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谁会让你割舍不去


  这世界上有太多割舍不去的东西,要是在从高处坠下那一刻,就此死去,沈淮最割舍不去的,定然是从此之hòu就会孤苦零丁的妹妹小黎……

  将骨灰盒寄存到塔陵园里,送葬的人群很快就又走了出来。

  再次远远看到小黎没有血色、白得透明的脸,哭得红肿得眼睛,沈淮的心也再次给狠狠的扎了一下。

  多年的好友,也是市钢厂的同事赵东,开着那辆从厂里临里借出来的卡车,送小黎以及送葬的亲友返回梅溪镇。

  沈淮放心不下,又没有接近的借口,只能开车远远的缀在卡车的hòu面,跟着去梅溪镇。

  梅溪镇属于东华市下辖的霞浦县,不过在地理位置上紧挨着东华市区。

  梅溪镇与东华□市内,就隔着一条宽阔的梅溪河,有一座六零年代末修建的水泥桥,与市区相接。

  沈淮只是跟到梅溪镇东首的老宅外,将车停在路边的树荫下。

  他这时候,除了远远看着,又能做些什么?

  ■回到梅溪,天差不多就已经黑了,亲友陆续离去,赵东也与几名同事开车返回市区。

  沈淮坐在车里,看到其他人都离去,但堂嫂子还留下来陪伴小黎,才稍稍心安一些,放低车椅,就在车里和衣躺下,还是不放心离开。

  也是这三天来,心绪都陷在混乱之中,身心俱疲,沈淮不知道何时睡去……

  寄生hòu,沈淮还保留着身体原主人大部分的记忆片段。

  对沈淮来shuō,这些记忆片刻是生疏的,是之前那个沈淮的。

  即使能像放电影一样,将这些记忆片段调入脑海,但那种陌生感无法消除,就像播放电影,播放别人的人生,他只是观众——正是这种陌生感,叫沈淮能十分的肯定,之前的沈淮已经不复存在了。

  在睡梦里,沈淮听到手机响,还只当是梦里的声音。

  九三年,连只寻呼机在东华市都能吸引人的目光,何况手机呢?

  手机“滴嗒滴”的响着,沈淮只是搂紧胳膊,想叫身体躺得更舒服一下□,下意识的认为那手机声跟自己无关——大约有那么五六秒钟,沈淮陡然的惊醒,响到他从医院赶到市政府拿车出来,确实将一只手机与皮夹一起,都丢到仪表盘上……

  沈淮惊坐起来,拍着脑袋,暗暗告戒自己:想●什么啊,你以hòu只能以沈淮的身份活着啊!

  沈淮眯眼看了看太阳,没想到一觉睡到**点钟,老宅已经给人从外面反锁上,也不知道小黎一早去了哪里。

  沈淮探身把手机拿起来,有些迟疑,但还是接听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声音,沈淮听得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因为之前的记忆,陌生则是沈淮自己清楚的知道,他是顶替着别人的身份而活着。

  “沈秘书,你人在哪里?市政府除了市长们的用车,就三辆小车可以机动。你将那辆927开出去,一夜不归,有没有想过,政府办今天有人要急着用车怎么办?你的伤势要是无碍,就赶紧开车回市里来。”

  对方的声音低涩而浑浊,沈淮脑海里闪过一张大肥鼻的圆脸,这是市政府秘书长葛永秋的声音。

  年过四十的葛永秋人倒是长得白净,但脸上有几粒白麻子,大家都在背地里喊他葛麻子。

  总不能shuō他从医院出来,将车停在梅溪镇外面睡了一夜;沈淮声音生涩,避重就轻的回道:“我知道了,就回去……”

  葛麻子没有再多shuō什么,就挂了电话。

  沈淮也没有把葛麻子不咸不淡的质问放心里去。

  官场往往由不同的圈子组成,你不属于这个圈子,就属于那个圈子,而每个圈子往往只有一个老板。

  葛麻子是市长高天河的人,而沈淮是市委常委、副市长陈铭德的秘书。

  沈淮的级别虽然差葛麻子一截,但属于不同圈子,跟着不同的老板,平日跟葛永秋也是井水不犯河水。

  也不知道小黎一大早去了哪里,沈淮只能开车先回市里。

  ************

  沈淮开车刚进市政府大院,就看到葛麻子站在市府大楼的台阶前等他。

  只当葛麻子蹬鼻子上脸,逮到机会要训他,沈淮心里骂了一声,还是将车停过去,摇下车窗,问道:“葛秘书长,不会是专门站在这里等我吧?”

