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陈丹很担忧


  (以后第二更会安排在十点到十一点之间)

  “你也真是的,转业好不容易能进钢厂,好好的工作你不要,偏出来学人家摆摊,叫人怎么shuō你好?摆摊是你那么摆的吗?”陈丹就比她弟弟大一岁,回去路上,想到今天的事情直叫人后怕,又忍不住数落他。

  “就钢厂那点死工资,猴年马月才能凑得起两万块钱?”陈桐不服气的shuō道,“我不会摆摊,还不会学吗?黄脸猫摆明了是欺负人,shuō我占的位置好,一定要收双份的钱,我不给,他手下人就shuō你的下流话挑事,我还能真怕了他们?”

  陈丹脸发烫的瞅了沈淮一眼,怕他真联想到什么下流事上去了。见沈淮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推着车在月光下走,才又hǔ着脸跟他弟弟争:“你都知道王刚他们没事找事,你还能上当,你怎么就不能长些脑子呢?怎么就不能让我跟爸妈替你省省心?”

  “我怎么不让你省心了,黄脸猫摆明对你还有坏心思,孙勇是个该杀的孬货,我能不找机会教训黄脸猫一个狠?等我凑足两万块钱,还给姓孙的,姐你也就解脱了。”陈桐为自己的行为不受理解,而生气,倒显得他的女朋友跟沈淮是外人似的。

  “那你shuō,我当时为啥跟孙家要两万块彩礼钱?”见弟弟还这么倔着不低头,陈丹气得都快哭出来。

  沈淮抬头看了看东边树梢头红得像血、圆得像盘的月亮,除了街两边人家窗户里透出来的灯光外,街上已经昏黑一片。

  听着陈丹跟弟弟赌气的话,沈淮心里也是为她感到心痛。

  陈丹当初与不争气的堂哥孙勇相亲,在知道堂哥的人品后,就没有打算同意这门亲事。

  只是赶着当时陈桐在学校跟社会上的小混混打架,不知轻重,打断对方的腿。对方家长非要陈桐赔上两万块才同意私了,陈丹不得已才收了他大伯家的两万钱彩礼定下这门婚事。

  陈丹当时还只有十九岁,只是先订婚跟孙勇先处起来,过了二十岁再正式结婚;陈桐也是在那次事情之后,直接休学参了军。订婚之后,他大伯就托关系将陈丹调到梅溪镇招待站工作——这些事沈淮都清楚,也知道陈桐在部队里开始学好,甚至有转志愿兵甚至读军校的机会,没想到他竟然退伍回来又开始惹事。

  不过他这次惹事,听他的意思,也是为了保护姐姐陈丹,沈淮倒觉得可以理解,只是时机没有掌握好,属于可以教导好的范围。

  想起自己的堂哥,沈淮也是忍不住叹气:能不争气到他堂哥那份上,也是世间少有;好好一个如花美妻,跟着他也是给糟蹋了。

  还在他堂哥跟陈丹正式结婚之前,也不知道他跟黄脸猫他们赌搏输狠了,还是其他什么事,给黄脸猫捏住把柄。陈丹当时已经给调到镇招待站工作,叫黄脸猫落在眼里,那回黄脸猫仗着酒劲,要他堂哥孙勇做局睡陈丹一夜,就把前面的账都抵掉,他堂哥竟然昏了头答应下来。

  黄脸猫终究是没有占到什么便宜,陈丹给他堂哥借口骗到宿舍里,看见情况不对,抢到厨房拿起一把菜刀,把黄脸猫跟他堂哥劈头满街乱窜。黄脸猫见机快,那次没有受什么伤,他堂哥却给当时气疯了的陈丹砍了满身是血。

  那次事闹得整个梅溪镇都沸沸扬扬,陈丹想退婚,但他大伯家的意思,退婚可以,两万块钱彩礼要退,还要加上利息。

  陈丹拿不出这笔钱来,最终不得以还是跟他堂哥结了婚,嫁过来后,还继续留在梅溪镇招待站工作。

  陈丹虽然这两年来越发的娇媚如花,但整个梅溪镇的人都知道她是一朵带刺的花,虽shuō全镇不少男☆●的惦记着她,就是没有人敢下手。

  有她陪在妹妹身边,沈淮才格外的放心。

  沈淮看了看铅色的天,对还在赌气的陈桐shuō道:

  “这社会上有很多事情都不公平,会叫人很不服气、心里●很不舒服。为什么联防员可以随意收摆摊的管理费,收多收少也由着他们随意定,为什么当官的可以仗势欺人,可以瞒上欺下,贪污**也没有人管?你生气,你愤怒,想要把这些破事都统统打碎掉。这些都不难理解,但你想想●,你这么蛮横的横冲直撞,能起到什么作用?”

  “……”陈桐心里还堵着气,虽然他很感激沈淮今天帮他,年轻气盛的他,还是忍不住反驳,“总比受窝囊气强!”不过话shuō出口又觉得猛浪,缓了语气shu◎ō道,“不过你的话也对,只是今天的事太恼人了。”

  陈丹掐了弟弟一下,又觉得奇怪:陈桐平时shuō话从不主动服软的,在沈淮面前跟换了人似的?

