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权力的基础


  看着屋里就剩下赵东与熊文斌,沈淮从兜里掏出香烟来,给熊文斌、赵东分上,说道:“老熊是看出什么蹊跷来了啊。”

  “嗯,”熊文斌也不在意沈淮对他的称谓变了,接过香烟,也不管戒烟多nián,凑过去点着huǒ,说道,“高天河与吴海峰明争暗斗了这么多nián,但在常委会议公开闹矛盾的事情很少见。市里知道周裕是吴海峰侄女的人不多,但不是没有。吴海峰此时调周裕去唐闸担任区委副书记,级别上看似平◎调,但也也有些太着急了。从侧面也证实了吴海峰很可能要倒台的小道消息,我想应该是在处理陈市长的身后事上出了什么问题……”

  沈淮是跟常委副市长陈铭德直接相关的,赵东以为陈铭德一死,沈淮就失去靠山◎,在东华的境遇就会极恶劣。

  听沈淮与老熊互相打哑谜到现在,赵东也听出些别的意味来。

  老熊是厉害人啊,沈淮xīn里暗道,他要不是置身此事中,看问题很可能看的不如老熊这么透彻。

  熊文斌接着说道:“吴海峰zhēn要倒台了,高天河未必就能得利,或许省里还会派人来东华……”

  赵东这时候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问题就出在沈淮有恃无恐的xīn态上。

  换作别人,靠山倒掉,自己又立马受打压,给踢到乡镇去,曾经得罪死的大对头,又恰将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谁还能有沈淮这么平和的xīn态?

  不过赵东又有疑惑,问道:“既然省里还会派人来东华整顿这个烂摊子,那沈秘书留在○市里,不是更好……”

  言下之意,也是认为省里再派什么人来,跟沈淮还是有着关系。

  “吴海峰也谈不上倒台,不过市委书记估计难做的。另外,去梅溪镇的是我主动要求的,”沈淮不急着把谜底揭开●,但也证实了他们一部分的猜测,说道,“我随陈铭德副市长来东华有大半nián的时间,以前有些不大懂事,陈副市长也把东华的复杂情况想简单了。我想我再留在市里,也不会有更多的好处,还不如下乡镇混两nián,混出一身滚刀肉再说……”

  “……”熊文斌听沈淮这么说,就差不多把一些事理顺了,xīn想吴海峰哪怕调去做人大主任,哪里有市委书记这个草头王痛快?

  “我在市钢厂抽了葛永秋的脸,他自然要恨我入骨。海鹏刚才也说梅溪钢铁厂是个屎坑,葛永秋zhēn要出任霞浦县的副书记或者书记,我直接跟他提要求说想主管梅溪的工业,他大概会很乐意我跳进这个屎坑里去,”沈淮又说道,“赵东,你愿意跟我去梅溪吗?”

  沈淮故意不把话说透,就直截了当的向赵东提出邀请,也是想看他有没有闯一闯的勇气。

  赵东也是犹豫,沈淮把话说得不尽不实,他能知道沈淮背景深厚,过江龙不怕坐山虎,但他一个小人物,踏出一◎步就万劫不复。

  熊文斌轻轻咳了一声,赵东咬咬牙,说道:“在市钢厂也憋屈了这些nián,早该有决断了,只可惜沈秘书你没有早点认识海文啊……”

  听赵东这么说,沈淮xīn里也是一热,情动■○的拍了拍赵东的肩膀,对他们揭开谜底:

  “省里可能会派省组织部副部长谭启平来东华担任市委书记。不过组织程序还没有开始走,现在传出来的消息,就是吴海峰必须要把市委书记的位子让出来,这也是吴海峰急☆着帮周裕调个好位置的原因。不过,这些消息暂时还是要绝对保密……”

  熊文斌虽然对这些猜测,但听到沈淮zhēn正揭开谜底,也是大吸一口凉气。

  他才zhēn正的认识到在陈铭德的死上出了大问题,不然省里没有理由直接将吴海峰从市委书记的位子拉下来后,还压住不让高天河上位,而是直接给东华硬塞一个市委书记来。

  不过,同时熊文斌也知道自己剑走偏锋赌对了:

  谭启平孤身来东华任职,面临的处境只能说比陈铭德好一些,市委书记毕竟大权在握,但好不了多少,孤家寡人一个,想做什么事都难。谭启平到东华后,要想破局,要想做什么事,只能拉拢他们这些早给边缘化的官员。

  有权只是一方面,但想做事,一定要有自己的人。zhēn正的权力,不仅仅来自于职务,还要依赖一整个圈子,才能将权力巩固起来。不仅谭启平到东华需要能用的人手,沈淮要在东华做一番事业,也必须要有自己的班子。

  熊文斌这时候也能确认:虽然不知道沈淮跟谭启平是什么关系,但他如此信xīn十足的留在东华,那他就应该是谭启平留在东华的探路先锋;他们也必须要通过沈淮,才可能给推荐到谭启平的跟前……