  葛永秋脸色阴阴的,只当没有听出沈淮话里挑衅的语气,shuō道:“四天前在市钢厂发生的坠亡事故,已经有了初步结论,陈市长要我过去听一下汇报。你要是没什么事,陈市长让你跟我去一下,毕竟你也是受害人,知道当时的情况。”

  东华市shuō大不大,shuō小不小,城区也有百十万人口。

  作为东华市的支柱企业,市钢厂在市里一直都占有很大的分量,从五十年代办厂以来,就为市及属县输出了十多名市县领导。

  市长高天河、市政府秘书长★葛永秋以及市委市政府政研室副主任熊文斌等人,都是从市钢厂出来的;而此时任市钢厂厂长的顾同,也是市长高天河的亲信。

  这起坠亡事故也就是发生的陈铭德副市长的眼鼻子底子,市里才如此重视,不然的话,★工厂摔死一两名工人,在东华市甚至连条小水花都掀不起来。

  葛永秋还兼着市政府安全生产领导小组副组长的职务,虽shuō这件事由他出面也是应该,但想到他与市钢厂的关系,沈淮掰着手指头也知道是和稀泥的可能居多,怎么可能追究市钢厂的责任?

  沈淮有些不大愿这时候再走进市钢厂,无论是面论以往的人生,还是新的人生,他都需要时间去适应。

  葛永秋只当沈淮不会拒绝副市长陈铭德的指示,没敢沈■淮答不答应,就直接拉开车门坐了进来。

  葛永秋看了看仪表盘上的手机,眉头皱了皱:

  他一个市政府秘书长要将“大哥大”换成新式的手机,申请报告还给压在陈铭德的办公桌,这个畜生倒人五人六的★huáidábúdáyīng,jiùzhíjiēlākāichēménzuòlejìnlái。

  gěyǒngqiūkànlekànyíbiǎopánshàngdeshǒujī,méitóuzhòulezhòu:

  tāyīgèshìzhèngfǔmìshūzhǎngyàojiāng“dàgēdà”huànchéngxīnshìdeshǒujī,shēnqǐngbàogàoháigěiyāzàichénmíngdédebàngōngzhuō,zhègèchùshēngdǎorénwǔrénliùde先用起手机来了……

  总不能将葛永秋赶下去,沈淮只能无奈的陪同葛永秋先去市钢厂,开始他真正意义上“新的一天”。

  *****************

  市钢厂在城北铺陈两千多亩,开车进大门,还要经过一段时间,才能到气派不凡的钢厂办公大楼前。

  没见市钢厂厂长顾同出来迎接,沈淮与葛永秋就直接走进办公大楼,直奔厂长室而去。

  经过生产安全处的办公室时,听到里面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事故怎么发生的,周大嘴你心里清楚。你们怎么跟市里和稀泥、推御责任,由着你们去,我也管不到;但是要扣海文的赔偿金,你周大嘴摸摸自己的胸口,还有没有良心?”

  这个是赵东的声音,沈淮没想到赶上赵东在生产安全处为自己争取赔偿金。

  沈淮停下脚步来,看了葛永秋一眼:

  赵东嘴里所shuō的周大嘴,好巧不巧,恰好是葛永秋的大舅子,也恰恰是仗着葛永秋的关系,才在市钢厂爬上生产安全处处长的位子。

  “赵东,你不要血口喷人,事故性质及责任怎么定,是顾厂长带头做出的结论——孙海文为在市领导面前买弄,违规登高,才导致坠亡事故,这是在场几十号人亲眼所见。◎孙海文的丧事,厂里都出钱替他办了,他妹妹要顶替他进厂,可以;其他还要什么赔偿?”这是周大嘴的声音。

  “周大嘴,你这是什么话啊,小黎才十六岁,难道不上学就进厂吗?就算顶替海文进厂,该有的赔偿,□怎么可以少?”

  “赵东,你也是市钢厂的人,”这个声音沈淮听了比较陌生,或许是生产安全处的新员工,站出来给周大嘴帮腔,“什么厂子里什么状况,你也清楚。不要shuō现在拿不出太多的赔偿金,就算拿得出来——要是以hòu厂里死了人,家属都来厂里敲诈个十万八万,厂子还要不要办下去?”

  “废话shuō这么多干什么,把人赶出去,下回再来闹,直接报警……”

  沈淮听到周大嘴似乎已经不再耐烦了,听他的话音没落,就看见办公室的门就给人从里面打开。

  大清早不知所踪的小黎,给人从里面猛的推出来,衣衫袖子挂在门把手上,“哗”的给扯破一截,瘦弱的胳膊也给划出一道血痕……

  看到这一幕,沈淮心头邪火“蹭”的就窜了上来,一拳就朝站在门内往外推人的周大嘴脸上砸过去:

  “**、你\妈的!老子亲眼看着扶手折断,叫人摔下来,这点的破事,到你嘴里还能颠倒黑白?”

  周大嘴打开门推人出去,哪里想到会当面迎来一拳?

  周大嘴鼻头剧痛,眼冒金星,踉跄hòu退。

  只是沈淮没有想过打一拳就放过他,跟着追进来,左肩不好用力,右拳一下接一下的砸他脸上,直接到周大嘴跌倒在地,才换脚踹……

  这一幕叫站在旁边的葛永秋、赵东等人,都看傻了眼。旁边人过了好半天,才想起要将发飚的沈淮拦腰抱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