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为何不破釜沉舟


  (大家的红票很给力啊,每天都过六千票,感谢大家的支持,下一章会在十二点左右上传。)

  过bú了多久,六号楼另一侧有汽车行驶的声音传来。

  沈淮绕到湖畔水杉林的东边,看到两辆黑◆◎
  (大家的红票很给力啊,每天都过六千票,感谢大家的支持,下一章会在十二点左右上传。)


  (dàjiādehóngpiàohěngěilìā,měitiāndōuguòliùqiānpiào,gǎnxièdàjiādezhīchí,xiàyīzhānghuìzàishíèrdiǎnzuǒyòushàngchuán。)

  guòbúleduōjiǔ,liùhàolóulìngyīcèyǒuqìchēhángshǐdeshēngyīnchuánlái。

  shěnhuáiràodàohúpànshuǐshānlíndedōngbiān,kàndàoliǎngliànghēi色尼桑驶过来,挂着“淮A”的车牌,由东华市局的警车在前面引导,停到六号楼前的停车场上。

  陈míngdé是省管干部,发生这种事情,省里第一时间派员与陈míngdé的家属赶来是东华处理后事,是必然的。

  东华与省城的高速公路还是建设中,走省道要绕两百四五十公里,能在这时候赶到东华,说明省里得到消息,反应还是极迅速的。

  紧接着,沈淮又看到市长高天河的那辆黑色皇冠也跟着过来,刚好与省里来人前后脚进入南园,叫人怀疑高天河是bú是一直都在大门外等着。

  黑脸膛、中等身材的高天河,穿着深蓝色的西服,抢先下车,走到第一辆尼桑车前,热情的帮忙打开车门,迎着车里下来一个宽脸颊、左眉断了半截的中年人。

  沈淮心想:打电话给二伯时,在电话里听到有人提到“谭部长”,应该就是这人吧?

  也bú清楚二伯与跟这个谭部长通电话时,有没有提到自己,但扭转局势的时机也就那么一瞬间,看到吴海峰从楼道里迎出来,沈淮也大步从湖边走过去……

  此时吴海峰对高天河迟迟bú露面心存bú满,沈淮知道自己唯一的机会,就是在高天河与吴海峰取得默契之前,破釜沉舟、抢先出击,打乱他们的阵脚,让这两条老狗彼此生疑,相互厮咬……

  在踏出这一步之前,沈淮bú是没有考虑过,彻底得罪高天河、吴海峰的后果。

  开始是有些犹豫,但转念又忍bú住自嘲的笑起来:

  以前的他,在市钢厂是个随便给人踩踏的小人物,bú要说吴海峰、高天河这两头坐山虎了,便葛永秋、彭勇次一等的地头蛇,他半个都得罪bú起。

  沈淮清楚高天河、葛永秋这样的人物在东华的分量有多重,以前就算他把自己豁出去了,也bú能bú考虑家人事后bú受报复。

  自己现在是谁?

  虽说众叛亲离,给放逐回bú了燕京,但好歹也是宋家的子弟。

  自己在市钢厂里,当着葛永秋的面,把他的舅子痛□殴了一顿,还怕把高天河、葛永秋这些人得罪得更深吗?

  他在东华,算是无牵无挂的光棍一个,所谓光脚的bú怕穿鞋的,还怕高天河、葛永秋他们能去报复宋家bú成?

  *************■■****

  高天河给吴海峰逼得bú能再躲起来,但露面的时机选择也极为恰当,恰好叫代表省委省政赶来东华的省组织部副部长看到他刚刚到南园宾馆,之前没有与市委书记吴海峰在一起。

  高天河神色◇凝重的握住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谭启平的手,说道:“谭部长,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与海峰同志都深感悲痛;但是市里有一个极重要的招商活动,我也是拖到现在才能走开,感觉很愧对míngdé同志……”

  短短几句话里,把自己先从这件事里摘除出去。

  多余的话,高天河也bú再多说,只是用力握住谭启平的手,以示他内心揪痛。

  谭启平脸上很平静,但内心bú平静。

  东华汇报陈míngdé的死讯时含糊其辞,省委意识到事情的性质可能有些严重,才临时派他陪同陈míngdé的家属赶来东华处理后事。

  在谭启平赶往东华的路上,东华市委书记吴海峰又进一步向省里汇报了抢救细节——光着身子猝死○在宾馆的房间,由bú得人bú往那种事情上想,叫谭启平在路上就深感到事情的复杂……

  陈míngdé作为省委省政府下派东华的干部,牵涉桃色事件而猝死,将会让省里非常的被动。

  当然,陈m☆○在宾馆的房间,由bú得人bú往那种事情上想,叫谭启平在路上就深感到事情的复杂……

  陈mínzàibīnguǎndefángjiān,yóubúdérénbúwǎngnàzhǒngshìqíngshàngxiǎng,jiàotánqǐpíngzàilùshàngjiùshēngǎndàoshìqíngdefùzá……

  chénmíngdézuòwéishěngwěishěngzhèngfǔxiàpàidōnghuádegànbù,qiānshètáosèshìjiànércùsǐ,jiānghuìràngshěnglǐfēichángdebèidòng。

  dāngrán,chénmíngdé作为宋华的秘书而给逐步在政坛崛起,一向给视为宋氏一系在淮海省的重要一支,要是牵涉到这种说bú清、道bú明的恶性、事件里,对宋家的打击也将极大。

  谭启平的父亲与宋家老爷子宋华是多年的老战友。

  虽说谭父在解放后就长期在广南省任职,七十年代受冲击又早早病逝,谭家后人与宋家的联络又bú那么密切,但两家多少有些情分在。

  谭启平虽然在路上跟宋乔生通过电话,交换过意见,但两人对这桩事都感到异样的棘手,并没有一个善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谭启平站在车门前,等着吴海峰下台阶来跟握手,看似与高天河寒暄,却暗自琢磨高天河的话:高天河把他撇干净,那接下来的事,只要说服吴海峰就成?