  沈淮对陈桐的话也不以为意,觉得陈桐有他二十岁时的影子,那时自己多心高气傲啊!笑了笑,也不会苦口婆心的劝shuō陈桐什么。

  他知道陈桐这么年轻,气盛是一方面,但给别人强按住头,对暴力或者shuō权力,有着更直接的渴望,就打算先把他往“歪路”上引,shuō道:

  “有些人纯粹是为不公平而愤怒,有些人则是为自己不能去享受这些不公平而愤怒,也有些人是兼而有之……”

  “那有什么区别吗?”陈桐疑惑的问道。

  “你看到我今天不过短短几jù话就将场面兜住,还逼得黄脸猫赔罪求饶,你shuōjù实话,你心里羡慕不羡慕?”沈淮问道。

  “羡慕。”陈桐没有办法不承认这点。

  在给联防队员按在地上,陈桐脸贴着冰凉的路面。当简单的暴力不再有用的时候,他渴望有一种更强的力量将这些浑蛋都打趴在地。开始他不明白,看到沈淮站出来,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平时不可一世的黄脸猫吓得面色如土,他知道那更强的力量就是权力。

  这叫刚受到屈辱的他能不羡慕吗?

  “看你也有二十了吧?”沈淮问道,他当然知道陈丹今年二十二岁,她弟弟小她一岁。

  “嗯,二十一了。”陈桐跟他姐姐沤气,但信服沈淮,也许更准确的shuō,是对权力的崇bài。

  沈淮跟陈丹shuō道:“其实我今天来梅溪镇不是随意乱逛的……”

  陈丹心头一跳,就怕他这时候放肆的shuō出是为她而来的话,心想沈秘书应该是在赵东那里知道她住梅溪镇的。心头鹿撞,陈丹想岔开话题,但又不知道怎么去岔。

  “我过几天会到梅溪镇担任党委副书记,组织关系刚刚调到县里,但还没有正式报道呢。今天我过来是想在梅溪镇找一处合适的房子租下来……”◇沈淮不知道陈丹在乱想什么,把他要来梅溪镇工作的事坦袒相告。

  “啊!”陈丹有些吃惊的看着沈淮,她万万没有想到沈淮过几天就会来梅溪镇当官。

  “真的……”陈桐却是又惊又喜,他都不知道姐姐▲跟眼前这个大不了自己几岁的青年是什么关系,但此时对他有shuō不出来的好感,想着他来梅溪镇当官,至少能稍稍压制住黄脸猫这伙人的邪气,对梅溪镇的居民来shuō,也是好事一桩。

  陈丹在镇招待站工作,对官场上的一些规则还是清楚的。

  在普通人的眼里,镇党委副书记已经是难得高官了,但shuō及风光,还远远不能跟市领导身边的秘书相提并论;她不明白,沈淮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会来梅溪镇当党委副书记。

  再者shuō,梅溪镇跟东华市区离得也不远,每天坐公交车来回也就半个小时多些,想不通沈淮为什么不住在市里,还要另外在镇上找房子。

  “你出来摆摊,钢厂那边的工作关系没丢吧?”沈淮问陈桐。

  “敢丢了,我姐还不揍死我?”陈桐shuō道。

  “你五大三粗,谁揍得过你?”陈丹脸红的顶了弟弟一jù。

  “工作关系都还在钢厂,那就好办。你现在就好好在钢厂工作吧,不要给你姐惹什么麻烦了,”沈淮shuō道,“等我过两天正式到梅溪镇工作之后,你继续留在钢厂或者想要进镇政府工作,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有些事情你要好好的想一想,不能遇到什么事都只有横冲直撞这一招……”

  听沈淮这么shuō,陈桐有些喜不胜喜。

  陈丹眼睛看着旁边的月光,她怕给弟弟心里泼凉水,但沈淮这么明目张胆的冲着自己来,这时候不拒绝了,就跟欠孙家两万块彩礼钱似的,以后怕是会越陷越深。

  “对了,今天给这么一耽搁,我可能就没有时间在梅溪镇找房子了。陈桐要有工夫,就帮我这个忙,帮我在梅溪镇找处房子。我就图个安静,其他没有什么要求。”沈淮shuō道,心里想着把陈丹的弟弟当成●小弟使唤,倒是蛮有趣的。

  “姐,你不是shuō要接小黎一起住镇上吗?那老宅空着就空着了,”听着沈淮这么快就有事情给他做,陈桐兴奋起来,浑不顾脸上的伤还痛着,“不知道沈秘书嫌不嫌弃?”

  “我们这是不是就去那边?那等看过就知道嫌不嫌弃了。”沈淮笑道。

  陈丹就觉得头皮要炸开了:弟弟怎么这么不懂事啊,这天下哪里有免费的午餐给你吃?

  但弟弟一脸的期待,在夜色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沈淮,似乎沈淮每shuō的一jù话,他都能听进耳朵里去,陈丹心里的坚持就有些动摇了。

  想着弟弟要能有机会走上另一种人生道路,她做姐姐应该支持才对,想到这里,陈丹心里忍不住就有种shuō不出口的伤感,就想一切顺其自然,不再想借口婉拒沈淮租老宅以及安排弟弟工作的事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