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夫妻矛盾


  谭启平放下电话,hái在琢磨宋乔生语气里对沈淮这个亲侄子的冷淡。

  抬头看向窗外,赶巧看到沈淮穿着外套离开一号楼,往湖边的停车场走去,也不知dào他干什么去。

  沈淮有意替wú海峰转圜,谭启平就猜测他hái想留在东华,但同时又觉得有些奇怪……

  谭启平这时候才想起hái没有问起沈淮的年龄,但看他的样子,顶多也就二十四五岁,hái年轻得很,心想他这样的身世,最好是在中央部委厮混几年。

  就算有志于仕途,等到三十岁左右升到正处级,再去考虑到地方上独挡一面,才是他们这种豪门子弟的正确选择。

  陈铭德去世后,沈淮虽说为人处事都很老dào,但毕竟hái年轻,资历浅,现在就孤零零的留在东华,对他日后的发展不能算是什么好事。

  谭启平本来有心想跟沈淮往深里谈一谈,但转念想到刚才电话里宋乔生对沈淮的态度似乎有些冷淡,就又有些犹豫。

  宋家老爷子今年也八十三了,宋家将来hái是会以宋乔生为首。

  沈淮要是不能讨宋乔生的喜欢,将来在宋家就很可能会给边缘化——谭启平不由的去想:要是自己太主动的去扶持一个给宋家边缘化的子弟,宋乔生会怎么看?

  *************

  高天河在六号楼hái给wú海峰拖住一段时间,hái假惺惺的跟陈铭德的爱人说了一大通安慰的话,才得以离开,回到他专属的二号楼。

  南园主楼后的这十几栋小洋房,就仿佛一座座“行宫”矗立在静谧的夜色里。

  高天河回到房间,将窗户关严实,合上窗帘,气呼呼的解开勒得他快要喘不过气来的衣领子。

  不一会儿敲门声响起,高天河沉着声音喝dào:“进来!”

  葛永秋小心翼翼的推门进来。

  高天河克制着,待葛永秋将门掩实,才拍着桌子,喝问dào:“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葛永秋拖着哭腔说dào:“确实是沈淮那小畜生在胡说八dào啊。我压根半句话都没有跟他说,就算是从市政府过来,也hái是周裕跟他一起过来;再说,上午发生的事情,高市长你也知dào,他一拳拳简跟打在我的脸上没区别啊,我……”

  “借你几个胆子,我谅你了不敢,”高天河坐下来,背抵着圈椅,眯眼看着葛永秋,他也不认为葛永秋会出卖他,问dào,“你想想看,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出了漏子?”

  “我做事唯恐小心不够,”葛永秋倒是想到几个疑点,但他不会在高天河面前承认是自己做事疏乎——失去高天河的信任,是他所不能承受的,“也许wú书记赶沈淮离开时,彭勇迫不及待的就想将陈铭德的死往那事上引,叫沈淮从只言片语里听出些蹊跷来……只是,沈淮不像那么有脑子的人啊!”

  葛永秋边说心里边想:彭勇啊,彭勇,你反正死定了,就不要怪我落井下石啊。

  “也许是以前小看这个沈淮了,”高天河蹙着眉头,揣测的说dào,“也或许是周裕说了什么多余的话。”

  “要有什么多余的话,也只能是周裕跟他说的,”葛永秋顺着高天河的语气说dào,“但周裕也没有可能知dào详情啊……”

  “周裕是未必能看得tòu,”高天河眉头锁紧,叫葛永秋瞒住一点实情,就有很多关键处叫他想不tòu,“就算周裕看tòu了,也会提醒姓wú的多,不会反过来摆姓wú的一dào……”

  “眼下怎么办才好?”葛永秋小心翼翼的问。

  “未必就是坏事,”高天河蹙紧眉头说dào,“整件事怎么处理,也扯不到我们头上来,毕竟是wú海峰对省里含糊其辞。即使叫wú海峰痛恨我们,也不关紧。关键hái是要看省里怎么看待整件事……”

  葛永秋细想了一下,说dào:“对啊,省里要严肃处理这事,说不定真就会捋掉wú海峰市委书记的位子;只不过谭启平刚才的意思,似乎要向沈淮单独问说,就怕他们看出什么……”

  “就算沈淮脑子灵活,看出些珠丝马迹,但他又有什么好跟谭启平汇报的?而且省里不会希望事态进一步复杂化的,你们也不要担心什么,只要嘴给我堵结实了,”高天河摇了摇头,示意葛永秋不要太担心,又说dào,“wú海峰虽然叫你做检讨,但hái不能直接把你捋下去。彭勇那边,你也先替我安抚下,我以后对他会有安排,这事不能再出什么漏子了。”

  “那沈淮……”

  “先不要理会,等事件过去再说。”高天河说完,就挥手让葛永秋出去,陷坐在沙发里闭目养神。

  沈淮这么个人物,要是离开东华,也拿他没有办法;要是留在东华,暂时叫他坐几年冷板凳再说。毕竟hái有些东西看不tòu,莽撞行事不是他的风格,这次要不是看到陈铭德急着对市钢厂下手,他也不会行险做这番手脚……

