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赴任(一)


  第三十六章 赴任(一)

  ------------

  (shěn淮从这一章开始终于算是走上正轨了,本来想新开一卷,不过想想,还是顺着来吧!请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shěn大少。)

  shěn淮骑车赶到梅溪镇时,镇上已经是车水马龙。

  镇政fǔ位于学堂街中段,斜对面就是镇上的菜市场。

  清晨八点钟前后,太阳刚升到树梢头,上学的、买菜的、上班的,人流、车流交织在,个个争先恐后,互不相让。九零年才修的学堂街倒是柏油路面,两侧还有人行道,但沿街店铺又恨不得将铺棚撑到路中央来,打游击的小摊贩、以及随意停放的自行车、摩托车,都使得学堂街在菜市场前后这一段路格外的拥堵。行人、自行车、摩托车在汽车之间自由穿插,想从空隙里抢一点速度出来,往往给堵得更结实。

  喇叭声、打铃声、骂街声、嘈杂声交汇成一片。

  一部县区牌照的桑塔那给堵在那里上不去、下不来,不耐烦的拼命按着喇叭,只是没有人理会他们,该堵照样堵在那里。shěn淮骑自行车倒是方便,靠过去,看到里面恰是坐着约好今天到镇政fǔ碰面的县委组织部工作人员。

  “陈科长早啊!”shěn淮弯过身子,敲了敲车窗,跟车里的人打招呼。

  为了配合shěn淮的时间,陈宽和还特意起了早,求爷爷告奶奶从县里找了部闲车,直奔梅溪镇过来,离镇政fǔ就差三四百米,给堵在这边前后动弹不得,正心烦气躁,听着敲窗声。

  见是shěn淮骑着自行车贴过来,陈宽和压下几乎要爆出嗓子眼的那声骂,摇下车窗,回应道:“shěn书记也不晚啊……”

  陈宽和到四十岁才混上一个副科,看到shěn淮这张胡子都没有转青、发硬的小白脸,论级别凿凿实实要压过自己一头,打心里就有感到不舒服。没有bàn法,几个副部长都不愿意陪同shěn淮到梅溪来上任,就成了他这个人事科长逃不脱的事。

  shěn淮可不管陈宽和心里舒不舒服,直接说道:“看情形还要堵上一会儿,镇政fǔ就在前面,陈科长跟我走着去镇政fǔ吧……”

  陈宽和对shěn淮的背景也打听清楚了,也没有特别敷衍他的意思。听shěn淮提议走去镇政fǔ,陈宽和也觉得给堵得心慌,打开车门来与shěn淮往梅溪镇的镇政fǔ大楼走去。

  镇政fǔ是座三层小楼,用白灰墙围出一个院子来,门朝西临学堂街,党政合在一起bàn公。

  shěn淮与陈宽和刚走进镇政fǔ大院,就有一个中年人骑着自行车从后面追过来,拍着陈宽和的肩膀,打招呼:“老陈来得倒不晚啊!”又打量了shěn淮两眼,仿佛恍然大悟的想起shěn淮是谁来,伸出手,“你就是新调过来◎的shěn淮shěn书记吧?我说陈宽和怎么没事跑到梅溪镇来了,原来是给你保驾护航啊。我是hé清社。”

  “哦,hé镇长,你好。”shěn淮伸手握过来,感觉hé清社手掌有一层厚厚的老茧。

  所谓“保驾护航”的话,shěn淮也只是一笑了之。他是正科级,陈宽和是副科级,哪有副科给正科保驾护航的道理?这正从侧面说明,不管县委书记陶继兴表面如hé,县里是没有多少官员欢迎他到霞浦来搅局的。

  shěn淮心里淡淡一笑:就没有想过要跟这群官僚和平相处、相安无事……

  hé清社四十岁上下,黢黑的脸,几乎看不出有什么皱纹来,穿着深色的夹克衫,虽然骑着自行车来上班,一双皮鞋却擦得锃亮。

  在梅溪镇,党委书记杜建一手遮天,hé清社虽然是副书记、镇长,却给架空了没有多少实权。hé清社名义上全面主持镇政fǔ工作,实际能插得上手的,也就计生、农税以及农地承包费征收等几项难以开展的工作。

  除hé清社之外,镇政fǔ几个副镇长以及财务所、经管站、教育bàn、土地所、工商所、企业bàn等几个关键部门以及梅溪钢铁厂等镇属企业的主要负责人,大多是书记杜建的亲信。

  shěn淮赶着点到镇政fǔ,不过整栋大楼里还没有多少工作人员上班;按时上班显然不是政fǔ部门的优良作风。

  hé清社招呼shěn淮与陈宽和到他bàn公室里坐下,用热水瓶接到一壶水拿热得快插上,又亲自拿着三只瓷茶杯去洗……

  shěn淮不清楚hé清社会怎么看待他来梅溪镇担任分管经济的党委副书记,还直接接替杜建出任梅溪钢铁厂的厂长,对他似热似冷的态度,也只是冷眼旁观着。

  差不多等热水将沸腾之时,有一种梳着中分发型的男人头探进来问hé清社:“hé镇长你现在有没有空,杜书记让你去一趟?”他问过这句话后,才看到shěn淮与陈宽和坐在房间里,愣了愣。

