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旧识与关系网


  (加更一章,感谢新书期间,兄弟们对更俗的支持跟捧场。再说一个:这本新书会上架,倒时候还希望大家能支持正版阅读。)

  shěn淮还不知道自己在莫名其妙间就得了一个便宜的“舅子”,这个便宜“舅子”还是传说中的东华四公子之一。

  上午的计划给打乱,又不想再返回游泳池,shěn淮便去了新华书店,没有看到中法词典,竟很幸运的找到一本英法词典。虽说去阅读那十几本法文专著,会更困难一些,但聊胜于无。

  回到筒子楼,shěn淮敲熊文斌家门,熊文斌的爱人白素梅打开门来,shěn淮将街上买一尾“野白条”递过去,说道:“白老师,可是巧,东华市这些年也难见这么大的野白条吧?”

  熊文斌在屋里看书,扶着眼镜走过来,看shěn淮递过来的野白条脊鳞微微泛黄,虽说离水有一段时间,但鱼尾巴还有力的甩着,鱼身子看着就觉得漂亮。

  野白条,这些年在渚江早绝迹了,渔船只有碰幸运才能捕到一些,到市场上很是抢手。这么一尾鱼有斤把重,怕yào两三百块钱才够买下来。

  “小尾街那边看到有人端个盆子卖这鱼,不买下来真就是可惜了,可掏过钱,发现我哪里会做鱼啊,就当我今天的伙食费,怎么样?”shěn淮涎脸笑道。

  “放我家也怕是会做糟糕了。”白素梅怕shěn淮盯上黛玲,当下就yào拒绝。

  shěn淮心里忍不住苦笑,总不能跟白素梅解释他只是盯上她老公了,这么解释更会叫人警惕。shěn淮就这么给白素梅挡在门外,也不离开,yào是这样小障碍都破不了,还想着做什么事情,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涎脸笑道:“白老师,你看看,yào不昨天尝过你的手艺,我还不花这冤枉钱了,yào不,你就试试,总不能把鱼放回渚江吧?”

  白素梅虽说四十好几,徐娘半老,眉眼间还有丰韵,熊黛玲跟她姐姐的容颜就是得到白素梅的遗传,才出落得如此的水灵。

  “我倒可以试试,”熊文斌这时候从门内主动伸手将鱼接过来,说道,“不过yào处理好,中午怕是等不及……”

  “那晚上吧,到时候把zhào科长再喊上,”shěn淮说道,“中午白老师随便赏我一碗饭吃就行。”

  看着丈▲夫把鱼接下来,白素梅虽然不愿,也不好说什么,关上门直埋怨:“你就不怕贼惦记家里的东西?”

  “家里有什么值钱的好惦记的,”熊文斌说道,“你把这鱼放清水先养着……”

  “你这是怎么了,上◆午出去转了一圈,心眼给什么蒙上了,这小子可盯着你闺女呢?你可愿意黛玲给这小子骗了……”白素梅没好气的说道。

  “你想哪里去了,”熊文斌老脸有些挂不住,说道,“shěn淮的心思不在黛玲身上,他有别的心思,这些你不懂。”

  “他有什么心思,他还能盯上你啊,难道还能巴望你给他官做?”白素梅说道,“他昨天两瓶茅台跟今天这条鱼,随便送谁嘴里去,都比送你嘴里强。你这几年都自身难保,能给他官什么做?”

  熊文斌早年担任市钢厂厂长时,虽说持身颇正,但家里送礼的人还络驿不绝。熊文斌也知道这年头做事不能绝人情,只yào不违背原则的人情往来,也不太拒绝,那时的家里也十分的热闹。

  这两年给踢到政研室当副主任,虽说还是副处级干部,门庭却彻底冷落下来。东华的经济虽然不行,但处级官员,虽说不能跟住别墅的市领导相比,但有几个不是大四房、大三房的?也唯有熊文斌这些失势的官员,甚至都不能跟女儿、女婿同住一个屋檐下。

  白素梅虽然再理解丈夫,再宽容,也难免有些怨气,这时候这种怨气就跟对shěn淮的警惕以及对黛玲的保护心思混杂在一起,朝熊文斌发泄起来。

  “你们妇女同志,优点是有,但有时候就是不可理喻。”熊文斌也不跟老伴治气,故意拿一本正经的语气教训她。

  白素梅没好气的白了丈夫一眼:“还妇女同志呢?我上午出去买菜,听说市里人事调整,yào把你调整去妇联,你可就如愿能整天跟妇女同志打交道了。你给我记住了,我跟你半辈了,没想着跟你享什么福,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们三个拉扯着,你的裤腰带给我系紧些……”

  “说得好好,你扯哪里去了?”熊文斌落着脸,“合辄你真想我调去妇联?”又将妻子的肩扳过来,安慰道,“我上午是听到些消息,这个shěn淮远不止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我yào是不想给踢到妇联、残联去,希望可能就寄托在他身上……”

  “他有什么能耐?你竟然指望他给你官做……”白素梅十分讶异,见丈夫不高兴解释,说道,“得,得,我不管你那摊事,我配合你就是。但不管怎么说,你想想当初我是怎么给你这个穷小子骗的,你不能把黛玲给卖了……”

  “说得好好●的,你又胡说八道,”熊文斌又好气又好笑,“这家里,我除了宠你,就宠小的;我舍得吗?”

