,还隔着镇综治bàn及联防队的几个人。沈淮没有急着挤过去跟杜建握手,视线都不急于放到杜建的身上,而是往门左侧迈出yī步,kàn似将黄新良、何清社让出去,却是站在更开阔的地方打量着这间bàngōng室。

  沈淮不急着上前跟杜建握手,以及不屑跟镇综治bàn及联防队的普通◆工作人员混站的姿态,可以说是透露出不加掩饰的傲慢。

  杜建长期担任乡镇yī把手,养出天王老子的脾气来,kàn谁不顺手轻则臭骂yī顿,有时候还控制不说拳脚相加,但这种脾气只能在比他地位的人跟前才●能得到充分的发挥。

  kàn着眼前站着更天王老子的沈淮,杜建心里恼归恼,怒火也将沸腾,还是能强按耐住火爆的脾气,沉着脸,叫综治bàn及联防队的人先出去。

  “我还刚想找何镇长商量是不是将党政联席会议安排到下午,等沈书记过来后再召开呢,”杜建说道,“没想沈书记来得不晚……”

  “以前在市政府,不比在乡镇,要是落在领导后面上班,免不了会挨yī顿臭骂,就养了按时上班的习惯。”沈淮脸上挂着浅笑来,说出来的话却叫站在这间bàngōng室里的人,听上去觉得空气里冷嗖嗖的。

  何清社本来还想说沈淮几句好话,让气氛变得更融洽yī些,哪里想来沈淮第二句话就直接暗指镇政府工作作风散漫,矛头毫无遮掩的就露出来,叫杜建的脸yī下子就黑了下来。

  何清社没有吭声说什么,他虽然给杜建架空,但毕竟不畏惧他,在沈淮过来之前,他甚至想过跟新来的副书记站在同yī条战线上,对抗杜建,没想到沈淮竟是如此的年轻气盛、锋芒毕露。

  何清社也不喜欢仗着有点背景就不知收敛的年轻人,kàn到沈淮yī上来就露出跟杜建对抗的姿态,他就打着站在旁边kàn好戏的主意,见杜建脸黑下来,心想他当众发作是不可能的,但不知道他背后会动什么手脚收拾这个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副书记……

  “黄新良,你领沈书记去bàngōng室,党政联席会议的事情跟沈书记好好介绍yī下。”杜建克制着不发作,但也不想再跟沈淮寒喧什么,直接让党政bàn主任将沈淮领zǒu。

  “那没有什么事,我也会回bàngōng室去了。”何清社说了yī句,就跟着zǒu了出去。

  综治bàn及联防队的人不能说zǒu就zǒu,还留下来接着挨训。杜建拿起茶杯,喝了yī口昨夜剩下的冷茶,但心头的邪火怎么也压不下去,“啪”的就将手里茶杯摔出去,指着眼前缩治bàn及联防队的yī干人,劈头就骂:“明天叫老子还kàn到学堂街堵在这鸡耙样,都***滚回家抱孩子……”

  **************

  听着杜建在bàngōng室里摔茶杯跟骂娘的动静,沈淮恍然无觉,跟领他去bàngōng室的黄新良说道:“杜书记的工作作风还真是硬朗啊!”

  黄新良堆着难kàn的笑,说道:“杜书记就是这个脾气,对工作的要求有些太严格了。”

  “哦,是嘛?”沈淮接过黄新良的话头,说道,“既然你对杜书记的意见这么大,我等会儿碰到杜书记,跟他提提……”

  黄新良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肚子里把沈淮十八代祖宗都操上了,又真怕沈淮到杜建那边都搬弄是非。他沈淮不怕什么,黄新良刚才听到杜建在bàngōng室里摔杯子,心◎头却是咯噔yī跳。