  **************

  三人在密室里烟雾缭绕商议着不足为外人道的阴谋,紧闭的房门突然给人从外面推开。

  “哈哈,老爹,你惨了,要让妈知道你破了烟戒,能唠叨你半nián……”熊黛玲清脆的声音●传进来。

  沈淮转头看去,外面光线还亮堂些,熊黛玲窈窕的身子站在门口,挡住光线,周身仿佛蒙着一层毫光。

  熊文斌尴尬的将半截烟捻灭;赵东好像也有些忤熊黛玲告状,连吸了两口烟,将烟头捻灭★掉。

  唯有沈淮悠哉游哉的抽着烟,看熊黛玲挥手驱着烟雾走进来,将对面的窗户打开通风。

  “你们也zhēn是的,抽烟就抽吧,还紧关着窗子,不怕多吸几口二手烟?”熊黛玲站在窗户前,一边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一边觉三个大老爷们关门闭户的抽烟很可不理谕。

  沈淮想起刚进市钢厂时的情形,整天跟在熊文斌屁股后面,边学经验边跟着搞技改,整天累得不行,只能拿烟解乏。

  那时的熊黛玲才十二岁,还住在市钢厂的宿舍楼里,每回给熊文斌的爱人派过来给大家送饭,看到有抽烟的,就会挨个会把大家嘴里的拨掉,一点都不留情面,没想她长成窈窕的大姑娘,倒不比以前“蛮横”了。

  时间过了zhēn快,当nián瘦瘦弱弱的小姑娘,转眼间就长大成人,袖管挽起来,露出冰凝玉敷似的胳膊,扎着马尾辫露出修长的脖子,身材纤细而高挑,虽不如周裕那般成熟丰艳,却无不透露出青春少女的气息。

  “沈秘书识得法语呢!这个是法语吧?”熊黛玲看到书桌旁的一摞书,跟发现新大陆似的尖叫起来。

  “人家沈秘书是省里引进的海外人才,都跟你似的好吃懒学?”熊文斌笑着将话题岔开,他对沈淮的印象很复杂,有太多把握不到的地方。即使沈淮刚刚向他们揭开这么重要的谜底,但xīn里对沈淮依旧保持着警惕的观察,说话也仔细分寸。

  沈淮对熊文斌及赵东是太熟悉了,即使熊文斌与赵东不会立即就全无保留的信任他,守住口风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沈淮也压根儿不想在“海外人才”这个话题上多谈,熊黛玲在省城就读的就是省经济学院,要是聊着聊着,让熊黛玲联想到省经院那个声名狼藉的禽兽教师,岂不是自找不痛快?

  沈淮也头痛,之前那个混蛋,给他留下一大摊子烂事,要他挨个收拾,zhēn他娘的辛苦啊。

  没再多说什么“海外人才”的事,沈淮问熊黛玲:“是不是晚饭准备好了?”

  “那是,等你们半天不见出来,还不知道你们躲这里商量什么阴谋诡计呢。”熊黛玲说道。

  赵东还是有些发蒙,想不明白沈淮为什么会找他,实际上对沈淮的话也是将信将疑,但想不到沈淮有什么蒙骗他的理由。他还是相信老熊的判断,看老熊都是气定神闲的样子,即使xīn里有很多疑问,还是控制住不多问。

  当然,疑惑之余,xīn里也有按不下的隐隐兴奋。倘若沈淮所言不假,倘若将来东华担任市委书记的谭启平zhēn视沈淮为左膀右臂,他当然清楚这个机遇对他有多么重要。

  走到熊文斌家的客厅,酒菜都已经摆上桌。

  周明大概对未能与闻机密不满,也有对沈淮本人的不喜欢,席间沉默寡言。

  杨海鹏没有太多的想法,就坐上桌,就直接偷偷的拉赵东问他们三个人在隔壁屋里说了什么。

  熊黛玲坐他们旁边,听到他们说话,就直接问:“对啊,你们鬼鬼祟祟聊了啥?”屋子里这五个女人同样也很好奇。

  “梅溪镇有一两家镇企业,过段时间要向社会公开招聘管理及技术人员,”沈淮看赵东尴尬,就直接代他回答,“我劝赵东从市钢厂主动下岗,去竞聘梅溪镇的企业管理人员。赵东要是当上厂长或者副厂长,有些事情我想就不会那么为难了……”

  “那赵东到梅溪镇,几个月能把六万八的彩礼钱挣回来?”熊黛玲xīn直口快的问道。

  见熊黛玲直接问起赵东跟着去梅溪镇后的收入,沈淮笑了起来:“我还没有去梅溪镇工作,具体还要镇党委讨论吧,总之要比我们这些主要从事行政工作的人员,工资会高,而且也不会只高一点半点。”

  “你们当官的又不是靠死工资吃饭……”

  熊黛玲刚顶了沈淮一句,就给她妈拿筷子往后脑勺上敲了一下,“呀”的叫了一口,又tǔ了tǔ舌头,自嘲道:“把我爸也兜进去,可的确像我爸这么当官的很稀有啊。”

  沈淮莞尔一笑,吃过晚饭就先回隔壁,但是熊黛玲tǔ舌头的样子,始终在他脑子里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