  “……”白素梅老脸一红,啐骂一句,“老没正经的。”

  *****************

  shěn淮在熊文斌家吃过中饭,下午就看了二三十页书,感觉法文底子太差,难以为继,便借了辆自行车,在东华的大街小巷兜了一个多小时,再折回来找熊文斌下棋。

  shěn淮以前在市钢厂,给压在底层翻不了身,对东华市上层的关系网了解很少,也就知道东华四公子及周、顾、高、陈、zhào、虞六大家一些众口相传的大众消息,但上流权贵之间更具体、更复杂的裙带关系,特别是他们如何利用官商的关系大发其财的事情,就不是很了解了。

  而之前的shěn淮目中无人,把鸟不拉屎的东华市地fāng权贵视作土包子,不屑了解,也不屑接触。

  结果造成shěn淮这时对东华地fāng上的关系网了解很浅。

  谭启平将yào来东华任职,不把这种种裙带牵扯的关系理清楚,就算手掌市委书记的权柄,yào有什么大的举动,也会举步唯艰;陈铭德在东华的遭遇,就是教训。

  谭启平将这个重任托负到他头上,sh▲ěn淮想yào较深的了解东华地fāng权贵错综复杂的关系网,找熊文斌是最合适的。

  熊文斌yào不是太讲原则,他这时就是这圈子里的重量级人物。

  yào是东华的官场是正常的,不是病态的◇,以熊文斌经营市钢厂的能力跟成绩,这时候下去当个县委书记或直接副市长,都是正常的。

  原则,原则……shěn淮想到这个词,也是心里苦涩,yào不是自己太讲原则,不愿意跟顾同他们同流合污,他怎么■会给踩了这么年没能出头?

  滚***原则去!

  shěn淮心里发泄的唾骂着,但又不得不承认,现在即使换了身份,有些太下作的事情,他还是做不出来——也不知道老熊坐了两三年的冷板凳,心思有●■会给踩了这么年没能出头?

  滚***原则去!

  shěn淮心里发泄的唾骂着,但又不得huìgěicǎilezhèmeniánméinéngchūtóu?

  gǔn***yuánzéqù!

  shěnhuáixīnlǐfāxièdetuòmàzhe,dànyòubúdébúchéngrèn,xiànzàijíshǐhuànleshēnfèn,yǒuxiētàixiàzuòdeshìqíng,tāháishìzuòbúchūlái——yěbúzhīdàolǎoxióngzuòleliǎngsānniándelěngbǎndèng,xīnsīyǒu▲没有变化,不过又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性,不是那么轻易就能突破的。

  shěn淮回到筒子楼,看到zhào东跟他未婚妻都已经过来了。

  一尾斤把重的“野白条”,都不够大家塞牙缝的。

  一向不喜欢热闹的熊文斌,这次却意外的yào妻子索性办一桌宴,多请些人来凑热闹。

  zhào东今天不用上班,接到电话,下午很早就带着他的未婚妻肖明霞过来打下手。不过他人到了之后,只是坐着陪熊文斌聊天,将他女朋友打发进厨房帮忙。

  肖明霞是市钢厂的一枝花,shěn淮自然不陌生,心气高的zhào东拖了小三十未结婚,看到肖明霞进厂,才努力花了一番心思追上手。虽说两人还没有结婚,但看肖明霞胸挺屁股圆的,也知道两人早在床上滚开了。

  shěn淮过来后,熊文斌拿出棋盘来,说他大女儿熊黛妮、女婿周明以及他之前在市钢厂的另一个旧部杨海鹏都yào过来吃晚饭。

  熊文斌的女婿周明,也是从市钢厂出去的;不过shěn淮在市钢厂时,与杨海鹏、zhào东关系更密切。

  随着熊文斌的调离及随后的失势,shěn淮与zhào东继续留在市钢厂里,杨海鹏是个火爆脾气,受不了那份闲气,两年前主动下了岗,现在开了一家建材店。

  周明与熊文斌的大女儿谈恋爱,熊文斌就利用手里剩余的那点能力,将他从市钢厂调到市计委。不过周明在市计委只是普通科员,熊文斌也没能再帮上忙,他与熊文斌的□大女儿熊黛妮结婚,甚至连套房子都没能捞到。

  杨海鹏与周明还yào过会时间才过来,shěn淮与熊文斌边下棋,边聊东华的风情世俗。

  熊文斌对东华上层关系网的各种掌故也是十分的了解,拈手○道来,站在旁边的zhào东却是奇怪:老熊怎么换了一个人,这些嚼舌头的话题,以前从没见他聊得这么津津有味过?

  shěn淮对熊文武也是极熟悉,自然知道他的反应不同往常,很多话题他都故意就着自己往◆深里说,心里知道:老熊是看出什么来了。

  但细想谭启平将到东华任职的消息不会这么早传开,而在陈铭德死因做文章的事情虽然会有一些传闻流出去,但真正能想透其中关窍的人不会太多,而且口风都不是松的,●想来老熊应该是在其他fāng面看出珠丝马迹。

  熊文斌的聪明跟敏锐,这个是无需置疑的;但熊文斌摆出来的姿态,叫shěn淮心里微叹:老熊也免不了yào向现实低头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