  “哦,这位是党政bàn◎的主任黄新良,”hé清社坐在位子没有动弹,指着探头进来的黄新良跟shěn淮、陈宽和介绍,又招手让黄新良进来,介绍shěn淮说道,“这是新到的shěn书记,你来认识一下;还有县组织部的陈科长,你以前也见○过。”

  跟县级以上的党政机关分政fǔbàn、党委bàn不同,乡镇只有一个党政bàn。

  bàn公室主任黄新良是党委书记杜建的亲信,从他随意探头进来就出声唤hé清社出去,便可知道hé清○社在梅溪镇是什么地位?

  黄新良的眼神在shěn淮的脸犹豫了几秒钟,才回过神来似的,推门进来,用一种陡然拔高而显得突兀的热情,握住shěn淮的手:“shěn书记,你好你好。杜书记昨天还吩咐我给■你准备bàn公室呢。看你都过来上任了,我还糊里糊涂的,还害得hé镇长亲自给你跟陈科长沏茶,真是罪过罪过……”

  看着旁边的热水瓶“扑扑”往外直冒热汽,黄新良赶忙过去拔掉“热得快”,看着桌上的瓷茶杯,拿到窗户下细看了一遍,又问hé清社,

  “hé镇长,这茶杯洗过没,要不要再洗一遍?”

  黄新良热切的帮shěn淮他们沏好茶之后,才跟hé清社说道:“杜书记找你也为shěn书记今天上任的事情,倒没想到shěn书记已经在你bàn公室里坐着了。要不,我过去先跟杜书记说一声?”

  “不了,我跟shěn书记还有陈科长这就过去,”hé清社站起来,询问shěn淮,说道,“我们这就过去?”

  “好啊。”shěn淮人畜无害的与陈宽和站起来,往同层楼最东首的bàn公室走过去。

  走到杜建的bàn公室前,听见他在里面训人。

  “我今天到政fǔ来,学堂街又堵得水泄不通,你们综治bàn是怎么干的?要是缺人手,可以让联防员配合你,总之你们要次序整理出来,”bàn公室的门掩着,但里面人的声音很洪亮,能想像其人叉腰挥指江山的气慨,“你们要知道,学堂街每天乱糟糟的,有人看了不满,嘴里就都操、我杜建的祖宗先人。你们再干不好,不把社会上这种你争一寸地、他争一寸地的歪风邪气打下去,我就操你们的祖宗先人。”

  “杜书记指示工作,总是这么高屋建翎。”hé清社跟shěn淮笑了笑,才敲了两下门。

  “有什么事等会儿过来。”屋里的人听到敲门事,不想训话给干扰,直接出声,要将站在bàn公室外面的人先打发走。

  hé清社在shěn淮面前有些尴尬,一个镇长连书记的bàn公室都进不了,都要给撵走,实在是有些掉架子。当然从中也看得出党委书记杜建站在万人之人的工作作风。

  “杜书记,”黄新良帮上去敲门,替hé清社化解尴尬,“是hé镇长带着新报到的shěn▲书记过来了。”

  过了一会儿,bàn公室的门从里面给打开,开门的不是旁人,恰恰是前些天带队围殴陈桐的“黄脸猫”王刚。

  王刚也没有想到新来的副书记会前些管闲事的“市政fǔ秘书”,把着门▲把手,瞠目结舌的堵在门口,一时间忘了要让开,心里想:新来的书记怎么是他?他要帮着陈桐那小子找自己的不痛快,该怎么才好?但转念又想,新来的书记背景再牛,也只是副书记,他干爹才是梅溪镇的天王老子。

  shěn淮看着王刚堵在门口忘了要让开,笑着说道:“王副队长在给杜书记汇报工作呢?”

  “shěn书记认得王刚?”hé清社有些奇怪,他可以指望shěn淮过来跟杜建斗的,要是杜建与新来的shě■n淮再串通一气,那梅溪镇真就没有他的活路了。

  “哦,谈不上认识,前几天就在学堂街南段,看到王副队长整治街道路面,方法有那么一点过激些,我纠正了他们一下。”shěn淮轻描淡写的说道。

 ■ shěn淮的话,叫hé清社以及站在屋里的杜建心里都一缩:shěn淮在上任前,就到梅溪镇来私访过了?

  hé清社在进杜建bàn公室之前,又打量了shěn淮两眼:

  hé清社之前打听到的消息,说是shěn淮的靠山意外病逝,才在市里搏得同情分,下乡镇来就能当上分管经济的党委副书记,也算是难得的少年得志。但也听说了shěn淮在市政fǔ,与新到霞浦县担任代县长的葛永秋矛盾极深,原想他到梅溪镇会收敛一下锋芒,没想到他更张扬得厉害。

  知道shěn淮在到梅溪赴任之前,就悄悄的考察过梅溪镇,又想到shěn淮到梅溪镇之后的分管工作,hé清社心想:怕是有好戏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