  吴海峰听到高天河把自己摘干净的话,心里虽然bú满,但也没有往别处想,他甚至还没有意识到葛永秋、彭勇,已经做了许多手脚,而bú是单纯的往桃色事件上绕。

  “míngdé同志中午回南园宾馆休息,特意吩咐过值班人员bú要打扰他,一直到下午两点钟,宾馆发现míngdé同志都没有出房间,才上楼敲门。叫人痛惜的是,宾馆方面发现晚了,错过抢救的时机,míngdé同志已经永远的离我们而去……”

  谭启平是代表省里陪同陈míngdé家属来东华处理后事的,高天河已经把自己摘除出去,那也只能由吴海峰亲自来向谭启平介绍陈míngdé发病及抢救情况。

  吴海峰斟字酌句,一个多余的字都bú愿意多说,指着身后彭勇等人,跟谭启平等人说道:“彭勇是东华市政府副秘书长,也是南园宾馆的经理,míngdé同志bú幸因病猝逝,是彭勇最先发现的,他也全程参与抢救,对情况最清楚。具体的情况,还是由他来跟谭部长汇报……”

  从吴海峰缺乏感情的介绍里,谭启平听bú出太多的消息,甚至比吴海峰在电话里向省委的汇报还要简略。

  毕竟陈míngdé的妻子就在旁边,陈míngdé光着身子在房间猝死的事情,还是由她上楼后看过陈míngdé的遗体自个发现为好。

  从省里出来时,谭启平在车上,也没有告诉将陈míngdé逝世前后的具体情况,告诉他爱人。

  谭启平这时候才觉得这么做有些失策:要是陈míngdé的爱人,上楼后看到光着身子的尸体,情绪失控,在这件事情上只会叫省里更加被动。

  谭启平知道bú第一个去看陈míngdé的遗体,很有些失礼,bú过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那就让彭经理先介绍一下具体的情况吧……”想着陈míngdé的爱人,听别人介绍里了解到具体的情况,冲击力应该比直接看到光着身子的尸体要小一些。

  大家都侧着身子,准备让谭启平与陈míngdé的爱人先进楼,就听见后面有人大声喊:“陶姨,陶姨……”

  谭启平转身看去,看见一个年轻人大步走来,他同时又注意到东华市委书记吴海峰看到这个青年时,眉头下意识的皱了一下。

  “孙秘书,吴书记让你回去休息,你又跑过来做什么?”葛永秋看见沈淮去而复返,一脚踩在台阶上,回头问道。

  沈淮没有理会葛永秋,看向谭启平,心想他应该就是从二伯电话那里听到的那个“谭部长”——以前还真是bú学无术,对省里的人事关系bú甚清楚,但这种事情,省里只会派一个高级官员来东华处置,沈淮倒bú怕认错人。

  沈淮看了谭启平一眼,又转眼看向吴海峰,说道:“我左肩虽然受了些伤,但陈市长因病猝逝,我怎么能安心休息?”

  陈míngdé的爱人猝受噩耗打击,也是伤心过度,在车上就哭晕过去几回,此时虚弱得快说bú出话来。虽然她平时对沈淮这个青年印象很bú好,这时沈淮却是她在东华唯一认识,也唯一能稍稍依赖的人,转过身下台阶来,声音嘶哑的问道:“小沈,老陈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淮豁出去了,对吴海峰竖起来的眉头,也视如bú见,继续说道,“我现在很痛恨自己:陈市长要我养伤时,要是我能坚持留在陈市长身边,要是能照顾好陈市长,要是能提醒陈市长bú能天冷冲凉,要是能提醒宾馆及时供应热水,要是能在陈市长是心脏病发作我留在他身边及时发现,就bú会发生这些事了……我对bú住陈市长,对bú住离开省城时陶姨对我的嘱托!”

  沈淮说这些话时,差点连自己都相信了,眼泪、鼻涕都bú顾形象、一抹水的流下来,一副悲痛自责、恨bú得代陈míngdé去死的模样。

  沈淮说这些话看似无意,但他的这些话,仿佛一道闪电劈入众人的心头。

  “你就是沈淮?”谭启平也bú是简单人,从沈淮短短的几句话,他迅速理解出有关陈míngdé死因的另一种说法:陈míngdé中午冲凉水澡、心脏经bú住刺激而发病逝世。

  这个信息太关键了,这几乎是谭启平到这时唯一会抓住主动的机会。

  谭启平也有些迟疑,宋乔生在电话联络时,提到他这个侄子,听上去似乎很bú靠谱,但他这时也顾bú得太多,分开众下,走下台阶,伸手按到沈淮的肩膀上,问道:“陈míngdé市长心脏病发作时,你怎么会bú在他身边?”

  吴海峰看到沈淮闯出来时,蹙着眉头就要发作,但接下来事态的发展,有如两道闪电直接打在他的心头:

  其一:沈淮的话,干净利落的指明,陈míngdé是冲凉心脏受刺激而猝死;

  其二,谭启平的动作,表明他与沈淮早有默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