  **************

  沈淮从车里拿了烟,走到湖边的水台上点了一根烟。

  沈淮发现他站在这里,hái是能给小楼里的人看到;他不喜欢站在能给别人观察到的明处,往东边水杉林里走了几步,蹲在湖边的阴影里,一边抽烟,一边看着树木沉在湖水里的暗影。

  翠湖对面,就是东华的市中心。

  除了电视塔给一串灯光勾勒出来,其他地方已大多陷入沉寂的黑夜■之中,看不出半点繁华的气息。

  不要说之前沈淮留在记忆片段里关于海外繁华都市的印象,就是他这些年全国各地也跑了不少地方,叫他对东华市的发展滞后极有感触。

  说起来东华市也临江靠海,是最■早对外开放的沿海城市。

  三区六县有七百万人口,人力资源充足,教育资源也充足。

  在八十年代中前期,东华的工业底子在全省hái能排前三,hái有几家从事钢铁冶炼、船舶、机械制造的支柱企业。

  不过,进入九十年代,随着几家支柱国营企业快速衰落,而民营经济又没有活跃起来,东华的经济就相继给其他地市甩在后面。

  市钢厂就是一个典型,效益好的时候,一年盈利超过三亿,差不多能抵当时东华市十分之一的地方财政;现在在顾同等人手里,却成了这么一个烂摊子。

  翠湖对岸,就有一座市钢厂投资建造的天衡大厦。

  九零年项目启动时,市钢厂号称投资两个亿,要建造东华市第一座过百米的摩天大楼。只是没想到天衡大厦的地基刚打好,市钢厂就陷入经营困难,再也抽不出大量的资金来搞建设。

  三年时间来,也是在市委市政府的多方催促下,天衡大厦才艰难的收了顶,但后续工程没有资金投入,停在那里差不多有大半年时间。

  一入夜,天衡大厦就黑黢黢的一片,一点灯光都没有,仿佛东华市的市中心在那里缺了一块,就像是整座城市身上刺眼的大伤疤。

  不仅仅是市钢厂,而东华的所有市◎属国营企业整体衰败以及经济发生的严重滞后,置身其中的沈淮,比谁看得都清楚,想得都tòu,迄今想来尤叫人觉得痛心。

  “市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wú书记也搞得很被动,现在wú书记指定要我陪同陈市长★的爱人,希望事情能有挽救的机会,再说市里也没有其他女同志,你叫我怎么做?”

  沈淮看着夜色下的翠湖,正遐思迩想之际,突然间听见周裕的声音从外面传过来。

  沈淮往树林外看去,看到周裕一边▲拿着只“大哥大”跟人通电话,一边大步的往湖边走来,看她的神情颇不耐烦,听着也像是跟丈夫在争吵什么:“请你不要无理取闹,我真的是在工作。你要是不相信,你到南园来看好了。你不是气你,你要我怎么跟你解释?”◇

  沈淮心里想:难dào周裕的丈夫怀疑她这么晚都不回家是在外面偷人?

  想想也难怪,周裕的丈夫虽然瘫痪在病床,但防贼的心思没死,怎么会不明白周裕天值鲜花怒放之时,在别的男人眼里,会是何○等鲜嫩的一块美、肉?

  虽然周裕仗着自身的背景硬,不怕别人对她潜规则,但是谁能保证周裕熬得住守活寡的寂寞,不找个情人安慰一下自己的心灵?

  沈淮本来要出声提醒周裕,听到她与丈夫争吵的私☆房话,反而犹豫着要不要叫周裕知dào他在暗处。

  没等沈淮有什么反应,跟丈夫在电话里争吵得心浮气躁的周裕,也往水杉林里走来,叫沈淮不吭声都不行。

  “咳!”沈淮轻轻咳了一声,提醒周裕他在树林里。

  不过周裕hái在跟丈夫辩解为什么今夜不能回去,没有注意到沈淮的存在。

  沈淮站起来跟周裕打招呼:“周秘书长,也出来tòu口气啊!”

  周裕根本就没有想过水杉林里有人,为丈夫的疑神疑鬼跟过度敏感满心怒气,又不能叫别人听到看笑话,一心想着往林子里钻,能好好跟丈夫大吵一架,直冲到沈淮跟前,才冷不丁的意识到到一个黑影在跟前站起来,几乎就贴着她的鼻子尖。

  “啊!”周裕尖叫之余,接着就把手里的“大哥大”,朝黑影脸上砸,脚上给一绊,身子就往前扑倒。

  沈淮也是倒了八辈子霉,额头给吃了一记狠的,周裕摔倒时,手撑在他的胸口上,也叫他身子失衡,直直的往后摔倒。

  沈淮下意识的想抓住什么,也只是抓住周裕撑在他胸口上的胳膊,带着周裕直接摔他怀里,两人打滚似的抱在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