  何清社听着沈淮出声戏弄杜建的心腹黄新良,心想他对梅溪镇的情况还是真有过了解,但见沈淮太不知收敛,也觉得他这人是危险分子,决定跟他保持距离。

  何清社这么想着,便招◆tóuquèshìgēdēngyītiào。

  héqīngshètīngzheshěnhuáichūshēngxìnòngdùjiàndexīnfùhuángxīnliáng,xīnxiǎngtāduìméixīzhèndeqíngkuàngháishìzhēnyǒuguòlejiě,dànjiànshěnhuáitàibúzhīshōuliǎn,yějiàodétāzhèrénshìwēixiǎnfènzǐ,juédìnggēntābǎochíjùlí。

  héqīngshèzhèmexiǎngzhe,biànzhāo呼陈宽和进他的bàngōng室叙旧。陈宽和听说过沈淮在市政府里目中无人的作风,没想到他刚到梅溪镇上任,就能搞得阴云密布,本想中午留下来蹭顿饭,这时候也完全打消了心思,跟何清社胡扯几句,就早早的坐车回县里。

  书记、镇长bàngōng室都在三楼。

  党政bàn这边也早就将沈淮的bàngōng室准备好,在何清社bàngōng室的西面,中间隔着党政bàn的文印室。

  bàngōng室虽说不如杜建的那间阔绰,但也是实木bàngōng桌椅,地砖光可鉴人,角落里还搁着yī盆富贵竹。打开窗户,隔着院墙过去,就是梅溪中学的操场,此时满满当当yī千多人在操场上出操。操场条件有些差,再加上◎好几天没有下雨,上千人跑起到起,尘土飞扬。

  沈淮kàn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小黎的身影。

  梅溪镇不是小镇。

  在九二年之前,东华地区的县与乡镇之间,还有区yī级的编制。梅溪镇当☆时属于下梅区。

  与市属城区不同,县属区不能算是正式的区域行政编制,仅仅是作为县委派出机构,以便更好的管理乡镇,但也促使当时下梅区的资源往中心镇梅溪镇集中。

  下梅区在九零年就作为东华地区的试点,第yī个给撤消了,乡镇归由县里直辖,不过梅溪镇的格局在那之前就大体形成,也拥有霞浦县西南片唯yī的yī所全学制中学,还有接待站这类的编制。

  沈淮从小读书好,高中是在县城读的,但小黎初三赶着母亲病危去世,学习受到很大的影响,中考成绩较差,只能够上梅溪中学。

  黄新良下意识的讨厌这个新来的副书记,但他没资格把脸色摆出来,甚至还要敷衍他,见沈淮打开窗户,kàn着对面梅溪中学的操场出神,以为他嫌躁音嘈杂、灰尘大,说道:“对中学的操场问题,杜书记也提出几回意见,不过目前也没有解决的bàn法。yī是没地,二是没钱。”

  沈淮点点头表示知道,坐到bàngōng桌后,指着靠墙的椅子,要黄新良拖yī把坐过来,说道:“我今天算是正式到梅溪工作,不过对镇上的情况还不了解,黄主任你来给我说说……”

  黄新良就站在沈淮的bàngōng桌前,说道:“九点钟就是党政联席会议,几个副书记、副镇长都在家,等会儿我再给沈书记你挨个介绍。镇上就五部小车,除了杜书记跟何镇长有专车外,其他领导都是有需要时给党政bàn吩咐yī声。车不够用,可以再从企业里借调。何镇长本来建议给沈书记你○准备yī部专车,不过杜书记说沈书记接下来就要兼任钢厂的厂长,钢厂的车比政府的车要好……”

  沈淮由于资历太浅,不能直接担任正职,但正而八经是个正科级,位子在其他副书记、副镇长的前面。所以杜建与◎■何清社都有专车、而其他副书记、副镇长都没有专车的话,沈淮配不配专车,都无不可。

  沈淮只是yī笑,按照规定,乡镇党政干部是禁止配专车的,但这yī条并没有给很好的执行,东华只要不是穷得揭不开锅的◎乡镇,yī把手都普遍配有专车。当然,也由于乡镇财力的有限,即使配有专车,也多为桑塔那、捷达yī类的合资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